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0章 入阁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该死,这书阁的大门被那小子好死不死的封起来了!”

而就在巫玄和顾太虚两人赶到藏书阁之前,奋力推门之时,却是赫然感觉那看似薄薄的两扇柴门,竟然犹如被人用千斤巨石顶上了一般,饶是如何推动,都纹丝不动。

这个发现,顿时叫他们又惊又怒。惊的是林白到底是用何种手段将这藏书阁的大门封闭的如此紧实;怒的是柴门这一封锁,怕是要耽搁他们不少时间,若是让林白一人独得了这藏书阁中所藏的造化,那他们之前的辛苦,可都是为林白做了嫁衣。

“那俩王八蛋杀进来了!”感受着身躯之后的柴门剧烈撞击,阴精水兽眼眸中登时露出紧张神情,不自禁的向仍然沉迷于画幅幻象内的林白望去,只见此时此刻,林白依旧是神情迷离,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恍若不觉,心中暗暗道了声苦后,急忙对禁蛇和老参道:

“我来堵门,你们俩看紧这小子!小蛇,若是形势大不妙,你也别管那么多,赶紧撕裂虚空,冲进画幅内的幻象里,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把这小子给我全须全尾的唤醒!”

眼见得阴精水兽这郑重其事堵门模样,老参和禁蛇也是临危正坐,一左一右的紧紧守护在林白左右,看上去恍若是两座不动金刚门神。

“里面有人在说话!”而就在阴精水兽发声之际,柴门外的巫玄眉头顿时皱起,望向顾太虚道:“刚才那小子在进入藏书阁时,你可曾见到他还带了什么帮手吗?”

“没有,我见他是孤身一人进去的!”听得巫玄此语,顾太虚缓缓摇头,眉头紧皱,面露迷惘之色,旋即接着道:“不过这小子的际遇极为不凡,不可等闲视之。以我之见,他身边也许是有什么灵物陪同,也未可知!”

“管他是灵物还是废物,想要拦阻我,只有死路一条!”巫玄闻言,凄厉一笑,身躯之上的血色图腾骤然一阵变动,催动着那星纹状秘器,向着柴门便轰击而去,而后沉声道:“若有灵物,那更是再好不过。天材地宝,有德者得而居之,正好杀了他之后让老夫笑纳!”

轰!话语落下,星纹秘器已是骤然腾空,而后犹如星河垂降一般,向着那柴门便重重轰击而下,一击之力,恍若真是一枚星宿自天穹降下,其势可谓无以复加!

嗤!嗤!嗤!秘器乍一于柴门相触,漫天星气之下,那简单的原木柴门,如何能与之相抗,只听得一阵阵恍若破布撕裂般的声响之后,顺着那柴门所在的位置,登时有万千木屑纷飞而起,恍若是在场内骤然降下一场暴雨,向着四下便轰击开来。

“娘的,这木门怎么这么不耐草,这么快就被他们给击破了!”一击之下,非但是木门被击了个底朝天,就连阴精水兽那庞大的身躯,都被这星纹秘器,直接朝后轰击出老远,也亏得它皮粗肉糙,若不然的话,被击出这老远,怕不是要口鼻喷血。

“区区凡俗之物,也想拦阻我们!姓林的小子,纳命来吧!”而就在此时,一击出手后,巫玄和顾太虚已是破门而入,随手将那木屑拂开后,向着屋内的情势一扫,目光落到阴精水兽身上之后,他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沉声道:“这是何物?”

“阴精水兽!一头真正的活生生的阴精水兽!我果然没有感觉错,这小子的身边果然是有此灵物!哪怕这昆仑之行只将这阴精水兽收入囊中,我便已不虚此行!”但和巫玄不同的是,在看到阴精水兽之后,顾太虚的眼眸之中满是热切之色。

阴精水兽是什么?那是顾太虚神打之术引降的神明,是让他拥有强大实力的根源。但他的神打之术固然高明,引来的终究只是冥冥中曾存于这世间的阴精水兽的冥魂,只有其形,并无其质!但眼前这阴精水兽却不同,因为它不是冥魂,而是活物!

顾太虚不敢相像,假若是把这头活生生的阴精水兽和自己的神打之术连接在一起,自己的修为将会获得怎样巨大的提升,而且有活体的阴精水兽为助,自己对水之一道的领悟,也将远胜往昔,而那保命的太阴重水手段,也将更为玄奥!

而等到眸光扫过禁蛇和老参后,更是捧腹大笑:“普天盖世,独一无二的化形灵参,实在是没想到,这天地间的俗物,竟然也还能有如此的造化,看来林道友还真是有大气运之人!只是这小蛇,我却不知其为何物,不过看这模样,想来也是绝非等闲之物!”

