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45章 诱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从头到尾,这小子根本就没有真打算用价高者得的手段来获取奇物,而是一直报的是用灵药来换取的心思。他之所以那般加价,而且有恃无恐的说出了那些大话,也都是因为他早已笃定了最后的结果,那样刻意施为,只不过是想要戏耍赤天和冯会波一把罢了。

这小子那他妈是愚蠢,根本就是精明到了似鬼的地步!也亏得自己这些人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个憨子,弄了大半天,原来是被他这么兜来兜去的好生戏弄了一番!

想到此处,不少人望向赤天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同情之色。之前就被林白横插一杠,戏弄了一番,如今却是又被林白以同样的手段,同样的法子再戏弄了一番,枉他赤天之前还那么欣喜若狂,却没想到,弄到了最后,他才是最大的笑料。

平白无故的招惹上了这么个奸猾小子,这赤天这次内市之行,还真是倒霉到家了!而且接连被同样的手段,戏弄了两次,这赤天也还真是愚不可及。

眼瞅着周围那些人看向自己,犹如看向白痴般的眼神,赤天只觉得心中怒火中烧,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原以为自己能够借着这番态势,来挽回一下面子,却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这小子给狠狠的摆了一道,又被人当成了笑料来看待!

“小子,算你狠,老夫认这个栽了!”沉默许久之后,赤天紧咬牙关,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林白,冷笑道:“不过你也不要忘了,一切还没到结束的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要以何种灵药,来换取这奇物!莫非你觉得你的东西,还能胜得过那黄芪一筹不成?”

此言一出,场内顿时静默一片。诚如赤天所说,如今的确是还远没到一切结束的时候,虽然林白说出了是要以灵药来换取奇物的话语,但他拿出来的灵药究竟能不能换取到奇物,却不是他说了算,而是由格物门来做出决断!

而且刚才那一株六百年的黄芪,都不被格物门放到眼里,直接就回绝了那人的提议,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林白还能拿出来什么东西,来跟格物门置换这奇物。

可是看林白有恃无恐,信心满满的样子,却是又不能不叫人怀疑,究竟林白拿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会叫他有如此足的底气,觉得胜券在握。

“你觉得我会把灵药拿出来让你看吗?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你配吗?”听得赤天这话,林白犹如是望向一个傻掰一般望着赤天,冷笑着讽刺了一句,然后转头向着花六娘拱了拱手,淡淡道:“花六娘,此处不是交谈的地方,你我还去那静室如何?”

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你配吗?接连三个问句,已是彻底把赤天给弄懵了,叫他只觉得自己在这一刻,真的就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诚如林白所言,这样大的交易,他怎么可能会在明面上拿出来进行,可自己偏偏怒火中烧,说出来了这样的话语,即便是自己,在这一刻都不免觉得自己真是傻掰透顶!

此时此刻,赤天面色已是惨白一片,整个人更是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而看着赤天的模样,场内诸人也均是连连摇头叹息不止,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这次却是变得如此不知所谓。难道真如那小子说的,赤天这一把年纪,是活到狗身上了?!

花六娘闻言略一沉吟,眼角余光向着端坐在角落处的老骗子望去,见老骗子不动声色的微微颔首后,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温声道:“就依道友的,请跟我来。”

听得花六娘这话,林白傲然前行,等走到赤天跟前的时候,望着他那张已是惨白一片的老脸,更是冷然一笑,笑意中充满了鄙夷和促狭。

该死的小子!你在逼我杀你!望着林白的笑容,听着身后的阵阵嗡嗡声,赤天只觉得心如刀绞,他在世间纵横了这么久,却还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的耻辱,更不用说是接连两次栽在一个小年轻的手里,这实在是叫他无法接受!

此时此刻,他已是完全笃定了心思,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等到内市结束之后,必定要劫杀林白,以滔天之火,将他彻底焚烧,一雪此时所受的耻辱!

