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76章 善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4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老参乍一自主现身,禁蛇登时便露出凝神戒备之色,牢牢的守护在林白的身前,小小的三角眼中更是满藏着杀机,似乎只要老参形色不对,就要对其动手!

即便是林白,此时心神都是有些紧张。若是换做平时,他定然是无惧这,不过是刚刚拥有了灵性的一株小小老参,但如今他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没有应对之法,若是这老参真要以某种秘术对他下手的话,那他恐怕就真的只能在阴沟里翻船了。

虽说自己刚才从阴精水兽嘴下救了这老参一命,但谁又能知道这老参如今在这节骨眼上的出现,究竟是为了报恩,还是另有意图。像这样恩将仇报的事情,不管是在隐世,还是在俗世之中,发生的都实在是太多太多,到了不胜枚举的地步。

看到禁蛇和林白的模样,那老参神情顿时有些紧张,急忙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微微摇头,似在向着林白示意,它并没有任何敌意一样。

而且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心意一样,老参陡然一摆身侧恍若是胳臂般的参须,登时有数滴散发着馥郁药香的晶莹液体透体而出,然后向着林白的唇边滴落。

那晶莹液体恍若是玉精所化,自其中有无数璀璨的神辉闪耀,那种馥郁芬芳的味道,已是到了沁人心脾的地步,而且在那液体中,更是藏芸着极为强大的生命机能。

液体乍一碰触到林白的嘴唇,登时便向着林白的身体之中没入而去,只是瞬息的功夫,那液体便已彻底没入了林白的身躯中。而在液体进入身躯后,林白的身躯更是有璀璨的光华生出,仿佛是在经历着某种惊人的蜕变一样。

不仅如此,他那原本如同纸张一样苍白的面颊,在这液体渗入身躯后,也是陡然变得红润了许多,整个人的气机更是悄然壮大了许多,虽然还有一些疲态,但相较于刚才的那种委顿,却是明显已经好转了无数倍。

“多谢了!”法力运转一周后,林白惊愕发现,在老参传递来的液体滋养下,自己体内的伤势竟然已是好转了五六分,虽说与人拼斗还有些不现实,但是让自己从此处脱身,应该已是不成问题,感受着身躯的这种异变,他当即抱拳,向着老参施礼道。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老参给与他的液体是何物,恐怕那些液体就是这老参的生命本源,是他经历了无数年后,在身躯之内积攒出的精华,支撑着它拥有灵性的根本。林白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无心之举,老参竟然会对自己如此相帮。

老参见状,登时连连摇头不止,不过在释放出那生命精华后,它的身躯却是明显干瘪了许多,而且那种独有的灵性,似乎也要比此前微弱了许多。显然对于它而言,那些生命精华,也是极为了不得东西,每一滴的释放,都对它是不小的损耗。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先跟在我身边,只要我一息尚存,一定能庇护你的周全。”向着四下一扫,活动了下身体后,林白向着那老参沉声道。

之所以会邀请老参在自己身旁,并不是林白想给自己多一些保命的筹码,而是为了这老参的安全考虑。刚才自己和开明灵兽的战斗,怕是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而自己若是从此处脱身,那些人定然也不会放过这地方,肯定是要大肆探寻。

而在那些人的探寻之下,老参因为生命精华的损耗,恐怕是难以能够躲得过那些人的法眼,若是被那些人发现,它恐怕是不见得就有此前遇到自己时的好运气了。

这老参能够在此处存活这么多年,而且还能够达成万中无一的变数,也是拥有着某种气运之辈,而且更是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听闻林白这话后,当即便明白了林白此举的深意,没有任何犹豫,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愿意跟随在林白身边。

“事不宜迟,我怕那些人怕是已经在前往此处了,若是走得晚了,怕是又要有蹊跷生出。”看到老参的表情,林白轻笑一声,然后将胳膊抬起,示意老参和禁蛇攀附在自己胳臂上之后,便运转先天真罡,疾步向着山体一侧奔去,急速从此处逃离。

虽然身躯的伤势只是恢复了五六分,但对于林白而言,却也是了不得的好转了。先天真罡运转之下,只是几个兔起鹘落的功夫,他的身影便已消失不见。

而就在林白和老参的身影消失之后没多久,实际上并未远离的开明灵兽却是冷笑开腔道:“果然是不智至极,那老参既然已经为他恢复了五六分的伤势,他便已有了制服老参的本事,若是将其完全吞食,就算不能好转,也能复原个七八分,何至于如此被动。”

“小人之心揣度君子之腹!”听得开明灵兽此言,气息奄奄的阴精水兽不屑一笑,冷然道:“你以为这世间的所有人,都如你所想的一样不通情理。如果不是此前林白能够放了那老参一命,结下了善因,他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善果。”

“林白?!他是叫林白吗?”听得这话,开明灵兽一愣,旋即淡淡一笑,然后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可言说的态度来,缓缓接着道:“现在的他也许是这样,但就我所知,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了,那时候的他可不会讲究什么善因善果善缘这些东西!”

“另一个他?你是说的那画幅中人吗?”开明灵兽这似是而非的话,登时叫阴精水兽是有些一头雾水,旋即有些迷惘道:“既然你已把他扔在了那里,让他听天由命,自生自灭,为什么又要躲藏在这里,莫不是怕若是有人感受到异变后赶来,真的取了林小子的命吧?”

“我要做什么,不需要让你知道。不要忘了你自己现下的身份,你不过是个阶下囚罢了!”被阴精水兽一语戳破心事,开明灵兽神情一寒,训斥一句后,玩味一笑,突然目光变幻,望着阴精水兽道:“你刚才所说的画幅中人是什么意思?”

阴精水兽已知失言,哪里还肯多说半个字,只是缄默不语,全然不做声。

“若是你把你所知道的有关于他的一切,悉数告知于我,我可以与你结一个善缘!要知道,我对于我们这天地灵物一族的秘辛,可是所知非少,也许能够让你更上一层台阶。”看着阴精水兽的模样,开明灵兽淡淡一笑,然后用一种恍若是拿着棒棒糖诱骗小萝莉们去看金鱼的怪蜀黍的语气,对阴精水兽半是威压半是诱惑道。

善缘?!听得此言,阴精水兽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不止,也不知道心中究竟是在想着些什么,又是打算怎样去面对开明灵兽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