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84章 孤男寡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按照当初陈白庵犹如是开玩笑般告诉过林白的一个养生法门来说,据说当一个男人凝视一个漂亮女人超过十分钟的话,那所取得的养生效果,将相当于半个小时的剧烈有氧运动,若是每天能够坚持一次的话,等到年纪大了,就可以有效缓解心脏病和中风!

甚至按照陈白庵当初说的,就算是延寿个四五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当初林白在跟贺嘉尔、夏小青她们在一块的时候,可是没少把陈白庵的这句话当作至理名言挂在嘴边,更是对此深信不疑,每天都是用贼溜溜的目光,把几女盯得面红耳赤!

但对于眼下的林白而言,陈白庵的那个理论,纯粹就是扯淡!因为他所面对着的不是贺嘉尔和夏小青那样活生生的女人,而是道一这个犹如是用寒冰般雕琢成的女人!

虽然道一如今的神情仍旧是如此前一般不温不火,淡漠无比,白衣胜雪,容颜惊艳,怎么看似乎都怎么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但不知怎地,林白却总是觉得,在这小娘们儿的身上,隐隐约约的透着一股子杀机,怎么着都叫人心旷神怡不起来。

而且更要命的是,此时此刻的林白,更是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这诡异的情况之下,林白的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那叫一个剧烈,都叫他觉得只要自己嘴一张,心脏就要从嗓子眼里蹦跶出来。这哪是养生之法,分明是要把人往心脏病那边推得阴招。若是一天来这么一次,别说延寿,就算是只是减寿数载,那都得烧柱高香,道声阿弥陀佛,老天保佑了!

到底昨儿晚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会到了这地方,而且还在这女人面前脱得光溜溜儿,一丝不挂?!一边心中惊愕,林白一般在那不断的回想昨夜的种种,但只是那么略一动脑子,却是觉得脑仁儿一阵刺痛,跟被人不停拿针扎一样。

娘的,闲得没鸟事儿,喝那么多酒作甚啊,还想着解千愁,现在别的愁没了,眼前倒是摆上了一桩要命的事儿!而且看那娘们的眼神儿,再想想自己身上那光溜溜的样子,难不成是昨晚上酒醉之后,一个没把持住,兽性大发,把她给办了?!

想到此处,林白心中不禁一凛,竟连脑袋的刺痛都忘了,隐隐约约的回想起昨夜之事。

收拾了叶莫之后,自己当时是心事重重,谋求一醉,就着那烧刀子是可劲灌了个没完。而且林白记得,当时好像不止是他一个人在喝,道一好像也是跟自己一样,一杯接着一杯的不断往她自己个儿的肚子里面灌,好像也要学着他来个一醉方休。

可酒这东西,就跟赌博一样,小酒怡情,大酒伤身。酒喝多了之后,就等于是把自己内心的另外一个自己给释放了出来,林白隐约记得,当自己喝的有了个七八分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是放浪形骸起来,竟然扯着这小娘们儿的手,开始手把手的教她猜起拳来。

好像刚开始的时候,自己还能赢上两把,着实是灌了这小娘们儿不少的酒。但到了后来,这小娘们儿就跟开了窍一样,好像能洞悉自己的心思,自己手还没伸出来,她就已经知道自己要比划的是什么,被她这么一搞,桌上的酒,怕是有九成都归了自己。

在那神乎其神的猜拳技巧之下,自己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被灌了个人仰马翻,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完全断了片儿,连一分一毫的记忆都没了。

可接下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小娘们儿一脸的杀意呢?

看周围这布局,应该是什么酒店,可是当时自己已经是宿醉不醒,绝对不可能有出来开房的意识,难道是这女人帮着自己开的房?可若是她开的房的话,为什么自己现在身上会是光溜溜的,难不成是进了房间,自己兽性大发,按捺不住,做了什么?

可是那也不对啊,要是自己真的那么干了,按着道一的手段,想要拾掇自己,那是半点儿难处都没有,她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近了身?总不会是这女人也喝醉了,两人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但酒醒之后,这娘们儿心里却又后悔起来了,所以才想对自己下手吧?

越是想,林白便越是觉得自己这想法的可能性之大。尤其是此时他还发现,虽然道一身上的衣衫仍旧是洁白似雪,但上面却是多了不少褶皱,就像是被人揉搓过一样。

完蛋,恐怕当时就是跟自己想的一样,酒精一刺激,欲望上脑,没控制住酿成大错了!

