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05章 石碑复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无数诡谲的光华顺着开明灵兽的身躯冲天而起,那是它的生命机能,此时此刻在林白命纹的加持下,正在熊熊燃烧,要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汇聚出至强一击!

仿佛是感受到了开明灵兽即将爆发的攻势一样,那铺天盖地的拳影骤然变幻,演化出无数诡谲的符纹,就像是要以拳影在天地间开辟出诡异的法阵一样。

随着拳影的波动,天地间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天地河山不断震颤,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华,无数澎湃的元气骤然垂降,如同是一枚枚划破天际的大星!这是那拳影最为强大的力量,是积聚了它所有威能的一击,至刚至锐,无物不摧!

在这拳影变化的威压下,林白的神情已是变得如死灰般难看。刚刚他所耗费的本命精血太多,如今身躯已是衰弱到了极致,失去了本命精血的护持,他根本无法承受得住此种威压,也根本无法与其缨锋,只能看着开明灵兽与那拳影搏杀。

而且林白很明白,这一场恶战,若是开明灵兽能够取得胜利,那他们还有活命的希望;若是开明灵兽败了,那等待着他们的,便将是这拳影的毁灭,让他们化作天地间的齑粉。

“本源照见,天地成空!阴阳相合,鱼图转圜!”而就在此时,开明灵兽却是又陡然怒斥出声,九眼连接成一片,恍若一轮皓日,照耀万古!

而随着它的吼声,那由照见本源之力组成的阴阳鱼图,转动的速度越来越迅疾,最终阴阳相济,刚柔兼并,黑白二色连接成一体,仿若是化作了无情的天道的轮转。

轰!就在那拳影俯冲而下,堪堪要碰撞到开明灵兽身躯之际,阴阳鱼图陡然盘旋而升,向着那拳影便碰撞而去,两者乍一相触,登时便是惊天动地的剧烈响声。

而伴随着这剧烈的轰鸣声,顺着两者相触之处,更是有无数璀璨的光华和符纹,恍若是金属切割时释放出的耀眼火花般,向着四下狂暴的迸溅开来!那光华璀璨无双,将原本昏沉的天地,照的恍若白昼,似乎无论是什么事物,都不能在这光华下隐遁身形。

这是本源与力量的冲击,是两股极为强大的力量的恐怖碰撞,而在这两股力量之下,能够存留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是一场殊死的搏杀,也是一场不死不休,否则不会有终点出现的恐怖画面,不管是哪一方实力不济,便会惨遭横祸!

光影充斥于天地之间,那狂暴的力量肆虐开来,即便是远离战团的老参、禁蛇和阴精水兽,此时都是神情委顿,如受重创,而林白更是唇齿间不断有鲜血溢出。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本命精血释放而出,身躯失去滋润而无法承受威压,更重要的是因为如今他的命纹已经和开明灵兽的照见本源之力融汇成了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虽然如今正在和拳影交锋的是开明灵兽,但实际上无形之中,林白自身也是在经受着无形的搏杀。一旦开明灵兽落败,林白便也要第一个跟随开明灵兽的后尘,失去生机。

天地间的光华不断明灭,一切的一切,依旧在不断的僵持!而更让林白心如死灰的是,此时此刻,他分明看出,在这拳影诡异的衍化之下,开明灵兽的神情已是越来越委顿,气息也越来越微弱,似乎根本无法与这拳影相持太久。

甚至于连那照见本源之力组成的阴阳鱼图,在拳影的不断冲击下,都是开始有无数细密的裂痕出现,向着四下弥散开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塌成空。

难道一切都要在此刻画上句点?!难道心中曾存在的梦想和希望,都要在此落幕?!难道自己也终将要步那些曾经存在于圣地中的相师们的后尘,也要散落在历史尘埃中?!

吼!开明灵兽在不甘心的嘶吼,声响震天,似有无限的愤恨之意,仿佛是在质问这苍天,为何不给圣地任何希望,为何要把它最后的念想都抹杀!

嗡!但就在此时,顺着那掌印下,此前被林白以剑气挖出的几块碎裂的石碑,却是骤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颤动,那些破碎的字痕,竟然开始缓缓的汇聚起来!

明明是一团死物,但在这一刻,却像是拥有着诡异的生机一样,正在不断的组合成型!那石碑上的一勾一划,也都在不断的颤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碑飞起!

