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11章 变脸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窗外天风雪交加,窗内人心乱如麻!

随着风雪的降下,天色一点点的黯淡了下来,而房间内却是静默一片,只剩下空调扇叶变动之下,发出的吹动暖风的哗啦之声,而这声音,却是叫房内显得愈加寂静。

这娘们儿是在想什么?若是想让小爷暖床的话,如今我已把被窝暖得热乎乎的了,她怎么还不上来?若是她想要逆推小爷的话,小爷也已是光滑溜溜,又何须再等待什么。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推移,被窝的温度也越来越暖和。经历过昆仑圣地的数场鏖战,以及一路马不停蹄的奔波之后,林白如今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虽然有法力在勉强支撑,但他身躯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盼着舒适的休眠。

心中思绪虽然在变动,但终究还是抵挡不过睡魔的侵袭。只是短短片刻之后,在空气中那股淡淡如冰之花的清甜香味中,林白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青莲,这便是你让我沉睡千百年后,所想要我看到的东西吗?!难道你觉得,仅仅凭着这些东西,就可以改变未来,让那些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变得成功吗?

但林白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沉沉睡去的时候,道一却是静默的望着他已然陷入了沉睡的面颊,而且她的那双眼眸,也正如林白此前看到的一样,黑白两色交换变动不止,恍若是太极,黑白掺杂,变幻莫测,恍若是深沉不可测的未来!

这一觉睡下去,自然是睡了个天昏地暗,甚至在梦中,林白还做了个绮丽的梦。在那梦中,有一条湿热的长蛇,缭绕着自己的身躯,厮磨不断,将自己牢牢的缠裹起来,那巨大的力量,就像是要把自己的身躯,死死的勒入那蛇躯之中一样。

随着梦境的变幻,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许久之后,林白终于从惊愕中醒来,但全身上下已是大汗淋漓。而就在他醒转过来,刚想要再伸个懒腰,把梦境中的一切,尽数从脑海中抹去,重新入睡之时,却是突然想起,在这房间内,却是还有另一个人。

念及此处,林白强撑着瞌睡虫的诱惑,向着道一所在的位置望去。窗外雪光熹微,借在这单薄的光亮的辉映下,端坐在椅子上的道一,恍若是一个剪影一样,看起来无比的瘦削,甚至隐隐还透着那么一种孤单的感觉,叫人觉得心生怜悯。

这女人怎么没有叫醒自己,莫不是转性了?看到道一这模样,林白心中先是没来由的有那么一丝酸楚,旋即便被疑惑所占据,向着道一仔细望去,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睡了过去。

但等到目光碰触到道一的面颊的时候,却是发现,道一并没有睡,而且恰恰相反,她的双眼,在室内着熹微的光亮下,更是明亮干净的,犹如天幕不可见的星子一般。

甚至在这一刻,望着那明亮而又剔透的眼眸,直叫林白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看着一双唯有孩童才有的纯粹双眼一样,在那眼眸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只有干净。

“娘们儿,你到底在想什么?小爷我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是被你看中的,要让你这么紧紧的跟着我,还要让我给你做出暖床这样的事情?”长久的沉默之后,林白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压抑的气氛,撑着身子靠在床头后,皱眉向着道一问道。

“你醒了?”道一没有任何想要回答林白问话的意思,听得林白的话后,缓缓起身,仿若是直到此时此刻,听到了林白的问话之后,才算是想起来林白在给自己暖被窝的事情了一样,淡淡道:“既然醒了,那就起来吧,我要睡了。”

“娘们儿,你究竟是在想什么?就算是你想上了小爷,也不要这么藏着掖着,万事咱们好商量不是。”看着道一这不冷不热的模样,林白眉头不禁皱起,疑声道。

“你在逼着我杀你吗?”道一淡淡开口,向着林白扫视了一眼,缓缓道:“既然醒了,那就起来!至于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不会用强,就算是真到了那一步,我也会让你心甘情愿,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强迫与你。就算你真做了,那我也只觉得算你有本事。”

