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90章 阴风噬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萧老板这会儿很急,可说是急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

如他的见识,和多年在商场的打熬,如何能看不出来,在那个说话声音轻柔,身材秀美的不似人世间所能有的女人开口之后,场内本就剑拔弩张的廖不凡和石铁心之间,已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只要一开干,那势必要打出真火来!

虽说之前也不是没人在酒店里折腾过,但是那些人为的是什么,不过是一个酒店的房间而已,就算是再怎么大打出手,手底下也终究还是留了些意思,所以一直没出过人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萧老板才会对这些人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眼下的情势却是不同了,这两人的架势,分明是打算以命相搏,可若是闹出了人命,他的生意以后还怎么做。可是他更明白的是,不管是廖不凡还是石铁心,都不是他所能招惹的人,可事情到了这份上,就算是再不能招惹,难道自己还能坐视不管不成?!

娘的,赌一把试试吧,只希望这些人能念在这酒店是自己的份上,能够收敛一些。想到此处,萧老板硬着头皮,便想要拔足上前,出言缓解几句。

但就在他的脚步迈出之时,却是觉得自己的人竟像是在地上扎了根一样,连挪动都挪动不了分毫,而且与此同时,顺着胳臂之上,更是有一股巨力传来,恍若是一枚巨大的铁索,牢牢的锁住了他的身子,让他怎样挣扎,都无法挣脱。

怎么着自己还没开口,这就向着自己来了?!感受到胳臂上传来的那股巨力,萧老板心里登时暗暗叫苦不迭,扭头一看,只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名头戴鸭舌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几乎可以遮住半张脸墨镜,嘴上还带着口罩的年轻男人。

而且不知为何,望着这脸已经完全被遮挡的年轻人,萧老板心里边竟是有一股熟悉感生出,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人,却又记不得究竟是在哪里。

“萧老板,不认得我了?”还未等萧老板开腔,那年轻人却是低低向他出声。

“林老……”一听这声音,萧老板哪里还能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当即面上便露出狂喜之色,刚想把林白的名字念出口,但想到此前酒店里面不少人对自己的旁敲侧击,急忙把半截话吞进肚子,然后道:“你可算是回来了,看在过往的情分上,赶紧帮帮老哥吧,不能让这些人闹啊,若是折腾的大了,我这可该怎么收场是好!”

“不要回头,别盯着我看。”拉住萧老板的,除却林白之外,又能是哪个,他听到道一的话,看到萧老板的表情后,便急忙赶来了此处,总算是在事态发生前,拦住了萧老板,等一言发出,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后,更是松开了紧握着萧老板的手,往后撤出了一步,淡淡叮嘱了一句,接着道:“不要管他们,让他们闹,放心,自然有我替你收拾残局。”

“好!”经历过此前那么多事情后,萧老板对林白可说早已是言听计从,如今既然林白发了话,他连半个磕儿都没打,便直接点头应承了下来。对于他们这些和林白接触过的人来说,林白的承诺要比世间任何的保证都更有效,也绝对不会只是空口白话。

而且在知晓林白回来这消息后,虽然强忍着心中的狂喜,但萧老板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已然好转了不少,甚至连嘴里的牙都不觉得疼了,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拦住了萧老板之后,林白没再多言,只是抬眼朝着场内望去。之所以会拦阻萧老板居中调和,其一是因为他不想萧老板身陷险地,闹出性命之虞;其二便是想要看看这石铁心和廖不凡的手段究竟如何,好对前来参加此番盛会诸人的手段,有一个大致的推断。

“小辈,你真是打算要不识抬举了!”而就在此时此刻,场内的局势也已到了大雨将至前,最为肃杀的那一刻,石铁心冷眼朝廖不凡看了下后,淡淡道。

而且这话语之中,更是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寒冷气机,直叫人觉得这话语全然不似人声,而是什么鬼怪的凄厉鸣叫,只是一声发出,叫人的神魂都要惊惧的脱离躯壳。

“抬举?”廖不凡闻言,只觉得石铁心身上煞意逼人,直叫身子都凉了半截,更是暗暗有些后悔此前的莽撞举动,但这后悔只是一生出,再看到距他不远处的姑射神女,当即心一横,朗笑出声,狠戾道:“能为神女而战,就算是死,又有何妨!”

