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99章 白衣动天下(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鬼气盘旋,人面与虚空之中转动不止,破灭死气缭绕与天地间!在这一刻,但凡是置身于大堂内的诸人,都只觉得似乎已经步入了幽冥之中,身畔所绕,尽数都是日夜凄厉啼泣的孤魂野鬼,那一张张人面,更是吞噬神魂的妖异邪物!

“老弟,这可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那位姑娘不会出事吧?你不打算抬抬手帮帮她?”此情此景之下,萧老板已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凑到林白的身边,叫苦不迭。

他实在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到了眼下这地步,看着场内这动静,道一似乎分明是到了强弩之末,若是真任由着石铁心这么肆意妄为,恐怕小命都要休矣。他原本是打算着让道一出面,来抚平了这件事情,却是没想到,如今这把事情闹得更大了。

而且他更是明白,相较于之前只是廖不凡一个亡故于此处而言,若是在石铁心这手段下,道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才真是大事不妙!虽然吃不清林白和道一之间的关系,但林白的利落手段,他可不是没见过,震怒之下,岂是一个血流漂橹所能描述!

不过和场内那些胆小之人比较起来,萧老板实际上也还算是胆大的了。在这种鬼气漫天的恐怖声势之下,有那胆小之人,如今已是直接跌坐在地,手足颤栗连连,嘴里边连亲娘老子都已经称呼上了,哪里还有半分往日指点河山,唯我独尊的张狂模样。

“不当紧,且看下去,若是真有什么不妙,到那时,我再出手!”看着萧老板那手足无措的模样,林白眉头紧皱,拉开距离后,低低传音道。

虽说如今的局势之下,即便是他都觉得道一怕是危险了!但他又何尝不清楚,道一的手段叵测难辨,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如今石铁心的手段虽然诡谲,但却不见得就能奏效。

而且俗话说得好,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不上进,他这次之所以要撺掇道一上阵,图的是什么,就是想要看看这小娘们儿的手段究竟是到了何种地步。

若是石铁心不堪一击,只是一个照面就被道一击败,那他又能看出来什么。唯有石铁心这样咄咄逼人,才会把道一的真正手段逼迫出来,才能让自己对她的实力,有一个大概的揣测。而且看道一此前那大敌当前,依旧泰然自若的神情,显然是没把石铁心往眼里放!

所以为今之计,便是继续等下去,看看道一究竟是否能破开此招!若真是到了形势所迫的危机境地,自己当然也不会作壁上观,即便是暴露身份,也会相援一二。

要知道这道一的身份,按照青莲前辈所说,可是未来一切的契机所在,若真是让她出了个三长两短,且不说是自己撺掇她上去的,单就是被陆吾和开明灵兽知晓了,两者必然也是一番暴怒,他们两个加在一块,若是拼力一战,也绝对够自己喝上一壶了。

“小娘们儿,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若是不出这个风头,老夫又怎会难为你这娇滴滴的人儿!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你就安心成为我这黄泉之流中的一员吧!”攻袭之势下,石铁心脸上的神情愈发嚣张,只觉得胜券已然稳操在手!

随着他的话语声,那黄泉中的人面变动得愈发迅疾,那张恍若是死人眸光的人面,更已是完全疾冲而出,朝着道一的身形所在之处,飞奔而去!

鬼口巨张,破灭死气倾巢而出,恍若是一头真正的黄泉饿鬼出现在了世间,要将道一一口吞下,填入它的腹中,让道一的神魂,成为组成它身躯的一部分。

阴冷煞气肆虐与虚空之中,场内的空气,在这一刻,已经完全降低到了冰点之下!此情此景之下,场内诸人均是面色如霜,慨叹连连。此般态势之下,场内诸人,已经对道一不再抱有分毫信心,只觉得等待道一的,恐怕是唯有一死!

而就在此时此刻,就在那破灭死气,已将道一身周完全占据之际,石铁心的面上,却是陡然有不可思议之色露出,犹如是发现了什么惊天之秘一般,连连后退,口中更是惊愕不断出声,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没有神魂?!”

没有神魂?!此言一出,场内顿时一片凛然,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震颤之色。神魂是什么,那是人体血气汇聚所生之物,是人体之精,也是操纵人体的最为关键之物!人之所以能称之为人,之所以有灵性的存在,归根结底,便是因为这神魂的存在!

