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4章 你们配吗(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毁掉这画,你们配吗?!

这话语声来得突兀无比,虽然言语淡然,仿若是没有分毫烟火气息,但莫名却是给人一种深重如海般的狂暴威压,直叫人觉得,倘若违逆了这话语,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醒了!林白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醒了?!而就在听到这话之后,巫玄和顾太虚更是陡然朝后迈出一步,望向林白的眼眸中更满是戒备和忌惮之色!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们只觉得林白就像是和此前换了一个人一样,那种变化,不是容貌之上的变化,而是气势上的变化!他虽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如一座不可攀登的巍峨山峰般,仿佛可以将这世间的一切都尽数压塌,让一切匍匐臣服在他脚下!

尤其是林白的那双眼眸,相较于此前的朴实无华,如今却是变得锋锐了许多,其中更是隐隐有电光闪烁,直叫人觉得,只要被眸光碰触到分毫,体内的一切隐秘,都将被洞悉。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们明白,林白绝对是发生了一场不可名状的巨大蜕变,就像是开始了一段新生,重新换了一个,如神祗复生,俯瞰苍生一般。诡异的气机在林白身周缭绕不断,直叫巫玄和顾太虚神色大变,不自禁的又往后退出了数步!

林小子终于醒了!兽爷我总算是没有让刘爷的托付落空,总算是没有白白这么拼命一场!看到此情此景,阴精水兽不禁快意大小不止,笑声牵动全身,血痕淋漓,更是有无数璀璨欲滴如红宝石般的血珠坠落地面,那模样看起来凄厉莫名。

向着巫玄和顾太虚两人冷然扫视了一眼后,林白没有任何言语,恍若视他们如粪土般,缓缓抬手,体内法力陡然运转。只见缠绕着他身周的那黑白二色阴阳双鱼,开始剧烈的旋转起来,随着其旋转,这圣地内刚刚生出的那一丝灵气,骤然向着他的所在汇聚而来!

灵气贯身,法力运转的愈发迅疾起来,而那阴阳双鱼旋转的也越来越迅疾,到了最后,竟然缭绕成了一体,彻底没入了林白身躯之内,成了阴阳和合之势,达成了完美的循环!

双鱼转动之下,巫玄和顾太虚想要出手拦阻,但那威势,却是如天地之力,根本叫他们无法靠近分毫,甚至在那气息面前,他们就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而随着这阴阳双鱼的变动,林白那原本血气已经到了衰竭地步的身躯,竟然开始有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盈丰沛起来,那恍若是苍老了无数岁的容颜,也如时光开始在他身上逆流一样,开始迅疾无比的变得年轻起来,重归于此前的容貌。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你在那画幅之内得到了什么?!”望着重新恢复如常,恍若是获得了新生的林白,顾太虚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双眼都在喷火。按照他的计划,得到藏书阁内一切的人,本来该是他才对,但如今他的这谋划,却是被林白践踏成空。

原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却是被林白毫不费力的攫取,这如何能不叫他愤怒难当!

“我得到了什么不要紧,但你们却永远都不会得到了!”林白闻言淡然出声,然后眸光缓缓转移到了一侧已是气息奄奄的阴精水兽、老参和禁蛇身上,然后眉头缓缓皱起,眸光如刀,森冷扫视二人,淡淡道:“它们所受的创伤,是你们所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巫玄闻言桀桀怪笑不止,森冷发声,眼眸冷厉如冰,寒声道:“今日不光是它们,你也一样,不管你在那古怪的画幅里面究竟是得到了什么,今日我都必定要你死在此处,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

对于巫玄而言,林白毫无疑问是他毕生最为痛恨之人!先是废除了他全身的修为,将他驱逐,陷入了开明灵兽的追杀之中,再是抢了原本该属于他和顾太虚的造化。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虽然这造化不是财路,但却胜过财路,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怎能放过林白!

“顾山主,事已至此,你我不如联手一搏,将这小子剪除!再看看这圣地之中,究竟是还藏了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宝秘辛!”冷笑数声之后,巫玄转头望着顾太虚森寒道。

“宏愿之下,我本就要将其除去!”顾太虚如今也是彻底撕下了伪善面具的伪装,看向林白的眸光中的怨毒之色,更是分毫不少于巫玄,而后冷戾道:“林道友,你我原本昔日无仇,近日无怨,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夺了顾某的机缘!我已立下宏愿,今日必要将你除之而后快,若是有甚怨言的话,留到地底下找阎王爷说去吧!”

