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0章 神仙相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世人皆知,一个瓜的好、坏、生、熟、苦、甜,看看它的形状与色泽就知道了;一匹马力气大小,走得快、慢,看看它各个部位是否均匀,毛色、神态与气息如何,就知道它是适合驰骋千里的良驹,还是拉车的驽马。

而人也是如此,一个人的命运和气色,和长相是分不开的!和瓜的形状、色泽,马的毛色、神态相同,面相是最容易,也是最直观的分辨一个人命运的途径。

人的面容,就像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密码的集成体,在上面注明了一个人一生的荣辱富贵,不管是最基本的头发、脸型,还是具体的眼眉、鼻子、额头、嘴和下颌等等,都有着不可言说之秘。虽然每个人的面容,都是遗传自父母,但两者固然可以相似,其中所蕴藏的含义,却是全然不同,每一个新生儿的面容,都像是一个未经解码的资料库。

而这一切的一切,除却对面相一途,有着极为深刻研究的相师之外,再无人可以明了。

而对于林白而言,面相一途,更是他最为基础的出发点,可以说对面相的观察,已经铭刻到了他的骨子之中,无论是匆匆而过的路人,还是身边的至亲,除却天机蒙蔽之下,每个人的面容,在他的大脑中,都会以一种既定的解码方式,将那些讯息解开。

这是一种本能,对林白来说,这种习惯,就像是吃饭、喝水、饮茶一样简单而长久。

从林白出道到如今,他所见过的面容,可谓是不胜枚举,甚至于多到了即便是连当初那位一手编纂了《麻衣相法》的麻衣道者,怕都是不见得有林白所见的面相多。

在林白见过的面相之中,有眼形细长如河流蜿蜒,口阔可纳拳这种按照记载之中,被为万世之师的孔子,以及兴复大唐,成为中兴之名臣的郭子仪,以及那位南征北战,文武双全,无往而不利的陈毅元帅所拥有的河目海口之相……

有剑眉风目这种胆识超人,做事雷厉风行,刚直不阿,必将千古留名的刚直面容;也有行尸走肉、三尖六削这种最为破败贫贱之相;也有马面蛇眼这种虽然劳碌终生,却难有善终的面相;有五长五短,五大五小。五应五合这种奇形之相……

更甚至还有天日之表这种日月角耸的帝王之相!

即便是女人的面相,林白所见的也是多的不胜枚举。比如剑鼻蜂睛这种主劳碌以及刑克六亲的面相;比如反吟伏吟这种频频遇到灾祸,困苦不堪,膝下无人的苦寒面相……

而且长久以来陪伴与他身边的贺嘉尔、夏小青几女,面相也都是极为不俗。在她们之中,有金增火长的旺夫之象;有明珠朝海这样的仁慈福寿之象;甚至还有那种耳若垂珠、面如满月,眼似金星的不利己身,专利小三的神异面相!

但即便是林白看过了如此之多的面相,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如眼前这名女尸这样的面相,更准确的说,是林白曾听闻过这种面相,却从未见识过的面相。甚至于不仅是他,即便是古往今来的无数相师,对这种面相,都只是闻其名,而未曾见过!

林白还记得,对于这种面相,还是当初自己年幼在茅山之时,与李天元偶尔的一次交谈之时,才获悉的。当初的他,刚刚接触面相一道,正是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年纪,乍一接触这新鲜事物,便想要知道面相之中最为神异的是什么形态。

当时的李天元在听到他这个问题之后,便将河目海口、日月角耸、明珠朝海这些不俗的面相,告知了他。但李天元的这个答案,显然是没叫当时的林白满意,而且再想到宗门的名字,林白便登时向李天元发问,这天相二字,究竟是该做何解,算不算面相一种!

当时的林白不过是随口一问,却是没想到,李天元竟然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道:“咱们这天相二字,外人只以为是揣摩天道,以相为用,却是不知道,实际上取得就是面相之中的一种,不过是世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一种面相之名。”

被李天元这么一说,林白心里顿时炸了锅,好奇心大作,便要李天元好生给他解释一番。徒弟有进取的心思,李天元又怎能不悉心传授,当即便把天相种种,悉数告知林白。

按照李天元的说法,无论是河目海口还是日月角耸、明珠朝海这些面向,贵则贵矣,但却远远不是极数的所在。真正贵不可言的面相,实际上远不是这些,而是那种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的神异面相,说的简单点,那种面相就不是凡俗之人的面相。

而唯有这样的面相,才当得起极致二字,而按照李天元的说法,这种被称作天相的面相,恍若是天地变迁,浩瀚不可见,却又真切存在!而且通俗一点儿来说的话,这种面相,更是还有一种更为简单而又直接的名字,也就是神仙相!

