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74章 你是谁?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该死,这该死的玩意儿,林小子怕是要撑不过这一劫了!”看着那满天闪烁的眸光,已是头晕眼花的阴精水兽眼眸中骤然有担忧之色生出,心中忧心忡忡。

它实在是没想到,即便是在方丈洲中都能一路顺风顺水的林白,竟然会遇上这样的危机,而且是几乎已经完全无解的危机。它能够看得出来,在那开明灵兽眼眸睁开之时,它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林白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难道真要如此,这一切真要就此画上句号。自己按照刘爷的嘱托,好不容易盼到了这小子的出现,但从方丈洲脱身后,却是要目睹他的死亡?!

娘的,为了刘爷,拼了这一回!念及此处,阴精水兽一声沉闷嘶吼,陡然强撑着身躯,拔地而起,周身鳞甲颤动不止,散发出无尽水元气息,向着那漫天眸光冲击而去,想要以毕生的修为,来替林白分担一点儿压力,好让他不是那么被动,能增加一线生机。

“为了一个人类,值得你这么去做吗?难道你忘记了他们逼迫你发下誓愿之时的痛苦了吗?”看到阴精水兽的动作,开明灵兽不禁有些微微恻目,眼眸之中骤然多了一丝愤怒之色,冷然望着阴精水兽,沉声道。

“你错了!那誓愿不是他们逼迫我发的,是我自己自愿发下的!”阴精水兽闻言清冷一笑,转头缓缓望着林白道:“林小子,之前是我骗了你!我和刘爷不是兄弟,他是我的恩公,如果不是他,当年尚在幼小时的我,早被方丈洲的那些凶兽杀了!也正是他让我立下了大誓愿,在方丈洲中等待你的出现,并且让我做你的坐骑,好带我从其中脱困!”

正如阴精水兽所说,这是一段它向林白隐瞒了下来的秘辛。当初在刘伯温等人进入方丈洲之时,适逢阴精水兽的亲长因为某种变故去世,而当时的阴精水兽,还处于嗷嗷待哺之期。作为方丈洲唯一可以雄视一切的猛兽,阴精水兽这一族,饱受方丈洲内那些野兽们的忌惮,阴精水兽亲长逝世,当时那些野兽们便想要联手将它从这世间抹去!

当时的阴精水兽,已然被逼入了绝境之中,如果不是刘伯温出手相救的话,恐怕它当时就已经成了方丈洲那些野兽肚腹内的美餐。

刘伯温当时不仅救下了它,而且在发觉自己无法从方丈洲脱身之后,更是穷尽许多手段,庇护阴精水兽的周全,一手将其抚育长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伯温可说是阴精水兽的再生父母,如果没有刘伯温,根本不会有如今的它。

而当初在刘伯温在生命离世的最后一段时光中,他终于从天机之中推演出了林白的存在,认为林白是能够改变方丈洲中一切的关键所在。而当时的他,寿元已经干枯,再无任何生机,只能将自己未了的心愿,托付给了阴精水兽,让其等待林白的到来。

为了向刘伯温报答养育的恩情,并且让老人能够增添自己能够担负起这个责任的信心,所以阴精水兽便发下了大誓愿,向刘伯温发誓,只要林白出现,便作为他的坐骑。

只是在遇到林白之后,阴精水兽实在是不愿自己向这个小家伙俯首,所以便将这段秘辛隐藏了下来,而且按照它的想法,这段秘辛,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再提的。但如今局势已到了此种境地,它已觉得没有任何隐瞒林白的必要,便索性一吐为快。

“小子,不好意思,兽爷我骗了你!不过刘爷在天之灵在上,今日我报答你恩情的时间到了!”向着林白嘿然一笑后,阴精水兽一声低吼,直冲开明灵兽而去。

“自甘下贱,自甘堕落!”听到阴精水兽这话,开明灵兽眼眸中神采缓缓变动,仿若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不过那异彩只是转瞬即逝,旋即便冷声怒斥出声,而后眸色一转,一蓬光华骤然放出,向着阴精水兽便冲了过去。

光华碰触到阴精水兽的身躯,由阴精水兽释放出的那海量水元大道气息,登时便化作烟消云散,而且那光华更是如实质般,恍若一枚重锤轰击,直接便将阴精水兽撞飞出去。

不过虽然口中有一蓬鲜血溅出,但落地之后,原本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的阴精水兽,却是又惊又喜的发现,自己虽然身受重创,但却并没有性命之虞,很显然是开明灵兽对自己有所手下留情,否则的话,恐怕在那光华下,自己已是化为了乌有!

