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8章 诛巫玄(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天地在这一刻,彻底归于静默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恍若是被某种无形的冰寒气息封锁了一样,天地四方,唯有死一般的静寂!

天威之下,林白慨然独立,衣袂猎猎作响,心中空明澄澈一片,既没有杀气,也没有喜意,神情不喜不悲,平静如常,恍若是历尽了红尘变化的老人,只是平静的看星河升降,看日月沉浮,看那时光静默的变迁,而他身处其中,不受任何改变!

这是一种极为独特的状况,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状态!在这一刻,林白仿若是已经从这天地之间脱离,自成一体,通体纯净无垢无暇!

而就在处于这种状态之后,他的身躯中更是有淡淡的晶莹华光生出!那狂暴无匹的血气星河在触碰到他的躯体之后,恍若是碰触到了一层无形的水幕,竟然直接顺着他的身躯,向着四下散落开来,连一分一毫的威能都没有。

在这一刻, 那狂暴的天道虚影,竟然变得犹如潺潺流水般温柔!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眼望着这一幕,血巫愤怒嘶吼不止,话语声中充满了屈辱感,这一战对他而言,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憋屈,虽然身负无数手段,空有一身强大的手段,却处处位于劣势,只能被人全面压制,“为什么会这样?天道不可违,你也绝不是例外!”

这是前所未有之事,在往昔无数的岁月之中,只要他汇聚出天道虚影,无论是任何事物,都要臣服于其下!即便是过去的圣地,对他而言,也是势如破竹,从来没有人能够挡得住这样的攻势!但如今这一切,却是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数。

甚至叫他都变成了失败者,这对于他而言,可谓是深沉无比的打击,叫心中愤懑难平。

天地间,似乎有血液组成的烈火生成,血巫周身图腾缭绕,血气沉浮,恍若是浑身浴血,发丝散乱,躯体烈焰熊熊,开始燃烧生命,催动术法,达成最强一击!

他心中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憋屈,不愿就此放弃,不愿就此让林白占据先机!想要用最巅峰的状态,将林白击败,让他臣服于天道之下,一如往昔存在于圣地中的其他强者!

“天道不可逆,无论何人,均不能更改!”巫玄嘶吼不觉,战意滔天,这是他心中的愤怒,是他的不甘,血色图腾盘旋升腾不断,爆发出强大威能,“镇杀!”

嗡!话语出口,顺着血巫的身躯,登时有一股凌绝九天十地的狂暴气息生出,星辉熠熠,恍若是一整条星河在流动;血气弥漫,恍若是一阵秋风,席卷天地!两者连绵于一处,散发出炽热璀璨的华光,其中那天道虚影,更是缓缓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虚影之间,图腾转化不止,恍若有虬龙遨翔于九天云朵之间,恍若有烈焰燃烧与苍穹之上,恍若有朱雀展翅击破天地,恍若有玄武横渡九万里汪洋,恍若有白虎猎杀亿万生灵。

图腾变幻,种种神威倾巢而出,震撼人心!即便是林白,在这一刻都是微微动容,他不得不承认,这血巫的手段,着实诡异的厉害,曾经他能够破灭圣地,果然也是有道理的。这种狂暴到几乎压垮人神魂的手段,即便说成是逆天,都一点儿不为过。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已经完全陷入了无以复加的震撼之中,即便是与此处远远相隔的开明灵兽和百灵老人,都是忍不住连连倒抽冷气,这种恐怖的姿态,谁能与之相抗!

战斗必然要在这最终的一瞬,分出胜负,选取出最终的胜利者!

但面对着这恐怖的威势,林白的神情却是一如往昔,仍旧是平静而又从容,脸上满是恬淡笑意,恍若是根本未曾感受到这诡谲的威力一般,着实叫人心中生疑。

“我已说过,我命在我,你这融汇了天道部分法则的手段,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作用!”淡然说出一句后,林白缓缓抬手,命纹骤然生出,向着那天道虚影轰击而去!

在血巫的操纵之下,天道虚影疯狂杀来,威势堪称到了逆天的地步,一击发出,天地都在不断颤鸣,就像是时空在这一刻,转换到了末日来临的那一刹那一样!

但就是这样的攻势,在林白命纹的轻轻一击之下,竟然恍若是土鸡瓦狗一样,那虚影直接横飞起来,犹如一个瓦砾,被重锤击中了一般,直接龟裂开来!

