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7章 诛巫玄(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天道现世,威压无双!

虽然那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虚影而已,但在血气星河辉映下,却是浩瀚至极,更是有着威绝天地之势!这是一种亘绝了古今的威势,天道为万物之主宰,天地之灵,虽然如今在血巫手段的调动下,只是一个虚影垂降人世间,但依旧到了叫人跪拜的地步!

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如今已是口不能言,只是将头紧紧的埋在地下!它们这些生物,尽皆是天地造化而生的灵物,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天道可谓是他们的本源!

本源出现,万世臣服,不管你是谁,都要向其臣服,都要向其膜拜!

“兽爷,这只不过是一个虚影而已,只得你如此对待吗?难道你忘记了方丈洲中的一切,如果这天道真的有灵的话,又怎会创造出那样的绝地,又怎么会让惊采绝艳,怀揣济世之想的六代祖师尘封于其中,无法脱离分毫!”一言发出,见阴精水兽已经在惊愕中无法自拔,林白陡然发声,沉声叱道:“造化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你我都是血肉之躯,父母在上,不是这劳什子虚无缥缈的天道所化!给我振作起来,助我一臂之力!”

我就是我,我是阴精水兽,虽然我是天地灵物,但我却不是这天地所生,而是父母精血所孕,由刘爷抚养长大!若是这天道真的有灵的话,又为何要让养育了自己,一手调教了自己的刘爷束缚其中,不得解脱?!听得林白此言,阴精水兽心中骤然一凛。

“天道不公!就算我是天地灵物又如何,今日我便与你决裂!”越是想,阴精水兽心中便越是愤懑难平,剧烈的怒意之下,双眸都成了血红之色,陡然抬头,死死的盯着那天道虚影,沉声道:“今日我便助林小子一臂之力,将你镇杀,就算是魂归杳杳,我也无憾!”

话语出口,本已到了强弩之末的阴精水兽,却也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生出了一种力气,挣扎着从地上起身,而后兽口陡然大张,猛然叱道:“燃我残躯,汇聚水元!”

骤然之间,阴精水兽的身躯开始猛烈颤抖起来,甚至连那些原本熠熠生辉的鳞甲,都开始变得暗淡起来,那是生机在燃烧的征兆,如今的它,可谓是在拼死一战!

而伴随着它身躯的颤动,一股股诡谲的道痕骤然自身躯之间逸散而出,在虚空之中交织不停,散发出叫人神魂都在颤抖的威势!这是阴精水兽倾尽了生命精华,将其肆意燃烧之后,释放出的它这一族之对水元大道的绝对领悟,是水之大道的完美呈现。

该死!眼望着这一幕,血巫心中怒骂连连,望向林白和阴精水兽的眼眸,更是几乎都快要火焰喷出来!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会洞悉他并无实质,只能寄托于人体存在的特质,将其冰封,然后以弱水吸收世间万物之力,将其彻底封锁!

千算万算,血巫却终究还是漏算了这一筹,而且就他如今看来,恐怕早在此前林白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心里面就一直在谋划着如今的这打算。此前用控龙之术跟自己相斗,实际上也只是想找个势均力敌的喂招对象,来试验一番此种术法的威力罢了。

一想到自己原以为占尽了先机,实际上只不过是给林白当了嫁衣,便叫血巫心中的怒火蒸腾的愈发剧烈,而缭绕在他身周的那些血色图腾,如今颜色也愈加艳红!

但心中虽然愤怒,血巫却也明白,如今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扭转的地步。所幸的是,自己还有充裕的时间,只要能赶在林白以照见本源之力改变水元,使其化成弱水之前,击破林白的防御,那一切就还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局势就不会崩坏。

“照见本源,转换!”而就在血巫心中愤懑难当之际,林白双眼中眸光闪烁,恍若是要勘透九天十地之秘,眸光中的神辉更是熠熠闪烁,向着被阴精水兽燃烧生命,释放出的那些水元大道之中没入而去,悄无声息的开始对其进行改换!

诡谲的符纹在水元之力中变幻不断,每一次符纹的闪烁,都让那水元之力发生一次巨大蜕变,使其中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玄奥惊人!