“念你终究是我等天地灵物一族,而且是为了恩情才发的誓愿,我就饶你一命!若是再敢自甘堕落,自甘下贱,我必斩不饶!”冷然向着阴精水兽斥骂一声吼,开明灵兽紧盯着林白,寒声道:“它可以活下去,但你,必须去死!”

话音落下,开明灵兽眼眸之上的那些眸光,恍若滚滚狼烟,顷刻间弥散开来,恍若一张硕大无朋的天网般,直接将林白封堵在其中,叫他遁无可遁!

“青莲出,河图现,法则领域生!”而就在那光华铺天盖地袭来之际,林白双手迅疾掐动,登时便将青莲和河图洛书尽数发出,散发出法则领域,笼罩在自己身周,希望借助法则领域的威力,来让自己能够抵挡住那眸光的侵袭!

青莲缓缓颤动,河图洛书嗡然做鸣,只是短短瞬息间,一股股叫人为之而悚然的气息骤然发出,那薄而透亮的光幕,瞬息间便将林白笼罩在内。

“这是?!”就在看到青莲出现的那一瞬间,开明灵兽那九枚眼眸中骤然有震颤之色生出,然后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向着林白望了眼后,猛然一咬牙,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断般,猛然催动眸光,向着林白便轰击而去,其势之恐怖可谓无以复加!

眸光无匹,森然寒芒毕露,其中更是有无数璀璨而又玄奥的符纹,直叫人觉得诡异莫测,似乎是蕴藏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庞大力量,可以将世间的一切都尽数毁灭。

轰!就在这气势惊人的眸光,碰撞到法则领域的一瞬间,陡然有狂暴的轰鸣声响起,在这一刻,天地震颤不止,恍若是有什么雷池在天地间倒塌了一样,有无数的惊雷在地面上徘徊不定,那剧烈的声响,轰隆隆弥散开来,叫人心神欲裂。

九眼开,天地穿!开明灵兽之眸光可谓惊世,一击之下,登时便叫天地而为之失色,即便是那曾经替林白挡下过无数人轰击的法则领域,在这一刻,竟然都有无数细密的裂痕出现,然后轰得一声直接爆裂开来,化作无数齑粉,向着天地四方洒去,那细碎的光屑,仿若是有人在这方天地之间,燃放了一场盛大的烟花!

“啊……”即便是林白,都全然没有想到,法则领域的破碎竟然会如此迅疾,迅疾到他还根本没有想到任何应对之策。

而就在法则领域破开的那一瞬间,那些狂暴的眸光,恍若是惊涛骇浪一般,直接冲袭到了林白的跟前,直叫林白一声嘶吼,整个人如稻草人般,直接被击得朝天飞起!

在这一瞬间,林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柄摧枯拉朽的斧头劈中了一样,整个人似乎都要四分五裂,化归无形,散于乌有。

而且前所未有的,林白更是感受到了一种心寒。法则领域破碎了,自己所有的手段,在开明灵兽这照见天地本源的眸光下,更是完全无法发挥出任何手段,自己还有什么法子可用,还有什么手段能与之抗衡?难道一切真的要在此结束?!

“纳命来!”而就在林白口吐鲜血朝后倒飞而出之际,开明灵兽的身躯,却是陡然自那漫天璀璨的眸光之中冲了出来,而后利爪猛然张开,向着林白的脖颈处便扭了下来。

那一击迅猛到了极致,带着一种摧人心魄的力量,叫人只觉得那就像是自九天之上垂降下来的雄鹰的利爪一样,哪怕前方是金铁铸就之物,也要被一爪抓得四分五裂!

爪影虽然还未到,但那带起的寒风,却是凛冽如刀,一击接着一击,竟然直接叫林白身躯如同被万千锋锐的兵刃宰割一般,全身上下的衣衫尽数碎裂。

不仅仅是衣衫,就连林白脸上带着的那由羽山月叶静心为他打造的面具,在这一刻,在这狂暴的劲风之下,竟然也是一寸寸的裂开,将林白的本来面目袒露于开明灵兽眼前。

“你……你还活着……”而就在面具碎开之际,开明灵兽那原本圆睁着的九枚眼眸,却是骤然一阵剧烈的收缩,身躯更是不受控制的急速朝后退去,原本弥散天地的爪影,也是瞬息间归于虚无,而后这原本就要夺取林白性命的凶兽,更是以一种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惊慌的语气,望着林白,喃喃道:“你……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