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07章 他究竟是谁(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此番林白之所以痛下辣手,除却是因为那羽抱真语气恶劣,脏话连篇,着实叫人心生厌恶之外;更多的便是要警醒一下那些为了姑射神女而如痴如狂的狂蜂浪蝶,让那些人看清楚事态的情况,让他们知道,若是也如羽抱真那样不知死活,将会是什么下场!

虽然如今还不能完全知道这姑射神女究竟是何许人物,但林白可以断定的是,此女的居心绝对不善。这样一个潜在的威胁,而且还是那种唇舌鼓荡,就可以迷惑无数人心,为她而用的威胁,除却以雷霆手段压制之外,再无任何其他办法!

果然如林白所料,他这话发出之后,场内那些对姑射神女心存幻想的狂蜂浪蝶,虽然面上有不悦之色露出,望向自己的眼眸几乎都要喷火,但还是畏怯不敢上前。而且其中更是有不少人,已是面露犹豫之色,显然是在抉择是否还要坚持追随此女。

效果既然已经收到,林白也实在是懒得再在此处耽误下去。而且此番他高调出手,绝对已是引来了无数人的注意,这和他想要隐蔽身份的初衷大不相同,若是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说不得有什么有心人,就要窥探到他的真实身份。

是以冷然向着姑射神女抛出此话后,林白再没有多言,向着道一使了个眼神,而后抬手招来一旁已是呆若木鸡的萧老板,示意让他带着他们,前往石铁心败落后空出来的房间。

“神女,这小子是秋后的蚂蚱,嚣张不了几天了。惹上了清徽宗这样的对手,就算是不死,也得叫他脱上一层皮,等到那时,咱们再慢慢的跟他计较今日冲撞神女的事情!”

眼见得林白的身影消失在了大厅之后,有那不死心的狂蜂浪蝶,凑到姑射神女身边,陪着笑脸,小意的宽慰着姑射神女,想要在她面前做出宽慰人心的暖男模样。

对于这些人的温声细语,姑射神女自然是来者不拒。而且更有那自觉之人,想要好好在姑射神女面前表现一番,加深对他们的印象,更是自觉的把自己在酒店的房间让了出来。

眼瞅着那让出房间之人,欢天喜地的跟在姑射神女身边,笑脸相迎,将她和那对双胞胎萝莉向着房间内带去,剩下的那些狂蜂浪蝶均是面露艳羡之色,叹息不已。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堂内围聚的那些人,才算是作鸟兽散。不过今日发生的种种,却是牢牢的镌刻在了他们的心中,其中有不少拥有着宗门的天人和炼气士,更是快步向着僻静处赶去,想要将此处发生的一切,尽快告知宗门,好早做准备,看能不能浑水摸鱼。

要知道林白此前拿出的那参须,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而且既然有参须,就绝对还有灵参的本体。如今林白已经招惹上了清徽宗,两者之间必然是不死不休的恶战,而混战一旦升起,到时候灵参的归属便是问题,却是可以趁机好好的争上一争。

若是能够趁着机会,将灵参收入囊中,却可说是一番不小的际遇。而自己这些提早向宗门通风报信之人,到时候若是论功行赏,就算是啃不上骨头,也能喝两口浊汤,

只是在此时此刻,不管是依旧还在酒店大堂内,还是已经从大堂内离去的那些人,在他们的心中却都是有一个相同的疑惑。那个带着墨镜和口罩,手段狠辣无比的年青男人,还有那个风姿绰约,冷若冰霜的女人,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来路,究竟是什么身份?

“师叔?你说那小子,会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林白?”而此时此刻,在大堂的角落处,那名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场混战的灵泉宗门人江帆,也是面带疑惑之色,缓声道。

“此人下手干净利落,狠辣至极,倒是跟那人颇为相似。只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施展出任何实质性的手段,却也叫我无法断定此人究竟是什么人。”那名中年男人闻言之后,缓缓摇头,而后接着道:“江帆,我觉得我们怕是真的小觑了这俗世之人了,不管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但就我所感觉到的他那一身修为,实在是非同凡响,不在我之下!”

