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86章 冰底沉尸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人的身体!

神念碰触到那所在之后,林白登时便发现,自己那窥探本源之力所感知到的异样事物,绝对是一个人的躯体,只是经过了冰面的削弱之后,他的神念,根本无法将冰面下的躯体看得太透彻。不过林白可以笃定的是,那绝对是人的尸骸,因为他的神念从那个躯体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只有独属于尸骸的死寂。

但即便是如此,却依旧是叫林白心中激动异常。因为这是从他进入这昆仑圣地之后,第一次遇到人的存在,谁也不知道,这冰层下所掩盖着的那躯体,会不会就是当初存在于这圣地中的一员。而只要弄清楚了那尸骸的模样,自己就能对当初创建出这昆仑圣地的人,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知晓他们究竟是不是自己所猜测的那群强大的相师。

而且在林白想来,如果能够看到那尸骸,也许还能够为自己解开一些有关此处的疑惑。

不过林白却也不着急动手将那尸骸发掘出来,按照自己如今所看到的一些讯息来看,当初的昆仑圣地该是一个何等强大的所在,而这样强大的所在,却是突然间尽数烟消云灭,连分毫讯息都不曾留下。而如今一具尸骸出现在身前,自己如何能等闲视之。

想到此处,林白不禁又释放出了一股比刚才强大了许多倍的神念,向着冰层下灌注而去,想要弄清楚冰层下那具尸骸的模样,以及他身上的异样。

但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后,林白却是发现了一个叫人无奈的事实。自己脚下的这冰层古怪无比,就像是能够将人的神念锁定到一个固定数值一样,虽然自己的神念比此前强横了许多,但在穿过了冰层之后,却还是仍如往昔,只剩下淼淡一丝。

“老参,你看看这里的究竟是什么?”察觉到这异样后,林白眉头不禁皱起,转头望着老参,沉声道。老参秉承地脉而生,对地脉有着独特的感受,而如今那尸骸所处的位置,恰好是在这‘天山龙脉’的最强大节点上,也许自己所不能感受到的,却能被老参感知。

老参闻言,没有任何迟疑,根须摇摆,便向着冰层下扎入,想要调动自己的精气,穿透冰层,去感知那地脉节点上尸骸的模样。

“能看清吗?”好容易在昆仑圣地里面遇到了人,哪怕是死人,也绝对不是一件等闲的事情,林白如今已是心急如焚,看到老参的动作,当即便连声追问道。

“不行……”老参摇了摇头,向着冰层下顶了很久,这才摇了摇头,脆生生的细声细气道:“我能感觉到那处的地脉气息很强大,也能够感受到那是一具尸骸,但尸骸却像是被某种力量覆盖着一样,我根本看不真切,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曾经存在于圣地的神明的一员!”

曾经存在于圣地的一员!听得老参这话,林白眼皮陡然一阵狂跳,心脏更是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刚才他所做的不过是个推断,而如今老参却是实打实的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而且他知道,在老参焕发新生,拥有灵识后,对过往的了解也会增多,应该不至于弄错。

“我来试试!”不等林白发话,一旁的禁蛇便陡然向林白传出一道神念,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冰面便冲了下去,似要穿透空间,到达那尸骸所在的位置。

砰!但禁蛇所化的流光刚一飞出,碰触到冰面之后,登时便有清脆声响出现。只见饶是禁蛇有穿破虚空之能,竟然也无法穿越这诡异的冰层。

“哎呦……”这冰面不知道被冻结了多少年,早已是比寒铁还要坚硬,禁蛇一脑袋撞上去,登时额头上鼓起了一个血包,扭动着身躯,在那连连嘶吼不止。

它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天地赐予的威能,竟然还有失手的时候,更不用说还是在刚刚拥有了灵识的老参面前失了手,还闹了这么大个洋相,着实叫它心塞。

即便是老参对地脉有着极强的感应,也无法勘透冰层下那尸骸的模样;即便是禁蛇有着穿透空间的本事,却也无法穿越这冰层,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林白的眉头不禁紧紧皱起,只觉得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他当初选择这‘天山龙脉’落脚,只不过是觉得此处寒气逼人,常人难以选择此处而已。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竟然会有这样诡异的发现。

