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4章 逆道第一战(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哗啦啦!血气星河汪洋肆恣,万千条诡谲纹络在其中徘徊不止,犹如海底不断招摇的海藻,每一条纹络都神圣莫测,蕴藏着无尽的绝世杀机!

血雾与星辉贯穿在一起,恍若是一座恐怖的牢狱,叫人毫不怀疑,只要身躯落入其中,只要短短数息之后,身躯与神魂便会被其中的诡谲之力所镇杀,化为乌有。

这是那血巫在融汇了血气秘术和星气之后,衍生出的一种神通,不但使这术法拥有了星气轰击的狂暴威势,更是融汇了血色图腾对神魂的侵袭,威能相比之前,明显更强!

“感受到这股气机没有?”而就在此时,与藏书阁位置相对应的另一处,百灵老人眼眸中有光亮生出,紧盯着身畔的开明灵兽,缓缓道:“圣地覆灭之前的那东西又出现了,改变也许从这里就会开始发生,也许那些血色图腾再不能如当初那样成为祸乱之源了!”

会吗?!听得百灵老人之言,开明灵兽沉默无言,眸光只是静默的望着身前不远处,眼眸深处满是缅怀和惊惧之色,仿佛伴随着百灵老人的话语,它的心神又重新回到了那段波澜起伏的壮阔岁月,又重新看到了那叫它血脉偾张的血腥一幕!

改变,真的会从如今开始吗?!这血色图腾,真的不会再一次成为圣地的祸乱之源吗?

星云缭绕,血雾纷飞,两者交错之下,形成了一股庞大无比的威压,那威压可谓是深重到了极致,直叫以此处为圆心的方圆数百丈,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

“小子,你改变不了这一切!无论是这圣地的破灭,还是这控龙之术的断绝,冥冥之中,都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不管是你是谁,也不管你究竟有什么手段,都无法改变这注定的一切!”血巫冷然开口,血气缭绕下,牙齿显得愈发森白,恍若鬼怪。

铿!林白不言不语,手上印诀微微变动,命纹自身躯之上化形而出,在照见本源之力的作用下,直接和那地脉之龙气息所化的龙躯倏然凝汇,向着血巫便迎击而去!

龙躯扭转之间,虽然略显笨拙,但却是大道至拙的体现!而且扭转间,更是有神威陡然迸发,顺着躯体之间散发出的地脉龙气,更是悉数都为纯粹的金色,恍若是用精金铸就而成一样,这是地脉龙气汇聚到了极致,凝聚成精华的体现!

可以说如今这巨大的龙躯,已是昆仑圣地下这一条龙脉之内,一切地气的精华体现,说成是这一整条龙脉的魂魄,都毫不为过!这种威势,说成是神威,也一样毫不为过!

龙躯与那血气星河中肆意摆动不止,每一次的冲击,都叫血气星河中那些形化如大星般的星气,直接击碎成粉尘,消散于天穹地面之间,如一场光雨洒落尘世

甚至于在那剧烈的攻势之下,就连那被血巫占据着的巫玄的身躯,都开始渐渐有裂隙出现,就像是被人用巨力轰击过一样,已经残破到了岌岌可危的边缘。

“破!”而与此同时,林白口中又是轻叱出声,那庞大的龙躯直接扭转,一击而破漫天星河,向着血巫便轰击而去,恍若秩序法则一样,直接劈碎了血巫缭绕在身周的那些血色图腾,重重的捶击在了他的身躯之上!

一时间,血水四溅,血巫直接朝后倒飞而起,鲜血如雨,凋零世间,恐怖无边!

很显然,这巫玄的身躯,对于血巫而言,并不是什么最好的寄托。若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林白这样一击,便使其到了如此危急的边缘,甚至几乎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我生于世间,天道庇佑,不死不灭,堪称举世无双!就算你把这身躯轰击破灭,也杀不了我!”但饶是如此,血巫却是恍若未觉,低吼不止,眼眸中满是深邃而又慑人的寒光,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势有些不妙,但却分毫不以为意。

冷冷发出一言后,血巫如完全感受不到痛楚,又凛然笑道:“圣地都已破灭,曾经存在于此处的强者们,也都尽数步入了归墟之中!就凭你这么一个不过是刚刚掌握了控龙之术,连逆道的边都还没摸到的小子,也想痴心妄想毁掉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配吗?”

话音落下,他陡然张开手掌,向着虚空间的那血气星河缓缓按了下去!在这一瞬间,他的手掌似乎是要化作天穹上的一轮烈日,无数诡谲图腾在其中闪烁不止,每一个纹络,似乎都有着玄异的力量隐藏于其中,向着那血气星河便投入而去!

