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06章 他究竟是谁(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场内寂静一片,所有人面上都满是惋惜和炽热的神情。

实际上他们早已料到了,如这种珍贵的事物,换做是谁得到,谁都不会将其轻易转手他人。虽然他们拿出来的价码不低,但钱财终究只是俗物,又如何能跟这参须相提并论。钱还可以再赚,但这种东西,没了就是没了,再无从获得,两者可说是毫无可比性。

这一场两名护花使者的比拼,某种意义上来说,从林白一开始把参须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注定了的结局。此时此刻,场内那些人都是意兴阑珊的看着羽抱真,想要看看,他接下来究竟是打算如何应对之前跟林白的赌约,究竟是会硬着头皮顶上去,还是会认怂变成缩头乌龟,把刚才说出的那些话,都尽数给吞回肚子里。

不过就诸人想来,以羽抱真这种二世祖,想要让他们践行承诺,恐怕是难如登天,最后说不得还是要拿出来自己的宗门势力,以此来压迫林白,让林白不再纠缠此事。

“算我这次认栽了!”不出诸人所料,看着林白那满是玩味神情的眼眸,羽抱真紧咬着牙关,犹豫再三后,眼眸中露出凶戾之色,缓缓道:“若是你眼中还有我清徽宗的话,之前发生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我保证以后再不找你的麻烦!”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有一片低低的叹息声响起。而发出这些叹息声的,无一例外,便是那些没有宗门或者势力可以依靠的天人和炼气士,他们这些人,可谓是吃尽了宗门和势力的苦头,这些庞然大物,如何是势单力孤的他们所能招惹的。

而场内那些宗门和势力的子弟,也都均是面带玩味之色望着林白。在他们看来,就算林白再嚣张,就算是手里边有这样的灵物,但是那又如何!仅凭一己之力,在庞大的宗门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更不用说还是清徽宗这种庞然大物!

这一次,就算这小子侥幸占了上风,恐怕最后也只能由着羽抱真把这件事情给按下去。

不仅是他们,羽抱真面上也满是傲然的笑意,眼眸中隐隐约约更是有阴骘神情闪烁。在他看来,就算林白和道一能够对付得了石铁心那又如何,那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而已,而自己可是不折不扣的清徽宗少门主,得罪了自己,就等于是跟清徽宗干上了。

就算眼前这货再不识相,难道他还以为,仅凭他们两人的力量,就能跟清徽宗相抗?

但就在场内之人,已经做好了林白顺坡下驴,把这件事情抹去的时候,却是骤然发现林白嘴角竟然有冷然笑意露出,而后眼前一花,只看到一抹黑影陡然冲到了羽抱真身前!

啪!黑影一动,胳臂直接高高举起,砰然落下,直接便重重的抽击在了羽抱真的面颊之上。一击之下,羽抱真那俊美的面颊上,登时浮起五道高高的赤红指印。

但即便是如此,一切却还是依旧没完,两耳光抽出去,把羽抱真抽的是眼冒金星之后,还未等到他反应过来,林白竟是又一脚踹了出去,直接跺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砰!一脚踹出,羽抱真直接朝后倒退而出,顺着口中喷出一股赤黑色的鲜血,坐倒在地,浑身血污淋漓,面色更是青白相间,明显是脏腑已受重创!

此时此刻,四下已是鸦雀无声!刚才羽抱真撩拨林白,并且说出赌约的时候,他们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观望,觉得是个娱乐的事情。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林白竟然如此暴戾,直接就赏了羽抱真两记耳光,还把他踹出了这么老远。

在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已经完全没有了看好戏的意思,只觉得有些瘆人,望向林白的眸光里面,更是充满了疑惑之色,心中更在不断的思忖,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下手竟然如此果断狠辣,而且竟是全然不把清徽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放在眼中。

而且更让诸人诧异的是,即便是两耳光加上一脚后,林白脸上的戾气竟是没有分毫减弱,竟是一步步缓缓向着羽抱真踱去,似乎还要再收拾这小子一通。

“小子,你可知道你闯下滔天大祸了!你动了我,就是动了清徽宗,从此以后,我们清徽宗与你不死不休……”看着宛若是凶神恶煞一般向着自己走来的林白,羽抱真心中忐忑莫名,惊慌失措的惊呼出声,想要以宗门之名,来震慑林白。

但还未等到他威胁的话说完,只是刚开了个头,却是完全没有力气再说接下来的话了。在这一刻,随着林白脚步的靠近,他竟是感觉到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骤然涌入到了自己的身躯之内,恍若是一柄柄利刃,在自己的四肢百骸间的经脉中冲袭不断!

