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2章 夺尸(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女尸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圣地最后复兴的希望,虽然如今他们还不知道青莲留下这女尸究竟是有什么深意,但如何能让血巫将这唯一的希望夺走!

就算是用脚趾头去想,都能想象得到,若是这女尸的身躯真被血巫占据了的话,将会给血巫的战力带来怎样的提升,恐怕一旦它入主成功,在场的诸人,不管是他陆吾,还是林白,抑或是开明灵兽和阴精水兽,都要身归幽冥,化为乌有!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女尸对于陆吾和开明灵兽而言,不单单是象征着圣地复兴的希望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她是青莲的遗留,是它们主人留在这圣地中的唯一事物!

别说这是一具拥有着天相面容的女尸,就算是一枚土坷垃,它们也决不容许血巫染指分毫!此时血巫要占据这女尸的身躯,就等于是要将青莲的心血化为乌有。情谊在上,青天在上,他们如何能允许血巫做成这荒谬之事,让青莲对它们的托付成空!

它们守护的,不是圣地复兴的希望,而是青莲对它们的嘱托,而为了这个嘱托,就算是把性命都抛弃,又有什么要紧,若是眼睁睁的看着血巫施为,却不拦阻,那活着还作甚?

“林小子,我们来给你争取时间!尽快凝练弱水之力,封锁这平台,不让血巫靠近分毫!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让血巫碰触到这女尸分毫!”

说时迟,那时快,陆吾话音乍一落下,还未等到诸人反应过来,陆吾已是纵身扑到了那石阶之上,周身血气沸腾,想要竭尽全力,冲击到血巫身旁,把它从石阶上扯下!

脚步乍一落到石阶,那恐怖的威压骤然生出,一股股雄浑的气息,恍若是一枚枚重锤,发出惊天的轰鸣,向着陆吾轰击不止!甚至于在这一刻,那恐怖的气息,几乎都已经化作了实质,有璀璨的光华闪烁,一击接着一击,直叫陆吾周身血气破碎,就连他的身躯都在不断的颤抖,似乎连神魂都在承受着无法名状的强烈威压!

但即便是如此,陆吾却是恍若未曾觉察一般,犹如是一头陷入了绝境的恶兽,疯狂的顶着那铺天盖地的威压,一步步的向着血巫逼近。

鲜血滴落石阶,骨骼嘎嘣作响,一切痛苦磨难,都抛于脑后,心中只剩下一个信念,那便是守护青莲的嘱托,守护这女尸,守护心中的承诺,不让血巫得逞!

轰!轰!轰!狂暴的嗡鸣声不绝于耳,一次接着一次的剧烈撞击,陆吾的身躯都开始有无数裂痕出现,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恍若是生机都要磨灭成空!

但即便如此,陆吾神情却是依旧坚毅无比,双眼已完全被鲜血所占据,闪烁着耀眼的红芒,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境地,眸中杀机和恨意滔天,仿佛是要恨不能把要破坏掉他对青莲承诺的血巫生吞活剥,好以此来慰藉青莲之念!

“只要我一息尚存,就绝不让你得手!”陆吾愤声怒吼不断,脚步一步接着一步的不断迈进,不断的靠近血巫,但步伐虽然在进,他的气机和生机却在不断的减弱。

“还有我!”而与此同时,开明灵兽也是轰然出声,九眼陡然睁开,照见本源之力恍若是不要命了一般,朝外疯狂倾泻而出,那眸光如血,恍若在这一刻,它已经完全忘记了个人的得失,只剩下一个守护承诺的信念,决不让陆吾得手!

轰隆!轰隆!恐怖的威压之声不绝于耳,天威不可测,天威不可挡,在这狂暴的威压之下,饶是陆吾和开明灵兽修为滔天,但却也根本无法抵挡,在那强烈的轰击之下,手段不断削弱,最终更是到了几近于破灭的边缘。

“就凭你们,也配拦阻我!”望着这一幕,血巫冷笑连连,眼眸中满是不屑之色,而脚步更是越来越快,一步接着一步的不断逼近女尸所在的位置!

眼看着血巫的动作,陆吾和开明灵兽眼眸好似在滴血,在它们的心中,已经忘却了这世间的一切,心中的思绪恍若是穿越了千百年,回到了圣地的往昔岁月之中,有关青莲的音容笑貌,以及当初圣地中的种种景象,悉数都在它们眼眸中闪现!

往日荣光,如今悉数化作残破,往日之人,如今已随风而散,此情此义,已无法可追,天地之间,唯剩下这一具女尸,唯剩下守卫圣地的一个承诺和信念!