而石铁心这手段,施展出的那些破灭死气,之所以会叫人如此畏惧,便是因为这些破灭死气,所要针对的,便是人的神魂,便是要吞噬人的神魂,摄取其中的怨憎执念,化为破灭死气的一部分,只要神魂存在,便无法在这破灭死气下幸免!

可是如今石铁心却说道一的体内,竟然没有神魂的存在,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石铁心所施展出的那些破灭死气,根本无法对付道一分毫!

可这怎么可能,虽然道一的面容的确是冷寂了一些,但血肉俱在,眼眸之中的神光湛然,又怎么可能会是没有神魂存在之人,没有神魂,那还是人吗?

难不成这石铁心是得了失心疯,所以才会说出这种狂悖之语?!

嗡!而就在场内之人,心中震颤之际,顺着那战团的最为核心之处,却是陡然有一阵诡异的波动骤然生出,恍若一股气浪,骤然间席卷全场!

而紧接着这股气浪,诸人便觉得脚下所踩踏着的地面,竟然又开始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猛烈颤动起来,似乎是有什么神异之物,要从地面下冲出,席卷世间!

而且那股颤动之中,更是带着一种神圣莫测的气息,直叫人觉得,从内心的最深之处,都有一种敬畏感生出,似乎要为那股气息跪倒在地,向其俯首称臣!

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脚下颤抖?!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已经完全忘记了石铁心所说的话语,所有的心神都汇聚在了同一个问题之上,惊惧无比的向着四下扫视不断。

吼!而就在所有人心中的疑惑,已然到了最为深重之时,冥冥中却是陡然有一个剧烈的嘶吼声,突然传遍全场,那声音清隽到了极致,恍若是金石裂空,又如是长剑铮鸣,更是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神圣之感,仿若是什么神圣不可琢磨之物所发出的!

冥冥中骤然有亮光闪现,就像是初生之际的朝阳一般,那耀眼的光华,倏然间便直接刺穿了那些森冷的鬼气,丝丝缕缕的光华,犹如一柄柄光剑般,在天地间肆虐来回。

“那……那是什么……”而就在眸光碰触到那些璀璨的金光后,场内那些观战的诸人,眼眸中陡然有畏惧之色露出,颤声道:“那不是光亮,那好像是鳞甲!”

吼!而就在这话发出的一瞬间,顺着那万千森冷鬼气中,却是又有一声清越唳鸣传出,而后恍若是有一阵席卷天地的飓风,骤然吹出,那些恍若是帷幕般的鬼气,陡然被撕开了一道无比璀璨的裂痕,而后自其中骤然有一个巨大的头颅出现!

那头颅有两个杈角,有长须,有蛇身,有四足,鳞甲满身,那模样可谓是神异到了极致,眼眸变动之间,更是有逼人的神华在闪烁不断!

“龙!怎么会有龙!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弄出来一头龙!”在这一刻,场内观战的所有人,都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用重锤猛然击打了一下般,不可思议的揉搓着双眼,死死的盯着身前那摇首摆尾的巨大龙躯,已然分不清这究竟是虚妄还是现实!

这种神异的生物,怎会出现在这世间,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手段?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眸光,都紧紧的集中在了那被巨大龙躯环绕在中间的道一,那一袭白衣,在那些璀璨金光中,看上去是那样的耀眼,是那样的神圣,飘然如仙!

“好强大的地脉气息波动,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小师弟回来了?”而就在同一时间,与这酒店相距不远处的别院之中,张三疯面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竟是赤足直接从屋内狂奔而出,手上印诀掐动连连,似要窥探这天地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不仅是他,陈白庵和沈凌风此时也是面上满是惊愕神情,不可置信的出现在了院落之中,向着四下张望不止,似乎是想要弄清这狂暴的地气波动,究竟是从何而来!

甚至与在这一刻,他们的心中都有一种不知道究竟是错觉,还是什么的感觉生出。他们觉得似乎这一次地脉气息的波动,和寻常的地脉气息波动全然不同,就像是金陵地下的所有地脉龙气,使此处有六朝古都之气运的地脉龙气,都已经完全恣肆而出!

地脉龙气尽出,可这怎么可能,此种威势,如何是人力所能企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