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81章 杀鸡何用牛刀(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剑气如狱,只是倏然间,便已将叶莫周遭的逃遁线路尽数封堵!那凛冽的剑气,直叫叶莫一阵阵的头皮发麻,心中的不妙感也越来越强烈起来!

嗤!森冷剑气,无情至极,就在他惊愕的这一瞬,竟然已是有有一股倏然间洞穿了他的脚踝,刺痛直接钻心而入,叫他觉得,似乎连自己的骨骼,都被那剑气洞穿了!

剧痛之下,叶莫面色大变,他实在没想到,林白的手段居然如此诡谲,自己想要避退,竟然都无从避让!低吼一声,叶莫面上露出决绝之色,陡然扭头,咬破舌尖,朝着那向着他扑面袭来的森然剑气,便是一口舌尖鲜血化作的血箭喷出!

那血箭乍一出现,便有雄浑无匹的浓烈血气散发而出,倏然间,更是化作了一头恍若是猛兽般的事物,向着那些似可洞穿虚空的森冷剑气,便吞噬而去!

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何种诡谲的术法,明明只是一口鲜血,但却是带着极为深重的腐蚀气机,即便是那些无坚不摧,无物不可的森然剑气,在碰触到这从叶莫口中喷出的鲜血后,竟然都有股股青烟冒出,出现无数斑驳孔洞,似要被腐蚀成空!

而就在这一击得手之后,叶莫更是借着这一阻之力,转身便朝后退却,想要趁着这机会,从漫天森寒的剑气之下,逃之夭夭。

只是虽然侥幸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线生机,但叶莫眼眸中却满是愤恨和绝望神情。刚才喷出的那一口精血,乃是他侥幸取得的一门秘术,是以燃烧本源为代价,所发动的!一击发出,便将本源损耗了大半,需要休养许久,方能回复。

当初在得到这门秘术的时候,他实在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被人逼得施展出此术,更是没想到,还是这么只打了几个照面,就要用这保命的法子!

“想逃,你觉得你逃得了吗?!”林白眸光森寒,这个叶莫口出狂言,更是把主意往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身上打,虽然自己已让他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对这种人来说,若是不能给他一次致命的打击,就永远没有办法斩断他心中的祸根!

养虎为患,在如此诡谲的局势之下,林白是断然不会做出此种举动的!如果今日不狠狠的收拾他一顿,假以时日,此人若是再度反扑,必然后患无穷!

说话的功夫,林白眼眸中的光芒又变得璀璨了许多,照见本源之力倾巢而出,和命纹融汇成一体,直接投映在了那诡异的精血之上,窥探本源,寻求其中的诡谲!

本源窥探,此乃天地与开明灵兽一族的恩赐,也是让它们这一族能够屹立于天地灵物最巅峰的缘由所在,此术之玄妙,可见一斑!照见本源之力只是乍一生出,顷刻间便已洞悉了那诡异精血之所以会有腐蚀之效的缘由所在。

“给我破!”既然已经找出了纰漏之所在,林白又如何能让这诡异的血气阻拦了自己追截叶莫的大计,双手轻舞,陡然便调动剑气,分化开来,恍若一道道的银色丝线般,抽丝剥茧般向着那诡异血气中没入而去,开始对那薄弱之处,破坏连连!

嗡!剑气损毁之下,虚空中骤然一阵诡谲的波动,那一应诡谲血气,骤然便破裂成空!

“疾!”一击得手,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轻轻一招,飞剑骤然一颤,催动着那漫天剑气,向着正在奔逃的叶莫便笼罩而去!剑气弥漫开来,连接于一处,铺天盖地笼罩而下,恍若是一张大网般,向着叶莫就罩了下去,要将其笼罩于其中。

剑气乍一追击,正在奔逃的叶莫便觉得后背一寒,扭头一看,更是三魂七魄都差点儿被吓出窍,眼眸中的绝望之色也愈发浓郁。

刚才借助精血施展的秘术,已将他的本源毁却了大半,若是再度施展的话,他的本源必将燃烧殆尽,而等到那个时候,自己的修为就将一落千丈,今生今世,怕是都再没有任何机会,重回如今的境界,想要摸到大道的门槛,也势必要难如登天!

