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4章 惊变(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只要能完成主人的嘱托,只要能让我达成我的承诺,就算是死,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烟消云散于此处,我也无怨无悔!”陆吾癫狂大笑不止,声音冷冽,冷冽如划过天穹便一闪即逝的流星,而他那燃烧生命,高速飞驰的身躯,更是和流星没有任何区别!

“疯子,该死的疯子,一群疯子!”听着这癫狂的话语,感触着陆吾那越来越近的身躯,血巫眉头紧皱,眼眸中竟是破天荒的有畏惧之色露出,而后陡然变得阴狠起来,寒声道:“既然你们这么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去死吧!”

话音落下,血巫周身图腾涌动,交织于一处,犹如是一张冥冥中操纵命运与无形之中的大手,向着陆吾的身躯就横击而去,似乎要一把将他捏成粉末,化作幽冥!

一击之下,饶是陆吾已将生命燃烧到了极致,却是根本无法抵挡血巫释放出的这股力量!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这血巫乃是天道法则的部分显化,他所施展的手段,说成是天威也不为过,更不用说在这石阶之上,更是有真正的天威存在!

两者夹击之下,别说陆吾此前就已身受重创,就算是他还是全盛之时,恐怕也根本无法击破血巫的攻势,只能被这无边的伟力,抹杀成齑粉!

轰!剧烈的威压之下,就像是被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直接重重压在了身上,陆吾那原本正在高速疾驰的身躯,竟然直接被压落地面,而后被伟力死死的压在石阶之上,甚至都没入了地面之中,连挣扎都无法挣扎,只能眼露绝望!

而此时此刻的开明灵兽,状况却也是好不到哪儿去,虽然它没有如陆吾一般直冲石阶而上,但在那伟力之下,却也是被拍入了地下,周身残破,血流不止,鲜血将地面都洇湿成了嫣红一片,那血色,可谓是刺眼到了极致!

绝望,无以复加的绝望,在这一刻,彻底占据了场内所有人的内心!开明灵兽和陆吾想要不甘的嘶吼,但在那剧烈的威压之下,却是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

一切到此就要结束了吗?所谓的圣地复兴希望,所谓的一线契机,到头来都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黄粱大梦,就如这曾璀璨过一时的圣地一样,灿烂的快,消亡的也快!

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在最后的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那希望的火焰,只不过是把他们心中的黑暗,照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旋即就又熄灭。

“就算是你们这般挣扎,又能有什么作用,到头来还不是一切成空,到头来还不是要尽数败亡于我的脚下!我早已跟你们说过,天意不可违,天道不可逆!一切的一切,早已注定,不管是这圣地的覆灭,还是你们的生死,在冥冥之中,早已成了定数!任何想要违逆这一切,想要改变这一切的人,等待着的,就唯有死路一条!”

眼望着这一幕,血巫猖狂狞笑不止,身躯恍若是一道血色的利箭,瞬息之间,便划过了无数台阶,陡然已来到了那女尸的跟前,而后漫天血色图腾恍若诡异流动的水波,顺着被他所占据的顾太虚的躯体,向着那女尸便流动而去,似要渗入其体内!

完了!一切都已经完了!眼望着这一幕,即便是林白,心中都是酸楚无比。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穷尽了一切努力,到头来,竟然还是功亏一篑,棋差一招!

而阴精水兽更是愤声嘶吼不止,眼眸中满是懊悔和愤怒之色,在此时此刻,它恨不能把自己的脚爪子给剁了!如果不是它当初多事,又怎么可能会让好容易被林白镇压的血巫逃脱,而血巫若是不逃脱的话,又怎会有如今的态势!

血色图腾恍若水波,一层接着一层的向着女尸的身躯之内没入不断,所有的图腾,只要碰触到那女尸的身躯,竟是都如泥牛入海一般,直接没入其中,不见行迹!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随着这图腾的没入,那女尸惨白的容颜,如今竟然开始有一缕缕的诡异血色图纹出现,恍若是被人刻上了诡异的血色刺青一样!

天空在这一刻,已然彻底黯淡下来,无数诡谲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弥散席卷开来!在这恐怖的威势之下,叫人根本没有任何抵挡之力,只觉得就像是被无形的牢狱紧紧的束缚住了一样,任凭是如何挣扎,都无法迈步分毫,只能深入地面之下!

