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52章 这不是你的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一剑划过,犹如一道流星,划过漆黑的天幕,在天地间拉开了一道光明与黑暗的沟壑!

剑光如雪,片片洒落天地,而就在这凛冽的剑气之下,那些原本笼罩在天地间,似乎要把整片天地都扯入沉沦之地的尸气,竟然悉数都变得犹如豆腐渣般不堪一击,只是与那剑光碰触到分毫,旋即便被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撕破,化作乌有!

那种种因果之力,虽然千头万绪,但在这样简单而又粗暴的力量下,一切的头绪,都已经不是头绪,因为等待着它们的,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被那力量撕碎!

铿!就像是千头万绪的麻团,被人用剪刀直接给剪成了两段一样,只是倏然间,剑光已在天地间滴溜溜转了个圈,而那些原本浩瀚如墨的尸气,瞬间瓦解成空!

而剑光在击破了这万千尸气后,更是没有分毫停顿,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而后向着冯会波所在的位置便横击而去!

一击发出,冯会波那原本就已变得干瘪无比的身躯,更是踉踉跄跄的朝后倒飞而出,直接倒退了数十步后,才算是停顿了下来,然后猛然抬头,直视林白!

只见此时此刻,以冯会波的眉心为起点,自上而下,直接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皮肉分开,犹如小孩子的两张嘴,那模样惨不忍睹,但仍如此前一般,在那伤痕间,依旧没有分毫的血液滴落,只有一股难以名状的腥臭气息不但弥漫。

甚至于在那伤痕之下,仅凭肉眼,都可以看到伤痕下的森森白骨,而那些白骨,在剑气的侵袭下,已是遍布无数裂痕,仿若即将寸寸碎裂!而在白骨覆盖下的五脏,如今也已经完全化作了碎片,正要化作血沫,从白骨的缝隙间溢出。

冯会波的面颊此刻愈发苍白起来,他低下头来,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胸腹间的那长长的伤口,似乎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等待自己的,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林白双眼微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是在心中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的那惊天一击!早在许久之前,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在自己这凝聚了剑阁不传之秘的‘天外飞仙’一击,虽然威势着实不错,但还是有着某种欠缺。

在许久之前,这种感觉还并不算明显,但在昆仑圣地一行后,尤其是见识了幻象中青莲的手段后,他的眼界之宽,远超寻常,而这更让他察觉到了自己这一招的欠缺之明显!

可这一招里到底是缺了些什么东西,却是林白所无法想通的,他只是隐隐觉得,在这一招和自己之间,似乎还有着一层薄薄的隔膜,只要捅破那隔膜,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剑阁的神通,没有被那些愚不可及的剑修们得悉,却是被你给掌握了,真是一个笑话,枉那些剑修们日日苦修,却是远远及不上你这个劳什子相师……”而就在此时,有沙哑的声音从冯会波的口中传出,那不是冯会波所发出的,而是由操纵他的姑射神女发出的!

这女人知晓剑阁之秘!而就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林白眼眸陡然睁开,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紧紧的盯着冯会波,想要看出一切的蹊跷究竟是在何处!

“可惜,就算是你能够得到这秘技,就算已臻至化境,但也只能对付对付我派出来试探的这些杂鱼,若是等到我亲身至此,一域尸气笼罩天地时,你根本无法与我相抗!”

冯会波头颅低垂,眼眸中的光亮越来越黯淡,林白发出的那剑气中,充满了破灭的气息,在那股力量之下,他的身躯正在不断的溃散,而伴随着身躯的异变,姑射神女对这身躯的掌控,也变得越来越艰难起来,所剩的时间更是在不断减少。

林白缓缓睁眼,眸光平静的望着冯会波,不对,应该说是隐藏于这冯会波躯壳下,真正掌控着他身躯的姑射神女。他承认姑射神女所说的话,虽然自己这一次战胜了冯会波,但如果是姑射神女在此,自己这一招,的确是无法再能起到这样的效果!

因为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那一击之中,仍然有欠缺存在!冯会波虽然已半尸之躯,掌控那些尸气,但终究还有所欠缺,并不能完美的与那些尸气契合!

而能够掌控冯会波身躯的姑射神女,却是必然可以掌握此种手段!若是姑射神女在此,他这仍有欠缺的一击,虽然仍然可以破灭尸气,却斩不开其中蕴藏更多的因果!

