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0章 你到底是谁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天道缺一,这是定数,任谁能得圆满……

听得林白此语,阴精水兽面上满是愧疚之色,不过却也跟着喃喃念诵不止。

诚如林白所言,大道五十,自缺其一,古往今来的事情,莫不是如此。而如今血巫的事情,却又如何不是这样。虽然林白侥幸以若水寒冰镇压了血巫,但阴差阳错之下,阴精水兽却是冒失出手,将血巫放出,使其逃窜,而血巫,便是这残缺的一。

如今的事情,与其说是阴精水兽做事莽撞,倒不如说是天道的刻意安排。甚至在这一刻,林白都觉得,是不是早在局势开始的那一刹那,天道就已经料到了这个可能,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巧妙布置,让阴精水兽能够阴差阳错的给与血巫一线生机。

只是如果一切早已是冥冥中注定的话,那自己此前所做的一切,又算得上是什么,是逆道之行踏出的第一步,还是天道已经注定了的一步?

在这一刻,林白不禁陷入了迷惘之中,愈发觉得天道之不可揣测,也愈发觉得,自己所踏上的这条逆道之路,恐怕想要继续前行,必然是荆棘密布,坎坷难行。

“林小子,这事儿都怨我,要不是我的话……”阴精水兽望着林白那模样,喃喃自语道,话语声中满是尴尬之色,此时此刻,他恨不能扇自己两大耳刮子解解气。

林白好不容易才算是把血巫给制服,可自己倒好,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却是把好容易被林白擒获的血巫重又放出,又要让那王八犊子为祸世间,让林白的辛勤,做了无用功。

“怨不得你,这事儿怕是已经早有定数。”林白见状,摆了摆手,苦笑一声后,眸光骤然一寒,缓缓仰头,望着那阴沉如墨的天幕,淡淡道:“我不管这天道究竟是在布置什么,但路在我脚下,既然我已决定了要踏上此路,不管是谁,都绝对拦阻不了!”

诚如林白所言,天道算无遗策,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之下,你根本无法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命数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自己的逆道之行!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你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去行事!心之所向,人之所往,唯有如此,所做的事情,不管是顺应天道,还是违逆天道,都是逆道之路!

而且如今的态势,对于林白而言,也并非是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顾太虚在他的手段之下,早已是强弩之末,修为更是凋敝到了极致。就算是血色图腾汇入他的身躯之中,想要改变顾太虚而今的这种状况,怕也是难如登天,想要对自己产生威胁,绝对艰难无比。

最重要的是,自己如今的这一番作为,实际上也并不是都做了无用功。不管怎么说,自己都诛杀了巫玄这个不确定因素,抹除了这老小子对自己家人的杀心。相对于什么天道,相对于什么圣地的隐秘,对于林白而言,给家人谋得安宁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

就算是血巫逃走了,那又如何,只要自己一路往前,迟早还有相遇的一日,而等到那时,吃一堑长一智,自己绝不会再给他任何逃离的可能,必要让其沉眠于坚冰之下!

“林小子,接下来咱们要去哪?”见林白神情变动不止,阴精水兽心里边实在是难堪的紧,暗骂了自己千百回之后,想要转移话题,便向林白问道。

“去这圣地龙脉的阴眼位置。”闭眼深思稍许后,林白缓缓出声,眸光璀璨,恍若是要勘透这世间之秘,接着道:“我觉得在那地方,有一股力量,似乎是在呼唤着我。”

有一股力量在呼唤着林白?!听得林白这话,阴精水兽后背登时有些发冷,时至今日,它着实算是领教了为何开明灵兽会说圣地不祥的原因所在,他不敢想象,在这圣地地脉的阴眼位置,又会是有着怎样叫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在等待着林白和自己。

虽然心中惊惧,但对于林白的提议,无论是阴精水兽,还是老参和禁蛇,自然都是没有任何异议,定下了决定后,当即便跟随林白,向着那位置赶去。

一人三灵物顺着感知缓缓前行,向着圣地的更深处缓缓行进而去!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路醒来,居然是连半点儿诡异的气息都没有遇到。

而且和此前圣地的其他位置不同的是,此处的那些宫殿,显然是保存得更为完好,虽然也有术法相争留下的气机,但相较于其他位置,却是明显微弱的多。

但越是行进,冥冥之中,便有一股诡谲的磅礴气息缓缓生出,那气息就像是自地层深处生出的一般,虽然无形无质,却是压得他们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种无比宏大的气息,不像血巫那样诡谲,但是却比血巫的气机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犹如一片浩瀚的汪洋在不断的波动,叫人灵魂都在颤栗。

但饶是如此,他们却是恍若没有感知到那气机一样,也不去理会那气机掩盖之下,等待着他们的究竟会是什么叵测之物,只是缓缓朝前前行不止!

