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02章 仙有何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天地为相,人存世间,万物为助,仙有何用?!”

在那能够阻隔照见本源之力的石碑上所雕琢的,赫然便是这十六个大字!一字一顿,宛若铁划银钩,一撇一捺都力逾千钧,虽然石碑在那掌印的恐怖威压下,已然悉数破裂开来,但字迹却是依旧清晰可见,依旧能够感受到书写此文之人的滔天浩气!

这寥寥十六个字,所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天地之变便可称之为相,人存活于世间,自然就是应该将这一切的变化收归己用,让万事万物成为人的助力,万物为人所用,那所谓的高高在上的神明,有什么用处?人又凭什么要去膜拜他们?!

这话说来简单,但在不可知的过去,那个神权至高无上的时代,这样的话语,可说是大逆不道到了极致!但看到这些文字之时,林白心中却是愈发澎湃起伏,而且内心也更加笃定,曾经存在于着圣地之内的,绝对就是那些强大到了极致的相师。

除却那些能够窥探到天地造化,洞悉了天地至理的相师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有这样的豪气,在那样的一个时代,说出这样的豪放话语!

仙有何用?!这是一种何其恐怖的信念,又是一个怎样的质问!即便是跨越了无数岁月,就算是有千山万水的阻隔,但林白依旧能感受得到,当初书就此文之人的那股滔天豪气,那种不屈不挠,与天相争,与仙相抗的一股不灭之精神!

这石碑所要表达的,乃是人心的一股豪气,一种人要依靠自身,而不是去膜拜什么神明来改变自己的信念!而这样的信念,为何要被这掌印一掌拍入地面,化作碎片?!

仙!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掀起了这场滔天的浩劫,导致了这一切的破灭!而在想通了这一节之后,林白心中更是突然升起了一个极大的猜测,而且越是想,他便越是觉得自己心中这个猜测怕是已将当初在此地发生的一切,印证了个八九不离十。

若不是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又有什么人会去忌惮曾经存在于此方圣地内的那些强大的相师们?!又有什么人会将这象征着此处圣地这股精神的石碑拍入地面?!

可是想到此处,林白更是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当初曾存在于此处的那些相师们,都已经强大到了那样不可思议的地步,可就是他们那些那样不可思议的存在,竟然都会被那些仙人尽数诛杀,让这曾经辉煌宏伟的圣地,化作了一片废墟!

那些要远比自己更为强大的相师们,都已经跟随着这废墟化为了乌有,有关他们的传承和记载,也都彻底散没入了历史长河之中,不为世人所知晓,若不是自己侥幸进入此处,得到了这些造化,怕是根本不可能揣摩到当初曾发生于此处的一切。

但那些要比自己更为强大的相师在那些仙人的面前,都已经不复存在,曾经恢弘无边的圣地,都成了废墟!他们都成了不可知的过往,那自己这要比当初的那些相师们,更为弱小的存在,又是否能够完成他们那些未竟的使命,又是否能够在那些仙人的毒手中存活?

既然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就算是现在心生退意,那些在仙门阻隔之后的仙人们,又怎么肯轻易而举的放过自己,要知道当初正是自己,阻挠了他们再次降临世间的谋划!这样的仇怨,已经不能用血海深仇来描述,这早已注定是一条你死我活的道路!

道路既然已经注定,那就算是再畏首畏尾又有何用,与其现在思忖这些,还不如迎头直上,就算是那些仙人,他们的实力再强,但自己也不是无法提升!有朝一日,终有自己能够更进一层楼的时候,自己的手上已经沾染了两名仙人的仙血,又何惧再增多一些!

“天地为相,人存世间,万物为助,仙有何用?!前辈遗志,今日便由我林白来传承,有朝一日,我定然要让你们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尽数臣服于我的脚下!”

念及此处,林白神情一凛,眼眸中有寒光迸溅,而后手上印诀骤然变动,催动着掌中飞剑,向着那掌印形成的巨坑便戳了下去,想要撕破那些禁锢,将石碑重新从其中放出!

剑气迸溅而出,恍若火树银花,瞬息间便直接击落在了那掌印之下,宛若摧枯拉朽一般,直接便把那掌印之间,挖出了一个深坑!

嗡!但就在剑气堪堪要碰触到那些碎裂的石碑之际,顺着那掌印中,却是陡然有一股无比诡异的气息猛然生出,宛若一层水波般,陡然荡漾而起!

