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1章 夺尸(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是友非敌?”听得林白这话,开明灵兽和陆吾眼眸中的戒备之色,这才算是略有减缓,但还是有错愕和疑惑之色,沉声对林白道:“既然你说她这面相是天相,又是神仙之相,那生了这样面相的人,难道不是那些所谓仙人的奸贼吗?!”

“我说她是生了一幅神仙相,却不是说她就是那些人……”林白被陆吾的逻辑实在是弄得有些无语,不过却也知道之所以给它们造成这种假象,也有自己没有说清楚的缘故在里面,当即便轻笑道:“你们试想一下,若她真是那些所谓的仙人,是臣服于天道之人,那又怎么可能生了一幅这样不受天道所掌控的面相?!”

无论是天相,还是神仙相,实际上都是一种简单的称谓而已。此前林白就已经说了,生具天相之人,这种面相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不受任何相术的牵扯。

什么是五行,什么是三界,实际上都只是天道的另一种名词。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相面之术,也是人对于天道给人身上加上的命运的一种揣度。

而这女尸的容貌,却是天相,这就说明,她这面相,实际上乃是不存于天道掌控之中的面相。说得更简单一些,也就是说,拥有这种面相的人,就像是天道遁去的一一样,她的命数,不被天地所掌控,只存在于自己的手中。

自己的命运,被自己完全掌控,由自己来主宰!这样的命数,可说是逆道之人的终极目标。而这样的面相,又岂是那些臣服于天道,并且为了一己之力,而去背信弃义,换来自以为能够高高在上的仙人资格之人,所能拥有的面相。

这样的人,可以说从一生下来开始,就注定了是逆道之人!而这样的人,对于林白和陆吾他们而言,又怎么可能会是敌人,只会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甚至于在这一刻,林白都有些嫉妒这女尸的面相,倒不是说她惊艳的面容,而是她能够生而拥有天相,可以不受天道的束缚。有着这样命数的人,若是修习逆道的术法,绝对是无往而不利,所能拥有的成就,也定然是会超越无数人的辛勤奋斗。

“若是这么说来的话,那主人当初的话的确是没有说错,她还这就是未来的契机所在!生而不被天道所容,命在己手,这样天生的逆道之人,又如何能不引领圣地,走向新的辉煌!”听得林白的一番解释,陆吾眼眸中满是炽热神情,面上满是无法掩饰的喜色。

此时此刻,他总算是明白了,当初主人的这布局,的确不是无心之举,而是穷尽了所有的力量,给他们这些一心还想着恢复往日圣地荣光,想要逆道之人,留下了一颗火种,一颗希望的种子,只要这种子能够开枝散叶,便绝对能够开花结果,成就非凡。

即便是林白,此时都是唏嘘连连,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初那位青莲前辈,究竟是穷尽了怎样的心力和手段,才在这天地间寻来了这么一位拥有着天相面容之人。把这唯有传说之中才存在的人物,带到了这世间,也怨不得当时的他,会在最紧要的关头抛下圣地,而是只身一人游历在外,原来是在为了苦心谋划此事。

只是让林白所想不通的是,既然青莲前辈找到了这么一个契机所在,当初的他大可以一手调教这女子,将其塑造成前所未有的强大之身,并借助她来完成取天道而代之的壮举!

但为何在找到了这拥有着天相之人后,青莲前辈却是会把她尘封于这以扶桑古木制成的棺椁之中,并且用她来镇压圣地阴眼,并且以天道无缺之数来为她所用。

最重要的是,后来究竟是又发生了什么,青莲前辈才会被禁锢与方丈洲之中,身受永无宁日的磨灭之苦,永生永世,无法寻到脱离的契机。

“话是如此没错……”而就在此时,开明灵兽却是神情复杂的幽幽开口,缓缓道:“你们莫要忘了,就算她真的是一切的契机所在,但却只是一具尸骸,我们就算是有通天之能,难道还能让这尸骸复苏,仅凭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希望可言。”

一言落下,四下登时静寂一片,所有人的神情在瞬息间都沉到了冰点之下。诚如开明灵兽所言,就算是这女尸乃是生具天相之人,就算是她是一切的希望所在。但说破了大天去,她却终究都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仅凭一具尸骸,又能完成什么!