在这一刻,陆吾和开明灵兽突然觉得心脏都在刺痛,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剧烈痛楚,就像是万蚁噬魂一般,要把神魂都吞噬成乌有!

“只要我们还有一息尚存,就决不会让你有机可乘!”饶是威压如山,陆吾面上却是没有任何畏惧之色,甚至还有笑意露出,一字一顿道:“燃我残命,誓死捍卫!”

话音落下,陆吾和开明灵兽的身躯,陡然有璀璨的光华生出,砰然一声,恍若是有一堆剧烈的火焰升腾而起一般,两人的气息就像是被加入了催化剂一样,骤然沸腾开来。

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为林白争取足够的时间,让他汇聚地脉之龙,来拦阻血巫!

此时此刻,陆吾和开明灵兽就像是两只明明知道前方是焚身火焰,却还是义无返顾的往前扑去,想要用羽翅来吹熄火焰的飞蛾,固然明知前路是死亡,但却无所畏惧!

“疯子,竟然连燃烧生机都能做出来,你们这群疯子……”此情此景之下,望着陆吾和开明灵兽那几乎都要滴血的眼眸,血巫只觉得心脏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那不是畏惧,而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情绪,一种极像是对奋不顾身之人的敬畏!

这是一种血巫所无法理解的情绪,他不明白,究竟什么样的事情,能够叫人拿性命来捍卫,甚至于牺牲掉自己的一切,竟然都可以完全不在意!

而且不知为何,他觉得这种力量很可怕,不是说燃烧生机了之后的陆吾和开明灵兽的实力很可怕,而是他们所表现出的这种精神上的力量很可怕!

“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先把你们这些杂碎解决了,再来占据这女尸!”虽然心中颤栗,但血巫却又如何会手下留情,狞笑连连之后,周身血色图腾翻转转动不止,向着陆吾和开明灵兽便轰击而去,一枚枚图腾,恍若惊世之星,要轰击破灭天地!

咔嚓!咔嚓!剧烈的气息之下,天地四方到处都是破裂的巨大声响,地面和虚空之上,无一处不是在坍塌,无一处不是在碎裂,恍若是末日要提前降临在此处!

而在这强烈的轰击之下,陆吾和开明灵兽的身躯,恍若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朝后倒飞开来,周身血花飞溅,将周遭的地面都染成了血红之色!

“只要我一息尚存,你就不要想冲上这平台!”鲜血染红了面颊,染红了眼睛,但陆吾却是连擦都不擦,身躯碎裂的疼痛,也恍若是未曾觉察到一样,高高抛起坠落地面之后,登时又直接从地上爬起,而后向着石阶就又冲了过去,鲜血顺着脚掌滴落地面,在那破裂的大地之上,留下了一个个淋漓而又惊心动魄的脚印!

“疯子,一群不折不扣的疯子!”望着这一幕,血巫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不知为何,望着这状若疯虎的两人,他的心中竟是没有任何征兆的生出一种退却的心绪,口中喃喃道。

“这是主人的托付,不管你是谁,都不能将其取走!”陆吾和开明灵兽朗笑连连,眼眸中满是决绝之色,步伐坚毅,一步步不断往前冲袭,步伐沉重而又坚毅!

但即便是心中信念不屈,可是他们所要面对着的一切,却远远不是仅凭着信念就能解决的事情!石阶之上,天威如海,无孔不入,钻心慑骨;图腾漫天,惊鸿现世,神威滔天,轰击天地,威压如山如岳如海,每一缕气息,都能要人性命!

毫不含糊的说,对于如今的陆吾和开明灵兽而言,哪怕是它们仅仅一寸的前进,都是在用透支生命来获得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们会不会就倒在这石阶之上!

“送你们去死!”望着已如血人一般浑身浴血的陆吾和开明灵兽,血巫猛然一咬牙,心中骤然做出决断,不进反退,身躯恍若是要化作一道利箭,向着陆吾和开明灵兽便俯冲而下,图腾交织于一处,恍若是要化作荧惑临尘,以杀伐和血腥,来终结它们的生命!

反扑之下,那图腾散发出的气机,犹如是千万枚钢针,锋锐到了极致,饶是相距甚远,都已是叫阴精水兽觉得狂风呼啸,心中连半分的抵抗之念都无法生出!

“该死!”眼望着这一幕,正在操纵水元气息,转换弱水的林白,眼眸骤然一凛,陡然怒骂出声,而后手上印诀骤然变动,眸中戾芒乍现,寒声道:“控龙为用,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