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02章 恶婆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此时此刻,就在姑射神女向道一施礼的时候,场内已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眼红耳热,恨不能让自己取代了道一的位置,来迎受美人这纤纤一礼。

原本按着诸人的想法,就算道一同样是女人,而且还是一位一眼望去,便叫人觉得惊艳的女人,但在看到姑射神女这种态度后,定然也会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但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对于姑射神女这颇带好感的话语,道一竟是这样直接就硬邦邦的顶了回去,而且言语间更是连一丝半毫的人情味和客套都没有,冷冰冰如寒水。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意思,竟然敢对姑射神女都如此不客气!闻得道一此言,场内那些虽然目睹了刚才廖不凡凄厉下场,却还是对姑射神女心存一丝幻想之人,面容顿时也是刷的一声就冷了下来,若不是畏惧道一那神异手段,如今说不得已是挺身而出,要打抱不平。

不过虽然不敢往前撩拨道一,但这些人心中却是在腹诽不已。你这女人固然是有几分姿色,但却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神态,这样的态度,如何能跟神女相提并论,竟然还敢对神女表达出的好意如此冷淡,就算是实力超群,但也着实叫人不屑。

我有那么老吗?和诸人不同的是,听得道一这话后,林白却是忍不住轻笑出声。此前在机场的时候,他就看出来道一对这姑射神女颇为看不顺眼,心中似是存着什么芥蒂,而今姑射神女竟然自己去找道一,这不是明摆着要冷链铁热屁股,自讨苦吃吗。

不过虽然也看出来周围那些人目光不善,林白却也懒得去知会道一。他很清楚,在道一的眼中,这些为了姑射神女疯,为了姑射神女狂的狂蜂浪蝶,和一只只闹哄哄的绿头苍蝇没有分毫差别,以她的恬淡心性,如何会把这些人放入眼中。

这些人说穿了,也只是有贼心,没有贼胆罢了。他们之前看到了道一那神异的手段,如今怎么敢轻易动手,至多不过是只敢在心里嘀咕两句罢了,除非是自己觉得活腻歪了,是绝对不会去撩拨道一,自讨苦吃,落得跟石铁心那样的下场的!

最重要的是,对这姑射神女,林白也着实抱有不少好奇,也颇为想知道此女心中究竟是抱着何种打算,竟然会做出要选择此番盛会拔得头筹之人为夫的举动。

而且话说回来,看两个女人,尤其两个美人吵架,不管怎么说,都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是我唐突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对于道一那毫不客气的话说出之后,姑射神女先是一愣,仿若也是全然没想到道一竟然会是如此拂逆自己的好意,但没有表露出分毫愠色,又是向着道一拱手施了一礼后,温声道:“那我就称呼你为妹妹可好?”

看看神女这态度!此言一出,场内顿时哗声一片,那些狂蜂浪蝶,在这一刻更是心潮狂乱起伏,只觉得道一虽然容颜惊艳,却是连姑射神女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看看你那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再看看神女这丝毫不以为忤,依旧温声细语的温婉模样,哪里是你这恶婆娘所能相比的。

“我孑身一人,并没有亲朋故旧,何来妹妹之说?你我之间,素昧平生,何需有此种称呼。”但道一却像是铁了心要拂逆姑射神女的面子到底一般,闻得此言后,淡然道。

此女欺人太甚!听得道一这话,场内那些狂蜂浪蝶,已是眼露凶光,在那摩拳擦掌不止,若不是畏惧此前道一对石铁心施展的手段,如今怕不是已经直接出手。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道一究竟是从哪来的底气,在姑射神女的面前,竟然还是这般的故作高傲之态,若是换做了旁人,能得神女如此垂青,怕不是早已激动得不能自语。

“是我唐突了。”但饶是道一如此,姑射神女却还是表现得极为谦逊,微笑道:“不该用姐妹这种俗称,来叨扰你的耳根清净,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神女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竟然对这女人如此恭敬,即便是这女人三番五次的拂逆她的面子,竟然还是全然不计前嫌,还能如此恭声对待。

什么是神女,什么是美女,这才是真正的美女!只有这样温婉的女人,才配成为我们这多人心仪的对象,那道一固然是容颜惊艳,但却冷冰冰的如一潭死水,说话做事又是全然不讲究分毫道理,这样的女人,哪里能跟神女相提并论!