这是一种从根源上进行着改变的蜕变,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蜕变,从一种事物,转化成另一种事物,这本是唯有天道这种造物主所能拥有的神通,但如今却被林白施展了出来。

仿若是感触到了林白正在抢夺原本属于他的手段一样,那被血巫以神奥手段在血气星河中汇聚出的天道虚影,陡然开始变得愤怒起来,身躯震颤不绝,有无量光华升腾而出,恍若一柄柄惊世的矛戈一样,带着恐怖的气息,向着四野八荒席卷而去!

砰!那气息只是一弥散开来,阴精水兽那巨大的身躯,登时如遭重创一般,口中喷吐出赤金色的鲜血,直接朝后倒飞而起。这是生命本源之精血,这是天道怒火垂降之后,对其所造成的极为严重的侵袭,已然破坏了它的根本所在。

“林小子,兽爷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就看你自己的了!”倒飞而出之后,虽然口吐鲜血,被天道之威损耗了生命根本,但阴精水兽却是没有分毫后悔,眼眸中热火朝天,战意四射,对着林白沉声嘶吼出声,话语声中,满是慷慨长歌的慨然之意!

“放心,这一次,我们只会胜,不会败!”林白虎目圆睁,眸光之间,隐隐然有晶莹如珠的光华闪烁,阴精水兽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给他创造这样的条件,他如何能浪费,长啸一声后,眸光直视血巫,森冷莫名道:“今日,你将被镇杀此处!”

“杀!”事已至此,再没有任何口舌之争的意义,感触着水元气息在照见本源之力运转下发生的诡谲变化,血巫眼眸凛然,直视林白,怒吼出声!

话音落下,那血气星河,裹挟着天道的虚影,恍若是世外飞仙一般,向着林白便镇杀而来!其势磅礴如云,接天连地,浩瀚莫名,直叫人觉得,这一击发出,即便是九天十地,都能被其轻而易举的磨灭成白地,这是独属于天道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强大如林白,在这力量的眼中,也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但就是在这股力量眼中,恍若是蝼蚁般存在的林白,在这股力量轰然席卷而来之际,却是浑若不觉,眸光璀璨,直指那水元大道之中,静心对其进行转换,仿佛是要以血肉之躯,来把迎击向他的这惊天手段拦阻下来一样!

“不自量力!”望着林白的手段,血巫冷笑不止,眼眸中满是冷冽的杀机!这是什么力量,这是天道的力量,这是抹杀世间一切的力量,就算是实力再精绝之人,在这力量之前,也只是犹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以血肉之躯与其相抗,纯粹是在自寻死路!

轰!只是转瞬之间,那恐怖的血气星河,已然裹挟着天道虚影,轰击到了林白的近前,一击发出,登时有惊天雷暴的轰鸣声响彻天地!

璀璨的光华,已将林白完全淹没,那恐怖的气浪,犹如是一座用刀剑形成的牢狱,犹如是地底烈焰所组成的炎狱,只要被吞噬入其中,便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甚至于在这一刻,场内的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他们,都能清晰可闻的听到在这卓绝的力量之下,顺着林白身躯发出的皮开肉绽之音,就像是肉身都要被这诡谲力量损毁!

但即便是如此,即便是处在那如海般光华的中心,林白却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不自量力,以蝼蚁之力,也想与上苍相抗衡!对于你这样的人,除却被抹杀于这天地间之外,再没有第二个结果!”眼望着被光华完全吞噬的林白,血巫眼角微微颤动,虽然心中已被林白这惊世的忍耐力所震惊,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冷冷嘲讽出声!

阴精水兽、禁蛇和老参此时已经完全默然,眼眸中只剩下悲愤神情,它们似乎已经看到了一切的结果,似乎已经洞穿了那光华之后的一幕!

“我早已篡命成功,我之命理,在我手中,而不在天道之数!”而就在此时,顺着那漫天光华之间,却是陡然有冷漠之声传出,淡淡道:“我命既已不在天道,这威能对我又有何用?世间万般法门,没有完美之说,只要是手段,便有破去的绽门!无论借助的是什么,都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没有任何意义,真正强大的,唯有自身!”

那声音空灵无比,传入人耳中,直叫人觉得心神飘忽,仿若是触碰到了一些什么不可言说的奥秘,但仔细揣摩,却又根本说不清楚自己所触碰到的是什么。

“血巫,你所汇聚的,不是天道虚影,而是天道法则之一!”还未等诸人明悟,林白又已恍若自语般淡然出声,缓缓道:“今时今日,等待你的,唯有灭亡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