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10章 陪睡‘丫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噗!道一这话一说出来,还不等林白反应过来,在一旁小意陪着两人的萧老板已是再忍不住了,原本噙在嘴里的红酒,更是直接喷了一桌子。

但红酒一喷出来,萧老板顿时觉得后背一冷,再向道一看去,只见道一眼眸中的寒意,竟是已经到了快要杀人的地步!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怎么招惹了这位姑奶奶?!看着道一这模样,萧老板心里顿时七上八下,只觉得脑袋都别到了裤腰带上。

而且此时此刻,他更是后悔死了自己不该不去拒绝林白要他留下陪酒的邀请,而是就应该把这些酒菜送上来之后,就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若不然的话,哪会撞上这场面。

可话说回来,谁又能想得到,这看似冷冰冰的美女,做起事情来竟然是如此的荤素不忌,更是分毫不顾忌别人在不在场,酒足饭饱之后,竟然直接就要跟林白上床。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会好死不死的碰上这种事情,如今这位姑奶奶这冷冰冰的眼神,恐怕九成九是因为觉得自己不识时务,绕了她的雅兴。

不过萧老板却是不知道,道一之所以会眼神冷冽如冰,并不是因为他心中所想的那些事情,而是因为萧老板这一口红酒喷出来,是把桌上的菜肴沾染了个七七八八。也亏得如今道一已是酒足饭饱,而桌子上大多也都是残羹冷炙,否则的话,说不好等着萧老板这位奉上佳肴之人的下场,就要如当初弄脏了道一烤肉的叶莫般凄楚。

“林老弟,老哥哥我先走了啊,有机会咱们再聚,你们先慢慢聊!”

但还不等林白反应过来,萧老板已是连连拭着额头上的冷汗,拱拳说了句话后,如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推着餐车,就跟脚底抹油一样,领着那西餐主厨,一溜烟儿朝门外逃去,就像身后是跟着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头都不敢回一下,似乎只要一回头,就会把小命丢了。

“萧老板,你今儿跟我玩的到底是哪一出啊?”等走出了房间老远后,那也已是满头大汗淋漓的主厨急忙伸手扯住萧老板,再回想到刚才眼角余光瞥到的道一那冷冽的似乎可以把人心都冻结的目光,心有余悸道:“里面的那位,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怎么……”

一时间,这位平素时常来往于钟鸣鼎食之家,什么大场面也都算见识过的大厨,竟是发现自己的词汇量陡然变得贫乏起来,全然想不出合适的描绘语句。

“怎么这么不同凡响对不对?”眼见得已经离开那房间老远,萧老板也才算长舒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后,然后心有余悸的向着房间扫了眼,然后道:“都不是寻常人啊,自然不会做寻常事儿。今天这事儿,我跟你说,可千万要烂在肚子里,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管是什么人问起来,都要当没看到,没听到。今儿的价钱,我给你翻两倍!”

听得萧老板这话,那大厨自是苦笑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干他们这种服务行业的人,又哪里会不知道,有些事情,就得是如萧老板说的那样,哪怕明明是看到了听到了,也要装作没看到没听到,要老老实实的烂在肚子里面,当成一辈子的秘密。

只是即便是如今已经离开了房间,但他却是依旧觉得,仿若是还有一双冰冷冷的眼眸在盯着自己的后脑勺,那种感觉,就像是利刃悬于脖颈之间,一个不对劲,人头就要落地!

到底那屋子里的女人是什么人,怎么有如此威势,行事又是如此的‘不同凡响’……

别说是他们这俩人,就连林白这会子,都是已经完全傻了眼。他也是实在没想到,道一竟然会跟他玩了这么一出,一口酒还没下肚,就直接呛在了嗓子眼,咳嗽连连。他实在是想不通,这酒足饭饱的,道一让自己上床是要做什么?

眼瞅着道一那因为红酒的缘故,微醺而有些泛出红晕的面颊,林白心中不禁咯噔一声,暗道不妙,心中思忖道:总不该是这小娘们儿酒下了肚,乱了性,真想要逆推自己不成?