而且这冰层越是蹊跷,便越是叫林白觉得被埋葬在这冰层下的那具尸骸愈不寻常。试想一下,若是换做寻常人的尸骸,怎么会有这样的冰层来庇护。

“怎么办?”看到林白紧皱着的眉头,老参有些腼腆的出言,那老气横秋的模样,和那娇滴滴的奶声奶气之音,两者着实是说不出的诡异。

“怎么办……”此时此刻,林白也着实是有些犯难了,虽然他很清楚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道理,但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曾经存在于昆仑圣地中人的遗骸,叫他这样轻易放弃,他却也是心有不甘,沉吟片刻后,林白一咬牙,沉声道:“既然穿不透,那就砸它丫的!我就不相信了,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就这么个冰层还能拦得住我们!”

林白向来就是个说干就干的主儿,话撂到这之后,当即没有任何迟疑,掌中飞剑铮然出鞘,裹挟着凛冽剑气,向着那冰面便穿透而下!

剑气之势,可谓冲霄,直叫人觉得就算是金铁在前,也能轻易洞穿!但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是如此凌厉的剑气,在碰触到冰面之后,竟然爆发出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甚至于还有明亮的火花迸发而出,将飞剑直接拦阻在外。

“我靠!”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实在是惊呆了,不光是林白,就连老参和禁蛇这些他的小伙伴们,也都是骇的目瞪口呆,呆愣愣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这特么的究竟是什么冰,怎么着会这么诡异,竟然连无坚不摧的飞剑都穿不透?!

“剑砍不透,难道我还不能放火烧吗?”咬牙切齿一阵后,林白心中的火气都被这冰层给点起来了,当即猛然一咬牙,然后将飞剑收入鞘中,手中符笔连连摆动,勾动着天地间的五行之力,转换成纯粹的火元之力,凝聚成符,向着冰面扔去。

轰隆一声,只见一团纯白色的璀璨火焰骤然爆射开来,其势恐怖非常,爆裂开来后散发出的温度,更是直叫人觉得体内的水分,似乎都要被这股子火气给烤干了一样。

但更为诡异的是,饶是这火元之力已是被林白的符笔催动到了极致,却也是根本无法对冰面造成分毫的损毁,燃烧了片刻后,除却留下一小滩水渍之外,再无它物。

“要不咱们走吧,这事儿挺丢面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禁蛇的神情登时有些讪讪,向着一旁仍处于惊愕中的老参瞄了眼后,悄没声息的对林白传音道。

走,不弄个水落石出能走吗?林白闻言登时瞪了禁蛇一眼,眼中的凛冽气势,直叫禁蛇打了个激灵,不过让林白好奇的是,平常也没见禁蛇这么多事儿,怎么着如今在老参的面前,确实如此的在意面子,难不成是想来场跨越种族的爱恋,要和药娃娃当一回情敌?

呸呸呸……,越想越不着边际,好容易将思绪扯回后,林白啐了口唾沫,然后双手猛然一搓,陡然运转体内的法力,催动双眼之中蕴藏的照见本源之力,向着冰层望去。

全力催动之下,那照见本源之力,直接便向地上的冰面照射而下,瞬息间便没入其中。而紧接着,那冰面的一切隐秘,也如抽丝剥茧般,开始缓缓在林白面前揭开。

只是寻常的水元之力,没有任何其他驳杂的气息?!但让林白诧异的是,饶是照见本源之力诡异非常,但在面对那冰层之时,却是根本看不出来任何诡异之处,在本源之上,这冰层似乎和外界的冰雪没有任何两样,都只不过是水元的另一种形态罢了。

可若是寻常的水元的话,怎么可能会有如此诡异的威势,为什么会让这冰层变得飞剑不穿,火元符箓不破?!此处究竟是藏了什么隐秘?!

不对,这不是普通的水元!而就在念及这反常之时,林白的照见本源之力,却是陡然捕捉到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地方,只是那个极不寻常的地方,和寻常的水元之力,只是有着一丁点的细微不同,是以此前才会不被林白所感知到。

要知道世间的任何水,都不离五行之中水之理,也就是‘水曰润下’这一句,也就是说水有滋润和向下的特性,可以引申为具有寒凉、滋润、向下运行特性的都可称之为水!

但此处冰层的水,虽然寒凉,滋润不假,但运行的特性却是与水截然相反,而是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