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6章 诛巫玄(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血气星河一道道的垂降,恍若是无尽的利箭倾巢释放,每一道星气的冲击,都像是一颗真正的大星在炸开!在这狂暴的攻势下,即便是那些组成了法则领域的那些法则之力,都开始不断被磨灭,无数恐怖的裂痕不断出现,犹如是在承受灭世之威!

而随着法则领域的开裂,那些诡异的血色气机直接穿过了法则领域,骤然冲入,直接没入林白身躯之内!也不知道那股气机究竟是什么诡谲的力量,那气机只是乍一进入林白体内,登时便叫他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冷到了脚心。

噗!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林白便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承受着惊天的刑罚一样,恍若是万千利刃在屠戮着他的肌肤,叫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血肉似已都从身躯之上剥离,只剩下凛然的白骨,这恐怖的创伤,登时叫林白大口咳血不止!

剧痛之下,林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万鬼噬咬,那种诡谲到了极致的力量,就像是在他的身躯之中,进行着不可言说的轮回一样,散却又新生,似要将他身躯中的所有生机都尽数磨灭,甚至要把他的命理中的那些不平的棱角,都完全抹杀成空!

这是怎样的力量?一切为何会如此?!望着眼前这一幕,阴精水兽和禁蛇均是神情惶急,惴惴不安,它们想要出手相援,但如今的他们本就已到了强弩之末,根本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而且它们能够感受得到,那力量诡谲至极,假如靠近,唯有死路一条!

不是他们不能相帮,而是根本无法相帮!而越是如此,便叫它们心中越是悲恸莫名,一切都不能去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惨剧发生,这种无力的感觉,要比死更叫人难受。

咔嚓!咔嚓!一声接着一声,在那血气星河的冲袭之下,法则领域终于再无法承受,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开裂,一片片的光华崩落,化作光雨,散落人间!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在向着无法逆转的局势发展!似乎真的是在阐述着,这世间的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如何努力,都根本无法改变分毫!这是一种无法违逆的力量,一种叫人绝望到了连神魂都如冰封的力量!

这种力量,便是天道,便是凌驾于一切之上,让世间的一切冥冥中有了定论的力量!无论是任何人,无论是任何事物,从出现在这世间的那一刻,在无形之中,就已经被它打上了烙印,无论你如何去变动,都无法将其改变分毫!

即便是如这曾经璀璨到了极致,开创出了一个宏大世代的圣地一般,即便是曾经繁华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但在天道的束缚力下,依旧无法改写这一切,注定要步入破灭,即便是曾近存在于其中的那些人,那些站在了绝世巅峰的强者们,也一样要化归与虚无之中,不管是他们曾经在这世间留存了什么,都会被那力量无情的抹杀,不留分毫。

而如今的林白,似乎也步入了这个轮回之中,要走入那注定的破灭之中。

“天道不可违逆,你们所谓的逆道,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而与此同时,血巫放声长笑不止,声音中满是冷厉凄清之意,淡淡道:“这圣地如此,曾经的那些相师如此,你也如此!你们这些相师,本是最靠近天道,最了解天道的存在!但为何你们,却要走上这样的一条不归之路,即便是前赴后继,都不改移分毫,要走上这注定的结局!”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越是靠近天道,所了解的一切越多,便越是明了什么为天道不公!便越是不明白,为何人生与世间,要受这无形大手的摆布,为何不能按照自己存活!”

“一代接着一代,一代跟着一代,万世而不移,因为如果连最为明了天道的我们,都不去做这些事情的话,那这世间,还有什么会去做?我们不做,又要留给谁来做?如果连我们都不做,不去尝试的话,那这一切的一切,谁又知道有改变的可能?”

听得血巫此言,林白轻笑出声,虽然身躯恍若万刀屠戮,但笑容却是依旧澄澈,宛若他那颗坚忍不拔,即便是历经坎坷,却依旧不改初衷的本心!

而且诚如林白所言,曾经存在于这圣地的那些相师,以及林白自身,为何他们明明是最靠近天道的存在,却又是对天道反抗的最剧烈,最简单直接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不为其他,就是因为他们对天道了解的越多,便越明白天道的不公!便越是觉得,既然人已经生存与这世间,为何又要受那冥冥之中大手的摆布!

