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5章 逆道第一战(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林白,你就算再不凡,也无法跳出天道的束缚,在这既定的规则之中,你必死无疑!”血巫长啸出声,声音冷冽,眸光森然直指林白,淡淡道:“一切的一切,早在圣地覆灭之时,就已经画上了句点,不管你是什么人,都无法改变这个结局!受死吧,我要斩你头颅!”

血巫冷然长笑不止,浑身血气澎湃,眸光中的神采,嫣红的简直要比鲜血还浓烈,其中更是带着一种妖异无比的肃杀和吞噬气息,叫人胆战心惊!

一缕缕威压,顺着他的身躯向外缭绕不止,扩散向天地四方。无论是阴精水兽,还是老参、禁蛇,在这一刻都在浑身战栗不止,从血巫的身上感受到了无匹的威压,震颤身躯,凌绝神魂,逼得人双膝发软,都想要向他臣服跪拜!

这是一种极致的力量复苏的征兆,他的全身血气氤氲,无数诡谲的图腾在那血雾中变幻不断,缓缓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背影,就像是要有什么不可思议存在的投影要生出!

不仅如此,顺着血巫的眉心位置,更是有无数白茫茫的璀璨星辉,恍若是一道击穿九天十地的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在天地四方肆虐不断,形成一片汪洋之势,叫万人震颤!

嗡!星气震颤之下,虚空在不断的颤栗,大地在不断的颤抖,仿若是要天塌地陷!而紧接着,这浩瀚星气,陡然和那血气融汇成了一体,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间,那些莹白的星气,就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样,散发着妖异的光华和气息。

但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林白神情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慌张,仿若是没有觉察到那地龙之脉气息所化的龙躯,已经被血气星河镇杀了一样,只是静默的望着巫玄,仿若是天神在俯视人间,可以照破世间的万事万物,无论是任何事宜,都悉数尽在掌控之中!

“万世不易,杀!”血巫怒吼,须发皆张,直接和身后那些由图腾融汇而成的诡异身影骤然合二为一,而后手掌猛然摆动,向着林白便拍了过去!随着他的动作,那万千猩红色的诡异星气,宛若一柄被大力士抛出的标枪,以所向披靡之势,向着林白便横击而去!

此时此刻,整片天地仿若是都完全复苏了,犹如是要拥有新生一般,无一处不在剧烈的颤栗,无一处不是亿万道璀璨光辉分散,似乎要化作光的世界!

原本灰蒙蒙的天地,在这一瞬间,彻底化作了最为纯粹的血红之色,将天地周遭笼罩的肃杀一片!那妖异的红,那诡异的气机,直叫人觉得已步入到了末世的边缘。

而与此同时,林白也终于没有再继续忍耐下去,开始悍然出手!双手印诀翻飞舞动,恍若是冥冥之中的造物之手,每一次的变动,都会有滔天风浪掀起。

堪舆地脉之术尽皆催动,勾动脚下所踩踏着的地面的脉络,将其中的地脉龙气尽数涌动而出,与己身相融,和命纹化归一身,使其拥有着卓绝的力量!

轰!紧接着,地脉龙气和命纹彻底融汇,一声剧烈的震荡,陡然化作了地脉之龙!虽然已经破灭,但如今重获新生,威势却是分毫未减,长啸声中,光芒炽盛,神威愈发勇猛!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最后的一战,是最终的一战!等待着巫玄和林白二人的,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在他们两人之间,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一人!

“不朽的永恒,天道不可违逆,人力无法更改!臣服于这夙命吧!”血巫大吼出声,浑身上下的血色图腾熠熠生辉,神圣不可方物,恍若是一尊神明,在那血气星河的裹挟之下,向着林白摧枯拉朽的扑杀而来,其势惊天,堪称恐怖到了极致!

而那由无尽地气组成的地脉之龙,此时也是疯狂冲击而出,直接冲入了那血气星河中,在其中不断的摇首摆尾,肆意冲袭不止。狂暴的地气恍若是逆流而上,冲袭之间,无数星气组成的耀眼星辉,直接破灭开来,恍若是要化作一头真正的虬龙!

“以你之血,奠定我逆道的第一战!”林白大喝,神情冷峻,手上印诀变动,双眸照见本源之力涌动而出,侵袭万古八方,使得那地脉之龙散发出本源神辉,威势席卷天地!

这样恐怖的手段,着实叫人惊颤到了极致,恐怕不管是什么人,都不会想到,相师的手段竟然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势,会有着这样即便是说成绝世神通,都毫不过分的手段!

