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3章 你们配吗(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地龙之脉,原本纯透无瑕,恍若金色的水晶。但在此时此刻,随着那些命纹和符纹的灌入,在其内里之中,渐渐开始有无数纹路生成,一条接着一条,虽然那纹路极为细微,但却是犹如攀附着大树生长的藤蔓一样,不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蔓生。

而且随着这纹络的增加,那原本只是以既定规律运转的地龙之脉,更是有异数生成,无数诡谲光华缭绕在其中,似乎是渐渐要有灵性生成,恍若是要焕发新生!

难道这就是控龙之术的真正奥秘所在?!难道所谓的控龙之术,就是要以逆道之力,将命纹混入龙脉之中,使地龙之脉与命纹相合,让命纹掌控地龙之脉的本源,使这拥有着无尽龙气的地龙之脉,被己身所掌控,使其为己所用。

“人生于世间,存于世间,便要主宰自身,为何要被天道所束缚!若是一生受困,那苟活于人世,又有什么意义?”而就在林白思忖之际,青莲却是又慨然出声,冷然道:“天地为用,以我之命,成就缚龙!逆道之行,始于今日!”

话音落下,那掌纹所化的命纹,已然伴随着那黑白二气所组成的大网,彻底没入了地龙之脉的巨大身躯之内,而后腾转扭合,瞬息间便充盈于其中!

“控龙之术,地龙,起!”紧接着,青莲又冷然出声,双手突然变动,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淡淡道:“天上地下,唯我为道!龙起而击天!”

话音乍一落下,那盘旋不止的无数地龙之脉,陡然光华大作,向着天穹之上猛冲而去!地气蒸腾,恍若是无数圣器起舞于苍穹之上,瞬息间便洞穿了无数诡谲的术法波动,击穿天地,无穷无尽的圣光,在天地间肆意徘徊不断,弥漫天地!

而在这地龙之脉升腾而起之际,龙脉之间,更是隐隐有呼应生成,犹如是在开天辟地一般,隐隐然之间,更是有混沌气息生出!

神光冲天而起,地龙之脉中的龙气悉数冲出,在天地之间,悉数化作龙形,而后向着那漫天纷飞舞动的电光冲刷而去!剧烈的轰鸣声中,无数瑰丽的光华明灭不定,那画面可谓是雄奇到了极致,直叫人觉得就像是有无数金龙在沐雷而生!

这是一幅壮阔到了无边的画面,即便如今所看到的只是那一幕的一幅幻象,但依旧叫林白心神悸动不止!以只身之力,操纵地龙,冲击雷霆,沐雷而击,这是何其雄浑的气魄!

地龙之脉的气息一道道参天而起,恍若是一道道悬挂于天地间的恐怖瀑布,雾气茫茫,可谓是骇人到了极致!这是龙气汇聚到了极致的画面,只要碰触到其中的一丝一毫,便会承受到山脉重压身躯之力,直接将人从这天地间抹杀,不留分毫痕迹!

神迹!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的神魂都在颤栗不止。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何青莲会敢放出那要取天道而代之的豪言壮语,之所以如此,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已经站立到了绝顶的巅峰!

但就是这样一位古往今来,恐怕都能称作绝伦的至强者,为何会被束缚于方丈洲内,而他的伟业,为何只是刚刚启航,还未曾掀开波澜壮阔的篇章,便要搁浅沉沙?!

林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他知道,在这些事情的背后,定然还有着无数叫人匪夷所思的雄伟篇章在等待着自己去发现!

轰!地龙参天而起,直冲九霄而上,宛若一条条真正的虬龙,在天地间肆意的舞动冲刷不止,要将盘亘于这天地间的一切雄浑力量,尽数都抹杀成空!

在这狂暴的攻势之下,即便是那些象征着天威的九霄神雷,在这一刻,都悉数直接破灭,那漫天阴沉如锅底的乌云,更是转瞬间便消散不见!

望着那乌云散却之后,终于重现的蓝天白日,林白只觉得一切恍然如梦,就如同是自己经历过的,只不过是浑浑噩噩的一场瑰丽之梦,一切都是虚妄,从不存在!

但他明白,这一切并不是梦,只是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太叫人难以置信,所以自己才会以为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黄粱大梦!