但还未等到他做出决断,那些速度已经到了堪称绝伦地步的森冷剑气,竟是已经冲袭到了他身周,犹如此前一般,剑气连接,化作牢狱,将其彻底笼罩!

此情此景,叶莫心中可谓是绝望到了极致,手上印诀掐动,想要以风刃冲破剑气屏障,但就算是他全盛之时,所施展出的那些风刃,都无法与剑气相对抗,更不用说如今的他,更是本源损毁,境界已是跌落,术法效力更是大打折扣,如何能损毁那剑气分毫。

风刃击打在那些森冷剑气之上,虽有砰砰响声,但却如土石瓦块般,直接破裂。

“林道友,此事是在下行事鲁莽,多有得罪,你又何必赶尽杀绝!” 剑气如笼,根本无法从其中逃离,叶莫面露绝望之色,望着林白哀声乞求道:“只要你能揭过这一章,今日的事情咱们就此罢休,叶某愿意为你马首是瞻,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此时此刻,叶莫可谓是后悔懊恼到了极致,更是恨死了如今已是半死不活的武矮子!如果不是武矮子那王八犊子撺掇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来这偏僻的小店,又怎么会招惹上林白和道一这两个煞星,把自己弄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低声下气的哀求他人。

不过叶莫却是没想过,如果他今日不来此处,而是去了金陵,只要他心中那非分之想还存在,就终究还是要碰上林白,而等到那时,下场必然是要比此时悲惨百倍。

一切本就是他咎由自取,又能怨得了什么人,只不过在很多时候,人往往都是这样,在事情出现了变故时,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出了问题,而是觉得一切都是别人的过错。

“给我当牛做马,你配吗?”之前口出狂言,如今却是低三下四,而且心性如此卑劣,林白又如何肯把这样的人带在自己的身边,闻言之后,淡漠一笑,冷声道。

虽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但是就林白看来,叶莫这样的人,实在是不配自己手下留情,若是今日放走了他,他日必成心腹大患!

叶莫闻言瞳孔骤然收缩,面色都变得惨白了几分,脸上绝望之色愈浓。原本他还契机事情能有一线转机,只要自己熬过了这一次,以后还可以缓缓图之,但现在看林白的态度,分明是不打算给自己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林白,你莫要逼我!你不要忘了,不管是什么人,都有几招压箱底的看家功夫,若是逼急了我,大不了老子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猛然一咬牙,叶莫心中顿时做出决断,双眸通红,死死的盯着林白,恨声道。

此时此刻,他内心苦涩一片,他那所谓压箱底的鱼死网破功夫,说穿了还是燃烧本源之术。若是之前没施展过那一次,倒也还罢了,但如今若是再度施展,就会将本源破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等到那时,本源尽毁,他的修为势必要一落千丈,甚至可能会变成废人。

废掉一身修为,重新变成普通人,这是叶莫所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这就像是一些野心家一样,尝惯了权力带来的滋味,又怎么舍得抛弃手中的权力,隐身而退。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他心里边实在是没底气,他没有任何把握,在那保命的神通施展出来之后,能否伤及林白,给自己争取到一线逃离的机会。尤其是自己面对的还不止是林白一人,更是有那个神秘莫测,为了一口肉就要自己命的疯女人。

天知道自己把这神通施展出来后,等待自己的,会不会还是死路一条。

“你错了,不是我在逼你,而是你一直在逼我出手!”林白眸光平静,淡漠无比的向着叶莫望去,淡淡道:“而且我想告诉你,你不用动那些小心思了。你的燃烧本源之术,固然有些诡异,但在我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如今我所施展的手段,不过是九牛一毛,这剑道之术,远不是我最强的神通,你可听过,杀鸡何用牛刀这一说?”

杀鸡何用牛刀?!原来自己在林白他们的眼中,自己连一头膘肥体胖的猪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只自以为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啼鸣不休的小鸡。

可如果林白如今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只不过是杀鸡用的手段的话,那他真正的牛刀,又该是恐怖到何种地步?!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为什么明明上天已经不再眷顾相师一脉,为什么却还要有这样一个异数出现?!

难道自己和其他人都弄错了,上苍不是不再眷顾相师一族,而是要以卧薪尝胆的方式,来磨砺他们,让那些相师如藏在鞘中的宝刀一般,一旦出鞘,便有绝世光辉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