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21章 其实他很实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能够瞬息之间将人修为提升的丹药,按照当初自己所见,在药王谷里面,的确也有,但是那种丹药对修为的提升,却也是极为低劣。服食之后,还有时间限制,甚至一旦超出了时间的限制,更是会给人带来极重的损耗,让修为降低许多。

但这老骗子炼制出的丹药却不同,他这丹药里面的那一缕瞬间提升人实力的药力,虽然稀薄,但却是无比精纯。若是能够把这一缕精纯之意,成倍的增多的话,效力绝对还在药王谷的丹药之上,而且对人体潜能的损耗,更是会极低!

如果真的能够炼制出那样的丹药的话,不管是在这墟市里面,还是放到隐世中,都绝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价,甚至会叫一大堆人抢破头。

而且那种药效,也真的是如老骗子所说的一样,不管是杀人越货,还是用来参加此次大比争夺头筹,都绝对是能叫人如虎添翼,手段更上数筹!

可惜的是,这老骗子这些丹药里面的药力实在是太过于低微了一些,以此种的药效,服食下去,根本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提升,只能起到类似于春、药的效力。

就林白所见,这丹药的效力之所以会如此低微,并不是这老骗子的错,而是因为他所选取的材料太差的缘故。虽然他用的都是些上了年份的草药,但终究只是俗世中的草药,而不是灵药,缺了那个灵字,丹药便少了灵韵,便会大打折扣。

而且也正是因为所采取的都是一些寻常草药,而他要炼制的丹药又太过逆天,在这些草药药力耗尽之后,都变成了废渣,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扑鼻恶臭散发。

甚至在这一刻,林白都有些怀疑,这老骗子是不是故意用灵砂来当药瓶,用这种熹微的灵气波动,来诱骗其他人,让络腮胡子这样的人,来以身试药,当他的小白鼠。

对于其他人来说,想要把草药来换成灵药,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难题,即便是药王谷,恐怕都做不到这样的事情。但对林白来说,这事情实在是简单的紧。

当初方丈洲一行,他的收获可谓是丰沛到了极致,后来昆仑一行,也是颇有斩获,灵药的积聚,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便是药王谷,怕都是要望其项背。

林白不敢想象,如果能够由自己来提供药草,让这老骗子来炼制,那将要炼制出多少此种丹药!但林白明白,自己如今就算是再意动,也要把这份心思压下去,绝对不能表露出来,一是财不露白,二是他如今实在是吃不准这老骗子的身份。

虽然这老骗子外表其貌不扬,邋邋遢遢,甚至看上去还有些面目可憎。可是能够知晓灵砂的秘辛,甚至还能够拥有着炼制此种神异丹药的丹方,怎么可能会是凡俗人物!

而且就林白所见,这老骗子绝对不是什么贪钱的主儿,甚至很可能身价不菲。要知道炼制丹药这种事情,本就是个烧钱的勾当,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撑,根本无法支撑下去。

就眼下这老骗子摆出来的这些瓶瓶罐罐里面装着的丹药的数量,恐怕他烧的那些人参、黄芪之类的药草的价值,已是到了一个叫人咋舌的天价。甚至林白都怀疑,如果把这些丹药返璞归原,换做未炼制之时的草药,会不会真如这老骗子之前报出来的价格一样,每一瓶都能达到千万之巨,加起来更是数亿的价格!

越是想,林白便越觉得这老骗子的身份非比寻常,而且更准确的说,他也根本不能称作老骗子,而应该说是一个实在到了不能更实在的人!不管是他之前用五十万卖给络腮胡子,还是如今用五十万让自己包圆,说成是割肉,都毫不为过。

而且最让林白好奇的是,自己从这老骗子的身上,更是感受不到分毫的术法气息波动。想要炼制丹药,没有修为是绝对不行的,可自己如今从他的身上,却是一无所获,那便唯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老骗子的修为极高,可以躲避过自己的探查。

但越是这样,林白便越是不能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越是不能向这老骗子交底。墟市之中,鱼龙混杂,这老骗子又是如此神秘,是友是敌还无法分辨。若是自己现在一时热血上涌,把所有的东西都交代出来,万一这老骗子心有他想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前功尽弃。

“小兄弟,怎么样,看出来我这丹药不错了吧?”而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动之际,那老骗子眼中闪烁着狡黠而又期盼的目光,望着林白嘿然道。

“果然不凡!”林白闻言之后,当即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笑吟吟的将丹药装入瓶中后,向着老骗子陪了个笑脸,然后恭维道:“诚如前辈所说的一样,这丹药实在是龙精虎猛,说成是虎狼之药,也是毫不为过,若是一颗服下,足够我赤膊厮杀半天了!”

