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65章 山河异象(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木小子,你先得意着,若是那畜牲杀不了你,我便来取你的性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谷底彻底恢复了寂静之后,趴伏在宿斗上人那已经完全干瘪身躯上的巫玄,缓缓起身,抹去嘴角残存着的一丝血痕,缓步走到泉池旁,伸头便将泉池之中的那些血色泉水尽数吞噬,然后活动了一下身躯,冷然望着天穹,沉声道。

和此前不同的是,虽然血污满身,但如今的巫玄身上却是看不到任何破损的痕迹,整个人更是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息,四肢百骸都洋溢着剧烈的生机之力!

“活着真好!”回想过往的种种,巫玄只觉得恍若隔世,不久之前,他还是根基被废,此生想要恢复修为,恐怕几率渺茫,但如今不但获得了完整的秘器,全身上下的创伤也都尽数修复,甚至于修为都往前迈出了一大步,处于巅峰之中!

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那种蜕变,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突然之间年轻了无数岁,回到了青年时期一样,骨肉和脏腑在不断的被血脉所滋润,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强劲的力量,甚至于他觉得哪怕是连番鏖战,也不会叫他觉得有分毫的疲倦!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终于窥得了这秘器之中的玄机,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巫!而从此以后,他便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巫玄,而是一名巫,一名真正的巫!

“可怜的人,你今生今世,永远也不会再体味到实力给人带来的满足和兴奋了!”缓缓转头向着身躯已然干瘪,就像是血肉和生机尽数都被吞噬一空的宿斗上人望了眼,巫玄脸上露出一抹亢奋和悲悯之色,然后紧握住手中的星纹状秘器,沉声道:“起!”

话音落下,只见顺着那星纹状秘器中陡然有诡异的气息生出,无数符纹蔓延而出,密布于巫玄的身躯之上,然后他一顿足,整个人竟然如利箭般,拔地而起!在他的攀援之下,即便是那些陡峭如利箭般的嶙峋崖壁,竟然都无法阻拦他的前行分毫。

只是短短瞬息之间的功夫,他的身影便已从这深渊之内消失,只剩下地面狼藉的一切。

山风缓缓升起,天地间静默一片,似乎一切又恢复了过往的宁静。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顺着山崖之上,陡然有一道身影坠降而下,那身影落下后,向着四下一扫,顿时有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好浓的血腥味!”

若是此时此刻,宿斗上人的魂灵尚未离去的话,定然会发现,出现在此处的,赫然便是百灵老人,不过他在落入此间后,面上却没任何惊讶,似乎早已料到谷底的画面一般。

“血池被吞噬,生机被吞噬。”向着那干涸的泉池扫了眼后,百灵老人缓步走到宿斗上人跟前,向着他那干瘪的容颜扫了眼后,忍不住冷笑出声,淡淡道:“没想到巫玄竟然还会有此种际遇,竟然能够吸收了血池中的东西,不过把那股力量吞噬入体内,恐怕他是要化作怪物了!难道这一世昆仑的祸患,要出在他的身上不成?”

喃喃自语了几句后,百灵老人神情一黯,仿若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大袖猛然一挥,一股澎湃的劲气骤然迸溅而出,恍若利剑般,直接将深渊中的一切,尽数摧毁成空!

“林小子,既然他吞噬了血池,你就自求多福吧!”做完这一切后,百灵老人意味复杂的喃喃说出一语,然后脚下一顿,如同巫玄般,身躯如箭,瞬息冲出了深渊!

—————————————————————————————————————

巍峨昆仑,浩瀚非常,看到的景致越多,林白便越是觉得此地之不可思议。面对着这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的洪荒之地,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面对浩瀚的星空一般,叫人觉得自身可说是渺小到了极致,再强的实力,在此处也都得束手束尾,不敢做声。

“我要到上面去看看,看清楚这昆仑的全貌!”奔行许久后,林白只觉得群山拦阻,根本无法放眼观看,当即拍了拍身下的阴精水兽,沉声道。

对于昆仑,阴精水兽心中也是有着颇多的好奇,听得林白此言,当即没有任何迟疑,一鼓作气,鼓荡着全身上下的水元大道气息,向着一座山峰的巅峰赶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它才算是驮着林白赶到了山巅。但立足山巅之后,林白却是赫然发现,相比于自己在山下所看到的一切,山峦上所看到的画面,更叫人为之而震撼!

