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04章 爷比你更有钱(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有钱了不起吗?!

有钱当然了不起。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且已经有无数人证明过,人活在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那自然是人活着,却没钱花!

虽然有人说钱是万恶之源,但如今这世道,离了钱却是寸步难行。即便是如今在酒店大堂内的这些天人和炼气士,虽然其中的很多人,在世俗之人的眼中,都可说是神仙人物,但就算是他们这些神仙人物,却也还没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也照样需要钱。

而且他们这些人,更是要比寻常人更需要钱。俗话说穷文富武,不管是天人还是炼气士,哪一个的修为不是用钱堆出来的,那些炼制的法器,以及提升境界用的药材,哪一个不需要用钱来购买,他们不但需要钱,而且每一个都还是钻空了脑袋想要弄到钱。

天资固然重要,但后天的功夫却也是无比重要,而这些后天的东西,在当今之世,除却用钱之外,还能有什么法子来获取。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钱多钱少,也直接决定了这些天人和炼气士所能达到的高度,也决定了那些大小宗门的地位高低。

为什么羽抱真能够在诸人都唯唯诺诺的时候站出来,还不是仗着他们清徽宗的地位,仗着他们清徽宗手里边拿捏着的票子数量,要远远超过在场的其他人。

“对,你没说错,有钱的确了不起!”所以在听到林白这话后,羽抱真表现得非常开心,开心到了嘴都快要咧到耳根的地步,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了几圈后,轻笑道:“爷爷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这样好了,我再给你加一千万。两千万,买个清静,拿着钱,带上你的女人,麻溜的给神女道歉,然后给我从这酒店滚出去,哪远给我滚哪去!”

嗡!话音乍一落下,场内顿时如炸了锅般,无数人望向羽抱真的神情,都充满了艳羡。

两千万买个清静,这是何等的气魄,为了博红颜一笑,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恐怕也就只有如清徽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能够做出来。

甚至于在这一刻,有那不知羞耻的,都开始羡慕起林白和道一来了。只觉得,若是把他们换做了林白和道一,绝对二话不说,拿着钱就从酒店离开。

不过更多的人,却还是带着同情和看好戏的表情,盯着林白和道一。和什么人作对不好,偏偏去跟羽抱真这样的阔气二世祖闹别扭,这不是纯粹给自己闹别扭嘛!

如今场内的人都已经看出来了,此时此刻场内的争锋,已经不再是手段高低的比拼,而是换成了在金钱上的比拼。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金钱的比拼,实际上还是双方实力的比较,不过是一种软实力罢了。

而且这种比拼,还跟手段高低的比拼不同。就算是林白真的实力在羽抱真之上,如今听得了羽抱真的话,直接击倒了羽抱真,但实际上却还是输了一局,因为这样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等于林白默认了自己在钱财上的实力,的确是不如羽抱真。

所以这是一场砸钱的比拼,谁拥有的财富更多,谁便能真正的占上上风。不过在场的这些人,却是没一个看好林白的,清徽宗是什么,那是一个庞然大物,区区两千万,在清徽宗的眼中,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随手拿出来,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但这样的数目,对于寻常人而言,却是跟割肉没什么区别。而且瞅眼下林白这衣着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深藏不露之人,想要胜过羽抱真,怕是难了。

“错,有钱并不了不起!”但出乎诸人的意料,听得羽抱真这话,林白却是没有分毫退让的迹象,轻笑一声后,淡淡道:“咱们这种人,谈钱实在是太俗了!”

林白实在是没想到,到了时至今日,竟然会有人愚蠢的想要拿钱财来压他。钱财这种东西,对于在场的天人和炼气士来说,的确是不可或缺之物,但对于林白来说,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身外之物。羽抱真的这些话,在外人听起来霸气,但在林白耳中,却是觉得他这动静,跟刚获得了百万身家的爆发户,去跟亿万富翁斗富没什么区别。

这小子认栽了,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但如今林白口罩遮嘴,墨镜挡眼,场内这些人哪里知晓他的真正身份,听到林白这话,只以为是林白已经明白他自己的身家根本无法与羽抱真相争,想要用俗不俗这种话题,来扭开这场比拼。