难不成是要他们穷尽一切手段,来复活这具女尸,可这样的手段,别说是他们,就算是那些所谓的仙人,怕都是不见得有能力做得到吧!这种诡异莫测的手段,恐怕就只有天道一人所有,可天道虚无缥缈,不可捉摸,而且就算是能够寻觅到天道,可是如今的他们,已是站在了天道的对立面,天道又如何会出手襄助他们?!

复活终将成为自己夙命仇敌之人,就算天道是吃饱了撑的,怕也不会做这荒唐事吧!

一时间场内那好容易才生出来的一点儿喜意,此时完全被疑云和失落所占据,所有人都面如止水,心事重重,在心中不断思量这一切的缘由究竟是什么。

青莲前辈当初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些人留下这么一具尸骸?!希望明明已经摆在了眼前,但仔细去看,却只不过是一条新的死胡同。这个发现,让林白有一种身心无力的感觉,只觉得疑惑已完全占据了内心。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青莲前辈,留下这具尸骸,又究竟是有什么深意?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内心,就只剩下了这个共同的疑惑,浑浑噩噩,不明其所以然。

“你们不能用,却不代表我不能用!”而就在此时,天地间却是陡然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骤然传来,恍若是夜枭啼鸣,阴骘无比,而且更是有一种猖狂喜意,冷然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我正愁找不到一具好的肉身,你们的这番美意,我就心领了!”

还未等到诸人听到这话语声后反应过来,只见眼前陡然一黑,一个黑影恍若是展翅的大鹏一般,向着那平台之上便飞跃而去!黑雾缭绕之下,无数诡谲的血色图腾闪烁不止,在虚空之中交织成一片,映得天地血红一片,恍若是要成为鲜血的海洋!

“血巫!”此种威势,除却那被阴精水兽放走,侥幸逃脱,并且占据了顾太虚身躯的血巫之外,又能有何人能有此种威势,望到此情此景,林白登时面色铁青,控龙之术骤然掐动,便要调集此处的地脉气息化龙,为己所用,来迎击血巫。

不仅是林白,陆吾和开明灵兽他们,而今也是面色深沉如水。经历过圣地破灭的劫难之后,他们又如何能不知道这血巫的诡异之处。它无形无质,乃是鲜血图腾所化,可以占据人躯来为己所用。如今这棺椁内存放着的这具女尸,对于林白他们来说,是一筹莫展,但对于血巫来说,却是天造地设的一副骸骨,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入主其中!

他们不敢想象,若是这象征着圣地复苏的唯一契机,拥有着天相之面相的女尸,被血巫所控制,那将是一件怎样的祸事!一旦女尸被血巫控制,也就意味着他们仅存的那一线希望之火,就要自此而完全破灭,终将化归与乌有之中!

“好强大的肉身,若是占据了这身躯,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人能够奈何得了我,你们这些杂碎,也都要臣服于我的脚下,此前的诸般仇怨,今日我便要尽数偿还你们!”

石阶天威弥漫,常人难以行进,但对于臣服于天道之下的血巫而言,这威压却是根本不曾存在,只是呼吸间,便已冲上了台阶,而在感受到那女尸传递出的强烈威压之后,他更是面露喜色,猖狂大笑不止,血色图腾骤然弥散,如箭般向女尸激射而去!

“畜牲,找死!”此情此景之下,陆吾睚眦欲裂,箭步往前,猛然抬手,双手掐动印诀,顺着身躯陡然有一股磅礴血气如狂潮一般生出,直扑血巫而去!

那血气恍若波涛,弥散开来,犹如一道道森然铁链,瞬息间便在血巫周遭组成了一座恍若是天牢般的事物,要将血巫的步伐拘束在此,不让他靠近女尸分毫!

“雕虫小技,也想拦我!”漫天血气之下,血巫不畏反笑,桀桀怪笑一声后,周身血色图腾骤然弥散开来,恍若快快星痕,向着那血气组成的牢狱便冲击而去,两者乍一相触,那血气登时便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一击得手,血巫愈发猖狂,冷笑不止,寒声道:“天时地利,均在我这里,今日你们越是不想我得到这女尸,我便越是要得到!”

话音落下,那血色图腾骤然变动,恍若灵蛇,便要洞穿那血气缝隙!

“不!”此情此景,陆吾双眼通红一片,犹如撕心裂肺,声声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