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9章 败太虚(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两者相触,沉闷之音在天地间肆虐鼓荡不止,顺着两者间散发出的恐怖余波,更是直叫早已身受重创的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身躯倒飞而起,跌落四下!

拳影弥漫之下,顾太虚身躯间散发出的那气息越来越凶戾,恍若真是要身化凶兽!甚至于连从他口鼻之间发出的声响,都和猛兽的喘息声如出一辙!

但饶是如此,顾太虚却还是愕然发现,即便是燃烧生机,将这神打借到的力量,融汇到了己身,以自己的实力,却还是根本无法撼动那龙躯分毫!

虽然每一拳的击出,都叫他觉得穷尽了自己的所有一切!但那恍若是连金铁都可击穿的拳头,在落到龙躯之后,竟如轰击到了泥窝里面一样,软绵绵的根本找不到任何着力点!此种感触,直叫顾太虚心中有无尽的无力感生出!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一切为什么会到这样的地步!自己明明是隐世中的一门宗长,堪称是屹立于巅峰之上的强者,但在林白的面前,竟是处处落于下风,甚至到了如今连生机都尽数燃烧,都根本起不到分毫作用的地步。

难道在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种人存在,他们可以将被别人穷尽了一切努力的事物,轻而易举的攫取到手中;他们只用稍稍用功,便能抵得过常人穷尽一生的辛苦!而这样的态势,说的简单一些,便是人比人得死,货币或得扔。

但顾太虚却不知道,林白之所以能有他如今这样的成就,一切根本都不是大风吹来的,而是他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他所经历的一切,哪怕只是把其中的一件丢出来,都会叫寻常人无法承受,即便是如顾太虚这种隐世强者,也根本无法想象。

血与火之间的生活,才是最为磨砺人的所在!而林白,从离开茅山旁的那座小山,踏足到这世间的那一刻开始,便一直在经受着这种磨砺!

天份固然重要,机缘固然重要,但一切却都要靠自己的争取!在顾太虚眼中,林白能够取得藏书阁的传承,可说全部是机缘巧合,但这如何又不是林白智慧与实力结合的成果!

若是没有过人的胆识,他又怎么敢在明知道顾太虚和巫玄两人已然联手之下,还紧跟着二人;若是没有惊人的实力,他又怎能躲得过奸猾似鬼的顾太虚的探查!

但对于顾太虚而言,不管林白究竟做过什么都已不重要!怨憎、愤恨,在这一刻彻底占据了顾太虚的心神,而越是如此,他心中对林白的嫉恨便越是深重!

因为在他眼中,如今这属于林白所有的一切荣光,原本是该属于这独掌着藏书阁隐秘,知晓其中有着绝密传承的他才对!

为什么属于我的一切,却是要被你夺去!如果这一切不能被我得到,那便毁掉他好了!

在这一刻,顾太虚已是彻底陷入了疯癫之中,恍若是疯魔附身,饶是生命已经被燃烧到了极致,却是恍若不觉,仍旧对着龙躯轰击不止!

但那龙躯乃是地脉龙气汇聚所现,地脉绵延不绝,龙躯便绵延无绝,而地脉气息,更是这世间生机最为深重,又最为厚重的事物,如何能被他轻易毁去!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顾太虚已然不知道轰击出了多少拳,但所收获的成效,却是微乎其微!而且在那生命机能燃烧,以及龙躯的强硬抗衡之下,他的拳头之上,已是鲜血密布,就连那森然白骨之间,都是布满了龟裂的痕迹,似乎随时都要破碎!

噗!最后一拳轰出之后,顾太虚的拳头,终究还是没能抵挡的过地脉所化龙躯!龙躯摆动之下,地脉之势的沉重轰击,直叫他拳头登然炸裂开来,森白的骨砾,艳红的鲜血,两者混杂在一处,散落虚空,可谓是触目惊心!

这是早已住顶楼的结局,早在顾太虚出手的那一刻,在拥有了控龙之术的林白面前,他都已经稳稳的占据了必败之地,根本不会有任何回寰的余地。

“破!”而就在此时,林白却是没有分毫要放过他的意思,眸光如电,轻叱出声,话语出口,恍若是雷鸣在不断涌动,犹如神祗在鸣唱,叫人头晕目眩,耳聋神匮,而且紧接着命纹倾巢而出,化入地脉之龙所化的龙躯之中,调转攻势,向着顾太虚便轰击而去。

龙躯划过天幕,散发出阵阵轰隆雷鸣之音,无数诡谲的符纹闪烁不定,犹如是在阐述着这地脉最为极致的大道,这是大地的碾压之势,根本无能与之相抗!