组成虚影的所有血色图腾,在这一刻尽数分崩离析,化作了虚无,归于乌有!

诚如林白所言,如今的他,经历过篡命之后,命理已在自己的手中,而不在天道的掌控之下!若是真正的天道垂降,也许他会没有招架之力,但如今血巫所凝聚出来的,不过是天道部分法则的手段形化的虚影而已,又怎么会对林白起到任何作用!

噗!虚影崩溃,血巫也是直接喋血,周身上下尽数都是斑驳的伤痕,直接被轰击出丈许,而后顺着身躯那些伤痕之中,更是有鲜血炸开,那模样惨不忍睹。

真本该是无比辉煌的一击,却是被林白以此种若无其事之状,轻易击溃!就像是一朵烟花升空之后,刚准备爆发出最为璀璨的光华,但还未等到那绚烂的一刻来临,天地间却是突然有大雨垂降,铺天盖地的雨气,直接将那烟花吞没,使其归于黯淡!

阴精水兽、老参和禁蛇它们想要欢呼,但话语却像是被心中的激动堵住了一样,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甚至都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虽然他们盼望林白取得胜利,但如今这种态势和他们所想象的却是全然不同,在他们想来,就算是林白手段再逆天,也不该如此轻而易举的击破一切才对。

可是事实就是摆在眼前,容不得任何人去否认!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已明白,等待着血巫的,唯有被镇压一途,这一战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结果!不是血巫的手段不够犀利,他所施展出的一切,已经够匪夷所思了,但可惜,他遇到的是林白,是比他更强大的存在!

人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如今的林白,可谓是淋漓尽致的向世间所有人阐释了,什么叫做逆道,告知了世间所有人,逆道并不是没有前途,相反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结果。

冥冥之中,陡然有无数诡谲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似哭似笑,其中充满了悲恸、绝望和愤懑,可谓是复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是血巫的声音,如今的他,躯体已经残破,周身到处都是诡谲的血迹,说不清那模样是惨烈,还是可笑。

曾经的曾经,他毁灭这圣地,向世间一切,证实了天道之不可违逆!但此时此刻,他曾经所完成的一切,却都被林白直接抹杀,根本绽放不出任何光华!

“我不服!天道不可违逆,逆道不过是一个笑话,你不会胜,天道决不允许你会取得这胜利!”血巫心中不甘到了极致,仰天怒吼不止,渴盼再有一战之力!

“现在说这些,一切都已经迟了!”但他如今重伤,林白以眼眸照见本源之力,对水元之力的转变,已经彻底完成,已将那水元中的润下之力,彻底变成了润上,也就意味着使此处的所有水元,都化作了弱水,“弱水击天,一剑霜寒十九州!”

还未等到血巫反应过来,林白却已是悍然出手,弱水恍若是滔天巨浪,向着血巫便横击而去,只是短短瞬息之间,那充盈着润上之力的水元,便将其完全包裹!

而紧接着,飞剑也铮然出鞘,恍若是有一股极寒的天风扫过大地!剑光只是乍一出现,登时便叫天地间的温度下降了数十度,恍若是直接步入了严冬之中,而伴随着这寒意的出现,那些围绕于血巫周遭的弱水,也是尽数凝固,化作了坚冰!

那诡谲的寒意,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要把天地间的一切,尽速吞没了一般!场内四下,在此时此刻,均是如死一般的静寂,恍若严冬封锁,使万物都失去了生机!

身处于寒冰围堵之下,血巫周身上下的那些血色图腾向着弱水组成的寒冰轰击不绝,仿若是要冲破那些寒冰的束缚,使其重现于人世间!

但令他失望的是,弱水与其他的水元不同,在弱水之中,有着独一无二的润上之力,可以吸收世间一切力量,即便是这血色图腾的力量,也是如此!

血色图腾轰击得越厉害,那弱水坚冰中的寒意便越是深重,而随着寒意的加重,那些血色图腾变幻的速度,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缓慢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些诡谲变动的图腾,如那在被冰封的一刹那,已经完全被坚冰寒意冻僵了的血巫所占据的巫玄的躯体一样,彻底归于死寂之中。

结局在这一刻,已经注定,任凭是谁,都没有将其改写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