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4章 世上本无仙(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小子,你可知道,这世上本就无仙?!

一言发出,恍若是有巨雷轰鸣,直接便把林白给炸了个外焦里嫩!虽然早已料到,自己这问题发出之后,陆吾和开明灵兽说出的绝对是石破天惊的话语,但林白还是没想到,这俩人说出的话语,竟然没变没谱到了此种地步!

若是这世间没仙的话,那华夏的那些历史传说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儿?!若是这世上没仙的话,那仙门又算是什么?!若是世上无仙的话,那自己曾经接触过的,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他们又算是什么存在,不是仙,难道是魔吗?!

“小子,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我。”陆吾见状,轻笑出声,淡淡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我还没资格说这样的话,这是主人曾说过的话。就他所说,那些所谓的仙,实际上只不过是比常人稍稍强大些的蝼蚁,只不过是臣服于天道,甘心做天道爪牙走狗,好让自己拥有更多好处的妄自菲薄之徒罢了!不修己身,却去求天道,这样的人,算是仙吗?”

一言一句,恍若是洪钟大吕,直击林白的心扉!饶是林白聪明绝顶,但也实在是没想过这样的可能,也从来未曾想过,在青莲的眼中,那些所谓的仙人,竟然是这般的存在。

不过若是仔细思索的话,林白却也是根本找不出青莲这话有什么错的地方。而且诚如青莲所说,自己曾经接触过的那些自命不凡的仙人所做的事情,实际上不就是为天道马首是瞻,在当天道的附庸,并借助给天道卖命,为它当爪牙走狗之便,为他们自身攫取好处。

这样的人,说得难听点儿,不过是走狗罢了,又哪里算得上什么劳什子的仙!

“而且据我所知,当初对圣地下手的那些宗门中人,他们中的某些人,如今也都成了口中所说的仙!”而就在此时,开明灵兽却是又冷笑出声,淡淡道:“圣地的覆灭,计划的失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他们这些背信弃义之人所导致的!”

听得此言,林白苦笑连连。这圣地的覆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何尝不像是人世间商场或者政局的一次大清洗,一个强者的倒下,一大块蛋糕便被切开,然后成为群鸦的盛宴。

强者的尸骨,便成为了那些覆灭了强者之人的垫脚石。若是自己有朝一日,也如这圣地一般,步入了毁灭之中,会不会也会有无数人踩踏着自己的尸骨,沐猴而冠。

“那方丈洲是在什么地方?你快快道来,我要与开明一道,进入那处,迎接主人出世,让他老人家重现圣地昔日的辉煌!”不等林白从沉思中清醒过来,陆吾却是又已急不可耐的出声询问起来,而且无论是他,还是开明灵兽,眼中均是有无法掩饰的喜色。

他们原以为青莲早已不存在于这世间,以为他早已步入了归墟之中,已经被湮没在了历史长河的余晖之中。也正是如此,他们才把希望尽皆寄托在了林白的身上。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抉择,对于他们不过是没得选择之后的折中之举罢了。

从骨子里来说,他们并不远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林白这个外人的身上。在他们心底的深处,仍旧是渴盼着那个曾经一手缔造了圣地存在的青莲回归,由他来主宰一切。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是忽然得知,他们最为尊崇的主人,实际上并没有消散于历史的尘埃之中,而是仍旧存活与这世间,只不过是他们未曾知晓罢了。这样的消息,如何能不叫他们欣喜若狂,又如何能不叫他们迫切的渴望进入方丈洲中,给青莲求一个解脱。

“方丈洲究竟是在何处,我也说不清楚。”林白苦笑摇头,将当日自己机缘巧合之下进入方丈洲之中的事宜讲述了一遍后,缓缓接着道:“而且恕我直言,就算是两位前辈能够侥幸进入得了方丈洲,但也没有任何机会帮助青莲前辈从其中脱身。他老人家已被完全禁锢与那处,如万道枷锁临身,只剩下一道青莲魂影,存于水池之中,若加损毁,便要破灭。”

别说是开明灵兽和陆吾,即便是林白,都很想把青莲从方丈洲之中放出。但林白很清楚,自己的这想法,实际上不过是一个野望罢了。且不说方丈洲中束缚青莲的那诡谲之力,单就是最后拦截青莲的那两道气息,就根本不是自己和开明灵兽、陆吾所能抵抗的。

