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47章 夺宝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什么是交心?!交心就是把两人的心思置换,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若是想与人交心,只是一味的示好,固然可以暂时把人心拉到自己这边,获得交心的表象,但若是没有共同历过患难,却是无法获得交心的本质!

而且一味的对人施予恩情,却不求回报,那也不是与人交心,而是恩人与被施舍者的关系。林白看中胡匪,看中的是他的心性,并不是想要让这世间多一个感怀自己恩情的人。所以虽然明知道胡匪的实力并不算高深,但对胡匪的提议,他并没有拒绝。

可让胡匪怎么着都没想到的是,林白说是要让他看一场好戏,居然还真是看一场好戏。

胡匪原本以为,从墟市中出来之后,林白会带着自己尽力躲藏赤天的探查,或者是寻找赤天的所在,与他一决雌雄!但着实没想到,林白竟是远远的缀在了那老骗子的后边,紧跟着老骗子在山林间徘徊游走不止,亦步亦趋,犹如是个尾巴一样。

胡匪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这么做的用意究竟是在何处!老骗子的丹药他不是没吃过,当时之所以买老骗子的丹药,也是想着为了自己女儿的病情,但又怕吃出了好歹,所以才以身试药,虽说那丹药在床第方面,的确有几分效果,但也当不得自己这老弟这般重视吧?

难道自己这老弟阳虚的症状,已是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所以才会哪怕是只有那么一线希望,都不愿意放弃,想要好好尝试一番。甚至这会子,胡匪都开始后悔,后悔没再内市竞拍的时候,仗义起身,替自己这老弟讨要一个治疗阳虚之症的法门。

胡匪心里的这些小九九,林白如何能晓得,若是被他知道了,不知道他眼下的表情该是得有多精彩,但此时他的心思完全系在老骗子身上,却是哪里顾得着其他的事情。

虽然有禁蛇跟随在老骗子周遭,给自己留下了不少追寻的痕迹。但一番跟踪下来,林白却是都已经有些怀疑,这老骗子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禁蛇的存在,如若不然的话,他的表现怎么会如此的古怪,更准确的说,是如此的洒脱不羁。

尤其是这老骗子一路上嘀咕的那些话语,更是叫林白觉得哭笑不得。

“此处的水土不错,似乎可以用来捏些瓶子,来糊弄糊弄那小子,反正他也是有眼无珠,看不出来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东西!不妥,不妥,那小子奸猾的厉害,若是把此处的水土做成瓶子,万一他以后再不买我的药,那我该如何是好!”

这话,是老骗子停在山脉间一处冒着白气的潺潺溪流旁时,暗暗嘀咕出来的。

“此草不错,牛羊都极其爱吃,而且吃了之后,更是可以膘肥体健,虽然其貌不扬,也不知道对人体有什么益处,但既然吃不死牛羊,想来也吃不死人,就算药效略有不济,但那小子身体看起来也颇为壮实,应该也能顶得住,至多不过是拉两泡稀而已!”

这话,是老骗子停在一丛半黄不绿,被积雪覆盖着的杂草时,暗暗嘀咕出来的。

说句不客气的话,这老骗子装神弄鬼的模样,若不是林白之前已通过在花六娘那里旁敲侧击,推断出了他跟格物门的关系,而且照见本源之力更是发现了这老骗子所炼制丹药的不凡之处,说不好还真要被他的这幅模样给哄骗过去。

甚至林白都暗暗为这老骗子感到可惜,叹息他生错了年代,若是让他生活到兵荒马乱的时代,就他这装神弄鬼的模样,和那老神在在的坑蒙拐骗手段,何愁弄不到个国师当当。

但林白也明白,这老骗子如今之所以要这般装神弄鬼,实际上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对他生出了怀疑,而是故意要用这种磨蹭的伎俩,来激起自己的不耐烦,好上前去跟他讨价还价,而那样一来,主动权就到了那老骗子那里。

自己虽然身家颇为丰厚,但这些东西却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哪里能够随便糟蹋。这老骗子想占据主动权,林白又何尝不想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既然老骗子你想墨迹,那小爷就陪你磨蹭到底,看看到底是谁能够更按捺得住性子,到底最后是谁再无法忍耐,第一个开口出声,抢到谈判的主动权。