而且在说话的时候,林白更是刻意做出了一幅色眯眯的模样,眼中满是淫欲光芒,直叫人觉得就像是猪哥附体,恨不能找个小姑娘来试试药效一样。

“呵呵,小老弟果然见识不凡,是个识货的主儿。”听得林白这话,看着他的表情,老骗子心中暗暗叹息,虽然嘴上陪着笑附和林白两句,但却是显然没了之前的那股子期盼。

“识货不识货,试过才知道。”林白见状,轻笑出声,吧咂吧咂嘴,做出意犹未尽模样,将那一大堆瓶瓶罐罐扫入囊中后,轻笑着对老骗子道:“不知道老人家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做个交易,这些丹药让我来用,怕不是十来天就用完了,以后没了墟市,我又不知道去哪找您老人家,不如您老把丹方出个价卖给我,我自己享用起来,也算方便。价钱咱们好商量。”

这话乃是林白的试探之语,他就是要看看,这老骗子的底细究竟是什么。如果他真的是不知道这丹方的根底的话,听得自己这话,少不得是会拿出来。但如果他是知道其中蹊跷的话,自然是会用言语来搪塞自己,把丹方的事情糊弄过去。

“小兄弟,你买这些药就买了,买他的丹方做什么,都是骗人的把戏,一钱不值。与其花钱买这些东西,还不如去药店买些伟哥吃吃。”听到林白这话,络腮胡子是长吁短叹不止,眼眸中露出怜悯之色,心中暗暗感慨,这小老弟看起来甚至也挺壮实,怎么着竟是有阳虚之症,还需要吃这种劳什子的春、药,才能行人道,真是可怜。

“这你就不知道了。”林白闻言,神情故意变得愈发粗俗起来,摇头晃脑道:“那些药都是激素弄得,哪里比得上老前辈这纯天然无公害的配方”

“又有人上老骗子的当了!”而就在此时,周围已是有人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悄悄的围拢了过来,一看到是老骗子的摊位后,登时有人嘿然笑道:“这老骗子还真是锲而不舍,墟市开了这么多回,他是回回不落空,也不想想,吃了一回亏,哪还有那么多人上他的当!”

“人家是老片子,可不是老骗子,不过这虽然有一字之差,念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这话一落,登时又有起哄声传来,促狭的向着林白望了眼后,道:“你们看看,还不是有冤大头上这老骗子的当,被他忽悠的买他那些乌七杂八的东西,还真是榆木脑袋。”

“声音小点儿,那是之前在酒店里拾掇了羽抱真的那家伙,这小子脾气可不怎么好,要是被他听到了,闹腾起来,可就不好过。”有那见识过林白之前在酒店大显身手的人,此时听得这人的话后,却是暗暗对之前出声那人暗暗劝阻道。

“有什么不能说的,这里是墟市,又不是外面,有格物门撑着,谁敢动手!”听得这人的话,那之前嘴里不干不净的家伙,却是愈发张狂起来,嘿笑道:“你们说说,这小子生得如此丑陋,而且年纪轻轻的又有阳虚之症,还要靠吃药才能人道,也不知道那冰美人究竟是怎么看上他的,还由着他惹下了那天大的麻烦!”

听这人的话音,显然是那姑射神女的拥泵,如若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刻薄。

“真是可惜啊,可叹可怜……”此话一落,人群中顿时哄笑一片,有那些热心肠的,看向林白的目光里面,也是多了许多怜悯之色。

听着周围那些荤素不忌的话语,林白心中冷笑不止,不过却也不愿多言。这些人哪里知晓这药瓶和丹药的隐秘,若是被他们明了其中的秘辛,怕是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而且自己如今心思都在这老骗子身上,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多起争端。

“小兄弟,别买了,走吧!”听着周围人的话语,络腮胡子也是觉得有些臊得慌,伸手扯了扯林白,想要将林白从此处劝离,不再受旁人的冷言冷语。

但林白恍若未听到他的话一样,神态自若的盯着老骗子,一幅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