那气息诡异无比,而且更是无比强大,只是乍然一出现,被林白释放出的剑气登时便分崩离析,向着四下弥散开来,和虚空混杂在一处,化作了乌有!

好强大的手段!看到眼前这一幕,林白眼角微凛,心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当初那场浩劫,距离如今已是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岁月,但即便是饱受岁月的侵袭,这掌印中裹挟的禁锢之力,不但依旧存在,甚至能够破灭自己的剑气,可见当初施术之人的手段之高明!

但林白心中之意已决,又如何会因为这小小的挫折就畏缩不前。向着那掌印望了眼后,冷笑一声,手上印诀连连摆动,飞剑骤然一声嗡鸣,混杂着林白的命纹,骤然冲起,恍若是猛然间自九天之上垂降的银河般,向着那掌印便俯冲而去!

那气势可谓是锋锐到了极致,尤其是在跟林白的命纹融合之后,更是多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浩然气息,直叫人觉得但凡是敢拦阻于剑锋前的事物,都要被其戳个透心凉。

“狂妄!”但就在剑气冲霄而起之际,顺着那掌印深坑之中,却是骤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声响仿佛是跨越了无数个岁月,跨越了无数的距离,沉闷而又含糊不清,但其中所掺杂的威严,却是叫人神魂颤动,“仙之禁锢,也是你能妄破的?!”

而就在这沉闷而又含糊的声响响起之后,那地面上的诡异掌印一阵诡异的悸动,顺着掌印中陡然有一层诡异的波动,突然拔地而起,向着林白便冲了过来!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名状的强大力量,只是骤然一出现,登时便在剑气的正前方,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虚影,那虚影影影绰绰,看似弱不禁风,但却是给人一种唯有神明才有的强烈威压,直叫人觉得空气都变得沉闷了许多,似乎要凝固了一样。

铿!而就在那巨大的掌影陡然出现之后,陡然一个诡异的变动,向着那如星河垂降的剑气便抓了过去!虽然那掌影的动作看似平平无奇,只不过是轻轻的一握,却是有着一种要将山河万物都握入掌中的浩然气势,只是一抓,便把剑气握在了手中!

那无坚不摧的剑气,在被握入了掌影之后,那股锋锐的气息,竟然瞬息间便被磨灭成空,不仅如此,在这一刻,那如虬龙般的剑气,更是给人一种如同爬虫般可笑的错觉。

嘎嘣!嘎嘣!而紧接着,那巨大的掌影猛然握紧,而伴随着这力量的出现,那融汇了林白命纹的剑气,竟然直接分崩离析,化作了细碎的光屑,直接从那掌影的指缝间簌簌坠降落下,和天地混杂成一体,落在了深坑之中,全然不见其形!

飞剑与命纹相合,可谓是命与剑合!而如今剑气受到此种恐怖的创伤,在命理的牵引之理下,直叫林白身躯骤然一阵委顿,顺着唇齿间,更是有嫣红的鲜血淌下。

“炼神返虚境界的小相师,竟然也敢如此不自量力!”而就在一击将那剑气击成碎屑之后,那掌影却又是陡然一阵变动,混杂着沉闷而又含糊的声音,向着林白便猛然拍下!

虽然那只是一方手掌的影像,但垂降于虚空之间,却是给人一种恍若是高山大岳悬挂于身前的恐怖威压之感!甚至于随着那手掌虚影的逼近,老参和禁蛇更是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悸动,全身上下都在不断颤抖,似乎只要那掌影再靠近分毫,就要分崩离析!

而身处在掌影的正前方,并且作为掌影要碾压之人!在这一刻,对于掌影的那种恐怖感觉,林白的体味明显要更为深重一些!在那掌影之下,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是挡车的螳臂一样,只要那掌影靠近分毫,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将自己轰成粉尘!

而且他毫不怀疑,倘若自己的身躯被那掌影所握,恐怕瞬息间全身上下的所有骨骼,都会直接被捏成粉碎,自己整个人都要在那掌影中,化作一滩血泥。

“该死!你怎么会到了此处?!”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林白的耳畔,却是陡然响起了开明灵兽的剧烈嘶吼声,那声音中满是震颤和不可思议,而等到开明灵兽的眸光碰触到虚空中的那巨大掌影后,九个眼眸更是瞬间圆睁,每一个瞳孔,都尽数被浓烈到了极致的血色所占据,一声滔天嘶吼,而后寒声道:“你又来了?但还不是一样,仙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