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40章 鉴宝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花六娘这话不说倒也罢了,此言一出,场内顿时哗笑连连,诸人脸上均满是促狭之色。

若是花六娘说这烂铁块有其他的神异之处,哪怕是胡乱忽悠,说得天花乱坠,诸人也许还能觉得稀奇;但说这烂铁块材质特殊,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以任何手段,都无法破开此物,在诸人看来,可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实在是一派胡言。

就这奇物的模样,一声铁锈,看上去就像是在水里面泡了无数年一样,稀松拉垮,直叫人觉得,就算是一指头戳上去,都能戳出来个大窟窿!

可就是这样的东西,花六娘却说它能够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任何手段都无法将其破开,这如何能叫诸人相信!此时此刻,已是有不少人觉得,这劳什子奇物,怕就是格物门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就是想要蒙骗过去,忽悠他们的钱!

“花六娘,这东西还是你们格物门自己留着当宝贝吧,枉我等了这么久,最后竟然等来了这么个东西,实在是叫人大失所望,看起来格物门的墟市开不长久了。”

一时间场内嘘声连连,有那大失所望的,甚至都开始暗叹晦气,准备起身离去。

“此物特殊,而且模样也着实不堪,诸位心中有所疑虑,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还请诸位稍待片刻,我来为诸位试验一番!”似乎早已料到了场内诸人会是此种表现,花六娘见得这模样,却也不急,笑眯眯的向场内拱了拱手后,缓声道。

话音落下,也不等诸人反应过来,花六娘已是单手轻轻掐动,而后只听得蓬然一声,顺着她那持着锦盒的手掌心,登时有一股色作赤白之色的火焰喷涌而出!

火光耀眼,色泽纯粹无比,而且这火苗只是乍一出现,便叫场内的温度升高了许多。

此女的修为竟然如此不俗!望着花六娘这一手,不管是场内诸人,还是林白,都是暗暗有些赞叹。能够留到最后还不离去的,哪一个不是有几分手段的主儿。

花六娘这一手使出来之后,他们对花六娘的修为,顿时便有了一个判断。发觉此女的修为,绝对已是跨过了火之大道门槛的天人,只比那赤天稍有不如。

一个主持拍卖的女子,竟然已有如此不俗的修为,这格物门着实深藏不露。

不过心中虽然诧异,但诸人的目光却还是死死盯着花六娘持着锦盒的那只手,想要看看,被花六娘称作奇物的这烂铁块,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嗤!嗤!嗤!对场内诸人的诧异目光,花六娘恍若未觉,只是自顾自的不断摧动着火元之力,一蓬蓬火苗顺着她的掌心不断窜出,犹如焰火般,瞬息间便将那锦盒吞没。

只是短短几瞬的功夫,那不知以何种材质制成的锦盒,已是完全消融在了花六娘掌心窜出来的火焰之下,化作了无数液体,洒落一地,溅起阵阵青烟。

但诡异的是,虽然锦盒已是被烧成了乌有,但那块看似轻轻一指就能戳破的烂铁块,在这滔天火势下,竟然是连分毫损毁都没有。犹如那句古诗写的一样,烈火焚烧若等闲。

这玩意儿,怕还真是个奇物!眼瞅着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烂铁块竟是连半点儿融化的迹象都没有,仍如一块死物般在火焰中静默沉寂,这不能不叫场内诸人心中生出许多疑虑,甚至有那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都是重回了座位,想要再看看态势。

“诸位,我已经尽力而为了,但还是无法焚毁此物分毫,不知道诸位如今是否还觉得此物只是一块破铜烂铁?”停顿许久之后,花六娘手一屈,便将那熊熊烈火收下,然后抬起柔若无骨的小手,将那烂铁块高高举起,对着场内诸人轻笑道。

只见在灯光照射下,花六娘那莹白的小手中,烂铁块依旧是赤红相间,仍是此前的那幅模样,就像刚才的澎湃烈火,根本就没有烧在它身上,只是诸人的一场幻觉而已。

而伴随着这个发现和花六娘的话语,场内也是渐渐陷入了静默之中,所有人都牢牢的盯着那烂铁块沉默不语,眼眸深沉,似要看透其中的隐秘。

“花六娘,不是我们不信赖你,只是这东西本就是你们格物门的,而且如今又是你们格物门在做试验,难保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蹊跷。”而就在此时,场内却是传来一个淡淡的笑声,缓缓道:“不知你可否让我等一试,看看这东西,是否如你说的般神异!”