小辈,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有什么东西,能比那黄芪更为珍贵,能够换取到这奇物!虽然心中杀机已生,但赤天心中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渴盼林白能够栽个跟头。

“花六娘,敢问那位老骗子是你们格物门的什么人?”而就在脚步迈进密室后,看着花六娘那窈窕的背影,林白心中却是突然生出促狭心思,如漫不经心般,淡淡道。

“那是……”花六娘闻言不觉有诈,当即便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话头,但刚说出两字,却是自知失言,扭头美眸向着林白一白,然后娇笑道:“那是我格物门墟市的一位老卖家,我也听说了之前道友你阳虚的一些事情,怎么是想跟我要他的联系方式吗?”

“一个老骗子有什么好联系的,就算是要联系方式,我也是要如花似玉的六娘你的不是。”虽然花六娘将话头转了过去,但神情的变动,如何能逃过林白的双眼,在笃定了老骗子和格物门之间的关系后,便不咸不淡的开了花六娘一个玩笑。

“六娘何德何能,当不起道友这样青眼有加,还望道友你莫要再开我的玩笑了。”花六娘闻言,掩嘴咯咯一笑,眼眸中的神色如流波般向着林白轻轻一扫,然后笑容收起,正色道:“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还望道友把灵药拿出,好让六娘判断一番!”

“此草你觉得如何?”见花六娘不愿多言,林白却也没再多言语,淡淡一笑之后,抬手取出一株丹朱草,向着花六娘面前一抛,轻笑道:“是否能入你格物门法眼?”

草色如丹朱,恍若是朱砂一点儿凝聚而成,枝叶之间,隐隐有如血般的汁液在不断流动,那模样看起来全然不像是药草,倒更像是玉雕!

但花六娘知道那不是玉雕,而是药草,而且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灵药!因为在那株药草拿出之后,她能够感觉得到那药草散发出的纯粹药力,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在此草散发出的药力碰触到肌体后,她觉得自己的肌肤似乎都变得水润了许多,甚至都开始不自禁的向着双颊摸去,想要看看这种感觉究竟是错觉,还是真实。

“不错,此草不但药力惊人,还有极强的滋润人容颜的效力!只要服下此草,容颜变得常驻,任岁月侵袭,不增不减!”看到花六娘这举动后,林白顿时轻笑出声。

“此言当真?道友你可还有着灵药吗?”女人爱美,乃是天性,花六娘本就国色天香,又如何能免俗,闻言之后神情登时大变,眼巴巴的望着林白,满是说不出的激动,但话说出后,神情却是骤然变得黯淡了下来,苦笑道:“此种灵药,不是六娘能奢求的。”

只是嘴上虽然说着不要,但花六娘还是很诚实的。看着那随着急促的喘息,而高低变幻不定的酥胸,任凭是傻子,都能看出她对这丹朱草已意动到了极致!

“错,此药就是我送予你的。”林白闻言顿时长笑出声,向着花六娘促狭一笑后,接着又取出来了一株丹朱草,然后笑吟吟接着道:“这一株,才是我拿来换取奇物的!”

砰!砰!砰!此时此刻,花六娘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仿佛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白,道:“道友你在开玩笑吧?这样珍贵的灵药,六娘何德何能,收不起的!”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收起来吧。”林白淡然摆手,拦下花六娘推回药草的举动后,旋即轻笑道:“不知道你觉得我这药草,是否当得起你那奇物的价值?”

怎么可能会当不起!且不说之前在进入静室的时候,老骗子就已经给她递过眼神,让她把奇物交予林白,单就是这两株药草的价值,就已经是远远超出了奇物的价格!

虽然那奇物也算不凡,但如果不能找出它的奇在何处,那就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废物。可是这灵药的药力却是做不得假的,更不用说这灵药还有使人容颜常驻的功效,更是稀有至极。多年的从业经验,花六娘连想都不用想,都可以推断出这灵药价值几何。

此物若是能放到内市拍卖上,绝对当得起压箱底的灵物来对待,而且因为它这种神异的功效,更是必然要被无数人用天价来抢夺!

“告诉那位老骗子,他要的东西,我不但有,而且还有很多!只要他有心思,一切好说!”而就在花六娘为之而喜不自胜的时候,林白却是又淡淡出声。

迷惘中的花六娘闻言连连点头不止,却是没看到林白眼角的促狭笑意。诱饵已下,就算老骗子你奸猾似鬼,小爷还就不信了,你还不咬我这香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