是以不管这老骗子上下两张嘴皮子如何飞舞,嘴里说出来的话如何荒谬,林白都是一概将其视为耳旁风,只是静默以待,静等这老骗子再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来跟自己摊牌。

这小子性子还真是坚韧,老夫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他居然还不上钩!但一番唇舌鼓动下来,林白却是充耳不闻,老骗子心里边也是难免犯起嘀咕来。

“老弟,有人跟过来了!”而就在林白和老骗子各怀鬼胎的时候,紧跟在林白身旁的胡匪,神情却是陡然变得紧张起来,紧捏着拳头,对林白沉声道。

终于忍不住了吗?!听到胡匪这话,林白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变动,嘴角更是有淡淡冷笑出现。早在从墟市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有人跟在自己的身后,只是那人也是一直如老骗子和自己一样,在百般忍耐。

但看眼下的态势,那人显然是没有自己和老骗子这么好的耐心,如今终于按捺不住了。

“先休息一会儿,把惹人厌烦的苍蝇拍死了,咱们再慢慢计较。”眼瞅着老骗子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起来,林白淡淡一笑,然后不动声色的缓缓出声。

“唉,人年纪大了就是不好,这才走了这么会儿,就开始腰酸腿疼起来……”老骗子焉能不知道林白这话是跟他说的,嘿然一笑后,佯作未觉,也不嫌地上雪凉,一屁股坐在地上,嘿笑道:“可惜没有十全大补丸了,不然的话,一颗下肚,老夫又是生龙活虎!”

这老骗子还真是没羞没臊,没脸没皮,听得这话,林白不禁苦笑连连。

“滚出来吧,跟了小爷一路了,你以为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也不去理会老骗子的疯言疯语,林白淡漠一笑,扭头向着不远处的丛林间淡淡出声!

话音落下,顺着那树丛中,登时有一个人影出现,那人身材颇为高大,一身黑色劲装,头上满是白发,但诡异的是,那张脸却是如血染得一样,赤红无比。

“赤天!”看到那人的面容后,胡匪眼角狂跳不止,紧盯着来人,沉声道:“内市拍卖,本就是价高者得,谁出的价更合适,东西就是谁的,你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老夫就是喜欢这么咄咄逼人,你能怎地?!”赤天闻言冷笑出声,向着林白盯了半晌后,脸上突然露出阴冷的笑意,淡淡道:“小辈,你若是识相的话,就乖乖的把你的东西给我拿出来,我还可饶你不死,否则的话,休怪老夫下手无情!”

“到手的东西再给你,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猪鼻子插大葱,你莫非还真以为自己是大象了?!”听到赤天这话,林白不禁大笑出声,眼中满是不屑之色。

听到林白的话后,赤天眼眸中煞气一闪,杀机愈发深重。他刚才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底限,只要林白把东西交出来,便可以既往不咎,放他一条生路。

甚至在他看来,自己如今没有上来就直接出手,而是以言语相劝,对这小子已是分外仁慈!若是换做了旁人,此时怕早已是鏖战一团,根本不会给他任何选择的机会。

但如今自己给了他生路,这小子却是如此不识抬举,不但不愿把东西交出来,而且看他的话语,更是分明不把自己看到眼里,实在是过分至极!

“阁下未免太过狂妄了一些,还真以为这世间无人了不成?!”冷笑数声后,向着林白淡淡扫了眼,赤天冷然道:“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不客气?!我倒是要让你看看,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不客气!听着赤天此语,林白不禁冷笑连连,明明是他前来夺宝,却偏生还要做出一幅让自己交出宝物,还是对自己极大的恩赐模样,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实在是好笑至极。

“想对我兄弟动手,先过了我这一关!”但还未等林白出手,赤天已是大步迈出,神色凝重无比,双拳紧握,向着赤天就狂扑了过去!

在胡匪看来,林白之所以会招惹上赤天,一切都是因那神庐赤芝而起,而自己这兄弟要那神庐赤芝,也是为了自己。如今赤天携怨而来,自己如何能在这种危机关头,弃之不顾,做那缩头乌龟,就算是豁出命来,也要护得自己这兄弟的安全。

脚步乍一迈出,顺着胡匪的身躯,登时有无数金光闪烁,整个人血气翻涌,犹如是穿上了一层金甲一般,甚至连身躯都拔高了许多,犹如门神,看上去极为威武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