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53章 其实我是老中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姑射神女到底是什么人,在林白心中,如今仍然没有定数!

不过依照此人对剑修和剑阁的知晓,九成九是隐世中人!而隐世中人,会对林白有此种不共戴天仇怨的,也唯有丹霞宗,灵泉宗和小方诸山这三个宗门,而姑射神女这三个宗门中的哪一个,却是如今的林白,所根本无法揣度出来的。

但林白可以笃定的是,此番与冯会波的对抗,可说是姑射神女对自己的第一次试探,其一是想要弄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其二便是试探自己的实力。

这种操纵尸气之中的因果之力为用的手段,除却了当初那只被云霄宗培育出的尸猫之外,还是林白第一次遇到,而且和那次不同的是,尸猫乃是灵物,而这一次操纵尸气的,却是活生生的人,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说是天差地远。

等到这姑射神女真正出手的时候,两人间必然是惨烈一战,定是不死不休!

“哼哼……哼哼……”而就在林白思绪变动之际,耳畔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哼唧声。

闻声望去,却是发现那声音的来源,赫然便是之前因为尸气出现,直接被弄得昏倒在了雪窝子里面的老骗子所发出的。天寒地冻,老骗子的身体本就不咋地,被尸气给侵袭的晕倒之后,被那股寒气一侵,已是面色惨白,浑身在不断发颤。

这老东西……,看到老骗子那幅模样,林白顿时连连摇头不止。说句老实话,他如今实在是有些摸不清这老东西的底细。虽然之前的旁敲侧击,已是可以笃定他是格物门的高层,而且极为精通炼制丹药之术,但这一身修为之低劣,也是着实叫人咋舌。

虽然刚才那尸气着实诡异,但即便是胡匪都能撑过来,偏偏这老骗子却是连一刻钟都没支持到,直接就昏倒在地,这份修为,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林白实在是想不通,以老骗子这种低劣的修为,究竟是怎么混到格物门高层地位的。难不成是靠着他那忽悠大法,借着三寸不烂之舌给他自己争取来的不成?!

虽然心中颇多疑惑,但这老骗子的身上,却也是藏了不少自己想要弄清楚的隐秘,是以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林白便从弄清了自己身份,神情呆滞无比的胡匪手中取过那瓷瓶,然后向着浑身如打摆子般的老骗子走去,然后捏开他的嘴,朝里面便倒了一滴。

这瓷瓶中装着的,乃是林白当初自江流手中夺取到的灵泉,灵气之丰沛,几乎不在下品灵石之下。一滴入肚,老骗子那森白的脸,顿时便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平稳了许多。

“娘的,没来由的突然打瞌睡,这冰天雪地还真不是睡觉的地方,差点没冻死我……”

片刻之后,老骗子才算是悠悠醒转过来,只是这老家伙一醒过来,却是脸都不带红的,半分尴尬之色都没有,打了个哈哈,但话一说出,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咂吧咂吧嘴后,脸上突然有不可置信的神情露出,一把揪住林白的胸口,急声道:“小子,你刚才给老夫喝的是什么东西?你这还有吗?赶快拿出来让老夫看看!”

“我给你喝的马尿,想再喝的话,自己去找吧。”不好好的急这老骗子一番,如何能够争取到主动权,林白却也不急,轻笑着摇了摇头,促狭道:“你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不是打算用河边的泥沙捏瓶子,用杂草来炼药的吗?你继续,苍蝇都打了,我现在也不赶时间。”

“小子,你这是在暴殄天物知道不知道,这种珍贵的东西,是拿来让人这么直接喝下去的吗?!”但出乎林白的意料,老骗子如今却是全然没有半点儿继续跟他口花花下去的迹象,一脸正义凛然的模样,紧紧盯着林白手里的瓷瓶,眼中露出渴盼之色,喃喃道:“小子,再给我一滴,就算是你不舍得,让老夫看看总行吧?!”

还真别说,这老骗子如今突然这么一认真起来,还真是叫林白有一种几乎都快要不认识他的感觉了,似乎还真有那么几分得道高人的架势。

“看看还是可以的。”轻笑一声,林白缓缓将瓷瓶打开,把灵泉暴露在了老骗子的面前。

而就在目光碰触到那灵泉之后,老骗子的呼吸却是陡然变得急促起来,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采,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后,喃喃道:“色如珠玉,点滴相隔如铅汞,灵气充盈如深谷幽泉,是此物,特么的果然是此物!”