“你可悟了?!”而就在此时,顺着林白的耳畔,陡然有悠悠叹息声生出,而那原本一直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林白一次的青莲幻象,也是陡然扭头,眸光如电,深沉无比,似乎洞穿了万古虚空,直接站立于林白面前,与他双眸相接。

但还未等林白反应过来,也还没有出声,那青莲幻象却是陡然抬起右手,向着林白的眉心之处,轻轻一点!只是这轻轻一触,这幻象登时开始天地翻覆起来,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似乎要趋于破灭,归化于虚无之中!

而此前那一幕幕的万千瑰丽壮阔景象,在这一指之下,却是直接灌入了林白的神魂最深处,铭刻于他的身躯之内,即便是天地变幻,沧海桑田,都无法忘却!

“该死,这破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入其中的幻象?”而与此同时,藏书阁内逼退了阴精水兽它们的巫玄和顾太虚,已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在发现了林白的异常之后,他们也觉察到,这一幅人像和林白如出一辙的画幅之中,乃是有一处幻境所在,而那幻境,恐怕就是这藏书阁的最为核心之处!

藏书阁如此诡谲,而其中所藏又岂能等闲视之,是以在发现这异常之后,两人便不断以神魂向着画幅之中没入,但叫人心生邪火的是,无论他们如何用神魂向着那画幅内探入,就像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拦阻般,根本不叫他们的神魂进入其中分毫!

辛辛苦苦与开明灵兽骨骸相争的是他们,杀了个人仰马翻的是他们,拼尽了全力的是他们,提心吊胆的也是他们!可为什么一切的一切,却偏偏不能为他们所有,而是要被连一丁点力气都没有出的林白得到,这种结果,就算是换做寻常人都无法接受,更不用说是原本就气量狭窄,胸襟极小的巫玄和顾太虚二人!

“巫玄道友,你说这画像会不会是专门为了这姓林的小子所设下的?这画幅上之人与他如出一辙,也是说不出的诡异!以我之见,恐怕这小子与这圣地之间,是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关联!”望着那几乎和林白如出一辙的画幅,顾太虚眉头紧皱,缓缓道。

当初在看到这画幅的时候,顾太虚实在是吓了一跳。他实在是没想到,在这藏书阁最为核心处的藏画之上,勾勒出的竟然会是一个与林白面容如出一辙之人。

若不是知晓林白乃是隐世之外之人,他真的就要怀疑,会不会林白也是如那神秘莫测的百灵老人一般,乃是曾经在这昆仑圣地中生活过的存在!

虽然不明白其中缘由如何,但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望着那诡异的画幅,不知为何,顾太虚总有一种错觉,只觉得这圣地和林白之间,乃是有着不可言说的关联,甚至都叫他觉得,也许这圣地中所存在的一切,都是为了林白而存在,在等待着林白去揭开一般!

“畜牲,这画幅是怎么回事儿?还有这林小子,究竟跟这圣地是有什么关联?”听得顾太虚之言,巫玄陡然迈步,走到阴精水兽之前,大脚踏下,踩着它的头颅,冷声道:“将你所知的一切尽数说出来,否则的话,你这颗脑袋,就别想再要了!”

“你想知道……”阴精水兽见状浑然不惧,眼眸直视巫玄,眸光闪烁,有狡黠神采闪过,而后嘿笑道:“我也不妨告诉你,林小子就是这圣地的主人!你们若是识相的话,现在就赶紧滚,若是等他醒转过来,你们再想逃,怕是来不及了!”

“他若是这圣地的主人,我就是天道!”巫玄闻言,眸中凶光大作,寒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送你一程!”

“巫玄道友住手,此兽对我有大用,切莫伤它!”听得巫玄这话,顾太虚急忙出言拦阻。好容易才算是遇到了这么一头活生生的阴精水兽,他还打算以它为神打本源,让自己的神打之术更上一层楼,达到神打最高境界,神念可化实物之地步,如何肯让巫玄杀掉它。

“死罪可饶,活罪难逃!”巫玄闻言,眸中神情变动,脚下骤然用力,猛然踩踏了一记,直叫阴精水兽身躯几乎快要坠入地面后,冷然扭头,也不管顾太虚那喷火的神情,淡然道:“这画幅不让你我进入,我们既然得不到,那毁了它便是!”

“毁掉这画?你们配吗?!”但就在此时,沉寂的林白,双眸却是陡然睁开,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