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28章 小毛贼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让林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即便是在照见本源之力笼罩全场之后,他竟然都是感受不到一星半点儿术法波动气息的存在,就好像在场内,根本没有任何异动发生一样!

难道这世间真是什么盗术存在不成,可以将一切事物与无形之中攫取?!探寻着周遭的动静,林白心中惊诧莫名,只觉得顺着后脑勺都有一股冷气生出。

他不敢想象,若真是有这样神通存世的话,那该引发怎样的惶恐。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手段,不管你把东西藏得是多么严密,但只要被精通此种神通的人盯上,那就等于是把宝贝扔在了荒天野地里面,只要那人抬抬手指头,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取走。

可让林白想不通的是,如果眼下导致这一幕的人,真的有这样诡异的神通的话,又怎么会屈居当一个小毛贼,对这些劳什子人参和雪莲下手。以他们这样的手段,完全可以有把握做一把大的,何必为了这么点儿蝇头小利,而提心吊胆。

不对,那是什么?!而就在林白心思变动之时,照见本源之力,却是陡然一阵异动,冥冥中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气机,骤然在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处出现。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急忙扭头看去,但这一眼瞄过去,人更是直接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完全傻了眼,嘴角更是堆满了苦笑,他实在没想到搞出这一幕的竟然是自己的老熟人。

只见顺着那熟悉的气机出现的位置,虚空中似乎有淡淡的涟漪出现,而后从里面露出来一个贼头贼脑的蛇头,紧接着,一个浑身披着黝黑鳞甲的鬼头鬼脑的家伙骤然从那波动中冒出,然后前爪以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摊位上一抓,登时便把一株百年雪莲握入手中。

一番动作下来,可谓是天衣无缝,犹如行云流水般,毫不拖泥带水,雪莲只是乍一入手,虚空中又是一阵淡淡的波动,而后一切便消失无痕,一切恍若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娘的,看起来得抽个时间好好的调教阴精水兽一番了,不然的话,老参和禁蛇,怕不是都要跟着它学坏!此种手段,除却禁蛇和阴精水兽之外,又有何物能够做出来。

一切的一切,可谓是显而易见,是阴精水兽借着禁蛇的穿破虚空之力,来隐藏身形,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摊位上的东西,收入了自己囊中。

不过让林白有些想不通的是,虽然早就知道禁蛇有穿破虚空的本事,但是自己却是未曾听它说过,它如今竟是可以带人隐藏身形,恐怕这是这小不点新得的神通。看起来昆仑圣地这一行,不单单是自己有了提升,这群家伙也有了不小的飞跃。

但让林白气结的是,如此神异的手段,到了禁蛇和阴精水兽的手里面,竟是被他们当成小毛贼的偷盗手段来使用,来抢夺这些劳什子雪莲和人参,且不说什么杀鸡用牛刀,单就是这种巧取豪夺的手段,实在是叫人气结。

不过都不用林白去想,以禁蛇和老参的稚拙心性,断断是干不出来这样事情的,恐怕都是阴精水兽那为老不尊的家伙,在暗中撺掇。

也不知道这几个家伙究竟是怎么知晓墟市的事情,又悄没声息的跟了过来,好躲开了那位三当家的探寻,跑到了这里面来兴风作浪。

“我靠,我这怎么又有东西丢了,我的百年雪莲啊,我还指望着卖了它来换取些提升修为的手段!天杀的,到底是谁在阴我?!”而就在林白心中思忖的时候,阴精水兽偷走了雪莲的那摊位的老板,也已发现了雪莲从自己眼皮子底下丢失,当即慌乱的惊呼出声。

一时间场内到处都是人心惶惶,林白更是发现,有不少人都开始警惕无比的盯着身周的人,似乎生跟在自己周围的人,就是那施展了偷盗之术的小毛贼,其中更是有许多原本在摆摊的人,都已是慌乱不堪的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提防再被蟊贼盗走。

只不过就是短短瞬息的时间,场内的局势已是混乱到了极致,再不复此前的安宁,甚至林白还发现,那三当家的也已发现了此处的不对劲,正领着人朝此处赶来。

虽然禁蛇隐藏身形的神通着实不凡,但那三当家的修为却也着实不低,而且此时人心都已惶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若是禁蛇和阴精水兽继续胡乱施为,恐怕再难逃过这些人的眼睛,必然是要被他们发现端倪。