啧啧!一言落下,场内场外登时满是咋舌之声,有人暗暗摇头,叹息一代英杰竟然会做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实在是不智;而有些垂涎姑射神女美色的人,则是暗暗后悔不迭,只觉得自己该积极一些,不然的话,如何能让廖不凡在姑射神女面前出这个风头!

但饶是廖不凡话说得如此煽动人心,那姑射神女如今竟是如变成了个聋子一样,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悄然朝后退了几步,分明是没把这两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既然如此,你可以闭嘴了!”石铁心闻言冷冷一笑,冷视廖不凡,双手轻轻一招,冥冥中骤然有风无形无迹的席卷全场。

只是瞬息间,风已弥漫四下,其中更是如有一层淡淡的血雾般,由远而近,向着石铁心笼罩而来!而且越是逼近,那风的颜色便变得越是诡谲,最后竟然化作了纯粹的黑色,在这风中,更是隐隐有厉鬼鸣泣之声,可谓惨不忍睹!

饶是此时诸人是位于酒店大堂,头顶悬着数盏巨大的水晶灯!但就在这一股诡异的黑风骤然席卷过来之后,那光亮竟然陡然暗淡了下来,似乎扑来的已经不是风,而是压顶的乌云!所有的光线,在这一刻,都已被染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到处都是阴冷气息!

“这是什么手段,怎么连风都能变成黑色?!”看着这一手,场内顿时有人惊愕连连。

“没见识了不是……”话音落下,当即有那唯恐天下不乱,挤着头看热闹的,嘿笑着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风,而是这石铁心的独门阴风!传闻之中这风里面藏了千万阴魂,只要碰触到分毫,神魂便会被阴魂分食,连个骨头渣都吐不出来!”

果不其然,此人的手段,的确是以人命所堆起来了!这种夸大的话语,林白自然是不屑一顾,照见本源之力作用下,他已看出了这风的蹊跷。

那人说的的确没错,这风的确是阴风不假,而且还是以人惨死之时,心中潜藏着的那一缕怨憎执念,所汇聚而成的阴风!那人所说的那所谓的阴魂,实际上不过就是那些怨憎执念,怨憎为阴煞之源,此力侵袭之下,自然便能让人神魂消散!

更不用说,这石铁心的修为更是极高,这阴风经过他的诡谲手段加持之后,那些怨憎执念,变得愈发凌厉慑魂,几要化作实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成是阴魂也没什么错处。

想要凝聚出这样诡谲的阴风,究竟是要牺牲掉多少人的性命!而看着这诡谲手段,林白眼眸中的杀机也是变得愈发冷冽,更是暗暗做出决断,若是盛会开启,这石铁心在这次碰撞之下,没有被廖不凡诛杀的话,自己一定要将此人从世间抹除!

呜呜……,而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那黑色的阴风,已是打着旋儿,转眼间就已侵袭到廖不凡的身周,顷刻间便让他身周犹如是被泼了一层浓墨般,看不见任何事物!

阴风如刀,只是乍一进入这阴风之内,廖不凡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千万把利刃同时宰割一样,整个人自外而内,都有蚀骨的痛楚生出!

而在这一刻,林白的眼眸也是微微眯了起来,在这股诡谲的阴风内,他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叵测的气机,每一股阴风都藏着极重的吞噬之意,恍若饿鬼,可吞噬世间万物。

只是倏然间,地面上已然有斑斑鲜血滴落,洒落在那雪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就像是有人用点墨的手法,在一张宣纸上,画出来无数嫣红梅花!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这廖不凡虽然是青年才俊,但跟石铁心相拼,终究还是棋差一招,可惜了一代英杰,竟要丧命此处。不过这石榴裙下死,就算是做鬼,也应该是一只风流鬼吧!”眼瞅着这一幕,当即有人暗暗慨叹出声,言语间满是惋惜和同情之意。

却也有那觊觎廖不凡出风头的人,不冷不热道:“没本事还想一亲芳泽,本就是找死!”

“这就是你的手段吗?”而就在诸人慨叹连连之际,顺着那阴风中,却是骤然有冷笑之声传来,恍若金石裂空,振聋发聩,淡淡道:“烈火滔天,焚尽邪煞!”

声音乍一出现,顺着那阴风的中心位置,登时有阵阵耀眼光华生出,那光华之明亮,犹如是撕裂凌晨边缘最后一缕黑暗的骄阳之光般,璀璨夺目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