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3章 世间本无仙(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不仅是圣地,就连与圣地同气连枝的相师,在那一役之后,也受到了极大的牵扯!虽然并没有在这世间销声匿迹,但手段却已被天道抹杀,再无法重复昔日辉煌!

在后圣地的时代,虽然还出现过不少惊采绝艳的相师,但再没有一人,能够达到往昔曾存在于这昆仑圣地中的那些相师的高度。虽然还有相师创建的宗门,但也再没有能够如昆仑圣地这般,君临天下,可以叫众生臣服的宗门了。

不仅如此,在这一场鏖战之后,天地之间更是发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诡异变化。世间原本充盈的天地灵气,突然开始以诡谲的速度消减下来。而随着这灵气的消减,不仅是相师,就连其他的宗门,都再没有盖世的强者能够出现。

伴随着灵气的衰减,那些曾经依附于昆仑圣地的宗门,也开始各凭手段,遁入隐世,穷尽一切手段,保留他们仅剩下的实力,再无力干涉凡俗事宜。

而按照当时世间的传言,天地灵气之所以衰减,是因为在那惊心动魄的一役之后,领袖这昆仑圣地的青莲,重创了天道,使其陷入了休眠之中,再无力控制尘世。

人是最容易记住一些东西的生物,但又是最善忘的生物。随着时间长河的慢慢消逝,并且在天道的刻意抹杀之下,有关昆仑圣地的诸多记载,终于缓缓消散于了凡俗之间,再不复任何存在,连一分一毫的秘辛,都不曾为外人所知。

直到今时今日,林白进入这昆仑圣地,才算是把这被历史长河所掩饰的一角,将这颗被无数尘土封锁的明珠洗尽了尘埃,使其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而此时此刻,林白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圣地会变成这幅模样的根源所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在之前自己封印仙门之后,天地灵气变幻后,相师为何会不进反退。不因为其他,就是因为天道布下的桎梏,让相师失去了固有的手段,再无力往前前行。

虽然陆吾的讲述极其简单,但那恢弘的一切,还是完全铺陈在了林白的面前,叫林白唏嘘不止。固然是没有亲自经历那一切,但林白却还是仿佛亲眼目睹了那些波澜壮阔的篇章,仿佛见证了那曾经或恢弘,或血腥的一幕幕。

而且就林白看来,圣地之所以会覆灭,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不济,恰恰相反,是他们的实力太过于高深,高深到了视一切为无物,甚至于失去了警惕心的地步。

若是换做了林白,在面对那些诡异出现的血池,就算是明知道血池有提升修为的能力,但绝对也要犹豫一二,然后再做决定。但那些曾强绝一时的相师们,却是因为实力的强大,觉得这世间无物可以束缚他们,所以根本不顾忌任何,直接就沐浴血池。

那些所谓的血池,便是血巫的显现,是这天道对昆仑圣地垂降下的第一次祸患之源。而且恐怕就算是天道自身,都不见得会想到,自己这举动,竟然会如此之快就奏效。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生在世,往往如此,越是在危机四伏的时候,便越是警惕,做事会更加细致;而越是成功,越是站到巅峰,便越容易被巅峰的风光冲昏头脑,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酿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憾事,永生永世都无法再弥补。

圣地固然是毁灭于天道,但更多的,实际上却是毁灭于圣地中人自己的手上。不是因为他们被那些血色图腾占据了神魂,而是因为他们失去了警惕和戒备之心。

只是林白还有些不明白的是,那位青莲前辈,究竟是何许人物,为何仅凭他一人之力,能够创制出昆仑圣地这样卓绝的存在;而他当初的突然消失,以及突然出现又是怎么回事儿,以及他后来又是因何被舒服在了方丈洲内,而当初自己从方丈洲中逃离的时候,向青莲前辈发出致命攻势的那两股气机,又究竟是何许人也。

最重要的是,林白不明白,若天道才是这世间一切的主宰的话,那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们那些人和天道之间,又是有着什么关联。

