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23章 第二幅画像(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虽然仅仅只有一扇简陋的木门相隔,但门内门外却恍若是两个世界。

在这门内究竟是藏了些什么?!望着那一扇布满了原木纹理的木门,林白眼眸中满是深重无比的激动之色。他很清楚,在圣地破灭,所有一切建筑都化作废墟之后,这藏书楼还能够保持原有的模样,甚至有开明灵兽骸骨守卫,足以说明其中之物非同凡响。

经历过这么多之后,林白已明白,圣地乃是上古之间那群强大相师们的秘地,而在‘天山龙脉’之中所见的那相师尸骸所展露出的强大手段,更是叫林白觉得匪夷所思,也越来越想要知道,究竟那些相师能够比自己以及陈白庵他们强大那么多的缘由所在!

以及顾太虚所说的那段被天地抹杀掉的,那导致了圣地的破灭,以及曾经存在于昆仑圣地内的这些相师们传承断绝的秘辛所在,也是林白所想要探寻得知的。

而就林白所想,这所有谜题的答案,很有可能就是存在于这藏书楼中。

“叨扰了!”沉默了许久之后,林白缓缓伸手,向着那扇木门推去。出乎林白的意料,这扇阻挡着藏书楼和外界连接的木门,似乎就只是一扇没有上锁的木门那么简单,他的手只是轻轻触碰到了那木门之上,吱呀一声后,木门便被林白轻轻推开。

木门缓缓开启,内里清幽一片,恍若是一扇通向未知世界的大门一般。而且出乎林白的意料,在经历了这么多年不可知的岁月波折,以及术法波动侵袭后,在木门后的世界内,竟然没有分毫烟尘溅起,甚至连外界那些书馆里面常有的蛛网,都丝毫全无。

不过书阁内虽然清幽无比,但却是冥冥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沧桑和压迫感,直叫人觉得自己面对着的仿佛不是一扇扇堆得满满当当的书架,而是历史的浩瀚长河。

藏书阁内的空间,要比从外界来看,明显大了许多。宽阔的空间之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排列着的巨大书架,而在书架上则满是连针都插不下的典籍。虽然历经岁月侵袭,但那些书籍却是依旧平整光华,似乎可以亘古长存一般,就在书架之上静默的停驻着,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书就那些典籍的前人们,正在并肩静默的注视着进入书阁中的人!

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宝山,若是将这书阁内的典籍搬到外面的世界,绝对会引来无数人的哄抢,其中的每一本典籍,都会在世间掀起一场恐怖的波澜!

静默无比的站在那些典籍之前,林白惶惶然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只觉得自己面对着的虽然是一座庞大的宝山,但又像是一场完全不真实的幻梦!

《青囊经》、《撼龙经》、《南华经》、《淮南子》、《地脉堪舆总录》、《云气变幻秘笈》、《玄都宝藏》、 《东华经》、《万法鉴赏大典》……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林白在书架之间缓缓行走,目光每碰触到书架上放置的那些典籍中的一个,神情便是一阵悸动,甚至于连他的双手都微微颤抖起来。甚至于不用抽出这些典籍来翻阅,他便能知晓这些典籍内所藏芸着的内容。

这些是前人的智慧所留存下来的结晶,是那些曾经存在于此处的强大的相师们的毕生心血的流传!这其中的每一本典籍,都可说是心血之作,可叫人万世敬仰!

“林小子,别乱走,赶快找一本看看,外面那两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可就要进来了!”而就在此时,面对着这些浩瀚如云烟的典籍,阴精水兽心中也满是无法掩饰的悸动之色,对着林白连连出声,催促着林白翻阅典籍,看看其上究竟是记叙了什么。

在书架之间行走了如此之久,林白也早已无法按捺自己心中的悸动,听得阴精水兽的话后,沉吟了少许,手指微微颤抖,向着书架之上缓缓伸去!

而他手指所要碰触的,赫然便是一册《地脉堪舆总录》。从接触了‘天山龙脉’之中那名相师遗骸后,他心中便一直在好奇究竟曾经存在于这昆仑圣地的那些强大的相师们,是将堪舆地脉之术修习到了何种惊人的地步,才能达到操纵一整条地脉龙气为己用的地步!