眼瞅着老骗子看着看着,动作开始不老实起来,想要伸手从自己手里把灵泉夺走,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一抖,便将瓶塞堵了起来,然后笑吟吟的看着老骗子,虽然不言不语,但眼眸中却满是促狭的轻笑,笑而不语,单等这老骗子开腔。

“小子,别馋我了!”果然不出林白所料,就在他将这瓷瓶收起之后,老骗子顿时便是一脸如丧考妣的痛楚神情,重又吧咂吧咂嘴,仿若是要再品品这灵泉的味道一样,但灵泉入口便被吸收,哪还有半分味道残留,他只能眼巴巴的瞅着林白,一幅眼红耳热的神情,猛然一咬牙,沉声道:“小子,把这东西给我,我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

“天大的造化?”林白闻言嘿嘿一笑,轻轻摇头,然后笑吟吟道:“你的造化实在是太小了,当不得这天大二字,而且我实在是不稀罕这劳什子造化。”

“你小子……”老骗子闻言登时语结,一咬牙,沉声道:“把这东西给我,不然的话,休怪老夫无情,到时候把你的老底揭个一干二净,看你还怎么隐藏身份!”

“这里好像是荒山野岭,而且刚才我好像已经杀了两个人吧!要不在考虑考虑,再弄个人献祭此处的山神爷?”林白闻言摸了摸下巴,一脸犹豫不决的神情。

靠,怎么忘了这茬了,自己刚才跑得快了些,竟是到了这荒山野岭的地方,若是这小子真是要对自己动手,那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且这小子刚刚已经杀了两个人了,又怎么可能会计较是多杀一个还是少杀一个。

“小子,你不可能杀我的,你还要从我这打听到更多的消息……”苦笑着摇了摇头后,老骗子脸上露出决绝之色,紧盯着林白的双眼,沉声道:“说吧,你小子究竟是想让我答应你什么条件,才会满足老夫,把这东西给我?”

“我的条件非常简单,其一是灵石的事情,其二是丹方!只要你能把这两者拿出来,一切我们都好商量!”林白淡淡一笑,知道此时已把老骗子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完全勾起来了,再没有任何虚与委蛇的必要,便直接狮子大开口,把自己所需的东西,悉数道了出来。

“灵石不行,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需要整个格物门做出决断才行!这个条件,我无法答应。”老骗子沉吟许久后,虽然脸上还有渴盼之色,但还是缓缓摇头,道:“至于丹方,也是万万不可,这是老夫的秘密,若是交予你,老夫的性命,就一钱不值了!”

“既然这两者你都不能答应,那我留你也没用了,而且你还要透露我的身份,还是送你去见阎王爷,去阎罗殿上坑蒙拐骗吧!”听得老骗子这话,林白手中飞剑铮然出鞘,森寒剑光散发出的慑人气息,顿时叫老骗子那好容易有了些血色的脸颊,登时变得惨白起来。

“小子,你脾气怎么这么暴躁,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非得舞刀弄枪的,把你这劳什子东西收起来,老夫发誓不说还不成吗?”老骗子见状,急忙咽了口唾沫,然后嘿笑着望着林白道:“我看咱们都是生意人,生意人谈生意,是慢慢谈的,哪能强买强卖,虽然我这俩条件不能答应你,但是你还可以报其他的筹码不是?”

“你是格物门的什么人,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丹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如果有足够的灵药,你是否可以炼制出真正的丹药?”听到老骗子这话,林白轻笑一声,将飞剑收起。

他本就没有对老骗子下手的意思,刚才那般施为,只不过是想要吓唬吓唬这老家伙罢了,让他变得老实一些,省的再口花花的胡言乱语。

丹方和灵石之事何其重大,林白又如何能不知道,虽然自己拿出的灵泉足够叫老骗子心动,但想要让他交底这两件事情,仅凭灵泉,却也是远远不够!

而且他的本意,也根本就不在丹方和灵石之上,只不过是想要先以狮子大开口的态势,咋呼这老骗子一下,然后从他的口中,掏出来更多有用的讯息罢了!

“老夫乃是格物门二当家的……”老骗子闻言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却是根本没料到已入了林白彀中,笑吟吟的将名头道出后,脸上突然有高深莫测的笑容露出,淡淡道:“至于老夫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吓死你,你可知这世上有一种神奇的职业,名曰老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