除非,他能够戳破那一层隔膜,让自己步入到柳暗花明的境界,让自己可以更加完美的施展出那天外飞仙的一击,否则的话,绝没有任何希望!

“你所欠缺的,不是其他,而是一柄剑!一柄真正属于你的剑!”而就在此时,冯会波的气息虽然越来越微弱,但他脸上的笑却是变得越来越冷冽起来,眼眸中更是充满了嘲讽之色,淡淡道:“只要你找不到你的那柄剑,便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缺了一柄剑,一柄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剑!而就在冯会波,更准确的说是姑射神女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林白心中突然变得明悟起来,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欠缺的是什么!

自己所欠缺的,正如姑射神女所说的一样,就是一把剑,一把属于自己的剑!自己这一柄飞剑,乃是剑阁凌云交给自己的,它是属于凌云的剑!

虽然这柄剑经过了自己的炼制,并且被自己的鲜血浇筑到了其中,但这柄剑依旧叫凌云,剑的身躯虽然是自己的,但它的魂,也依旧是属于凌云的!

剑虽然被自己掌握,但却不属于自己,这便是自己所百思不得其解的隔膜!不是自己的剑,又如何能够被自己真正的掌握,又如何能叫自己发挥出它最大的效力!

想要打破那层隔膜,唯一的办法,便是炼制出一柄真正属于自己的飞剑,只有那样,那柄剑的魂,才是属于自己的,才不会有这种隔膜存在,才能完全为自己所用!

可是想要炼制出一柄飞剑,却又谈何容易,即便是如今的剑阁,那些门人弟子所获得的飞剑,也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之物。剑阁这么多年的积累,都无法让门下的弟子,炼制出一柄真正属于他们的飞剑,而自己又怎么可能轻易而举的炼制出飞剑!

这种桎梏,不是因为自己的不足,而是因为这天地的欠缺!自己的不足,尚且有可以弥补的可能,可是天地的欠缺,却又怎么可能是朝夕间就能弥补的!

“你我之间的交战,这只是一个开始,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而与此同时,冯会波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那半跪于地的身躯,随着姑射神女对其掌握的减弱,正在不断变得僵硬,在天地间的寒气下,渐渐犹如雕塑!

“当你我那一战真正开启的时候,等待你的……”话语至此,冯会波的头颅陡然抬起,那眼眸中满是刻骨铭心的残忍和仇恨,直视林白,想要用最后的力气,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但这句话他还没有说完,只开了个头,却已被林白冷漠的声音打断!

“就算是到了那时,你还是依旧会发现,等待你的结果,和如今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的确是缺了我的剑,可你忘了,我不是剑修,而是相师!剑修以剑为用,而相师的依靠,却不是剑,除了这剑,我还有更多的手段,依旧可以让你灰飞烟灭!”

林白的话语平静无比,但却是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自信之色!他的确是欠缺了属于自己的一把剑,的确是无法掌握这剑的神魂,可是姑射神女忘了,他不是剑修,而是相师!

剑修不能没有属于自己的剑,可相师却不同,因为他的道,本就不在这剑上!

“你……”林白话语落下,冯会波的神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眼眸中的那种恶毒光芒,更是变得深重无比,但五脏所化的淤血,却已是堵住了他的嘴,叫姑射神女再无法操纵他的身躯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一个字的发出,已耗尽了他的全部生机!

一字落下,他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微弱起来,身躯也开始渐渐的僵直下来,在那漫天飞雪的垂降之下,更是恍若要变作一尊雪雕!但顺着他的躯体间,那股阴邪恶毒的气息,却是依旧徘徊不断,根本没有减弱分毫,犹如已扎根于地面!

自始至终,林白的神情都很冷漠,不管姑射神女说出怎样的话,都根本没有对他的内心产生过多的干扰。因为他早已知晓,一切的结果本就简单,本就是生与死而已!

飞雪依旧,天地间依旧静默一片,但顺着天际之处,已不在是如此前的漆黑一片,破晓将至,黎明正在踮着脚尖,一步步的靠近,天地间,已有熹微光亮出现!

“姑射神女……”而望着那熹微的光亮,林白眸色森寒如雪,一字一顿,喃喃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