砰!龙躯环绕之下,直接冲出了血气星河,重重的轰击在了血巫的躯体之上,直接将其抽的倒飞而起,向着远处跌落而去,甚至在那身形间,更有嫣红鲜血迸溅。

这便是占据主场的优势,昆仑圣地内的地脉与外界不同,这些地脉皆是由当初存活于圣地中的那些相师,以大神通摆布而成,自成一体,不受天地所控制!

而唯有这样,这些地脉,才不会受到天道的束缚,而也唯有如此,林白的控龙手段,在此处才能发挥到极致!虽然如今林白的控龙之术,还无法与幻象中的青莲相提并论,但也可说是到了某种极致,有着一种镇压天地的磅礴之势。

“要有转机出现了吗?”而望着这磅礴的攻势,阴精水兽和禁蛇眼中登时有欣喜之色露出,但那喜色只是出现一瞬,便迅速没落,惊愕莫名道:“怎么会如此……”

只见此时此刻,在被那地脉之龙一击抽飞之后,虽然口中喷洒鲜血,但血巫的气势,却是没有分毫减弱,反倒是更加磅礴起来!明明受了伤,却没有半点儿受伤的迹象,甚至威势还要更胜往昔,这种诡异的态势,实在是叫人无法理解。

“就算是能够借助此处的地脉又如何,我早已说过,天道不可违逆,若是以此术真能破开天道,当初这圣地也不会消亡!”血巫冷笑不止,声音如洪钟在虚空中不断颤鸣,散发出叫人心神震颤的恐怖威势,淡淡接着道:“林白,今日等待你的,唯有死亡!”

话音落下,血巫猛然挥手,重又欺身而上,周身血色图腾闪耀之下,那血气星河恍若真要化作一道洪流,向着地脉之龙便猛扑而去!

恐怖的攻势之下,地脉之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镇压,那漫天血色星辉,一重接着一重不断垂降!星气肆虐之下,茫茫如汪洋,浩瀚如深渊,一望无垠,到处都是恐怖气息!

轰隆!轰隆!犹若雷鸣般的恐怖之音不绝于耳,无数诡谲的血色星辉将地脉之龙牢牢的束缚在其中,将它包裹在其内,犹如是一座天地生成的牢狱一样,任由地脉之龙在其中挣扎,但不管他如何为之,却是根本不能挣脱其分毫!

一记者接着一记,只是短短瞬息之后,局势似乎又重回到了最为危机的那一刻!地脉之龙周身已经被镇压的残破无比,甚至于连鳞甲上的光华,都黯淡了许多。

血色星辉不断垂降,恍若是茫茫大河奔腾而下,恍若是浊浪击天,璀璨耀眼,又狂暴至极!这是一种无比残酷的画面,嘶吼声不绝于耳,地脉之龙在不断的残破,仿若是在如今这一刻,真的是有一头活生生的虬龙在被人宰杀一般!

“天道不可违逆,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拥有什么手段,都要臣服于其下!”连连得手,血巫愈发猖狂,冷笑不绝,沉声叱道:“什么逆道,什么控龙,都如这圣地一般,就算是曾有过短暂的辉煌,但终究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血雾诡谲变动不断,无数力量变幻不绝,犹如惊天地泣鬼神,其中更是夹杂着阵阵恍若是鬼哭狼嚎一般的恐怖声响,直叫人耳膜震颤,神魂都似要撕裂!

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彻底陷入了颤栗之中!一股狂暴的诡谲阴冷气息,席卷了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把裹挟着森冷寒芒的长刀划破了天际一边,那森冷的威势,叫无数人肌肤生寒,后背上的冷汗更是滴滴坠降,叫人压抑莫名!

“破!”而在这阴寒气机之下,血巫仿佛是又发生了什么诡谲的变化,指尖轻摆之下,那漫天血气星河倒灌而下,恍若千万把剔骨长刀,直接将地脉之龙分割成空!

嚎!一声撕心裂肺的长鸣之后,那横贯天地的地脉之龙,直接崩裂开来,无数地气向着四下纷飞散落,那声音凄楚莫名,恍若是山魂被诛杀了一般凄惨。

但即便是到了这一刻,一切却还是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在将那地脉之龙磨灭成空之后,血气星河重又倒灌而下,犹如一道洪流一般,向着林白便冲杀而去!

血气蜂拥变动之下,直叫林白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就像是陷入了尸山血海之中一般,无数股惨厉的风浪在不断向着自己扫来,直叫人觉得后背阵阵发冷!

不仅是林白,在这恐怖攻势下,法则领域,也已是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