话音落下,顾太虚已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倾力出手!神打之术在这一刻,已是发挥到了淋漓极致的地步,那庞大的阴精水兽至强者之幻象,几乎都已化作实质,周身鳞甲,和小水儿的模样,几乎如出一辙,仿佛已成了血肉之躯!

不仅如此,就在那阴精水兽虚影出现之后,巫玄手上印诀变动,那虚影巨口猛张,而后万千太阴重水陡然冲出!太阴为月,主宰天地间一切潮汐之力,如今骤然催动,太阴重水恍若铺天盖地的黑雾,陡然间便弥漫开来,犹如一头虬龙,向着林白便冲袭而来!

这是太阴之力对水元操纵到了极致的表现,太阴乃是天地至阴,刑管一切杀伐,此刻太阴重水肆虐之下,可将世间一切生命之火熄灭!

不仅是他,巫玄也是没有任何迟疑,周身血色图腾犹如蚯蚓,在体表脉络之内游走不止,而后直接透体而出,冲入了那星纹秘器之中!一时间星纹秘器之上,无数诡谲图腾蔓延而生,猩红色的血气弥散长空,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

不仅如此,随着那猩红色血气化散而出后,星纹状秘器更是嗡然一声,直冲九霄而下,恍若要归于漫天星子之间!一星起而万星动,秘器一起,天穹陡然便阴沉了下来,恍若锅底一般,无数星宿于其间明灭不定,星气垂降而出,灌注与那星纹秘器之上!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那星气在汇聚入星纹状秘器后,原本色作银白之色的秘器,在这一刻,竟然悉数都化作了赤红之色,恍若主宰天下一切刑杀的荧惑一般可怖!

并且在那星纹状秘器中,更有令人神魂阵阵颤栗的恐怖杀机逸散而出,一缕一缕,缭绕一体,诡谲莫名,直叫人周身寒毛尽起,头皮发麻。

轰!而就在星气汇聚到了极致后,那星纹秘器直接垂降而下,无数星气缭绕在后,猩红之色大作,那如血般的光华,更是将苍穹染成了血污之色,似要盖过世间的一切光亮!

那诡异的一幕,就如同是天穹上的荧惑星,在这一刻被某种力量所牵动,直接垂降下来了一般,其势恐怖非常,星气掠过之处,就连虚空都要崩溃。

这血色图腾之中,定然是有大古怪!而且这玩意儿很有可能,真的与天穹之上的那荧惑星有所关联!而就在看到这一幕后,即便是此前在画幅幻境内已看过了无数诡谲画面的林白,都忍不住感到惊惧莫名,心中更是生出了大胆的猜想。

“小子,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纳命来吧!”秘器垂降而下,掠过长空,巫玄的眼眸已经尽数化作了赤红之色,恍若魔神复生,眼眸死死的盯着林白,冷笑连连道。

“就凭你们的这些手段,便想要让我丧命于此处吗?”虽然心中惊惧,但并不代表林白真就怕了如今这声势,冷然一笑,他眸光如电,缓缓扫过顾太虚和巫玄那狰狞无比的面颊,淡淡道:“伤了他们,还想要我的命,你觉得你们配吗?!”

话语出口之时,刚开始之时仿若漫不经心,但越是往后,声音便越是响亮,尤其是到了最后那‘你们配吗’四字之时,更是恍若九天巨雷,轰鸣不绝,振聋发聩!

而且在那话语声中,更是充满了戏谑和不屑之意,仿佛在林白眼中,此时此刻他所面对着的,不是巫玄和顾太虚的强大攻势,而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土鸡瓦狗之击!

虽然闻得此言,心中愤懑难平,但不知为何,就在听到林白此言之时,巫玄和顾太虚心中突然有一种诡异的思绪生出,只觉得林白此刻的话语,好像全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如某种敕令一般,带着一种叫人无法违抗的恐怖魔力。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小子在那画幅之内,究竟是得到了什么不可言说的造化?!

“小子,少在那危言耸听,若真有本事,拿点干货出来瞧瞧!”虽然心中惊惧,但巫玄却是全然不愿服输分毫,强忍着心中那诡异的悸动,对林白冷喝连连。

“既然你想要看林某的本事,那便如君所愿!”林白闻言,轻笑出声,手掌之上,印诀陡然捏动,眸中露出奇异之色,而后缓缓道:“命纹归化天地,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