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85章 鬼怪横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生猴子了没?”

就连林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夜究竟是怎么熬过去的。道一在被窝睡得是天昏地暗,可他缩在沙发上却是辗转难眠。倒也不是身上光溜溜在屋子里冻得的难受,有暖气吹着,屋内温暖如春,光个屁股算得了什么。

让林白真正犯难的是,每每想到距离自己只是近在咫尺的那个小娘们儿,他就睡不着了,原本因为喝了那么多酒才在心里边出来的瞌睡虫,被道一折腾了一番,也是烟消云散。

不为别的,就为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道一跟在自己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

依靠自己?可这小娘们儿的手段,就连自己都压制不住,普天之下,但凡是她想去的地方,谁能奈何得了她?!找个带路的人?可这世上之人千千万万,以她的容颜,以她的手段,只要一句话说出来,想去帮她的人,怕是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

可是她怎么着就偏偏相中了自己,跟个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好说歹说不撒手。

若说她是有恶意吧,可怎么看都不像,若是真有恶意,昨晚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她完全有机会可以对自己动手的。又何必帮自己找这么个住处,而且她还不同旁人,对外界之事所知甚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难为着她才拖着自己,找到了酒店。

而在自己吐得满身满地的时候,又是她不嫌弃腌臜,替自己收拾那些残局,这样的事情,除却了爹妈之外,也就只有贺嘉尔和夏小青才为他做过。

若说她是好意,可这娘们儿动不动就直接喊打喊杀的,而且还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说过,若是自己再怎样怎样,就直接杀了自己。看那吆五喝六的样子,也绝对不像是能对自己抱着什么好心思的样子,可她若是有什么谋划,那谋划又究竟是什么?!

这心思,一在心头生出来,想要压下去就难了。饶是林白想了那么大半夜,也是完全没有想明白其中的缘由,只觉得头上缭绕着的雾水越来越重,本想着出去转转,可又怕打扰了道一这小娘们睡觉,只能躺在沙发上,睁着眼和天花板对望,生生熬成了一对熊猫眼。

可让林白没想到的是,好容易才算是挨到了天亮,找到了自己晒干的衣服套上之后,他刚想出门透透气,就看到贼眉鼠眼的阴精水兽已躲在门口,贼头贼脑的劈头来了一句。

“生你个大头鬼!”闻得此言,再想到自己昨夜的那些尴尬心思,林白登时怒从中来,劈头盖脸的训斥道:“兽爷,你也算是一大把年纪了,我还尊称你声爷。可你看看你干的这是什么事儿,偷听墙根儿,你觉得这像是长辈该有的样子吗,是不是皮松了?”

“皮松了就要收拾,若是皮还松,就杀了了事!”而就在林白这话音落下,还未等到阴精水兽嬉皮笑脸的糊弄几句,屋里的道一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淡淡出声。

话音落下,阴精水兽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顿时都尽数憋回了肚子,脸上更满带着尴尬的笑容。它可不是不知道道一的厉害,跟她比起来,昆仑圣地那开明灵兽哪里是什么母老虎,只不过是一头稍微凶点儿的小雌猫罢了,开明灵兽只敢威胁杀人,可她是真敢杀人!

兽爷还有一档子事儿没完成,还没有拉着开明灵兽生个猴子玩玩,怎么舍得去死。

“接下来咱们打算去做什么?”不等阴精水兽赔笑敷衍几句,道一却是绰约无比的自屋里走了出来,脸上全然没有分毫睡醒后的迷糊,只有着无尽的清醒,还有勘破一切的淡然,直叫人觉得,就像是她昨夜里也如林白一般,根本就没合过眼一样。

“做什么?”林白闻言一愣,旋即轻笑出声,道:“当然是回金陵,闹他个天翻地覆!”

话音虽然恬淡,但却是带着一股子无法掩饰的煞气,传入阴精水兽耳中,更是直叫它觉得体内热血澎湃,整个人都升起一种莫名的冲动!

