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09章 沆瀣一气(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越往前行,林白心中便越是惊恐。开明灵兽的确没有说错,此处果然是不祥的所在!

天地之间昏沉一片,没有分毫灵气的波动,而且周遭的地面更是如同经历过一场场不可思议的恶战般,地面上的一切建筑,都已经分崩离析!甚至于连虚空之中,都有许多诡异的空间裂痕,一道道口子,如野兽黑魆魆的大嘴,只要靠近分毫,就要被其吞噬。

此时此刻,这里哪里还有半点儿圣地的气象,分明就是一处绝地,一处死地!而且林白能够感受得到,这里破败的一切,都是术法争斗所留下的痕迹。

无论是那些虚空之间的裂痕,还是残破的宫墙断壁,都是术法争斗所留下的!要知道虚空有弥补之力,虽然术法相争,能够撕裂虚空,但假以时日,却是能被它自身的力量修补如初。但此时此地,争斗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可是这些空间裂痕却是仍如吞噬世间一切圣灵的恶魔之口,叫人望而生畏,就说明这术法波动之力,依旧未曾散却。

曾经在此处厮杀过的,究竟是两股匪夷所思到了怎样地步的力量,为何过去了千百年,这些术法相争留下的损毁,还能如鏖战刚刚发生过之时一般可怖。

而且让他更加有些不解的是,他还记得,在开明灵兽离开之时,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留下了一句它要去寻找陆吾!对于陆吾之名,林白并不陌生。

这是华夏神话传说中一位神明的名字,按照山海经之中的记载,陆吾是昆仑的山神,负责管理昆仑内的一切事物,可说是昆仑的大管家。

而按照《山海经·西山经》的记载: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

而且在传说之中,陆吾的周围,环绕着许多神异的精灵。其中有一群名叫“土缕”的神兽,它像羊而长着四只角,它不吃草而吃人。有一群名叫钦原的神鸟,它像蜂一样蜇人,但大如鸳鸯。被它一蜇,任何鸟兽都会死去,任何乔木都必枯萎。

不过林白却也明白,这些神话传说之中往往有夸大之语,恐怕真正的陆吾,绝对不像是神话传说中的那般可怖,而是很有可能是管理生活于这昆仑之中的那些灵兽的管家,统率着开明灵兽之类的灵兽。但即便是如此,却还是叫林白迷惘依旧。

按照昆仑圣地如今的这幅残破态势,若是曾经存在于此处的那些强大的相师们都已经尽数亡故,所有的讯息都消散在了历史长河之中。既然连那些强大的相师们都已经亡故了,那身为这昆仑圣地管家的陆吾,又怎么可能会有活命的机会。

可是按照开明灵兽的意思,陆吾却是没有跟随那些相师们的陨落而消亡,而是还存活于这圣地之内,这实在是叫人无法想通。

但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就在距离林白身前不足丈许之处,却是陡然有一团光华骤然明灭,而后一道空间裂缝,竟然毫无征兆的在他身畔都然开裂。

而且在那裂痕出现之后,一股诡谲的吞噬之力,更是骤然间席卷开来,恍若是内里有什么诡异的凶兽正在张嘴吞食周围的一切生灵般,巨力向着林白便裹挟而来。

那裂痕出现的无比诡异,而且没有分毫征兆,即便是林白的神念,都没有察觉到分毫。不过林白终究不是等闲人,虽然危机来得迅疾,但他的反应更快,就在那裂缝出现的一瞬间,先天真罡陡然充斥于他的身躯之间,裹挟着他,直接朝后移开了数尺。

但饶是如此,在那裂痕诡异的吞噬之力下,林白虽然侥幸避开,但身上的衣衫,竟是被撕开了一道裂痕,而且那碎裂的布块,更是如同凭空消失了般,不见分毫踪影。

难道这些裂缝是有人在操纵?!望着距离自己不足丈许的裂缝,林白心中不禁一寒,额头上更是生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谨慎无比的散出神念,向着四下弥散开来。

但神念的一番逡巡,却是根本一无所获,没有把握到分毫气机的存在。而且那裂缝在开裂之后,也是如同静止了般,只是停亘在原地,没再向林白靠近。

不是有人在操纵,而是此地的术法相争之力,即便是过去了千百万年,但依旧还在不断的争锋,而这条诡异的裂痕,便是那冥冥中的力量相争所引起的。

在发现周遭无人存在之后,林白心中顿时做出了判断,但这念想,却是更叫他直觉得毛骨悚然。试想一下,这天地间有什么力量,能够历经万古岁月的侵蚀,却不见损毁分毫,能够数千年如一日的,依旧在不断的互相对抗,甚至于还能够将虚空撕开裂缝。

当初圣地中存在的那些相师们,究竟是强大到了一种怎样可怕的地步,而覆灭这圣地的,又究竟是一群怎么样的人,他们为何能够做到这如此恐怖的地步!