也亏得自己这些人,刚才看到这女人的时候,心中隐隐有春潮荡漾,如今看来,那种情愫,实在是可笑得紧,就这女人,分明就是个嫉妒神女容颜的恶婆娘!

“我的名字,不愿告诉你。”道一面上依旧是冷淡无比,而且眼眸中渐渐更是有不耐烦的神情露出,淡淡道:“我若是你,在我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退下,根本不会还在此处停留到如今。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不是那些被猪油蒙了心的狂浪之徒,对你半点兴趣欠奉。”

“姐姐何出此言……”一听到道一这话,姑射神女的话语声中,顿时生出了一丝哀怜的语气,仿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情的小女孩儿般,喃喃道:“不知道我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姐姐你如此不开心,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改。而且姐姐你为我出头,替我夺下了这一席容身之地,我又怎能不向姐姐致谢,而且我是真心觉得和姐姐你一见如故,不自禁的就有想要结识之心生出,实在是没想到,我会惹得姐姐你不高兴?”

这姑射神女果然牙尖嘴利,更是深谙鼓动人心之术!听得姑射神女此言,在看到周围人那些已是恍若义愤填膺般的模样,林白嘴角顿时有冷笑露出。

这女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把自己置身于道德的高峰之上,所说出的话语,更是无时无刻不在向外人诉说着,她是站在道义这一边的,她的所作所为没有分毫偏差。

但这一切,落入林白眼中,却都不过是表象而已。且不说如今她对道一所说的这些话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单就是此前廖不凡为了她,不顾生死与石铁心一战,拼得都快要身死道消,但这女人却是不闻不问,就足见此女心肠之狠毒,怕是早已经把人命当成了无足轻重之物,而那些围绕与她身边的人,在她眼中,恐怕也只是一颗颗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棋子有时候虽然可以用上一用,但若是不经用了,便是食之无味的弃子!

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周围的这些狂蜂浪蝶究竟是怎么了,莫不是一个个都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会被这女人的假象给蒙蔽过去,竟然连这点儿根本都看不出来。

不过林白却是不明白,他之所以能够勘破这一切,除却他道心稳固之外,大风大浪见识得多之外,更是往常接触的女人,均是天香国色,凡俗少有。见惯了诸多美色,他自然就要比寻常人,对这姑射神女的那种魅惑,能够抵挡得更多一些。

可这些人却不同,他们那里见过那么多的世面,一个姑射神女,自然就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更不用说,这女人还极为精通人心之术,自然是更有办法让这些人一门心思的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可以让这些人为了的一嗔一怒,而抛头颅洒热血。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是不管什么人都心知肚明的一个道理。但即便是如此,虽然明明知道那是一把磨得锋利无比,可以吹毛断发的利刃,却还是有无数人如扑火的飞蛾一般,除非是等到那把刀真的批头斩下之时,否则是绝对不会醒悟回头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一席容身之地是为你争取的?!我之所以出手,只是受人所托罢了,如今我既然已经击败了他,那这一席之地,自然是该归我自己所有才对!”而就在林白心思变动之际,道一闻言后,面色却是依旧分毫未变,声音冷淡道。

嗡!就在道一这话刚一出口之际,场内顿时如炸了锅一样,那些狂蜂浪蝶,竟是犹如被人掘了他们的祖坟一样,一个个摩拳擦掌,望向道一的眸光中,更满是愤怒憎恶之色!

廖不凡为什么出头,自然是为了给姑射神女抢到一个房间,而道一看不惯出手,在他们想来,自然也是抱的此种心思。但如今看来,这冰美人却是根本就没有动过那样的心思,她之所以出手,皆是因为她是在为自己考虑,根本就没想过姑射神女分毫。

话语落下,一时间姑射神女也是呆愣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理清楚其中的头绪,想不明白道一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为何会不把房间让给她一样。

“恶婆娘!”此时此刻,眼望着姑射神女那模样,已是有人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冷然望着道一,斥骂连连,恍若是什么人折辱了他的亲娘老子一般!

恶婆娘!而在此时,林白心中也是生出此想,不过他眸光注视的却是那姑射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