越是看,林白便越是觉得不对劲,后背一阵阵的发冷,更是忍不住连连朝后退却了几步,双手紧紧抱着膀子,不无威胁的意味道:“你可别忘了,虽然我斗不过你,但我还是有几分手段的,要是你想跟我玩硬的,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只是这话这么一说出来,林白却是觉得,怎么着都带着那么一股子露怯的感觉。

可不是吗,自己如今的这态势,和送入狼吻之下的小白羊有什么区别!看着道一听得自己这话后,眼角中露出的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林白心中更是有羞愧感生出,心中暗暗埋怨不止:林白啊林白,你什么时候越混越回去了,不能弄清楚这娘们儿的来头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是要被这娘们儿给逼着来硬的……

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那又能怎么着?打又打不过这娘们儿,想耍横,这娘们儿比自己还横。难不成真要如别人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反抗被命运强奸,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横竖都是一个结果,又何必难为自己。何况仔细盘算起来,真正吃亏的,好像也不是自己!

“来吧,我准备好了!不过要温柔一点儿!”想到这里,林白心一横,索性也豁出去了,眼一闭,对着道一恶狠狠的道,只是那话语听着,怎么听怎么带着一种露怯的感觉,虽然外表强硬,但内里,却是如落入狼吻之下,只能任其摆布的小白羊般软弱。

但让林白诧异的是,他这话喊出来之后,闭眼等待了许久,房间之内竟然是连半点儿的动静都没有响起,就好像道一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茬儿一样。

“来?来什么?”就在林白疑惑莫名的睁开双眼之际,却是发现道一竟然是依旧好端端的端坐在椅子上面,望向自己的眸光中充满了促狭之色,淡淡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以为我要你做什么?我只是困了,觉得被子太冷,需要你给我暖暖被窝罢了!”

暖被窝?!听得道一这话,林白的头顿时大了,眼眸圆睁着望着道一,只觉得自己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但实际上却是个吃货的女人脑袋里面,究竟是装的什么东西,如果只是单纯暖被窝的话,那她的话,为什么会说的那么赤裸裸。

可转念一想,林白却是又发现,道一当着萧老板他们的面说‘上床吧’,实在是好过对自己说‘给我暖床吧’太多。若是刚才她说出来的话是后者的话,不知道以后萧老板在看到自己的时候,得用什么眼光来看自己。暖床的,那不是暖床大丫头干的活吗?!

虽然知晓道一并不是对自己动了心思,而是单纯想要让自己给暖暖被窝,林白心里总算是舒了一长口气,但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心中却是莫名有一种失落感生出。

真特么是贱的!不用陪睡烧高香都来不及,自己现在居然还有失落,难不成真是要被这娘们儿给逆推了才甘心!可是这娘们儿床都让自己暖了,为什么不把自己给强推了,难道是觉得自己长得不够炫酷,不如那杂志上的男人壮硕?

想到此处,林白的眸光,却是贼溜溜的落在了之前被道一捧着看的那本男性时装杂志上面,想要从那扉页上的人物模样,来揣测揣测道一的审美观念。

“赶快暖床,我困了!眼珠子要是再这么贼溜溜的转来转去,小心我把它抠出来!”而就在看到林白的动静之后,道一眉梢微挑,淡淡道,虽然言语恬淡,但其中却是带着一股子叫人无法反抗的冷冽气息,直叫人觉得,若是违背了她的话语,便是死路一条。

这娘们儿究竟是报的什么心思,想睡觉就睡觉,偏偏还要让小爷给她暖床,难不成真是把小爷当成伺候她的人了,觉得小爷是个暖床的大丫头不成?!

而就在林白心中一边嘀咕,一边想要翻身上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先好好的眯上一会儿至极,道一却是恍若笃定了主意,要让林白心中忐忑难安一般,依旧是用着那种笑看云卷云舒的恬淡语气,淡淡道:“暖床,是要把衣服也脱了的!”

卧槽!一言发出,林白已经完全懵了,不可置信的望着道一,只以为道一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却没成想,道一的眼眸依旧纯透无瑕,连分毫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娘的,拼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被这娘们儿看完了!念及此处,林白一咬牙,一闭眼,心一横,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直接解开衣服,钻入了被窝之中。

窗外,霜风乍起,飘忽之间,有细细碎碎的白屑落下,深冬的第一场初雪,终于降临了这座六朝古都,风逝裹挟下,又将掀起满城风雪!

而这风雪,正如此时此刻的某人心情,如果不这样说,那我该怎么说,难道说,那晚之后,我已经习惯了你身上的味道,如果没这味道,便已再难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