“若是主人当初没有突然消失,若是他能够尽早回来,也许今时今日的一切,已不是如今的模样。”而就在林白慨叹之时,陆吾却是突然愤怒出声,眸中满是懊恼和愤恨神色,旋即将目光缓缓投到了林白身上,神情骤然变得炽热起来,缓缓道:“但现在一切不同了,你出现在了圣地之内,继承了圣地的道统,一切将在你这里,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听到陆吾这话,林白心里边不禁一沉,终于明白了为何此前陆吾看向自己的神情会那般炽热,感情是这位在自己继承了控龙之术后,已经把复兴圣地大业的愿望,悉数都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这一刻,林白甚至都有些不敢跟陆吾和开明灵兽那炽热的眼神接触。复兴圣地,在林白眼里如今还只是有一个隐隐约约的雏形而已,远不在他的日程安排之上,而看陆吾和开明灵兽的样子,明显是打算让自己从如今就开始着手筹备这事儿。

以自己如今的修为,再加上天道的前车之鉴,恐怕自己若真是在眼下就开始筹备复兴圣地,那等待着自己的就不是血巫这样只不过是天道部分法则的投影,而是真正的天道之力垂降。而等到那时,等待自己的,恐怕就唯有死路一条!

复兴圣地固然不错,但若是拿命去换,那对还想着守护家人的林白而言,太不划算了。

“两位前辈,青莲前辈当初突然在圣地中消失,以及后来的突然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若真是想要改换天道的话,为何会在那种紧要关头弃之不顾?而且你们两位知不知道,他老人家后来为什么会被禁锢在方丈洲之内?”眼瞅着陆吾和开明灵兽那炽热的眼神,林白心里着实有些敲边鼓,然后急忙岔开话题道。

“主人一生所追求的就是自由自在,不受束缚,他的行迹本就飘忽不定,心之所向,人便所往。而且据我所知,主人那次的离去,实际上也是为了取天道而代之的伟业。”

陆吾闻得此言,老脸登时胀得通红,双眼瞪得如牛眼般,紧紧盯着林白,显然是容不得林白执意青莲分毫,怒气冲天道:“主人的心思岂是你我所能揣度的,而且我们此番让你过来,所要探寻的,便是主人那次离去之后,留下来的一处传承秘地!我记得主人在离去之时曾说过,千秋万世之后,事情能否成功,就看此处的了!”

什么?!听得陆吾这话,林白心头不禁一颤,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原以为青莲是被重创之后,才败退的方丈洲,但如今看来,似乎青莲还另有谋划。

“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主人的心思和手段,不是我等所能揣度的了吧?”看到林白这表情,陆吾面上的神情登时有些得意,洋洋自得道。

“你先等一下!”但还未等他的话说完,一旁的开明灵兽却是突然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味的地方,转头死死的盯着林白,九眸齐开,似乎是要洞穿林白的一应隐秘,沉声道:“你刚才说主人他老人家,现在被禁锢在方丈洲中?!”

“什么?”这话语乍一落下,陆吾顿时也回想起林白刚才的话,登时眼瞪得更大了一些,伸手死死扯住林白的胸口,急不可遏道:“你跟我说清楚!主人他老人家难道不是已经步入了归墟之中了吗,怎么又出现在了方丈洲之内?”

“怎么?难道开明前辈你没有从兽爷的嘴里盘问出这些事吗?”看着这俩人那惊愕莫名的神情,林白面上也满是迷惘之色,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开明灵兽道。

“那鬼东西东扯一句,西拉一句,我能从它嘴里掏出来什么东西!若是让我知道,以后你再敢对我有欺瞒之处,小心你的小命!”开明灵兽闻言,目光森然的向着阴精水兽扫了一眼,恍若是凛冬来袭一般,直叫阴精水兽讪讪的往后退出数步后,这才转头,重又看向林白,沉声道:“你赶快说清楚,方丈洲和主人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眼瞅着开明灵兽和陆吾一幅若是自己不把事情说清楚,就要把自己给吞掉的模样,林白讪讪一笑,这才一五一十的将方丈洲中诸事陈述了一遍,然后皱眉望着巫玄和开明灵兽,缓缓道:“这也正是我的一个疑惑,若是按照你们所说,天道才是这世间万物的主宰,才是抹杀圣地的所在的话,那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仙?”听得林白此言,开明灵兽和陆吾相视一眼,眼眸中均是有不屑和淡淡的嘲讽之意缓缓露出,然后冷然注视林白,道:“小子,你可知道,这世上本就无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