两者相触,血气星河中的那些诡谲符纹,陡然开始闪烁起来,似乎两者要完全融汇成一体,化作了一道滔天的洪流,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着龙躯便冲袭而去!

这态势恍若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无数诡谲的符纹闪烁不止,将龙躯牢牢的包裹在其中!一道道的图腾如流水一样,不断的向着龙躯内渗入!任凭龙躯如何挣扎,如何抗衡,都根本无法将其摆脱,只能面对被那无数道图腾轰击的下场。

一道道图腾冲击不断,恍若是由血色的神链所组成,交织徘徊不断,仿佛是要化作实质!这是一种牢狱,一种由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所组成的牢狱!甚至林白都能感觉得到,在这股诡异的力量之中,甚至还蕴藏着某种可以将本源都磨灭到的狂暴力量!

图腾每一次的盘旋,登时便叫组成龙躯的地脉之龙气息削减一分!在这一刻,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浓酸在龙躯上不断的泼洒一样,只不过是转瞬的时间,在那巨大的龙躯之上,便有无数诡谲的坑洞出现,将龙躯侵蚀的千疮百孔,犹如蜂巢一般。

而在这消减的过程之中,天地间更是不断有狂暴的龙吟声此起彼伏,就像是真的有一条强大的神龙,正在遭受着什么无法承受的刑罚,要被押送到斩龙台上行刑一样惨烈!

这王八犊子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手段这么诡异!眼望着这一幕,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心中暗暗凛然不止,眸光紧紧的盯着场内的动静,隐隐然开始有不妙的感觉。

不仅是他们,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心中也都是有些忐忑不安。他能够感受得到,随着刚才血巫的那诡异动作,龙躯的气息正在不断的缩减,就像是那血气星河中,平添了一股可以磨灭地脉之龙气息的力量一样,正在不断的斩杀着地龙。

而且就林白所感知到的一切而言,若是任由如今的形势发展下去,若是再等待上片刻的话,恐怕在这股力量下,就算这龙躯庞大无比,也难逃被磨灭的下场。

而龙躯一旦破灭,要首当其中的,必然就是自己用河图洛书和青莲所设置下的法则领域!假如失去了法则领域的庇护,自己就必定要被那诡异的血色图腾所侵占!

即便是曾经存在于着圣地中的那些强大的相师们,都根本无法抵挡这血色图腾之中所存着的那对神魂的诡异吞噬之力,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住这股力量!

若是真把自己逼到了那样的地步,自己又是否也要如那‘天山龙脉’上所见到的那名相师尸骸一样,以弱水寒冰的至寒,以及吸收一切的力量,来将自己镇封于坚冰之下?!

可那样的日子,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浑浑噩噩的自己,又拿什么去守卫自己的家人,去看护自己所在意的一切事物?!

这就是当初将圣地磨灭,让这曾存活于圣地中的相师们烟消云散,所有痕迹都消散于历史长河之中的力量吗?!而当初在这股力量之下,被毁灭的那些相师们,又是否也如眼下的自己一般,在手段尽出,却根本不得效力之下,失落无比的思忖这些想法?

“差不多了!也是时候送你去见曾经被抹杀在这对天道不敬之地的那些人了!”与此同时,血巫冷然抬头,森寒眸光直视林白,淡然开腔,双手骤然摆动!

轰隆!在他的动作之下,血气星河骤然汇聚,恍若是化作了一柄血色长剑,直接惊天而起,而后以摧枯拉朽之势,重重的轰击在了那地脉之龙的躯体之上!

凛然一声长吼之后,玄黄气息陡然弥散开来,龙躯直接寸寸崩裂开来,弥散与虚空之间,只是短短瞬息,被龙躯映得耀眼的天穹,骤然暗淡,渐渐归化于死寂之中。

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此刻均是面露绝望之色,谁也没有想到,林白自画幅秘境之中得到惊天造化,好容易掌握了控龙之术,强势来袭,到头来竟然碰了这么大一个钉子!

又是一个轮回吗?!与此同时,在感受到那地脉之龙不断削减的气息之后,开明灵兽九眼齐睁,忍不住仰天嘶吼出声,声音悲怆凄楚莫名,似乎在质问天道,为何如此不公!

而百灵老人,也是低头垂首苦笑不迭,笑声中满是悲凉之意,更是满带着沧桑萧瑟之感,那笑声中的情绪,满是唯有丢失了一切希望之人,才有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