气息如刀,只是短短一瞬间,便已将他的经脉尽数毁却!而伴随着经脉的毁却,一股脱力感骤然袭卷他的心头,甚至他都开始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从身躯中流逝的感觉。

“我的天,这小子废了羽抱真的修为!”而就在此时,场内已是有人发现了这诡异之处,而后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惊愕莫名的望着林白,惊呼出声。

一言落下,场内已经被这暴戾一幕惊愕到的诸人,登时便把目光投注到了羽抱真的身上。一眼望去,登时觉得头皮发麻,果然如那人所说的一样,此时此刻,他们分明发现羽抱真的法力竟是如流水般,正在不断从体内流淌而出!

法力外泄,这对于炼气士来说,就只有两种时候才会出现此种情况。第一种时候,便是与人斗法之际,法力运转与外;而另一种情况,便是根基被毁,身躯失去容纳法力的功效,所以法力才会外泄!而如今羽抱真的情况,分明就是第二种。

而且看羽抱真顺着四肢百骸间的毛孔,都在不断的往外渗透血丝这种状况看来,他所承受的,还是最为惨烈的经脉被毁这种废掉修为的手段!

经脉乃是根基所在,也是法力游走的通道,经脉被废,可说这羽抱真而今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人,而且此种程度的损伤,就算是清徽宗用何种的神丹妙药,都绝对没有办法让羽抱真复原,即便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是无计可施。

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冲突,这年轻人竟然痛下废人修为这样的辣手,而且还是如此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看着羽抱真的模样,场内众人忍不住后背均是有冷汗不断的淌下。

而那些此前如羽抱真一般,想要替姑射神女出头之人,心里更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庆幸。他们不敢想象,如果刚才他们也如羽抱真一般站出来,惹怒了林白,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结果,恐怕如今躺在那的就已不是羽抱真一个,而是要把他们也加上。

可是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行事居然如此狂浪不羁,只不过是小小不和,竟然就敢对羽抱真下这样的辣手!羽抱真是什么人,那是清徽宗的少门主,说成是宗门的希望都毫不为过,招惹了他一个,便等于是招惹上了整个清徽宗。

更不用说,如今这年轻人更是直接废掉了羽抱真的修为,此种手段之下,就他们想来,接下来等待着这年轻人的,绝对是清徽宗不死不休的报复!

可是看这年轻人也不像是愚笨莽撞之人,难道他就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关节吗?可若是他想到了,为何还敢如此胆大妄为,到底他是有所依仗,所以有恃无恐,还只是单纯的一时热血上涌,冲了脑袋,做出这种叫人咋舌的事情?!

但不管他们如何作为,眼下的情况却已经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修为尽废,身躯所承受的伤痛,以及急火攻心之下,羽抱真已是彻底昏死在地。这一场争斗,不管是从之前的资本碾压,还是后来的雷霆手段来看,林白都绝对是不折不扣的胜利者!

“找我的麻烦?好大的口气,你觉得你配吗,你觉得你们清徽宗配吗?”向着躺倒在地,恍若是一条死狗般的羽抱真淡淡望了眼后,林白冷笑出声!

好大的口气!此言一出,场内顿时又是一阵倒抽冷气之声。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林白不但可以做出这种狂悖不羁的手段之后,竟然还要这样大刺刺的抛出如此的狠话!

而且听他言语间的意思,更是分毫不把那已然是庞然大物的清徽宗放在眼中,好像那个偌大的宗门,在他的眼里,就只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

这年轻人太托大了!而他这样的招摇,接下来,势必会给他引来杀身之祸!一时间场内顿时慨叹连连,所有人望向林白的眼眸中,都是充满了好奇之色!

“你也好自为之吧!”仿若是笃定了心思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般,这狠话撂下后,林白又是缓缓转身,向着轻纱笼罩着的姑射神女淡淡望了眼后,冷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