砰!林白陡然翻手,那龙躯直降而下,然后恍若一道乍泄的流光,陡然击打在了顾太虚的身躯之上!一击即中,直叫顾太虚觉得如遭雷亟,那恐怖到了极致的龙躯,竟然如无数座连绵的山体般,直接将他拍翻在地,甚至于连身躯都在开裂!

“啊!”剧痛之下,顾太虚愤怒嘶吼出声,鲜血顺着创痕滚滚滴落,将地面彻底沾湿!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在这一刻,彻底占据了顾太虚的心神!仰望着那无数光华变动的天穹,他无声的嘶吼不止,犹如是遇到了一生之中最为可怕的事情!

这是一种他从来都没有体味过的感觉,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领袖小方诸山群伦的他,屹立于隐世强者巅峰之上的他,有朝一日,竟然会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境地。

一代宗门的宗主,竟然败落在了一名小小的相师手中!无数年的修为造化,竟然抵不过一个乳臭未干,如今怕是只有二十来岁的小子!这样的事情,怕是说破大天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吧,而这样的事情,若是在隐世中传扬开来,他的一世英名,怕也要尽数成空!

那些往昔的雄途霸业,那些往日的勃勃野心,如今已经悉数被无尽的绝望所取代!身躯破碎,生机燃烧殆尽,等待着他的,除却了死亡一物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事物!

为什么会这样?一切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一刻,顾太虚不禁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小方诸山之时,第一次看到林白时候的模样!当时的他,恐怕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个替人仗义执言,打抱不平,甚至被他觉得那种正义感都有些可笑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他最大的敌人!

而且不仅是他最大的敌人,还将他所有的希望,所有的野心,都尽数抹杀!

顾太虚竟然败了!而眼望着如今这样的一幕,巫玄心中也在震颤不止。虽然早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在三人之间,如今实力最为低微的顾太虚,必然是这场鏖战的第一个牺牲品,但他却是没想到,这一刻来的竟然是如此迅疾。

而他更没想到,顾太虚败的竟是如此干净利落,连一分一毫回寰的余地都没有!而且竟然是败落到了如此惨烈的地步,手段尽出,非但连一分一毫的效力都没有起到,反倒是燃尽了自己的生机,就连身躯,都已经龟裂开来!

这样的伤势,恐怕要比当初被林白废去了毕生修为,被开明灵兽追入万丈深渊之下时,都更为惨烈吧!巫玄明白,对顾太虚而言,死亡已是注定之事,只不过是来得早晚而已。

而且他知道,假若是要把自己换做顾太虚,在这一刻,一定会渴盼死神的镰刀尽快挥起,让死亡能够尽快来临。因为对于他们这样的强者而言,失去了手段和力量的生活,哪怕是多苟活一秒,都是要比死亡更为可怖的折磨!

生机衰老,身躯破裂,法力尽数化作乌有,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种好容易站立在了巅峰之上,却又被人一脚从那风光无限的绝巅踹下的感觉更为痛苦?!

但看着顾太虚那模样,巫玄在惊诧之余,心中更是莫名有快意生出!甚至他很想对顾太虚放声大笑,嘲弄这个曾经自诩高高在上,自以为聪明绝顶,当初连同林白将自己驱逐之人,问问他在他的有生之年,是否想到了他还会有这样的一天!

但他知道,他不能笑,因为如今顾太虚已经败了,那接下来,林白所要对付的便是他!而谁也不知道,自己最终的结果,究竟是会稳操胜券,还是要比顾太虚更惨?!

天地之间,静谧一片,而在一击抽飞顾太虚之后,那地脉之龙所化的巨大龙躯,已是缓缓扭转,那无情的双眸直视巫玄,眸光森寒,恍若是在看向一名死物!

寒毛尽竖!在被这眸光盯上的那一刻,巫玄突然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而且一种不好的预感,更是在他心中缓缓升起,直叫他觉得死亡似乎在不断逼近!

“他已经败了,现在轮到你了!”而就在此时,林白周身命纹闪烁,恍若神祗临尘,眸光澄澈,冷然望着巫玄,淡然道:“他可以败,但你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