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22章 渔翁得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此前在巫玄和顾太虚两人联手之下,开明灵兽骸骨之上,早已遍布了无数细密的裂痕,而后来经受了太阴重水的冲击,更是叫那些裂痕开裂了许多。

如今原本就已到了强弩之末的骸骨,再被全身血色图腾缠绕的巫玄如此重击,那巨大的骸骨登时如失去了支撑一般,直接轰然坠倒在地!成百数千的骸骨杂七杂八的跌落在地,到处都是巨大的裂痕,似乎哪怕只是一阵风的袭来,都会让历经了无尽岁月风霜和术法波动气息折磨的它,彻底化作粉尘,纷纷扬扬,洒落在天地之间!

不好!而与此同时,林白心中更是骤然一紧,此时此刻,他发现了一个极为不妙的事情。只见顺着骸骨的九眼见,虽然还有光芒缭绕,但那光华相较于此前,明显已是衰弱了许多,只剩下些许熹微的光亮,和之前相比,就如同是皓日之与萤辉一般。

果然没有猜错,骨骸九眼虽然可以开张,但身为骸骨,早已断绝了生机的它,每一次施展这秘术,就等同于是在透支骸骨之中蕴藏着的那些地龙精华!等到地龙精华一旦耗尽,九眼间的照见本源之力便将荡然无存,而这些骸骨,也都要化作飞灰。

看如今这九眼之间散发出的光亮波动,恐怕只要巫玄和顾太虚两人联手再来上数击,就会让骸骨内蕴藏着的地龙精华彻底耗尽,让骨骸彻底崩溃。

虽然从一开始的时候,林白就已经想到了,在顾太虚和巫玄两人联手之下,固然这骸骨神通非同小可,但也不可能拦阻这两人太久。但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一刻竟然是来得如此之快,甚至到了让自己原本打算趁机对巫玄和顾太虚出手的机会,都无从获得的地步。

“林小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骨骸没法再撑下去了,你要想进入藏书阁,就要抓紧时间了!”而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阴精水兽沉声传音提点道。

林白闻言,微微颔首。他很清楚,如今开明灵兽骸骨已到了强弩之末,自己若是趁着现在出手对付巫玄和顾太虚,根本收不到太大的效果,反倒会反受其咎。与其做那殊死之争,还不如借机进入藏书阁,提前获得阁中之物。而且若是阁中之物被自己获得,对于费尽了干戈的巫玄和顾太虚而言,更是一个要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的报复方式。

“畜牲,你的大限到了!”而就在此时,巫玄却是森冷发笑,眼眸中血光缭绕,恍若是蚀骨的毒蛇一般,阴测测对开明灵兽骸骨冷然发声,淡淡接着道:“等诛杀了你,再取了这藏书阁中之物后,我便去送那姓林的小子,和那头开明灵兽上路,让他们给你陪葬!”

“你要杀我?”心中思虑既已决断,林白便也无心再藏匿身形,登时左手符笔,右手飞剑,自藏身的大石之后长身而起,然后笑吟吟的望着巫玄淡淡道。

“姓林的小子,你居然还没死!”巫玄一看到林白,双眼之中登时有耀眼的火花喷涌而出,眸光死死的盯着林白,一字一顿道:“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送你上路!”

“你的确是能送我上路,不过是送我上这藏书阁的路罢了!”林白闻言轻笑出声,环视场内,向着巫玄和顾太虚淡淡道:“两位且与这骨骸相斗,我先替你们进入藏书阁一看端详。两位替我引开强敌的大恩大德,林某必定铭刻五内,永世不敢忘怀!”

“姓林的小子,你敢走一步试试!”听得林白的话,巫玄的眼睛几乎都快要喷出火来,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会在这节骨眼溜出来,而且还要趁着他和顾太虚与骨骸缠斗之时,进入藏书阁中。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为他人做嫁衣,恐怕便是莫过于此吧!

辛辛苦苦一场,却是要给林白这生死仇敌做嫁衣,他巫玄实在是不服!

“林道友,请你助我一臂之力,等你我剪除了这骸骨,我帮你诛杀了巫玄此獠,到时候你我一并进入藏书阁,岂不快哉!”顾太虚眼见形势不妙,生怕林白取了藏书阁中的紧要之物,也是急忙出声,想要用花言花语来诓骗林白,好引林白入彀!

“顾山主的好意,林某心领了。”林白闻言嘿然一笑,淡淡道:“不过我却是记得,好像有人向巫玄道友发下过大宏愿,今生今世,都必定要除林某而后快才对!”

