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3章 惊变(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这一次的出手,对于林白而言,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他借助照见本源之力,结合命纹,对水元之力向着弱水改造的进程,已经到了极为紧要的关头,只要弱水功成,便能将血巫封印,毕其功于一役!

但眼下的情况,却是逼得他不得不抛下对水元之力的改造,转而对血巫提前下手!因为他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陆吾和开明灵兽虽然已是在燃烧生命为战,但已到了强弩之末,若是让它们这么硬撑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把性命丢与此处!

虽说此前跟开明灵兽和陆吾打的交道不多,但这两者所表现出的对青莲承诺的那种尊崇,那种坚守一个承诺,哪怕粉身碎骨都毫不畏惧的态度,着实叫林白敬佩!

封印血巫固然重要,但若是因此而让陆吾和开明灵兽丢掉性命,却也是林白所不愿看到的,所以而今之际,他所能做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助这二者从虎口脱险!

“血巫,你真正的敌人在这里!”随着控龙之术的施展,天地间的地脉气息骤然澎湃而起,恍若虬龙遨翔于天地之间,在这一刻,林白犹如是天神下凡一般,眸光冷冽,直视血巫,冷声道:“你不是想要与我一战吗,尽管来吧!”

轰!话音乍一落下,那地脉气息所化的地脉之龙,裹挟着凛冽的劲气,向着血巫便轰击而去,只是短短瞬息间,便如在天地间撕开了一个缺口般,抵达了血巫的身前!

“来得好!我就怕你不出手!”看到林白出手,血巫不怒反笑,他之所以要对开明灵兽和陆吾连下杀手,所为的就是就是要逼迫林白出手,因为经历了此前那一役之后,对于林白转换弱水的手段,他实在心有余悸,既然正面迎击不可想,那便从侧面逼得他无法动手!

地脉之龙轰然而至,气息慑人到了极致,狂暴的龙躯舞动之际,天地四方均是震颤不止,就连虚空之间,都开始有无数诡异的裂缝出现,那是虚空破裂的征兆,只要身躯碰触到那些裂痕分毫,即便是血巫,都难逃一死!

其势无法闪躲,不过血巫却也没想过闪躲,狂暴气机之下,周身血色图腾骤然闪烁,身躯陡然扭转,无数图腾恍若是飞鸟一般骤然散开,瞬息之间便裹挟在了那地脉之龙周遭,将其团团围住,无数图腾轰击不止,恍若是要将那地脉之龙轰击成粉尘。

“小子,你为何这么不听劝!”眼望着此景,看到林白放弃了对弱水的转换后,陆吾睚眦欲裂,怒斥出声,撕心裂肺的吼道:“我不是已跟你说过了,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你都不得出手,要封印这血巫,不让他触碰到那女尸分毫!”

虽然很清楚林白之所以出手,是为了给他和开明灵兽解围,好让他们不在血巫和石阶的双重威压之下丧命,但林白这样一做,就算是真落入了血巫的算计之中,更是大大增加了血巫占据那女尸的几率,固然对林白心有感激,但陆吾心中又怎能没有不甘!

“小子,你看到没有,就算是你好心救了它们,它们对你也没有半点儿感恩之心,只会觉得你这是愚蠢!”听得此言,血巫放声肆意大笑,面宇之上满是促狭神色。

“聒噪!”林白眸光森寒,手上印诀缓缓变动,冷然直视血巫,淡然道:“此前已经让你侥幸逃走了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给你逃离的机会!”

话音落下,林白手上的印诀骤然变动,对地脉气息的操纵变得愈发灵活起来!经历了此前石阶的磨砺之后,相较于之前跟血巫交手之时,他对控龙之术的掌控,已是明显精进了许多,那地脉之龙变得愈发灵动,鳞甲湛然,威力无穷!

龙躯扭动,森然气息毕露,恍若是山脉横击,叫人惊心动魄!

“该死的小子,你到底是经历过了什么,怎么手段又精进了一些!”而在这一番接触之下,血巫也是明显觉察到,相交于此前的相争,林白的手段又是有了极大的提升,这发现让他心中愈发忌惮起来,只觉得若是不能尽早解决了林白,若让他以这种惊人的速度成长下去,他日必成心腹大患,当即冷然望着林白,寒声道:“小子,今日看来是留你不得了!”

心念转动之下,血巫周身那些诡谲的血色图腾重又开始诡谲无比的转动起来,而且林白更是赫然发现,随着这血色图腾的转动,冥冥中更是有太阴重水生出!