仿若是在验证着诸人心中所想般,只是电光石火间,那原本四分五裂的石碑,彻底组合成型,原本存在于上面的那些裂痕,如今竟是已经完全愈合,光滑平整,根本看不出任何损毁的痕迹,就想过去的一切,对于它而言,只是一场幻梦罢了。

那石碑成型之后,只是静默的矗立在掌影之中,虽然石碑并不算大,但落入诸人的眼眸中,却是给人一种高山仰止般的巍峨感觉,就像是在仰望着一座巍峨山岳。

而且顺着那石碑,更是有一种挺拔气息冲出,就像是存于人体内的傲骨一般,哪怕是历经风吹雨打,哪怕是历尽千难万险,都不会有分毫损毁!

它就那样静默的挺立在这天地间,虽然字痕斑驳,却如一柄标枪,带着一种凛冽傲然之感,叫人只觉得,哪怕是天塌下来,它也能将天穹撑起!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石碑有什么古怪?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凛然,全然不明白,这石碑怎么着会出现这样诡异的变化!

而和林白不同的是,在看到这石碑悄然挺立之后,开明灵兽的眼中露出缅怀之色,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事物,而且再缅怀之余,更是有希望的火花燃起。

“仙有何用?!”而就在此时,那静默挺立于天地间的石碑,骤然一阵嗡鸣,而在那嗡鸣声中,更似是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声响传出,直叫人觉得振聋发聩!

这诡异的一幕乍一出现,那原本铺天盖地冲袭着阴阳鱼图的掌影,就像是感受到了某种未知的危险般,猛然摆脱阴阳鱼图,向着石碑便俯冲而下!

而且此时的冲击之下,拳影的威势更要远胜此前,似乎要一鼓作气,仍如不可知的过往之时一般,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将这石碑重新冲击成四分五裂。

虽然在看到这一幕之时,开明灵兽眼眸一紧,想要调转阴阳鱼图前去拦阻,但拳影呼啸,就像是一道流光,那速度快到了绝伦的地步,根本无法拦阻分毫!

轰!还未等到诸人反应过来,那拳影已是和石碑猛然轰击在了一起!两者相触,天地间到处都是恐怖到了叫人耳膜都要撕裂的声响,而且顺着两者碰撞的节点处,更是有如同飓风般的恐怖波澜朝着四面八方冲出,就像是天风过境,摧枯拉朽!

在那恐怖的波澜之下,不管是林白,还是禁蛇、老参,抑或是身体沉重的阴精水兽和开明灵兽,都如同是脱了线的气球般,不受控制的向着四下倒飞而起。

又要如无数年前一般,这灌注了圣地意志的石碑,又要在这掌影下破灭吗?看到眼前这一幕,开明灵兽眼眸中血光大作,只觉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无数年前的那个恐怖时节,又要亲眼目睹着这灌注了圣地内所有一切的石碑,重新破碎!

不对,一切已经不同了!但就在开明灵兽的眸光碰触到那石碑之际,神情却是骤然一愣,然后眼眸中有不可置信之色露出,惊愕莫名的望着石碑,神色欣喜至极。

只见在拳影的恐怖轰击之下,那石碑此时此刻竟然不见分毫损毁,反倒是顺着其上有耀眼的符纹闪现,而且震颤间,更是叫人觉得在这石碑内,就像是有一股强悍到了莫名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复苏一般,要重新焕发出耀眼的神辉!

轰!倏然间,只见那石碑之上的字迹陡然光华大作,无数耀眼的神辉骤然弥散而出,每一笔每一划,在这一刻都拥有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在虚空间不断的徘徊盘旋,勾勒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迹象,就像是在蕴积着某种力量一样。

这一系列的变数,看的林白是眼花缭乱。冥冥之中,他觉得那些正在虚空不断演化的诡异字迹,此时此刻似乎是在阐述着地脉堪舆的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又像是符纹的运转,五行的不可思议奥妙;又像是在诉说着命理的坚持,在阐述着命掌于手中,不受任何人控制的恢弘气势;又像是飞剑傲然凌空,投放出万千凛冽绝伦的剑气!

这石碑之中蕴藏着的究竟是什么力量?!望着这一幕,林白心潮起伏,仿若已经彻底忘却了所处的险境,心神已经完全沉入了这些字迹的变化,似要推敲出其中之秘!

造化!万法归宗,即成造化!而就在这一刻,林白心中陡然有两字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