看这模样,林小子是打算要杀人了,又有好戏看了!跃跃欲试之间,望着林白那充满了煞气和杀机的眼眸,阴精水兽心中不禁一凛,旋即龇牙咧嘴,开心莫名。

金陵之事,可说是如今悬于林白心头的最大危机!虽然知晓几女和陈白庵、张三疯他们将盛会提前,肯定是已经做了一些周密的布局。但所谓百密一疏,就算是考虑的再周密,也难免会有什么漏洞,若是一旦发生什么变故,后果不堪设想。

天下之大,能人辈出,任凭是林白,都不敢号称天下无敌手。盛会一旦开启,金陵那边必然是群雄汇聚,而人多了,麻烦也就多了,自己又不在金陵坐镇,不知道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以及陈白庵、张三疯他们,会承担多少压力。

而且当初在小方诸山的时候,自己不但拾掇了栖霞山丹鼎宗的两名门人,抢了他们的上古玄玉,并且还顺手诛杀了灵泉宗的少门主江陵。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是过去了数月之久,但隐世之中,竟是连分毫动静都没有,就像是两宗都在刻意忽略此事一样。

虽说事态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当时自己用的乃是假名假面,并且还报的是剑阁的名头,而剑阁又封山锁阁,无从查证。但顾太虚既然能够查询到自己的真实身份,鬼知道那两宗会不会也已经洞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所以隐忍不发,就是打算抽冷子给自己来上一个阴狠的,杀自己一个措不及防。

若是那些人在得悉了盛会之事,而且也赶至金陵的话,自己又不在金陵,鬼知道他们会动什么心思,若是贺嘉尔他们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

当然这些担忧归担忧,最重要的,还是林白对家人亲朋的思念。从自己进入方丈洲,再到昆仑山,中间和家人相聚的时间可谓是短之又短。

而且当时自己离去的时候,诸人都明白昆仑圣地乃是极为凶险之所,自己这一去,怕就是九死一生。如今过了这么些时日,自己又是毫无音讯,不知道贺嘉尔、夏小青几女和陈白庵他们得担心成什么样,是该尽早露面,报个平安才是。

林白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要大干一场,而阴精水兽早已是跟小黑猫学的唯恐天下不乱,更不用说经历了昆仑圣地这一行,也是憋了不少邪火,也想要好好发泄一番,如何会有半点儿拦阻。至于道一,她似乎已是笃定了主意,不管林白去哪,她就去哪,不管林白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自然也是无所谓从不从的,反正跟着就是。

这样决定下来之后,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准备出发,只是就在诸人已是斗志昂扬,去意已决的的时候,林白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面色诡异无比的扭头看着道一,嘿笑道:“娘们儿,你昨天吃了不少羊肉,还喝了不少酒,难道不去洗漱洗漱再走?要知道虽然你是美女不假,但若是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那可是要让你失分不少的啊!”

此言一发,道一面色登时阴沉如水,场内阴沉一片,杀机席卷四下。

好说歹说,等着林白手把手的教会了道一如何洗脸刷牙之后,一行人这才算是浩浩汤汤的奔赴机场,随便寻了趟最近的航班,向着金陵机场就飞赴而去!

坐在飞机之上,少不得又是一阵折腾,当那小空姐要道一把安全带系上的时候,道一哪里见过这阵仗,只以为是要五花大绑自己,差点儿没把飞机给拆了。

不过总算是有林白在侧,虽然生出了这么些小小的波折,但都还是消弭了下去。而且林白分明看得出,经过了昨夜的一番折腾,还有种种琐事后,道一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似乎已是拉近了不少,至少不用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互相提防。

不过让林白忧愁烦恼的是,道一这小娘们儿天天这么跟着自己,自己走一步,她就跟一步的,若是不知情的人,说不得还要以为他们间是有什么隐情。

这样下去,若是到了金陵,碰上了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后,到时候自己可怎么跟她们解释?恐怕以几女对自己以往的表现来看,她们是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跟道一之间没有任何瓜葛,甚至很有可能还是对自己别有用心。

直达航班的速度很快,而且本来就是短途,这么一路过来,左思右想,大半天的功夫一晃儿便过去了,还没等林白心里边理出来怎么跟几女解释的头绪,飞机已是降落在了跑道之上,机舱内开始回响起空姐那柔美的声响,宣告金陵机场已到。

终于回来了!而就在缓步走下飞机,还未等到林白舒一口心中的浊气,在看到机场周遭的架势后,却是忍不住苦笑出声,喃喃自语道:“果然是鬼怪横行,这一局,怕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