这血巫怎地如此古怪,非但能够占据人的身躯,甚至连被占据身躯之人的独门秘术都能施展!这天道部分法则的体现,果然不同凡响!眼望着这一幕,林白心中警兆连连,更是连忙撑起法则领域,以免在不注意之时,被那血色图腾冲入自己身躯之中!

太阴重水连连摆动,恍若是一条重水所组成的浩然长河,血色图腾在其中翻涌不止,犹如长河之中的朵朵浪涛!血气弥散,长河化作血河,浪涛深重,恍若是一枚枚浩瀚的巨星,在长河中升腾不断,向着那地脉之龙轰击不止!

虽说在五行之说中,土能克水,但那也只是局限在一定的程度之内!若是有惊天的浪涛生成,而没有足够的土元阻挡,就算千里之堤,也要化为水乡泽国!

狂暴的水浪冲击不止,一击接着一击,恍若绵绵无绝期!图腾所化的血色浊浪滔天而起,一击接着一击,重重的轰击在那龙躯之上,只是短短瞬息的功夫,竟然就在那龙躯之上轰击出了无数道规矩的裂痕,似要洞穿这一整条地脉!

“不行,虽然自己的恐龙之术相较此前精进了不少,但若是想要以此术来对付血巫,却是远远不够!”感受着地脉之龙气息的变动,林白眉头紧锁,面色更是沉郁如水。

他不敢想象,此时此刻的血巫战力都已是到了这样诡谲的地步,若是等下他轰击破灭了这地脉之龙,真的占据了那具神秘莫测的女尸,自己应付起来又是要艰难到何种地步!

“小子,此前一战,我已洞悉了你手段之秘,仅凭这些手段,你奈何不了我,今日不管你们究竟还有什么手段,都拦阻不了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心软,见不得它们死亡吧!”仿若是要验证林白心中那个最坏的打算一般,一击得手,血巫戾笑连连,淡然道:“给我破!”

话音落下,那漫天血色图腾陡然弥散开来,浊流登时朝天而起,恍若是九天银河化作了一道巨大的瀑布,直接倾泻而下一般,向着地脉之龙便轰击而下!

一击发出,地脉之龙登时有凄厉啸声发出,撕心裂肺,而龙躯之上,更是瞬时被砸出数个巨大的裂缝,饶是这龙躯乃是最为坚韧的地脉龙气所化,却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苦也!龙躯崩塌,林白也是跟着身遭重创,恍若是被一记重锤狠狠砸中了一般,整个人如被人大力踢起的皮球一般,向着平台之下便直降而下!

林白又如何不知道,对付这血巫最好的办法,实际上就是在刚才不去理会陆吾和开明灵兽垂危的迹象,不去计较它们性命的丢失,一门心思的凝聚弱水,取得奇兵之效!

只是人心都是肉长的,陆吾和开明灵兽义薄云天,林白又如何能对它们的处境视若无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石阶和血巫的双重轰击之下,魂飞魄散。

一切的一切,早在自己之前放弃转换弱水之力时,就已经注定了,根本无法改换分毫!

只是这一次败了,被这血巫占据了那神秘莫测的女尸,恐怕不管是自己,还是陆吾、开明灵兽和阴精水兽,都将迎来灭顶之灾,甚至于这圣地,也再无复兴之望!

“哈哈哈,我早已说过,你们无法拦阻我!”攻击得手,血巫仰头长笑不止,周身血色图腾闪烁不定,恍若是一滴高速飞驰的血滴,向着那女尸便冲袭而去!

“主人的嘱托,我的承诺,圣地复兴的希望……”此情此景,陆吾陡然抬头,眼眸中骤然有癫狂之色露出,周身颤栗,陡然拔地而起,向着血巫便轰击而去,口中喃喃长啸道:“我既然在此处,又怎能目睹这一切的发生!拼了这命,我也不能让你成功!”

身躯如箭,骤然之间,登时飞奔而起!恍若是有霹雳之声在虚空之中响起,在这剧烈的声响中,陆吾恍若是化作了一道燃烧的流星,向着血巫便轰击而去!那是对生机的极致燃烧,是对生命的全部透支,是孤注一掷,注定要鱼死网破的攻势!

“疯子,你们这群疯子……”此情此景,血巫面色大变,身躯急忙便要躲闪!

虚空在不断的破裂,随着陆吾身躯的划过,无数道裂痕不断出现,犹如石破天惊!

“没错,我是疯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陆吾冷笑连连,身躯虽已燃烧到极致,但声音却是冷冽依旧,恍若利剑划破苍穹,道:“我为承诺而疯,即便是死,又有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