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9章 天道缺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场叫所有人原以为没有任何希望的滔天恶战,就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画上了圆点,终于走向了结束的时刻!只不过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绝望被祛除的竟然是如此简单而又粗暴,希望来临的又是这样出乎意料,猝不及防。

天道,那是什么?那是天地的意志,即便是只是天道法则的一部分投影,都可谓是极致的力量,近乎如神,可以抹杀这人世间一切敢于违逆其意志的存在!

血巫,那是什么?那是曾经借助着天道的力量,将这个曾经创造出辉煌时代的昆仑圣地,直接抹杀成乌有,使曾经存在于圣地中的一切存在,都烟消云散于历史长河中的存在!

但就是这样一股奇绝的力量,如今在林白的手下,却是就这样败了,而且败得是如此彻底,如此干脆利落!而且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败,一场叫人没有任何提防的大败,所有人都以为林白已经处于劣势,无法扭转。但眼下,意外却是来得如此迅疾。

这个小子,以后究竟是会走到怎样的地步,究竟会给世间诸人,带来多少不可思议?!望着林白那挺立于天地之间的身影,阴精水兽心中波澜起伏,眼眸中有精光射出。

刘爷那数十年的推演,如今看来,的确是没有看错人,的确是没有看错这个变数的出现!而今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幕,已经淋漓极致的证实了这一切。

“我早已跟你说过,如今的一切,已经不同了!”不仅是阴精水兽,相距藏书阁甚远的百灵老人,如今也是神情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紧盯着身前的开明灵兽,朗笑不止,道:“我没有说错吧!一切都要不同了,圣地的复苏,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开明灵兽虽然未言,但眸光之中,却是恍若有烈焰在燃烧,那是希望的火焰,是照亮世间一切绝望与黑暗的希望之火,那神情显然也是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逆道之路,怕是恍如登山,只要稍有松懈,就要坠入万丈深渊,再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望着那恍若冰雕般的血巫的身躯,林白此时心中非但没有半点儿喜意,反倒是充满了侥幸之感,而且愈发觉得前路之坎坷难行,想要谋取寸进之艰辛。

这一战虽然就外人眼中所见,他赢得可谓是简单粗暴,但只有林白自己明白,自己这一次赢得是多么侥幸!若此处不是昆仑圣地,而是其他的地方,他根本没有办法轻易调动地脉气息,融汇成地脉之龙来为自己所用!

控龙之术无法发挥效力,仅凭自己原有的手段,恐怕不等血巫的出现,自己怕就是要败落在巫玄和顾太虚他们两人联手的攻势之下。

而且就林白所感知到的,如果自己是在外界施展这控龙之术,怕是必然要受到天道的反噬,等到那时,可就不是血巫所凝聚出的天道部分法则的投影,而是真正的天之怒火。

这一战的胜利,不过是自己侥幸占据了主场优势罢了,若不是在此处,换了任何一个地方,等待着自己的,就唯有败落一道,而且是没有任何翻身可能的失败!

逆道之路,漫漫无期,侥幸只是一时的,自己绝不可能一直有如此之好的运势!想要让这坎坷之路走得更加平稳一些,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

但侥幸归侥幸,虽然血巫的出现,解开了林白心中的部分疑惑,但并不代表他心中就没有其他的迷惘。血巫之力虽然叵测,但就林白所感知到的,若是以自己的手段,都能与其相抗的话,那开创出控龙之术的青莲前辈又怎会畏惧这样的力量,按照常理而言,仅凭着此种威势的手段,对他而言,怕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其抹杀吧!

这圣地的覆灭,以及曾存在于其中的一切,尽数消散成空,其中定然是还有着自己所未曾探知到的隐情存在,而那些未曾探知到的事物,才是最核心的所在。

而且在此时此刻,不知为何,林白心中更是隐隐有一种呼唤生出,就像是这圣地的某一处,正在冥冥中不断的呼唤着自己,渴盼着自己的靠近。

“林小子,真有你的,兽爷我还以为你小子怕是要不行了,看来是我多虑了!”而就在林白心思变幻之时,阴精水兽却是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嘿笑道:“刘爷他老人家果真是没看错人,你小子果然是有几把了不得的刷子!我看你的手段,就连刘爷都比不上了。”

“侥幸罢了!若是刚才不是天道部分法则汇聚的虚影,而真是天道的分身,恐怕现在我就没法子站在这跟兽爷你说话了。”被阴精水兽这么一夸,林白只觉得老脸都有些发红,连连摆手,道:“我跟六代祖师之间,相差天高地远,当不得兽爷你这谬赞。”

“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刘爷他老人家也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有一代不如一代的道理,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我不会胡言乱语。”阴精水兽摇头晃脑,拽了段文,然后凑到那被弱水坚冰覆盖的血巫身躯之前,龇牙咧嘴一笑,嘿然道:“娘的,王八犊子,你这该死的玩意儿刚才还踩兽爷我的脑袋,现在怎么不踩了?”

