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8章 天威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扶桑古木为棺椁,镇压昆仑圣地阴眼,以天道无缺之数为用,这棺椁之中存放着的到底是什么事物,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才当得起这样珍而重之的对待,并且还会被那位堪称是天纵奇才的青莲前辈那样珍而重之,将其视为未来的希望所在!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心神都紧张无比的聚集在了那棺椁之上,想要看看,在这剧烈的颤抖之下,究竟会有什么事物从那棺椁之中出现!

嗡!棺椁在不断的颤动,但诡异的是,虽然棺椁的颤动频率可谓惊人,但其中并没有如诸人所想象的那样恐怖的气机出现,也没有什么可将九天银河都轰击垂降的波动出现,一切的一切,只是平静无比,祥和而又神异。

但就是这样的祥和,却是给人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要知道,单单是一方棺椁,就已是如此的不凡,这棺椁之内存放的事物,又如何能以常理去揣度,可就是这样不寻常的事物,如今却是连分毫波动都没散发出来,这如何能不叫人为之而诧异!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可谓是古往今来最为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而如今的这态势,又怎是一个反常所能形容的,这样不同寻常的态势,若是没有怪异,那才是真见了鬼了!

嘎吱!嘎吱!嘎吱!棺椁的封印正在不断开启,顺着棺椁间,更是不断有木料开阖的沉闷声响出现,而且随着这棺椁缝隙开启的宽度增加,天地间弥漫着的那股生机气息,也变得愈发浓烈起来,甚至于连那原本犹如岩石雕琢而成的棺椁,如今周遭都已尽数被绿叶红花所笼罩起来,绿叶如翠玉,红花如骄阳,端的是神异到了极致!

到底是什么东西?!眼望着这诡谲的一幕,场内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好奇,连眼睑都不敢眨动一下,生怕因为一时的走神,就错过这神异的画面。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棺椁里面应该是一具尸体!”而就在此时,正在不断用照见本源之力观摩棺椁的开明灵兽,声音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一字一顿道。

不仅是它,同样拥有着照见本源之力的林白,虽然如今还不能完全分辨出棺椁内事物的具体模样,但也大致看出了棺椁内放置着的,乃是一具人形的事物。拥有人形,而且被放置于棺椁之内,除却了尸骸之外,又能是何物!

可让林白想不通的是,这棺椁内放着的尸骸究竟是怎样的身份,竟然能够以扶桑古木为棺椁,并且镇压昆仑圣地阴眼,以大道无缺之数为用,而不受其咎。

甚至与在这一刻,林白都不禁想起了此前自己‘天山龙脉’之上,看到的那具相师尸骸。他都开始怀疑,在这个棺椁内存放着的,会不会是如‘天山龙脉’一般,也是一具同样被血色图腾掌控了神魂的相师尸骸。

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青莲前辈又怎会说这棺椁内的事物,关乎着未来的走势?!

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林白悄没声息之间,还是不断的催动命纹,融汇天地周遭的水元气息,开始衍化弱水之力,一旦局势出现意外,便要倾力出手,将祸患消弭。

“出来了!”而就在所有人的心都已经悬到了嗓子眼之时,那棺椁内的事物,终于缓缓露出了真正的面目!顺着棺椁之间,骤然有五色华光流动开来,那光华并无甚威压,可谓是中正平和到了极致,而且其中更是有着惊人的恐怖生机波动。

虽然这气息之中并没有威压,但不知为何,感受着这股气息,却是叫林白等人觉得,那棺椁内的事物,虽然如今还无法分辨,却是给人一种他屹立于绝巅之上,可以俯视世间万物,更是叫所有人都要向其膜拜臣服,要匍匐于其脚下的诡异感觉!

不是相师的尸首,而就在这气机弥散开来之后的一瞬间,林白登时感受到从这股气息之内,感触不到一星半点儿的相术气息波动,这个发现,让他悬着的心不禁稍稍放松了一些,但饶是如此,他却是依旧不敢有分毫大意,人往后退却了几步之后,眼眸死死的盯着那棺椁的核心之处,眸光如刀,似要穿透那些五色光华,窥探到其中的真实模样。

不仅仅是他,开明灵兽、陆吾和阴精水兽,如今也是瞪大了双眼,体内法力运转不断,汇聚于双眼之间,想要勘破那万千霞光,洞悉那尸骸的模样!