不过这一路上行来,他们却也并不是无甚收获。此处的宫殿破损的并不严重,在某些地方,镶嵌着的灵石还在散发出强劲的波动。而对于雁过拔毛的林白而言,这种到了手的好处,自然是没有放过的道理,当即便把这些玩意儿,尽数都收入了囊中。

“靠,那阴眼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着气息会如此慑人!”行进了许久后,阴精水兽再无法按捺心中的惊诧,剧烈喘息了几声后,缓缓道。

越是往前,那股宏大的气息便越是炽盛,直叫他们心中的压抑感越来越强烈,就像是在面对着什么耸入云霄的浩瀚山岳一般,叫人心肝颤抖,几乎都要窒息。

“我不能再走下去了,要是再往前的话,我的身躯恐怕会破裂。”而与此同时,老参也是缓缓出声,言语虽然稚嫩,但其中却满是歉疚之意。

此前的一番鏖战,已让刚刚拥有灵识,根基未稳的老参受到了重创。如今的它,实在是无法再承受这股威压,虽然知晓,若是继续往前的话,定然会见证到一个宏伟的奇迹,但它很清楚,若是自己再继续往前的话,身躯就要寸寸崩裂,消散于这天地中。

“你先待在此处,等我们探寻了那处之后,再回来找你。”听得老参这话,林白缓缓停下脚步,向着它宽慰一笑后,道:“不要想那么多,你们能陪我走到此处,已实属不易。”

老参一笑,没再言语,根须扎入地面,与地脉连接与一处,开始勾动这无尽地脉中蕴藏的地气精华,开始滋润身躯的损伤,壮大自己的灵识。

辞别老参,诸人又开始缓缓前行,只是越是行进,这气息的威压便越是慑人,直叫人觉得心神都要崩裂!紧接着老参之后,禁蛇也失去了继续往下的力量,只能满带着歉疚,目送林白等人的离去,而后停亘于原地,等待林白他们的回归。

但让林白意外的是,在老参和禁蛇接二连三的退却之后,他原以为即便是阴精水兽也要因这威压存在的缘故,停下前行的脚步。可出乎他的意料,虽然行进到了最后的关头,威压已是如海,即便是自己都觉得气息难支,但阴精水兽却是依旧牙关紧咬,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竟然是紧跟在自己的身边,连一步都不肯落下。

林白明白,这是阴精水兽还在歉疚它鲁莽之下放走了血巫的事情,因为已经做过了懊悔的事情,所以哪怕是千难万险,都要咬牙坚持,要紧跟在自己身边。

不过心中虽然明白阴精水兽所想,也体恤阴精水兽如今的态势已是不堪重负。但林白却也并没有劝它停下脚步,静待自己回来的意思。其一是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说了,阴精水兽也绝对不会赞同;其二则是因为不经历风雨怎会见彩虹,阴精水兽的性子本就有些惫懒,如今承受一番此种威压,逼出它体内的潜能,对它的以后,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行行停停,阴精水兽的身躯之上,已是出现了无数斑驳的血痕,甚至于每一次脚步的踏下,都会在地面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血印。但即便是如此,它的脚步却是依旧紧紧跟随着林白,毫不停留,而且与身躯的颓势不同,在这威压的淬炼之下,它眼眸中的神采愈发凝练,也愈发澄澈,恍若是要成为千锤百炼的精金!

“你终于来了!”而就在那威压越来越沉重,几乎已到了无以复加地步之时,林白与阴精水兽终于步入到了这威压的最核心之处时,陡然有一个略含激动的声音缓缓出现,而后那声音变得有些惊诧,如出乎意料般,不可置信道:“你这小家伙居然也跟过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听得此言,林白缓缓抬头,紧盯声音传来之处,一字一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