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31章 内市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竟然还有熟人在这里?!

就在林白落座之后,趁着混乱在场内逡巡的时候,目光扫到不远处的一个卡座后,眸光却是不禁一愣,眼眸中更是有玩味之色露出。

在那卡座上落座的,赫然便是此前把酒店房间让给了那姑射神女之人,不过让林白注意到的却不是此人,而是陪在他身畔的那对如花似玉的双胞胎小萝莉。

只是让林白不解的是,这俩小萝莉虽然现身了,但是在他环视场内一周,却是没有发现那姑射神女的踪迹,似乎这一对小萝莉,是陪着那年青男人前来的此处。

而就在林白打量那对小萝莉的时候,这俩小萝莉赫然也是发现了他的所在。看到他之后,脸上竟是又有畏惧之色露出,身子不自禁的朝后退了退,似乎心中还牢记着当初林白从酒店离开的时候,对她们发出的给她们买棒棒糖看金鱼的邀约。

这俩小萝莉那么一动,自然便是惊扰到了坐在她们中间的那名年轻男子。那男子顺着两个小萝莉的目光注视之处,向着林白便忘了过来。

轰!而就在看到那年轻人的面容之际,林白只觉得脑袋里骤然一声轰鸣,瞳孔都在微微收缩!不止为何,在刚才看到这年轻人的时候,他在那一瞬间,竟然觉得自己恍若看到的不是人类的面容,而是一头恶鬼的狰狞之状,而且那恐怖程度,饶是道心坚固如他,在这一刻心神都是出现了动摇的迹象,后背都直冒冷汗。

但更为诡异的是,就在林白从这惊愕中清醒过来,再次去打量那年轻人的时候,却是发现此人给他的那种诡异感觉,如今已是荡然无存,仍旧是一张如古井无波般面容,而且那双眼看上去更是诡异的紧,就像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之人一般无神。

此人怕是有些古怪,望着这人的面容,林白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一时间却是又想不出来,此人的这种古怪态势,究竟是从何而起。

“这冯会波倒还真是好运气,不过是让出了酒店的房间而已,竟然就能叫神女如此青眼有加,甚至还让这一对如花似玉的小萝莉陪在他身边,若是早知道只要让个房间,就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话,我绝对也是会当仁不让的把房间让出来。”

就在林白思忖的这会儿工夫,场内也已是有不少人发现了这对小萝莉和冯会波,有那对姑射神女颇为动心的狂蜂浪蝶,看到冯会波的际遇后,一个个均是懊恼不已,直后悔自己当时没有见机得快,把房间让出来,不然的话,也能有机会一亲芳泽,让美人另眼相看。

“你们看冯会波的那模样,一幅纵欲过度的模样,莫不是这小子已经拔得头筹,一亲了神女的芳泽不成?”此人话音落下,场内登时又有人半是艳羡半是愤恨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若是能够跟神女春风一度,就算是死了,也着实叫人不虚此生啊!”

“放你的狗臭屁,神女是何种人物,怎么可能会被这冯会波一亲芳泽,这小子本来就是个登徒子,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掏空了!”

这人的话一出口,有那姑射神女的护花使者,登时便不乐意起来,对之前出声的那人怒斥连连,甚至看那架势,若是这人再这般没有任何遮掩的说下去,败坏姑射神女的声名,少不得就要和那人拔拳相向,在这内市玩一出全武行!

“嘿嘿,我不就那么随口一说,用得着这么大火气吗?要是闹起来,被格物门给赶出去,岂不是不美。”那人听得此言,自知失言,嘿笑两声后,向着林白这边扫了两眼,笑道:“这次可不是冯会波一个人来了,之前酒店那小子也过来了,而且我之前听人说,这小子似乎是得了阳虚之症,需要买药来助兴,这次怕不是想要在内市找个解决痼疾的法门!”

“没错,他可是把老骗子的那些劣质春、药一扫而空了,而且还定下了以后只要还有,就继续买的约定。你们说说,那冰美人究竟是看上了这丑八怪小子什么,竟然会跟在他身边,这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真是叫人想不通啊!”