此地不能多留,必须要尽快离去!向着四下那阴森可怖的诡谲空间裂缝扫视了一眼后,林白心中不禁暗凛,而后便率领着阴精水兽、老参和禁蛇,小心翼翼的从此地离开。

不过即便是诸人小心谨慎到了极致,但仍旧是危机密布,甚至于有一次一道空间裂缝,更是在他们身畔不足三尺之处开裂,若不是林白警觉,恐怕阴精水兽和老参它们,都要被那裂缝吞噬,在强大的空间之力下,直接被撕扯成碎片。

经过了这一劫之后,林白和阴精水兽他们顿时变得更加警醒,前行的速度也是放满了许多,小心翼翼的向前缓缓挪动,那速度说成是龟爬都毫不为过。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诸人才总算是把那布满了空间裂缝的区域甩到了身后,但回想到刚才的种种,却是仍旧有着一股子透心的寒意从神魂里生出。

“娘的,这鬼地方真是……”扭头心有余悸的向着那些仍旧在残存的术法相争之力下,不断开裂的空间裂缝扫了眼后,阴精水兽不禁有些胆颤,感慨出声。

但还未等到它话说完,林白眉头却是骤然一皱,向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手一招,便让阴精水兽将身躯缩小,而后领着禁蛇和老参,向着一处残缺的断壁处走去,借着那巨大的石块,将身形牢牢的隐藏在后,气息更是悉数内敛,不逸散分毫。

而就在林白做好了这一切之后,片刻之后,登时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听得这脚步声,阴精水兽神情不禁一凛,望向林白的眸光中更满是惊愕之色。它实在是没想到,在刚刚逃离险境的这种庆幸下,林白竟然还有如此高的警觉。

而且按照从林白让它噤声,再到脚步声传来的时间,林白发觉有人靠近之时,那靠近之人至少是在数百步之外,如此远的距离,居然还能被林白的神念把握,委实不可思议。

看到阴精水兽的模样,林白微微摇头,示意它不要妄动后,眸光缓缓向着那声响传来的方位望去。说实话,刚才之所以能发现有人靠近,其实还是要归功于开明灵兽此前的提醒,以及那些裂缝的诡异出现,若不是因为这些的话,林白又怎么可能随时将神念外放。

至于神念的强横程度,原因更简单,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搏杀,尤其是在融汇了开明幼兽的照见本源之力后,命纹缠绕神魂,如今林白神魂的强大程度,恐怕举世都找不出来第二个,别说是数百步的距离,就算是千米之外,也能随心感知。

“这特么哪里是什么圣地,根本就是一处绝境死地!顾山主,你确定这就是你要带我们来的昆仑圣地,而不是给我们布下的一处陷阱。”而就在此时,那脚步声已是缓缓靠近,其中一人缓缓发声,声音粗粝如沙,而且带着一股子暴戾气息,除却巫玄,又有何人。

林白着实没想到,自己的运势竟然会如此之好,好容易才在山门那里甩脱了巫玄,这才过去了这么会儿的功夫,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这煞星。

而且按照巫玄话语里的意思,他竟然不是独身一人,而是与顾太虚相随,也不知道这两人在山门的传送功效下,究竟是怎么碰的头,又是怎么来的此处。

不过看这两人如今的模样,身上的衣衫均是残破无匹,一幅灰头土脸的模样,显然是在到达此处前,也是经受了不少的磨难和危险。

“巫玄道友说笑了,我也从未到过这昆仑圣地,又怎么会知晓此地的情形。”顾太虚闻言苦笑摇头,然后做出一幅凛然状,道:“巫玄道友,你究竟是要我说多少次,才能相信顾某对你绝对没有任何敌意,于你而言,是友非敌?!”

“是友非敌?”巫玄闻言冷笑:“你跟姓林的逼我离开时,好像没想过我们的交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