阴精水兽在自己身边的事情,如今已是有不少人知晓。若是阴精水兽暴露,那自己之前的打算,恐怕都要因为这小纰漏,而尽数落空。

而且就林白所见,这几个鬼东西到了这境地,竟然还是贪心不死,还想趁着人群混乱,再来一番浑水摸鱼,果然是不知死活到了极致。

眼瞅着阴精水兽那贼脑袋又悄悄露了出来,林白眸光一寒,照见本源之力骤然变动,向着阴精水兽的脑瓜门就是一击,而后沉声传音道:“给我滚过来!”

照见本源之力虽然无形无质,但一击之力,却也非比寻常,一击之下,登时叫阴精水兽眼冒金星,差点儿没一头从隐藏身形之处掉出来。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拦兽爷的作为,莫不是活够月了,想求一死?”而就在感受到这传音后,更是稳住身形,而后在禁蛇的操纵下,倏然钻到了林白的身边,龇牙咧嘴的传音威胁道,不过那声音里面怎么听,怎么叫林白觉着有一股色厉内荏的味道。

“我是什么人?!”听到阴精水兽这话,林白才算是反应过来,如今自己已是该换了容貌,它自然是认不出自己,当即冷声传音道:“我是把你从牢狱里带出来的人,是把你从苦海里带出来的救苦菩萨,没有我的话,你现在还在吃腐肉呢!”

“兽爷神通盖世,还需要你来救?”阴精水兽听到这话,当即龇牙咧嘴的反驳了一句,但话说出来,却是觉得不对劲了,有些惊愕道:“你是林小子,你怎么搞成这幅模样了,难不成这磕碜样才是你的真面目,刚才兽爷我还听见有人说你是阳虚,莫不是真的?”

卧槽,这玩意儿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听到阴精水兽这话,林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声传音道:“这事说来话长,三言两语解释不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又是在干什么?”

见林白神情不善,阴精水兽又自知理亏,这才算是按捺住了促狭林白几句的心思,便将它们前来此处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原来这仨小东西,在离开了酒店后,就由阴精水兽带队,开始想要看看这花花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但没成想的是,就在它们仨藏头藏尾的在外面转悠了一圈,想要回酒店的时候,却是听到有天人在那交谈墟市的事情。阴精水兽是什么主儿,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玩意儿,一听这话,好奇劲儿当即就起来了,便缀在那些人后面,当尾巴尾随到了此处。

而后又借着禁蛇可以穿破虚空的本事,躲过了那三当家的盘查,进入到了墟市之中。后来阴精水兽又看摊位上的那些东西眼馋,脑袋一热,便动了歪心思,让禁蛇帮着他,开始当起了神出鬼没的小毛贼,把墟市是搞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

“这次算我错了,兽爷我认了,可那些东西都进我的肚子了,我也是没法还了。”将来龙去脉讲清楚后,阴精水兽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低低的嘟囔了一句,然后神情却是陡然变得有些亢奋,道:“小子,这墟市里面还有你的熟人呢,你回头看看,往右数的倒数第三排第四个人,就是你那老不正经的师兄。”

师兄也来了?!林白闻言一愣,急忙转头望去,只见果然如阴精水兽所说,虽然那处之人也带了墨镜,但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猥琐味,却还是将他的身份彻底暴露,而能够有如此神态之人,除却了张三疯之外,又能是哪个!

虽然故人重逢,心中颇有些激动,但林白却也明白,如今还不是相认的时候,便向阴精水兽沉声问道:“你们有没有跟师兄打过交道,有没有跟他讲我的行踪?”

“没有,我们这不是记着你的提点嘛,哪敢乱说……”阴精水兽闻言眼珠子乱转,刻意讨好着林白,但实际上它哪里是记着林白的嘱托,而是在这偷东西偷上了瘾,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张三疯,却是没成想误打误撞,刚好对了林白的要求。

“算你还长了颗脑袋!”林白闻言之后,这才算是轻舒了口气,然后沉声道:“不过偷盗东西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什么良善之举,你打算如何补偿?”

补偿?阴精水兽闻言彻底懵了,东西都到肚子里了,还怎么补偿,难道让自己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