而毫无疑问,最能够彰显他们手段秘辛的,定然便是他们以心血所做的这《地脉堪舆总录》,只要能够看到其中所记载的内容,便等同于是给自己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甚至于在这一刻,在指尖快要碰触到《地脉堪舆总录》的那一瞬间,林白都有一种仿若是朝圣般的心情,那种心情,就像是小学生在第一次步入校门,摸到那些开启未来之路的书籍,那些象征着启蒙,也象征着知识起源之时的憧憬和迷茫一般。

但就在林白的指尖堪堪碰触到那典籍的封页,甚至都能感受到从指尖处传来的那种唯有书页才有的粗糙质感之时,书阁内却是陡然有异象生出!

只见随着林白指尖的触碰,那薄薄的一册《地脉堪舆总录》,竟然直接化作了无数细碎的灰尘,顺着他的指尖缓缓升腾开来,向着天地四方散落而去!

不仅仅是那本《地脉堪舆总录》,在这一刻,林白就像是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样,紧接着,书阁内那数不尽的书架上的那些浩瀚如云烟般的典籍,在这一刻,竟然悉数都直接化作了飞灰,在方寸之间,肆意的飞扬起来!

那一块接着一块的飞灰,在书阁内翩然起舞,就像是穿梭在花丛中的蝴蝶一般,那模样说不出的华丽,却又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

多少年的留存,终究还是抵不过岁月的力量,终究都要尽数化作飞灰,消散于这世间!而这些灌注了那些前人无尽心血的产物,也都要化作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卵石,沉入江河之底,不见分毫踪迹,不显点滴,尽数归于虚无!

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悲怆,所有辛苦积攒的一切,却是根本没有分毫能够存留于这世间,都要灰飞烟灭,直叫人觉得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否都只是一场无用之功。

“竟然会这样……为何这天地如此残酷,竟然不给曾经存在于此间的那些人,任何证明他们曾经存在于世间的痕迹……天道无情,怕是莫过于此了吧……”即便是阴精水兽,在这一刻都是忍不住喃喃自语,话语声中充满迷惘,布满了疑惑。

这是一种要比方丈洲还要更为残酷的刑罚,方丈洲不过是束缚人的自由,但这里,却是干净利落的抹杀,抹杀一切痕迹,叫人根本不会拥有任何曾存在于世间的迹象。

华夏俗语有言,著书立说传世,虽然这是儒家的所说,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世间各行各业之人的心声。任凭是哪一人,不愿自己辛苦创造的一切,能够流传世间,即便是千秋百世过去之后,依然能够被人用起,而他们的名字也被人提起。

而曾经耗费尽心血,书就了这些典籍之人,又岂不是想要让自己毕生所学,让自己毕生的体味,能够更好的渊源流传下来,好让后来之人,能够继承他们的道统传承和遗志,让后来人在行进道路,创造出新的辉煌时,同样背负上他们的名字。

可如今这些典籍悉数都化作了烟云,尽数都在天地之力下,完完全全的被抹杀,让那些人的心血,都化作了一场幻梦,让世间不存有他们的分毫迹象。

这是一种何其残酷的刑罚,甚至于林白都怀疑,若是曾经创造出了这书阁内那诸多典籍之人知晓等待着他们的,会是这样一种结果的话,那他们当时还是否会皓首穷经,殚精竭思的书写这些恢弘的篇章,把他们的那些体悟留存于世间。

但不管如何慨叹,一切却是根本所无法去改变的!诸多典籍都化作了飞灰,有关这圣地的一切记载,有关前人们的诸多秘辛,也都彻底沉没于历史长河之下,不见踪迹!

“林小子,再往里面走走,里面好像还有东西!”而就在林白心中感慨之际,趴伏于林白肩上,也正在慨叹的阴精水兽,神情却是陡然一滞,然后沉声道。

林白闻言之后,眼眸登时一亮,没有任何迟疑,抬脚便向着书阁的内里走去!藏书阁能够在术法波动气机之下留存至今,而存在于这书阁内的事物,又怎么可能尽数都被天地所毁,其中定然还有更为重要的事物留存,不受天地改变,能够存至如今!

而那不被天地之力所毁的,便定然是圣地核心所在!也许在那未曾毁却的事物之上,便隐藏着能够揭开自己心中所有疑惑谜题的答案!越是想,林白的心情便越是激动,而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只是短短瞬息,便走到了书阁的最内部!

只是等看到了眼前的事物后,林白神情先是一怔,而后面上有苦涩笑容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