诸人闻声望去,却是发现,此时出言的,赫然便是之前在林白手里吃了个苦头的赤天。不过此人如今脸上满是意动之色,显然是对这烂铁块动了些心思。

赤天这话一出,场内顿时附和声连连。虽然刚才花六娘施展的手段,诸人都是有目共睹,但她终究是格物门的人,难保其中不会有蹊跷,不能不让人谨慎对待。唯有亲自实验一番,才能知晓,这玩意儿究竟是个烂铁块,还是奇物!

“既然赤天前辈你愿意一试,那我又怎能拦阻,不仅是你,场内任何人,只要想要试上一试,我花六娘都绝对不会拦阻分毫。”花六娘嫣然一笑,竟是连分毫桎梏都没有,连个磕儿都不打的,直接便应承了下来,要诸人尽管一试。

“够爽快!”赤天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向着花六娘看了眼,轻笑道:“不过水火无情,若是这东西被我给烧毁了,到时候你们格物门可不要为难我!”

“前辈放心,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若是此物被诸位毁掉了,那自然便说明它不是什么奇物,也当不起我格物门这样珍而重之的对待,诸位的举动,都可视为替我格物门鉴宝,不管是任何手段,尽管施为,我格物门不会拦阻分毫。”

花六娘爽朗一笑,似乎早已料到会有人发出此问,直截了当的便应承了下来。

这东西莫不是真能称得上是奇物,如若不然的话,她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可是看这东西的模样,实在是跟奇物连个边都挨不着,怎么瞅都怎么像是一块废铁!眼见花六娘竟然如此爽快,诸人心中的疑惑不禁又加深了许多。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气了。”一听花六娘这话,赤天嘿然一笑,起身走到圆台,将那烂铁块持在手中,向着天上一抛,而后双手掐动,眸光一寒,沉声道:“赤凰击天!”

话音落下,四下登时一阵震颤,空气猛然一紧,而后顺着赤天的身躯,登时有诸多诡异的火焰图腾生出,而后凝聚与一处,化作火凤模样,一声啼鸣,向着那铁块便迎击而去!

嗤!火焰璀璨,恍若是要化作实质,澎湃的炽热气息四下狂暴流出,直叫人觉得周身的水汽似乎都要被这高温给蒸干了一样,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干涸感。

“火道第二境,果然不同凡响,也怨不得有人说此番大比这赤天也是热门之一!”此招一露,场内顿时有不少人赞叹连连,眼眸中满是艳羡之色。

听得这些话语,赤天脸上也是有得色露出,然后冷眼向着林白扫去。他如今之所以出这个风头,便是想要威慑林白一番,叫他知难而退,把神庐赤芝拱手相让。但等到目光碰触到林白后,却是发现林白神情依旧,风轻云淡,竟连半点儿紧张感都欠奉。

好小子,如此托大,等此番事了,老夫再要你的好看!眼瞅着林白这模样,赤天眼眸一寒,冷哼一声,旋即扭头,双手将那火元之力催动的愈发猛烈,那烈火恍若是真要化作浴火重生的真正火凤,威势堪称无双,叫人叹服。

此人手段如此不同凡响,等等怕真是要一场恶战了,不知道自己和老弟是否能应对得下来!望着赤天的手段,胡匪心中暗暗叹息不止,愈发怕因为自己的事情,给林白惹来杀身之祸,等到那时,自己又有何面目去面对林白。

火势席卷虚空,将整个内市都映成了一片鲜红之色,但饶是如此,那铁块在其中沉沉浮浮,却是依旧保持原貌,甚至连一分铁锈都没有掉落。

此物还真是不凡,当得起奇物二字!望着这一幕,场内诸人均是叹息连连,眼眸中的异色大作,更是隐隐有渴盼之色露出,开始思忖等等以什么价码换取此物!

“赤天道友,我来助你!”而就在此时,场内竟是又有人发声,双手一扬,又有澎湃寒霜气息生出,向着那烂铁块席卷而去,似乎是要以高温之后的酷冷,来试探这铁块的材质。

赤天见状,火势顿收,那铁块骤然间便被寒霜所席卷,顷刻间便冻结在一块坚冰之内,但饶是那坚冰的出现,已将场内的火气一扫而空,温度都降低数筹,却依旧不能损毁分毫。

“诸位,你们现在可还觉得此物是破铜烂铁吗?你们以为它能否当起奇物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