“参乃灵物,最为大补,蛇味也是鲜美,这两者合成一锅炖了最好不过!”巫玄闻言冷冽一笑,缓缓道:“顾山主,不若咱们来做个交易。我助你把那阴精水兽收服,你帮我把这株灵参和小蛇制服,好让我把它们一锅煮了,做成蛇羹,大大的滋补一番!”

嘶嘶……,禁蛇通灵,如何能听不出这两人话语间的意思,当即蛇信吞吐不止,小小的三角眼中,满是凛冽的凶光,似乎是想用那眸中的凶光,来逼退巫玄和顾太虚二人。

“身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等会儿老夫把你的蛇皮剥了,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大的脾气!”看到禁蛇的模样,巫玄冷然一笑,眸光变幻,缓缓落到了林白身上,而后眉头顿时紧皱,沉声道:“这姓林的小子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顾太虚闻言望去,神情却也是不禁一愣。只见如今的林白,眉头紧皱,双眼紧闭,神情更是委顿不堪,看上去就像是衰老了无数岁一样,似乎已到了血气枯竭之时。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眼前这一幕,顾太虚不禁皱紧了眉头。他实在是没想到,刚才那么大的一番动静之后,林白竟然会是这么一幅委顿模样。

而且更让他想不通的是,看林白如今的模样,更是全然没有半点儿身得造化的样子,倒是更像神魂离窍。若不是如此的话,为何刚才他和巫玄刻意以言语撩拨,他都不闻不问,要知道按林白以往的性子,若是不趁机反讽几句,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姓林的小子,少在那装神弄鬼!够胆量的,咱们过来练练!”虽然林白如今的态势,看上去颇为不妙,但巫玄在林白手中吃过那么多亏,如今却也是不敢胡乱动手,生怕林白又是在故意示弱,想要引他们入彀,当即冷笑连连道:“你以为老夫还会中你的圈套吗?”

“够胆量的,你就往前走走试试!你信不信,只要你靠近那小子一点儿,就会被直接从天地间抹杀!”眼见巫玄和顾太虚显然是在林白手底下吃过太多的亏,虽然如今也看出林白模样不对劲,却也不敢靠近,阴精水兽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阴恻恻笑道。

那笑声之中充满了阴谋的意味,而且最绝的是,这阴精水兽如今更是把小黑猫的那幅风骚模样学了个淋漓尽致,臊眉耷眼的盯着他们,一幅单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顾山主,你可别忘了咱们之前的约定。我可是答应过你,若是你帮了我们对付了巫玄这一次,我就给你弄一具我们这一族的骸骨,好让你的神打之术提升一些!”嘿笑了几声后,阴精水兽尚嫌刚才抛出的威胁不够,眼珠子一转,又学着林白的模样,挑拨离间起来。

果然不出阴精水兽所料,巫玄一听阴精水兽的话,登时便扭头紧盯着顾太虚,而且眼眸中满是戒备之色。之所以如此,一则是因为巫玄生性多疑,二则是因为顾太虚神打之术的本命之兽就是阴精水兽,如今又出现了这么一头活生生的阴精水兽,不由得人不去怀疑。

“好个牙尖嘴利的玩意儿,跟林小子一样,都是挑拨离间的好手!巫玄道友,你切莫听他胡言乱语,既然姓林的小子这么神神叨叨,咱们就先把这阴精水兽收拾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这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话音落下,顾太虚眼眸一寒,口中咒诀陡然念诵,神打之术倾力施展,顺着身躯缓缓有巨大的阴精水兽雏影出现,而后向着阴精水兽便扑了过去!

娘的,林小子,兽爷我这次可是要拼了老命了,你小子可要利用好我给你争取的时间,尽快从那见鬼的画幅里面清醒过来!眼见得这模样,阴精水兽一咬牙,扭头摆尾,鼓荡着水元气息,向着顾太虚便冲击而去,一幅恍若是要把老命拼上的架势!

两股气息相触,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而且在神打之术的辅弼下,顾太虚如今赫然已如是要转化成一头真正的阴精水兽一般。两者厮打在一处,赫然极像是两头阴精水兽在争锋!

不仅是它,老参此时也是身躯之上华光环绕,根须直接没入地面之上,开始勾动四下的地脉龙气,而后枝叶招摇,向着顾太虚便横击而去!

“我来助你!”见得此状,巫玄心中的警惕顿时稍稍放松了一些,冷然一笑后,双手催动星纹秘器盘旋不定,眼眸紧盯着林白,淡淡道:“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忍到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