李天元当时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把林白说的心向往之,一门心思的想要知晓这种面相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便不停的追问李天元。但让他苦恼的是,李天元听了他这话,却是犯了难,憋了半天,却是憋出来一句,这面相别说是他,就连历代祖师都未曾见过。

试想一下,这天相是什么面相,那是不是凡俗之人所能拥有的面相,是恍若天云变幻,恍然不知所踪的形态。既然不是凡俗之人的面相,而身为凡俗之人的李天元,又怎会见过,别说是他,即便是天相派的那些列祖列宗,又如何有机会得见。

而且林白还记得,当时李天元在说完了这番话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然笑道:“天相不天相的不要紧,反正你记住,哪种面相长得不是人样,不在任何面相之内,不受五行束缚,不受三界拘禁就对了。但凡是这种面相,就是天相,就是神仙相。”

“不像人样,难不成是五个眼珠子,六个鼻子,三头六臂?”而听得李天元这话,当时的林白也是啼笑皆非,眨巴着小眼珠子,似笑非笑的对李天元问道。

“不错!”不料就在林白这话问出之后,李天元竟然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满脸正经的道:“你说的这也不是没可能,不过,也只是有可能而已。反正不管怎样,你就记住,这种面相不是凡俗之人所有就对了!小孩子家家的,胡乱问那么多做什么,浪费我口水。”

自此之后,随着时间的变迁,对于天相之事,李天元再没有提及过一次,而渐渐的也就淡忘于了林白心中,只是在偶然念及李天元的时候,才会偶尔想起一次。

而到了现如今,李天元已然仙逝,这些事儿,就更是湮没在了林白的心神深处,对于儿时曾沉迷过一时的天相之说,更是被琐事所占据,再无心也懒得去思忖。

但林白却着实没想到,在相隔了那么多年之后,有朝一日在他的面前,居然会有一名真真正正长了一幅天相面容的人出现!而且这长了天相之人,非但不是三头六臂、五眼六口,更是惊艳的吓人,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恐怕李天元都要惊得要从坟茔里蹦出来。

一切的一切,在时隔多年之后再回想起来,恍若是一场大梦,叫人不胜感慨唏嘘。

“林小子,你说了那么多,你是怎么判断出这女尸就是天相的?”而在听完了林白的这一番陈述后,阴精水兽、开明灵兽和陆吾它们也是大眼瞪小眼,不可置信问道。

“简单的很……”林白闻言,苦笑摇头,双眼中神情复杂的向着那女尸扫了一眼,然后缓缓道:“她的面相,无论是哪一本相术秘典之上,都没有任何记载!无论用任何相术,都无法揣度到她的命理分毫,也不在任何相术之中,若是这样的面相还不是天相的话,那这世间,怕是再没有任何面相,可以被称为天相!”

“天相,神仙相?”听得林白这话,阴精水兽惊愕震撼之余,心中却是骤然一动,眼角微凛,颤声道:“林小子,这女尸既然是神仙相,会不会就是那些传说中的仙人!”

话音乍一落下,开明灵兽和陆吾脸上均是有忌惮之色露出,甚至隐隐都有凶光毕露。在它们的眼中,那些自诩高高在上,被世人尊崇为仙人的存在是什么?

他们那些人,是这昆仑圣地不折不扣的仇敌,也是一群背信弃义的叛徒,若不是他们临阵倒戈,圣地如何会有今时今日的破败之象。若这女尸真是那所谓的仙人中的一员,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管这女尸有什么诡异之处,它们都会倾尽所有的力量,将她彻底抹杀!

“放心吧,我可以断定,她可以是任何人,但绝不可能是仙人!”眼看着开明灵兽和陆吾那一幅如临大敌的表情,林白苦笑缓缓摇头,接着道:“而且她恐怕是友非敌!”

林白不是没见过真正的仙人,那些人的面相固然贵不可言,但依旧在相术的记载之中,完全不似这女尸一般,面容恍若天然而成,不在任何术法和典籍记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