若贸贸然前往方丈洲中,非但不会谋求到将青莲前辈从其中释放的结果,恰恰相反,甚至很有可能会让本就已身受重创的青莲前辈的伤势加剧,再无脱身之机。而今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等待,等待实力真正强大起来,强大到能够达到青莲前辈那般,可以与天道抗衡,甚至要比他更高一筹的地步之后,才能再进入其中。

只是这希望,恐怕是渺茫到了极致!凡尘世间,一个青莲都已是恍若神迹般的存在,历史长河之中难有两朵相似的花,谁能知道,以后的林白,是否能走到那一步。

“吼!”虽知主人下落,却知事不可为,这种失落更叫人难以忍受。剧烈的愤恨和怒意侵袭之下,开明灵兽怒吼出声,声波如巨雷,轰彻天地各方,震颤寰宇。

陆吾狂笑不止,声音凄厉悲怆,却又带着一种沧桑之感。纵是天地灵物寿元长久,但如今的他,在灵兽之中,也已是垂垂暮年,时光早已不再,前路又多坎坷,谁也不知道,经年之后,究竟是相见有期,还是人世幽冥两两相望。

情谊至此,可谓是绝世!望着这两者的悲怆之色,林白心中默默感慨不止,心中更是有些酸楚。恐怕当初自己在封印仙门一役之后,踪迹全无,当初的陈白庵、张三疯他们,神情想来也是和如今的开明灵兽和巫玄无甚相差吧。

明知存于世间,却无法相见,无力相见,此种悲怆,可谓悲怆之极。

“小子,你既然已知没有任何可能,又何必给我们这种希望,你是安了心想要折磨我们,想要看我们的笑话对吧?!”愤恨憎怒之下,陆吾须发皆张,白眉长须飘摇不止,伸手扼住林白的咽喉,怒声道:“我要杀了你!”

卧槽!眼瞅着陆吾这一幅明显是急火攻心,丧失理智的模样,林白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若是早知道自己这一席话,会弄出来这样的态势,他当时还不如就不提这个茬。不过越是如此,他便越是觉得陆吾可怜,若不是心伤至极,又怎会有此种作态。

“住手!”不等林白出招应对,开明灵兽却已倾力出手,拦住了陆吾的攻势之后,冷然大喝道:“陆吾,清醒过来!不管如何,主人还在世间,已是天大之幸!他能告诉我们这些,已是不胜之喜!只要主人还在,一切就还有可能,你又何必如此!而且如今情势之下,我们所有的希望,也都在他的身上,若是他完不成你我的嘱托,你再杀他,却也不迟!”

靠!刚开始的时候,林白还觉得开明灵兽通情达理,说话做事要比陆吾靠谱的多,但如今这最后一句一撂出来,林白心中登时便怒骂出声。

若完不成你们的嘱托,小爷就得去死,我特么是倒了什么霉,凭啥要被你们这般对待?想要牛干活,又不让牛吃草,而且话说回来,事情还没做,你们就开始说这种叫人寒心的话,真的好吗?听着这两者把自己的性命当成草芥般的话语,林白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好!就按你说的做!”听得此语,陆吾神情骤然一凛,陡然扭头,向着相距诸人不远处一指,而后沉声道:“小子,主人离去之时最后的布置,便是在那处!你去帮我们把它取下来,若是你帮不了我们的这个忙,就小心我要你好看!”

根本没有给林白任何辩驳和商量的时间,他便觉得自己脚下一轻,再扭头一看,只见自己赫然已被陆吾给提在了手里,恍若一阵风般,大踏步往前而去!

“到了,就是此处!”往前走出百步之后,陆吾陡然停下脚步,抬手将林白随手扔在地上,然后沉声道:“主人所安排的,就是此处!你进入其中,把密藏取出!”

林白抬头望去,只见前方赫然是一座小小山峦,峦峰之间,光华缭绕,恍若是有无数璀璨霞光在其中不断游动,犹如是仙光在缭绕一般!

而且更准确的说,那不是山峦,而是一座高台!一座恍若是金字塔一般的建筑物,但将尖顶削成了平地,顺着这建筑的四面,皆有台阶环绕!

而且最让林白诧异的是,此处虽然是处于昆仑圣地的阴眼所在,但冥冥之中,却是有一股极为诡异的生机气息在不断的流淌,而且那地脉龙气在此处,更是浓郁的不像话,气息缭绕于一体,恍若混沌汹涌,似有无数虬龙盘亘其中,在守护着什么不可知之物!

阳眼藏书阁,这圣地的阴眼,又该是藏了什么不可言说的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