就连那以大道无缺之数为用的平台,此刻也在不断的发出轰隆之声,似乎是随着血巫对那女尸占据的增多,就要完全坍塌崩溃,化作粉尘,消散于人世之间!

也许这真的就是命!天旋地转,开明灵兽苦笑连连,眼眸中满是绝望之色,等待了无数年,好容易终于能够有人把心中那仅剩下的未烧完的余烬吹亮了一些,但还未等到那些余烬彻底燃烧起来,就有暴雨骤降,将所有的火苗,尽数打湿,再无重燃之日!

往昔的一幕幕,那些几乎都已经消亡于历史长河中的往事,在这一刻,都像是电影一样,不断的在开明灵兽和陆吾的眼中闪现,一切的一切,回头再看,已是恍若大梦!

曾记否,圣地最为繁荣之时,群雄汇聚,谈笑间,均是有豪气干云之势!

曾记否,圣地最为繁荣之时,圣地挥手,号令天下,莫敢有不从之人!

曾记否,圣地最为繁荣之时,青莲出昆仑,皇皇寰宇,睥睨天地!

曾记否,在那个时代,在他们和这圣地中人胸口燃烧的那一抨热血,即便是如今繁华落幕,一切退散,千百年饮冰,但依旧却又余温尚存!

也正是因为这一线余温尚存,即便是圣地破灭,青莲彻底不见于人世之间,它们却是依旧默默的守卫在这昆仑之中,即便是面对永久沉沦的静寂,其志却是依旧未改,仍然坚信着,一切仍旧有转机的时候,仍旧悍不畏死的守护着那简单的承诺!

但就算是如此又能如何,一切的一切,就算是终于被它们盼来了一个希望,但一切终究还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幻梦,终究有竟时,再如当初的圣地般,重新繁华落幕!

“主人,就算圣地破灭,就算我对您的承诺落空!但我陆吾发誓,若有来生来世,我还愿以你为主,为你所用,哪怕是粉身碎骨,都浑然不惧!但下一次,绝对不会像如今这样,我不会再在圣地覆灭之时逃避什么,而是会紧跟与你身边,与你并肩而战!”

一幕一幕,缓缓在陆吾心中回想而出,在这一刻,恍恍惚惚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青莲的音容笑貌,所看到的这幻象,叫他面上有淡淡笑容出现,而后喃喃自语不止。

“天道不可违逆,你们都要死!你们不可活!”听到陆吾这宛若杜鹃泣血一般的话语,血巫的笑声越来越猖狂起来,狞笑不止道:“这是天道的惩罚,你们无力抗拒!”

“错!”但就在此时,天地间却是突然有极为恬淡的一声发出,那声音清脆悦耳,犹如珠玉相击时发出的声响一般清越,又如淙淙清泉般,流淌过于人的心神之间,润物无声。

但这声音虽然微弱,但传入诸人的耳中,却是直叫人觉得就像是九天之上有一道惊雷骤然炸响,充满了叫人无法抗衡的神圣力量与威严,犹如是苍天对人世的训诫!

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像是完全静止了一样,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了这一个‘错’字,而且不知为何,听着这声音,更是叫所有人都觉得,好像的确是有什么东西错了,但却又叫人不知道这错,究竟是发生在何处!

“谁在说话?!”这声音乍一落下,血巫的神情登时变得仓皇起来,即便是他,在刚才的那一声之中,都觉得心神震颤,这种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来由的震颤,叫他畏惧莫名,只能向着四下狂乱的扫视,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冷然道:“错在何处?”

但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残破一片,一切的一切,仍如此前一般,没有任何的改变!无论是林白,还是陆吾、开明灵兽,抑或是阴精水兽,都已是气息微弱,跌坐于地,面无血色,而且在他们的眼中,更都是有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迷惘之色!

一切但一切,就像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这声音究竟是从何处发出的,又为什么会在四野八荒之间响起,这声音诡谲的,就像是上苍冥冥中的一声低喃。

遍寻不得,血巫的身躯在颤栗,他觉得很愤怒,但又不知道这愤怒究竟是从何而起;他觉得很畏惧,但又不知道这畏惧,究竟是从何处而来!

冥冥中,就像是有一种诡谲的感知突然升起一样,他突然转头,向着女尸望去,却是发现,那女尸竟然不知在何时,已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