目光所及之处,那一条条巍峨的山峦,恍若是一条条沉眠于地面的虬龙一般!那些山的峰峦,就是龙的脊椎,横陈侧卧,气象巍峨,叫人叹服。

“好强大的龙脉气息!”林白精通堪舆之术,自然能够看出这诸多山脉的不凡之处,昆仑为龙脉之祖,为祖龙所在,此处的地势之神异,可说是已经达到了天地所能承受的范畴的极致,其势之汹涌澎湃,直叫林白觉得即便是自己,都无法把握。

“小子,你看那边,那边竟然还有两条河,等会儿咱们过去转一圈,跑了这么久,兽爷肚里可是饿的咕咕叫,再不补充补充体力,怕是就跑不动了。”而就在林白惊叹之际,阴精水兽却是突然出言,眼中满是贪婪之色,喃喃道:“也不知道这昆仑仙种的滋味如何?”

看他那涎水几乎都要滴下来的模样,如何叫人看不出来,这所谓的肚子饿了,怕只不过是它的托词而已,这货真正的本意,恐怕就只是想要开荤尝个鲜。

“你若想去就去,我还能拦着你不成……”林白见状,苦笑摇头不语,心中暗暗感慨,这些天生地养的灵物,怎地一个个都如此喜欢口腹之欲,着实叫人无法理解,但就在他眼角的余光瞥到阴精水兽所指的那两条河流时,身躯却是止不住一愣,就连眼眸中的神情,在这一刻,都开始变得呆滞起来,用不可思议的口吻道:“那,那是,这怎么可能?!”

“林小子,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你看到什么好东西了?”阴精水兽闻言,只以为是林白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收获,当即兴冲冲的将头凑过去,忙不迭的扫视不停,但不管它如何逡巡,却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只以为是林白在诓骗自己,当即便有些不忿道:“小子,虽说当初我在方丈洲是说过给你当坐骑不假,但你也不带这样的吧!”

“黄河,那水势的走向是黄河!长江,那一条河流的走向是长江的走向!”但如今的林白,却是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它,只是沉浸在心神的惊骇之中,用惊惧难当的语气,喃喃自语道:“长江,黄河,这两条水龙之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神魂摇荡之下,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急忙俯身紧紧的盯着那两道河流的走向,仔细和自己心中的长江、黄河的水脉走向比对起来。但越是比对,他便越是觉得心惊,甚至于都开始觉得事情开始渐渐变得荒诞起来。

因为他越是比较,便越是发现,这两条水脉的模样,竟然赫然于外界的长江、黄河这两条华夏水龙祖龙之脉如初一辙,除却细微处略有不同外,根本无甚区别。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里明明是昆仑,却偏偏会出现长江和黄河这两条孕育出了华夏文明的祖龙水脉!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这昆仑里面究竟是藏着什么隐秘?!

此时此刻,林白隐隐然有一种预感,他觉得自己似乎碰触到了昆仑之地的核心之秘,触及到了一些不该触及的东西,一些至关紧要的东西。

如果说这里有长江和黄河的话,那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东西?!而想到此处,林白的眼眸中突然有璀璨的光芒出现,然后没有任何迟疑,转头向着四下望去!

此时此刻,林白的眼眸已尽数被璀璨的神光所占据,那眼眸的望出,每一次的张望,都带着一种似乎要窥探到天地之间最隐秘至理的诡异之力,似乎要将一切都看穿!

而越是向着四下张望,林白的眼眸中那种不可置信的神色便越是深重,越是觉得诡异莫名,只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无以言说的漩涡之中一样!

“小子,我怎么觉得,远处那座山脉和咱们在外面时候的那山脉很像啊?”而与此同时,阴精水兽也渐渐有些觉得不对劲起来,铜铃般的眼眸频频眨动,有些疑惑无比的问道。

“不是很像……”听到阴精水兽这话,林白无意识的回答道,声音干涩如木,其中更是有着无法掩饰的疑色,一字一顿接着道:“那不是像,而是那山脉就是我们在外界所处的昆仑山脉,只不过是被缩小了一些之后,放入此地罢了!”

什么?!听到林白这话,阴精水兽的眼睛陡然圆睁,不受控制的猛然跃起,眼眸中充满了无法相信的神情,如果不是林白如今神情迷惘,它都要怀疑林白又是在诓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