咻!而就在诸人的眸光堪堪要碰触到那五彩华光之际,冥冥之中,却是陡然有焰火冲天而起的声响传出,那缭绕与棺椁间的五色华光,恍若是感受到了某种冥冥之中的感召一样,径直便冲天而起,那璀璨的光芒,直将整个天穹都映成了五彩之色!

华光骤然升起,冲入天幕之后,又倏然而收,恍若是汇聚成了一道五彩的洪流,恍若是一头要浴火重生的神凤一般,一头向着那棺椁所在的位置重又冲下!

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和文字来形容的盛况,在这一刻,那璀璨而又神圣的气机,直接充斥了整个寰宇!那璀璨的光芒,已将整个平台都尽数淹没,目光所及之处,除却璀璨明亮的光华之外,再没有任何事物存在,恍若是一片光的海洋!

不仅如此,在这光华如剑一般垂降而下之际,整个昆仑圣地居然都在不断地颤栗,万山轰鸣不绝,恍若是要发出山呼海啸之音,要臣服于这棺椁中尸骸的脚下!

甚至于在这一刻,除却依旧挺立于平台之上的林白之外,陆吾、开明灵兽和阴精水兽,竟然犹如是身躯脱离了控制一样,竟然双膝软到,跪伏在地,连头都不敢抬起!

不仅是它们,即便是与这平台相距甚远之处的老参和禁蛇,此时此刻也是如它们一般,已经是连大气都无法出一口,只觉得冥冥中似有一种卓绝的伟力,正在按压着它们的头颅,把它们按伏于地,不让它们有半点儿抬头观望的心思。

饶是没有如它们那般拜伏与地,但在这一刻,林白却是感觉到顺着天地四方,在自己身周的每一个方向,都有宏大到了极致的力量在不断的威压着自己,那威压深入到了灵魂的最深处,叫人连一星半点儿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越是抵抗,那威压便越是深重,虽然凭借全部的力气,强撑着那慑人的威压,依旧强硬的挺直着脊背,但林白的双脚,却是深深的陷入了地面之下,恍若是要将平台踩穿!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尸骸到底是什么存在,为何会如此诡异?

感触着那诡异的气机,林白只觉得神魂颤栗莫名,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体味过的威压,而且和此前他与人交手之时遇到过的威压不同,这种威压更像是从自己的心底发出的,想要拜伏只是他身体本能之中的一种冲动,由心而发,无法抗拒!

咔嚓!甚至于在这一刻,林白的耳中都开始有幻听出现,那清脆的声响,不是骨骼断裂的沉闷之音,而是神魂在这威压之下,直接崩塌的诡异声响!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对于在场的诸人而言,却像是过去了一生一样漫长,时间在这一刻,就像是完全凝滞了一般,更准确的说,就像是失去了时间的限制,时光永驻在了这一刻,无论是沧海桑田,无论是白驹过隙,都无法改变此时的态势分毫。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璀璨夺目的光华终于缓缓散却,而此时此刻,天地之间恍若是死一般的静寂,没有任何声响,甚至于连诸人的呼吸声都不复存在。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在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而就在那光华散却的一瞬间,那诡谲的威压,也终于消散不见,而就在神魂终于恢复自由之后,林白竟然愕然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软到了几乎与地平行的态势,只差一线,便要跪伏与地!

不仅是他,开明灵兽、陆吾和阴精水兽,如今的态势也是与林白如出一辙,那种顶礼膜拜的态势,就像是在恭迎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出现在这世间!

好可怕!这棺椁内的事物,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会把自己逼迫到这一步,竟然会在自己无知无觉之间,让自己双膝软倒到此种地步,到了几乎快要跪伏与地的态势!

这是一种林白从来都没有体味过的感觉,要知道往日的他,除却对亲人、师长行过这样的大礼之外,再没有对任何人行过这样的礼数!

而且最让林白所无法理解的是,虽然他的身体如今已经快要跪伏与地,但在这一刻,他竟然在自己的心中,连一星半点儿的愤怒都察觉不到,就好像自己刚才的跪拜,乃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容不得自己有半点儿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