明明努力了就可以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要被那所谓的高高在上的力量抹杀?这种费尽了一切力量,却得不到结果的感觉,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可谓是不爽到了极致!

既然看不顺眼,那便自然要去尝试,即便是前赴后继,但其志却是万世不易!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如果连最为明了天道本质的他们,都不去尝试,不去做改变的话,那这世间,又有什么人会去做,又怎么能让人知道,只要你去抗争了,就会有结果的出现!

“说了这么多,又有什么用,等待你的,终究还不是如这圣地一般,就算是灿烂一时,终究也要凄楚落幕!”血巫闻言,神情骤然一颤,但旋即狂笑出声,冷冽道。

话语出口,血巫陡然抬手,在他身躯缭绕着的那些血色图腾勾动之下,血气星河变得越来越璀璨起来,到最后更是到了几乎要将整个天地都染成血色的地步!

这是一股无法抗拒,也叫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甚至于在这力量之间,都开始渐渐有单单的虚影出现,仿若是连天道在此刻,都要显化出它的雏形!

那自血气星河中出现的身影,虽然无比稀薄,但却是伟岸到了极致,而且望着那身躯,更是叫人感受到一种睥睨天下,仿若是在其身躯中有万世流转的岁月之力在不断变动!

在这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天地间的一切,存在于这圣地中的一切事物,都开始颤栗起来,甚至渐渐开始有想要跪拜的冲动,即便是林白,也是如此!

这是一种根本无法自主,一种源自于神魂深处的敬畏和臣服!因为这稀薄的一层身影,乃是天道在人世间的显现!虽然这只是一道虚影,并不是真实的天道,但也足以惊世!

在这一瞬间,绝望彻底占据了所有人的身心,无论是谁,都能想象得到,等到那血气星河中的天道诡异身影,爆发出惊天一击之时,将会是怎样的画面!

“臣服于这天威之下吧!”血巫猖狂大笑不止,冷眼望着林白,语带嘲讽之意,淡淡道:“能够死在天道的虚影之下,对你而言,也可说是一场天大的造化了!”

“臣服?造化?不见得吧!”但望着那诡谲的身影,虽然林白心中震颤不止,但面容却是依旧冷静无比,恍若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威压一般,而且最为诡异的是,在他的脸上,甚至还有淡淡的笑意生出,望向血巫的眼眸,更是有着一种如同看向笑话般的态度,冷笑一声后,淡淡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似乎没有实质,只是图腾而已吧?”

“是又如何?!”听到林白这没头没尾的话语,血巫心中一颤,陡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但却又不知道这种危机感,究竟是从何而来,只是冷然对林白叱道。

“是就对了!”林白闻言之后,又是淡淡一笑,手上印诀骤然摆动,眼眸之中的光华骤然一寒,冷然望着血巫,淡淡道:“我虽杀不了,但并不代表,我不能镇压你!”

镇压?!话音乍一落下,血巫心中骤然一动,陡然想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可能,这个想法,直叫他面色陡然变得惨白下来,牙关猛咬,紧盯着林白,沉声道:“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你已经没有时间来完成这一切了!等待你的,唯有死亡!”

虽然话语声说的凛然无比,但任凭是谁,都能感觉得出,血巫如今真的有些发慌了!

不仅如此,在这话语说出之后,他的双手变动的更是愈发迅疾起来,周身缭绕着的那些血色图腾,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灵动,万千诡谲光华闪耀天幕,映衬的那血气星河中的天道虚影,变得越来越凝实起来,恍若是要化成真正的天道之身!

威压在这一瞬间,彻底席卷天地,其形其容,震撼寰宇,叫众生的神魂不断颤栗,连头都不敢抬起,似乎只要看一眼,都是忤逆,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死亡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但等待你的,唯有无尽的严寒!”林白恍若未曾觉察到这叫人心生恐惧的一幕一般,眼眸中满是冷冽,淡然向着血巫扫视了一眼后,陡然转头,向着呆愣在一旁的阴精水兽,疾叱道:“兽爷,打起精神来!释放出你最为纯粹的水元之力,你我联手,来让这血巫,成就我逆道之路的第一颗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