“难道师叔你觉得自己的修为也不如他?”听得此言,江帆眉梢一挑,不可思议道。

别人不知道他这师叔的修为,可他身为灵泉宗门人,又如何能不清楚。自己这师叔,当初可是与江中流竞争灵泉宗宗主的最大对手,若不是手段只差一线,恐怕如今的宗主之位,就是非他莫属。即便是到了眼下,他的修为在宗门内,除却几名长老和宗主之下,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他如今却是说出了这样自叹不如的话,如何不叫江帆诧异。

“在不在我之上,没有交过手,尚未可知。但是我刚才想要以神念来探寻他的真面目,虽然他并未拦阻过分毫,但神念只是一近他的身躯,便化作了乌有,神念之强大,可见一斑!”中年男人闻言后,先是自矜一笑,而后缓缓叹息道。

“这怎么可能……”江帆闻言顿时有些错愕,愣怔怔的望着中年男人,疑声道:“虽然他遮挡了面容,但我看他的年纪,应该与我相差仿佛,怎么会有如此高的修为!”

他江帆的修为虽然不如这中年男人,但在灵泉宗内却也算得上是翘楚人物,就算是整个隐世,修为在他之上的年轻人,也都是凤毛麟角。可是如今他却听到师叔如此评价之前击败了羽抱真的林白,这如何能不叫他心中惊讶难当。

“所以我才说,我们这次是小看这俗世中人了!不说那小子,就是之前的那劳什子石铁心,那一手也是凶险的厉害,就算是我遇上,想要击败他,怕也是要费些周折。”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拍了拍江帆的肩膀,缓声道:“不说那么多了,还是尽快把此间的事情,告知与宗主,让他尽快做出决断!若是可以,最好我们能重新入世,再创下昔日辉煌!”

“好。”虽然心中疑惑重重,但江帆还是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而就在拔足即将走出酒店的时候,那中年男人却是又忍不住缓缓回头,向着林白离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眼眸中满是迷惘之色。

只可惜这次却是没能联络上丹霞宗的那些人,也不知道丹霞宗究竟是不是已经服软不再计较林白诛杀他们门人的事情,自己竟然连山门都进不去。如若不然的话,灵泉和丹霞两宗联手,如何不能让此次的谋划增加几分胜算,又如何能不震慑这俗世中人!

不仅仅是他们,此时此刻,在这酒店内发生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距离酒店不远处的别院之中,而伴随着这事情散开的迷惘,也是笼罩在了他们的心头!

“三疯子,你觉得那大出风头,惹上了清徽宗的小子,会不会是林白?”皱眉思忖了许久之后,陈白庵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忍不住抬手搔了搔头,然后疑惑无比的望着张三疯,道;“你不是卜筮过了吗,可得到了什么结果?”

“那小子的行事作风,倒是跟小师弟有些相像,但从头至尾,却是根本没有施展过任何手段,又如何叫人揣测。而且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女人,不但容貌惊艳绝伦,而且能够轻易击溃石铁心,修为也是不俗,能够让这种女人待在身边,倒也极像是小师弟。”

张三疯闻言后,先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后,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但是我刚刚卜筮出的卦象,有关小师弟的天机,却还是紊乱一片,根本无从算起,似乎是被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笼罩住了真形,不能看透分毫。而且若真是小师弟回来的话,萧老板恐怕也不会知情不报,而是会把他回归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既然卦象不符,萧老板又没有知会,那恐怕就不是了……”陈白庵一听这话,眼眸中的热切神色,登时凉了半截,旋即又露出期冀神情,缓缓道:“不过按照传来的消息,那个击败了石铁心的女人,所施展的乃是相师手段,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倒是可以与其接洽一二,不管怎样,都是一脉相承,若是林白还没回来,能够先拉上这样一个强大的援助,倒也是能够解开咱们眼下这燃眉之急,不让盛会之事,太过被动。”

只是话虽如此,但两人面上的愁苦之色,却是分毫未减。从得来的消息看来,那女人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处事恬淡的很,想要攀扯上她,怕是难如登天!

而且求人不如求己,就算是能够攀扯上那女人,终究也是不如林白回归来得叫人省心。可是林白你小子现在到底是在哪,难不成还是在那劳什子昆仑圣地里面吗?!

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虽是一直未言,但眼眸中的愁苦之色,却是愈发深重了几分。

“再看看吧,小师弟命途非常,卦象本就极难揣测,说不好如今已是到了金陵了。”眼见得诸人那模样,张三疯轻轻叹了口气,宽慰了诸人一句后,缓缓接着道:“据我所知,最近应该会有墟市召开,想来到时候他们也会去,我们趁着这机会跟他们抽空接洽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