一时间场内到处都是哄笑之声,看向林白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促狭之色,一幅吃准了林白,打算看他吃瘪认栽的表情。想要跟清徽宗这种庞然大物相比拼,而且还是比拼身家的厚薄,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不智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哟,没成想,今儿我还撞见了这么位餐风饮露的主儿!”眼瞅着周围人的表情,听着那些起哄的话语,羽抱真脸上的表情愈发猖狂起来,斜着眼向林白瞟了几下,轻笑道:“既然你说我拿钱来压你这事儿太俗,那你就拿点不俗的东西出来,也让咱们开开眼。”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哄笑声声。不少人更是在那嘿笑摇头不止,感慨羽抱真这清徽宗的少门主还真是会顺坡下驴,打蛇随棍。什么东西不俗,书本文章不俗,可是这些玩意儿,放在咱们这些天人和炼气士手里,又特么的有什么用处?!

“我看我还是别拿了,我要是把东西拿出来,我感觉你铁定会后悔现在的举动的。要我说的话,你最好提前认个栽,省的等会儿把脸丢得连放都没地方放!”但出乎他们的意料,林白却像是全然没有听到周围这些人的话语一样,依旧笑得是开心无比。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不成?到了这节骨眼上,居然还在说胡话?赶紧快点儿认栽,带着他的女人,服个软,道个歉,顺带还能拿点儿钱跑路,多实在啊!

一听到林白这话,场内诸人登时好奇起来,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不停,似乎是想要看透他的所有遮掩,想要瞅瞅在林白身上究竟有什么依仗,竟然会如此有底气。

不过如今的哄笑声,却是比此前少了许多。不为其他,就是因为当他们这些人把神念投到林白身上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这些人探出的神念,居然一个个都是如泥牛入海一般,一碰触到林白的身躯便消失不见,足见他的修为不同寻常。

“小子,你是铁了心想要跟我过不去是不是?”听得林白这话,羽抱真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双眼中露出阴毒之色,死死的盯着林白,淡淡道:“我特么就不信了,你这泥腿子还能拿出来什么东西。我也不妨把话撂这,要是你拿出来的东西,能超过我扔出来的这两千万,爷爷我就把脸直接伸到你跟前,让你可劲儿抽个痛快,你看怎么样?”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后悔啊!”听得羽抱真这话,林白轻笑出声,话语声云淡风轻。

“放心!我好歹也是清徽宗的少门主,虽然不能说是一言九鼎,但也算得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听得林白这话,羽抱真面色愈发阴沉,面上更是露出不屑之色,淡淡道:“小子,别拖延时间了,有什么东西,尽管拿出来吧!”

林白闻言再没多言,伸手向着羽抱真的面门轻轻点了点后,伸手向着口袋里摸索起来,抠摸了大半天,却是连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出来,而且眉头更是皱了起来,一幅迷惘模样,犹如自问自答般,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小爷我把大杀器放哪了来着?”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哄笑声连连。一时间场内诸人望向林白的眼神中,都是充满了不屑之色,在他们看来,林白这故作姿态的模样,分明就是输不起,却是如煮熟了的鸭子般嘴硬,想要用这种拙劣的借口,来搪塞过这些事情。

愚蠢,实在是太愚蠢了!难道这小子就不知道,清徽宗是什么宗门,而这羽抱真又是什么身份,想要在羽抱真的跟前玩弄这种花花肠子,分明是想要自讨苦吃。

“小子,输不起就别跟我打这种赌,识相的,赶紧带着你的女人给神女道歉,然后从这酒店里面滚出去,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泥腿子一次!”

眼瞅着林白的模样,羽抱真嘴角也满是不屑神情,望着林白的眼眸中尽是促狭神色,冷言冷语嘲讽不止,一幅单等着要林白在诸人面前出丑的模样。

“着什么急啊,你就那么想把脸放到我跟前,让我随便抽吗?”林白闻言,面色却是恬淡至极,手仍在口袋里抠摸个不停,等了大半晌之后,总算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段细细长长如什么事物根须的东西,举到羽抱真眼前,轻笑道:“你看这东西比你那两千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