天地灵兽,因为天地造化生成,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缘故,胸中天生就有着一股子傲气!阴精水兽身为天地灵兽之中的佼佼者,心中又岂能没有傲气。而且它跟小黑猫厮混了那么段时间,别的没学会,这记仇的本事,可是学了个十足。

此前巫玄为了威逼林白,一脚脚踩踏着它的脑袋,这种深仇大恨,早已被它铭刻在了心中,只是当时手段不济,根本没有报复的机会。如今占据了巫玄身躯的血巫被林白以弱水所制,它如何能不想着趁这机会,好好报复一番,洗刷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怨气。

念及此处,阴精水兽没有任何迟疑,猛然一咬牙,那几乎有大象一般粗重的大腿,毫不留情的朝着已经化作了冰雕的血巫踩塌了下去,想一脚将其踏成冰屑!

“兽爷,不要!”一不留神,眼见得阴精水兽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林白眼眸一凛,登时疾呼出声,但阴精水兽的动作何其之快,不等他话音落下,大脚已是踏到了冰雕之上!

轰!阴精水兽的身躯何其庞大,如今心怀恨意,一脚踏下,怕是最少也要有万钧之力!那脚掌只是乍一碰触到血巫所形成的冰雕,登时有阵阵咔嚓的碎裂之声传开!

弱水寒冰作用之下,被血巫所占据的巫玄的身躯,无论是骨骼,还是血肉,如今都已经和脆弱的冰块,几乎没有了任何区别!这一脚踏下,就如同是脆弱的薄冰一般,直接碎裂开来,鲜血与骨骼登时迸溅开来,再看不出任何人样!

“娘的,坑兽爷,现在等着被兽爷我坑吧!”眼瞅着一脚踏下,威势如此,而巫玄也已是变得血肉模糊,阴精水兽只觉得心中快活无比,但却是突然想起了林白此前的拦阻,不禁有些疑惑道:“林小子,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还未等到它话说完,冥冥之中,却是陡然有一道诡谲气机生出!只见顺着巫玄那破裂的身躯之间,陡然有无数血雾升腾而起,瞬息之间便化作了无数诡谲的符纹,而后凝聚成人形,旋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一侧便想猛扑了过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林白见状,眉头微凛,五指陡然张开,控龙之术骤然施展,地脉龙气倏然汇聚成龙,朝着那血雾便轰击而去,那动作毫不留情,果断而又坚毅!

但林白的动作固然够迅疾,可血雾所化的图腾虚影,动作却是更快!还未等到那地脉之龙出现,倏然之间,却已是没入到了一侧早已是昏厥过去,气息奄奄的顾太虚身躯之中,而后血色光华陡然缭绕,二者合为一体!

“姓林的小子,今日我无法杀你,他日我必将你从这天地间抹除!”两者乍一相合,顾太虚那紧闭的双眸陡然开睁,眼眸中满是璀璨欲滴的血色,而且话语声中更满是冷冽之意,直叫人觉得如金铁交织,恐怖莫测,这模样,显然是顾太虚的神魂,已然被血巫所占据!

话音乍一撂下,那原本已经气息奄奄的顾太虚,却是陡然直立起身,而后恍若是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直接化作一道虚影,兔起鹘落间,便飘落在了极远之处。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儿?”眼望着这诡异的一幕,阴精水兽只觉得头皮发麻,它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这无心的报复之举,竟然会弄出这么个诡谲的态势。

“血巫乃图腾所化,无形无质,即便是我,也无法诛杀,只能以若水寒冰,将其禁锢与这巫玄的身躯之中,身躯破开,血巫自然逃逸。”林白闻言,苦笑出声,不过眼眸中却无甚对阴精水兽的责备,只是如自问般,喃喃道:“天道缺一,这是定数,任谁能得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