林白苦笑摇头,已经完全失语,全然不知道是该说这娘们儿究竟是心如冰霜,万古不化,坚定不移如泰山,还是说她的脸皮已经厚到了颠扑不破的地步。

而且这娘们儿变脸变得还真是快到了如翻书般的绝伦地步,之前还容忍着自己躺在被窝里面好好的睡一觉,让自己一扫身体的疲劳,这才算好不容易的叫自己心里边有那么点儿感激的意思出来,但只不过是这么会儿功夫,却是又冷冰冰的戳伤人心。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而这道一,又是其中最善变的一个。翻脸如翻书,若是以后能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娘们儿,看看她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那是什么?”而就在林白想着要如何回应道一这话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却是陡然扫到了屋内一侧的角落处,只见那处正有淡淡的荧光,在不断的闪耀。

在这房间内,就只有自己和道一两人,而自己没有带进来过东西,道一也没有拿进来过东西,那么仅剩下的可能,便是石铁心遗留在此处的事物,只不过之前萧老板让手下人来收拾房间的时候,那些人忘记把这些东西给收拾走了!

可是那东西是什么?总不该是那老魔头不但铁石心肠,如蛇蝎般歹毒,实际上更是有着陈老师那样的偷拍爱好,故意在这房间里放了什么摄像机吧。可是摄像机的灯光应该是红色的才对,可眼下这荧光的颜色,却是如鬼火般,为幽绿之色。

盯着那不断闪烁的一团荧光,林白已是全然忘了纠缠道一的事情,三下两下便将身上的衣衫尽数穿上后,疾步向前走去,先天真罡透体而出,向着那荧光闪烁之物摄取而去。

这是什么东西?等到先天真罡将那事物裹挟到近前之后,林白赫然发现,那闪烁着淡淡荧光的事物,竟然是某种特殊的石料,其中似乎是有什么可以在夜间发光的矿物。

而那石料的模样,则是雕琢而成了两只交缠的小蛇,蛇身缠绕之下,在蛇头之处,刻着一个不知是大篆还是小篆的字迹,而那字,分明就是个‘墟’字!

墟?这是什么东西,看着那石料,林白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所谓墟,指代的便是废墟的意思,是说曾经有人居住,而如今却已荒弃之处。

盯着那东西看了半晌之后,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墟’字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不过单从这石料的模样看来,倒是有些像什么信物。

“老萧,我这找到了一个东西,上面写了个墟字,你知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沉思许久,却还是搞不清楚这东西的用途之后,林白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摸索出电话,拨通了萧老板的手机,想要问问这消息灵通的萧老板,是否知晓其中的隐秘。

虽说石铁心被道一不费吹灰之力击败,但他在如今之世,却也称得上是拔尖的存在,只不过是碰到了道一这种变态而已。而被石铁心珍而重之的藏在房间偏僻角落的事物,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物,其中必然是藏了许多隐秘。

“墟?”本来萧老板如今已是都睡了过去,但等看到是林白的电话后,虽然想不密告白,自己都已经给他们腾出了地方,怎么着林白还要打电话给自己,但还是强忍着瞌睡,皱眉思忖了许久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也是隐隐约约听过酒店住的那些人讨论过这么个事儿,好像是有个什么墟市,有许多五花八门的人在那交易东西。”

墟市?交易会?听到萧老板这话,林白随口客套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只是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虽然早已想到这玩意儿会是个信物,但林白却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是个交易会的信物,而他也着实想看看,在自己离开的这么段时间里面,在这些天人和炼气士之中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而这些人的交易会上卖的又会是什么物件。

“娘们儿,你先睡吧,我出去一趟。”越是想,林白便越是觉得,这趟交易会自己实在是该去参加参加,且不说这交易会上会不会有能被自己相中的东西,单就是能趁着这机会,再仔细查看一下前来参加此番盛会之人的底细,都已算得上不虚此行。

不过对于而今的林白而言,出门这件事情,却也着实是个大难题。眼下金陵城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真面目是绝对不能透露给人的,可大晚上出门还戴着口罩,顶着鸭舌帽,架着墨镜,那模样实在像个傻掰,若是还有羽山月叶做的面具该多好!

“你还要这样出门?”而就在此时,道一却是悠悠开口,道:“你就没想过变张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