“我说,昨晚上的事儿是我喝多了,发生了什么我也都不记得了。不过你放心,我林白是有始有终的人,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认了。”犹豫片刻后,林白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哑着嗓子,陪着笑脸道:“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寂静。听得林白这话,端坐在一侧椅子上的道一秀眉微微一挑,望向林白的眸光都是冰冷了数分,直叫林白心里原有的那点儿小涟漪,顿时烟消云散!

而且林白更是觉得,在这一刻,一股无形的杀机骤然笼罩在了自己周遭,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已是叫自己觉得,就像是在鬼门关口转悠了一圈。

“你不要这样,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勉强的了的,得俩人合作才能完成,没有你的配合,我也做不到那一步不是,其实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算是受害者。”眼瞅道一的神色越来越不善起来,林白硬着头皮,又暗暗嘀咕了一句。

听到林白这话,道一眉毛轻轻挑了挑,缓步起身,走到林白跟前,眸光平静如水一般,直视林白双眸,用她那习惯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云淡风轻口吻,淡淡道:“你在逼我杀你?”

“怎么可能!人好不容易才能来这世上走一遭,我还有老婆孩子,还有一堆糟心事儿没办完,还没带你去好好尝尝这世上的美味,我怎么舍得死呢?”

说出一句后,林白连连摆手,更是不露痕迹的扯紧了被子,然后陪着笑脸望着道一,小意的打量着道一在听到‘美食’这两字之后,稍稍转霁的神情,陪着笑脸接着道:“我其实是想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骨子里面,还是一个很传统很保守的男人,不是那种白眼狼负心汉,你一路跟着我,我也不是不明白,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咱们就好好珍惜,就算现在是有点儿不愉快,也许相处的久了,以后指不定你会……”

眼瞅着林白说的话越来越不着四六起来,道一用那种恍若是看向怪物般的眼神望着林白,眼眸中神情依旧,然后淡淡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起来,让床给我睡?”

“你要上来睡?这变化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儿,我还没准备好……”听得这话,林白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酥,眼眸中骤然有惊惶之色露出后,旋即品出来不对味的意思出来,沉吟许久后,指着自己的鼻子,缓缓道:“你的意思是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就是想睡床?”

“发生了什么?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喝醉之后,昏天暗地的说了那么多胡话,又吐了一身,小水儿跟个傻子一样,除了我,谁还能帮你收拾?我告诉你,看在今日你请我吃的烤羊羔的份上,此事只可有这一次,若再有下次,我必杀你!”

道一冷然一笑,面上的神情陡然变得又冰寒了几分,淡淡道:“下床,我要睡!”

靠,原来什么都没发生!不过也真特么邪门了,自己记得这娘们儿也喝了不少酒,自己都醉了,可她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而且居然还是她帮自己收拾的残局,念及此处,林白心里边更是不禁一暖,只觉得自己着实是没白请道一吃了这么一餐!

“下床!”但就在林白已是有些热泪盈眶,想要说两句感恩戴德的话语的时候,道一面上的神情却是又变得冰寒了数分,缓缓道:“不要逼我!”

“可我什么都没穿!”听得这话,林白一个鲤鱼打挺就想翻身下床,但却是突然想到自己如今已是一丝不挂,当即面露如海棠花般不胜娇羞之色,喃喃道:“要不你扭个头?”

“你觉得你身上还有我没看过的地方吗?”道一却是根本不去理会林白的这模样,声音恍若是从流水线上加工出来的一样,依旧冰寒刺骨,淡然道。

娘的,拼了!念及此处,林白一咬牙,一闭眼,扯开身上的被子,登时便以八十迈的速度,冲下了床。但脚刚落地,却是愣了,这房间就这一张床,道一睡了,自己睡什么?

但道一哪里会理会林白心中所想,林白下床,她已躺入了被窝之中,甚至隐隐约约间,都有淡淡的鼻息呼吸声传出,似乎已经是睡熟了过去!

被窝经林白暖了半宿,温度恰好,正是最适合熟睡的时候。而且被子中,更是隐约有股淡淡的男人味,甚至连道一自己都不知道,有朝一日,她会无比怀念这一刻,这个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