该死!这姓林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自己和巫玄二人的,为什么他这么一路跟来,自己和巫玄竟然是分毫都没有察觉!听得林白这话,顾太虚神情一滞,眼眸中登时露出忌惮之色,他原本以为林白是机缘巧合出现在了此处,却是没想到,林白竟然是一路跟踪着他们,跟踪到了此处,这份隐匿身形,藏匿气息的手段,实在是高明到了极点。

“顾山主你放心,你对林某的照拂,我一定牢记于心,你为了庇护我的周全,甘心以大宏愿来受制于巫玄,使其麻痹大意,好让我有机可乘。这份牺牲,这份情谊,林某一定牢记于心,若是你有了什么意外,你小方诸山一脉,我会替你照拂的!”正想要抽身离去之际,林白眼珠子却是又骨碌碌一转,然后向着顾太虚拱了拱手,诚恳无比道。

娘的,这小子不但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而且还想要挑拨离间!听得林白这话,再一看巫玄已是面颊铁青,望向自己的神情更是充满了忌惮,顾太虚心中顿时叫苦不迭。

“告辞了!”嘿然一笑后,也不再去理会两人是否会因自己这一言起什么纠纷,林白却也不再理会什么,向着他们一拱手,先天真罡顿时灌注周身,然后如猿猴一般,向着藏书阁所在的位置便攀援而去,那速度迅疾的如一道闪电,瞬息间便消散不见。

“该死的王八蛋!”眼见得林白的身影已消失于藏书阁之中,巫玄睚眦欲裂,紧盯着开明灵兽的骨骸,也不管他会不会回应,怒气冲天道:“你为何只拦我们,却不拦他?!”

“他身上有吾族的气息,不在拦阻之列!”但出乎巫玄的意料,他话音落下后,骸骨竟然缓缓出声,回应他一句后,旋即骨骸阵阵震颤,声音一凛,道:“入血池者,杀无赦!”

话音落下,那万千骨骸骤然颤栗不止,无数金色丝线在骨骸间游走不止,而那干瘪的头颅之上的九眼更是瞬息间变得明亮起来,眸光如刀,向着巫玄和顾太虚便投射而下!

“该死的林小子!”眼见得眸光如狱,垂降而下,巫玄左突右支之下,好容易撑破了攻势,再想到林白临行前扔下的话,当即冷然望着顾太虚,寒声道:“顾山主你真是好谋划,所发下的大宏愿,竟然只是为了麻痹巫某而已,你的心机果然是厉害的紧!”

“巫玄道友,那小子是在胡言乱语,你莫要相信了他的鬼话,乱了咱们自己的阵脚!”听到巫玄此语,顾太虚心中暗暗叫苦不迭,心中更是不断问候林白,他实在没想到林白竟然会玩上这么一出,非但占了先机,还要把祸水东引。

“胡言乱语?我看未必吧?”巫玄闻言冷冷一笑,寒声道:“这一路过来,皆是你在细心探寻周遭,又是打草惊蛇,又是回头一击,手段都被你使尽了,却是根本没发现那小子的踪迹。若不是你有心助他,我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而且早在小方诸山之时,我便见你与那小子鬼鬼祟祟,似有勾连,却没想到你们的交情竟已到了这一步!”

这该死的巫玄,脑子怎么就是一根筋,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阴谋诡计!听得巫玄的话,顾太虚顿时苦笑连连,却是又语结的无法回应。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若把自己换做巫玄,恐怕在如今的情势之下,怕也是要被林白的那几句话给忽悠过去了!

这该死的林小子,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隐匿的身形!念及此处,顾太虚心中怒骂连连,而后猛然一咬牙,紧盯着巫玄沉声道:“巫玄道友,请你信我一次!你试想一下,若是我真跟那小子沆瀣一气,这一路上怕是早就对你动手,又何必等到此时!而且你觉得我顾某人,是那种把好处都送予他人,让自己一人承受风险的良善之人吗?”

巫玄闻言顿时沉默以对,诚如顾太虚所言,若是顾太虚和林白真的早已联手,来的一路上,他们怕已是早已动手,又何需等到此时,而且就顾太虚的为人,也实在是到不了这样把到手的好处,尽数都拱手让人的无私地步!

“好,我就暂且信你一次!”沉吟片刻后,巫玄猛然一咬牙,然后冷然望着那开明灵兽的骸骨,沉声道:“你我先送这开明灵兽的骨骸归西,然后一并入那藏书阁中,取了那姓林的小子的性命,将其所获,尽数攫取于手,看他还有何应对的法子!”

话音落下,巫玄周身血色图腾蜂拥变动不止,向着开明灵兽的骸骨便攻袭而去!顾太虚也是毫不示弱,太阴重水倾巢而出,如滔天巨浪,似要吞噬天地。

但攻袭归攻袭,两人的眸光却紧紧汇聚在藏书阁之上,似要洞悉其中一切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