而随着诸人的交谈,却是又把话题渐渐的扯到了林白的身上,而提到了老骗子的那档子事情后,言语间更是颇多促狭之色,窃窃自语间,暗暗发笑不止。

娘的,这回可真是亏大发了,没来由的被这些人这么一顿奚落!听着那些人的窃窃私语,还有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林白着实有些恼怒,若不是碍着暂时不能暴露身份,怕不是现在就要发作,好好的给这些人一些教训,让他们知晓知晓自己的手段!

“老弟,那些人的话,别往心里边去,就当他们是放了个屁!”看着林白那渐渐阴沉下去的面容,胡匪轻叹连连,然后抓了抓脑袋,道:“要是老弟你不方便的话,等会儿让我来替你买那治疗阳虚之症的法子好了,也省的这些人奚落。”

胡匪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出口,林白心里更觉哭笑不得。虽然他有心向胡匪解释一番,但看胡匪那神情,如何会相信自己的话,而且这一番替兄弟出头,把那劳什子阳虚之症的名头背到自己身上的心意,也着实叫人觉得感动。

“诸位……诸位……请安静一下……”

而就在此时,场内却是陡然有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虽然清甜如水,但却是带着一种浩瀚之感,只是一发出来,登时便如水波般,席卷全场,而随着这声音的出现,一名女子的身形突然挤出人群,站在了圆形平台之上。

那女子一身水蓝色的旗袍,开叉极高,将那纤细的腰身彰显得是一览无遗。而和场内前来参加内市拍卖的人不同,这女子面上没有做任何遮掩,发髻高高挽起,显得干净利落,而那张如花似玉的面容上,更是有着不凡的英气,姿色颇为不俗。

甚至在这女子一露面,场内的那一群登徒浪子,更是忍不住眼神热辣,似乎恨不能一步冲到台上,把这姑娘揽在怀里,好生抚慰一番,甚至有那个别的,连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饶是林白见惯了如道一那般的惊艳面容,竟是都不禁多看了这女子几眼。

“果然还是花六娘来当这内市的主拍人,这格物门还真是人才济济,不但有三当家的那种人物,更是有花六娘这种八面玲珑的女子,也怨不得能把墟市搞得有声有色!”即便是胡匪,在这一刻也是不禁有些恻目,低低感慨道。

“怎么?”听得胡匪这话,林白不禁轻笑出声,促狭道:“莫不是老哥你动了春心,对这姑娘有些心思,若是这样的话,以后有机会我给你牵牵线?”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老哥我这是在欣赏美,和那些人不一样的。”胡匪闻言,老脸登时有些发红,然后摆了摆手笑道:“而且老哥我是有家室的人,可不能干这勾当!若是在外面这么沾花惹草的,如何对得起家里面的那位!”

这话一说出来,登时叫林白有些脸红。以前的他,可是干过不少荒唐的事情,若不然的话,也扯不起来那么大的后宫。不过想到此处,他却是忍不住轻轻叹息出声,昆仑一别,又是有了段时日,也不知道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如今如何,怕是在日夜思念自己吧!

只是林白在慨叹的时候,却是没发现,就在胡匪说出刚才的话后,面上的神情也是颇多失落之色,似乎刚才的那些话,是触动到了他隐藏在内心中的一些事情。

“各位道友,小女子花六娘,很荣幸还能再次主持此次内市,也很荣幸能够再次见到诸位道友。不过我想诸位道友怕已是等了不少时间,小女子就不再多言了,咱们这内市的第一个环节,现在开始,各位有东西要出手的道友,还望抓紧时间。”

而就在此时,圆台上的花六娘却是美目盼兮的向着四下望了眼,然后巧笑焉兮道。

而就在她这话乍一落下,场内登时有一个以墨镜和口罩遮挡了面容,但发色花白的老者起身,走到圆台边缘后,取出一方锦盒,然后缓缓打开,沉声道:“老夫这里有一株从深山之中发掘出的三百年首乌,将至人形,颇具灵性!”

随着那锦盒盖子的打开,登时有一圈无形的淡淡灵气向着四下弥散开来,隐隐约约中,更是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弥散开来,沁人肺腑,足见这首乌颇不寻常。

“此药起价一百万,每次开价递增十万,机不可失,还望诸位多多把握机会!”眼瞅着台下诸人的神情,那老者面露得色,沉声出言,话语声如雷霆般,骤然响彻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