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57章 恶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内市拍卖开始前的三个小时。金陵城内大雪纷飞,狂风卷雪,只是须臾间,便将这座承载着浓厚历史气息的六朝古都,化作了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

因为墟市召开的缘故,在天人和炼气士尽数离去后,酒店周遭陷入了突兀的寂静之中。长街漫漫,冬雪飞舞,整条街道,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这久违的寂静,都让酒店前台的那名小姑娘,觉得周围的环境,变得有些陌生起来。

实际上如今她也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好端端的金陵城,在这些日子里,突然多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甚至于在自己服务的这酒店里面,也是有那么多古怪的人。

虽然非常好奇这些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看上去是那样的不同,但小姑娘记得更清楚的,却还是之前在酒店员工大会上,萧老板向他们谆谆告诫的那一席话。

“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面,你们所有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记住我一句话,不该问的事情千万不要问,不该管的事情千万不要管。不管你们心里边对最近来酒店的人是有多好奇,也不管你们看到了多么古怪的事情,都要假装自己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这些话,你们都给我牢牢的记在心里。要是谁没记住我的这些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说了不该说的话,万一引发了什么事情,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到时候不要怪我姓萧的无情无义,对你们不闻不问。简单一句话,这些人你们惹不起,我也惹不起,就算是想躲,我们也躲不起,都给我硬着头皮顶好,等事情完了,我一人给你们一个大红包!”

萧老板说这些话时候的那种紧张表情,她至今仍然记忆犹新。要知道在传言中,萧老板可是一位手眼通天的人,而且还着实认识了不少匪夷所思的大人物,可是就连萧老板都说出了不敢招惹,连躲都躲不起这样没底气的话,足见那些人身份的不同寻常!

而就在员工大会召开一天之后,就已经有数名员工辞职,只剩下她和寥寥数人仍然坚持在酒店里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萧老板允诺过的那份大红包。

等到这些人走了,萧老板的红包发下来,也许就够自己弟弟下半年的学费了吧?而自己也可以回家陪着爸妈好好的过个年!望着酒店外纷扬的大雪,前台小姑娘心神突然开始变得有些飘忽不定起来,感觉自己在这一刻,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已经阔别了许久的小村庄。

瑞雪兆丰年,希望这场雪会是一个好兆头,能让自己来年的生活更为平稳幸福一些。最好的话,还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不要太好的,只要能陪自己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可以。

想着想着,前台小姑娘的俏脸突然开始变得有些微热起来,春心都开始忍不住荡漾。

而就在她的心神越来越昏昏沉沉,准备靠着前台,小憩一会儿的时候,一股寒风,却是突然顺着酒店大厅的门口,骤然向着里面席卷而来,甚至还有几片莹白雪花飘进。

寒气这么一侵,小姑娘登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然后打起十二分精神,脸上挤出笑容,向着酒店大厅门口望去,想要看看,是不是那些之前离去的人,返回了酒店。

但目光刚一碰触到酒店大厅门口的来人,小姑娘的眼神却是忍不住有些呆滞起来,眼眸之中的春波,荡漾的也是愈发剧烈起来,耳根子都开始微微发烫。

好帅的年轻人!只见此时此刻,从风雪中走进来的,赫然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身雪白的华丽皮裘,剑眉星目,看上去气宇极为不凡。但可惜的是,那年轻人的眉眼间,却是带着一股比外面的冰雪还要严寒的冷意,叫人望着他,心里总有些发颤。

这年轻人长得真好看,要比自己那些小姐妹们追的那些劳什子韩国明星们,还要更帅一些吧!只可惜看上去阴寒了一些,要是能再阳光开朗些,就好了。不过要是自己未来的老公,也能长成这样的话,那该多好!望着酒店门口的年轻人,小姑娘不禁暗暗思忖道。

“是这里吗?”而就在小姑娘心中思忖之际,那年轻人却是缓缓回头,转头向着跟在他身旁的四五名中年人望去,面容森寒,言语更为森寒,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上位者气息。

“是这酒店,少门主就是在这……”那几名中年人似乎极为畏惧这年轻人,听得他的话后,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然后垂首恭声出言,但话说了一半,见年轻人眉头微皱,登时改口道:“不是,是我们清徽宗的弃徒羽抱真,就是在这里被人废了修为的。”

“一座小庙,居然也能翻了船,真是丢尽了我清徽宗的人,废物就是废物,老子是废物,儿子也是废物,还真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听得这中年人见机如此之快,羽抱朴冷然一笑,言语中陡然多了许多不屑之意,向着酒店大厅左右扫视了一番后,淡淡道。

那中年人闻言,畏怯赔笑了两声,却是根本不敢多言半句,而且听着这年轻人的话,他的头更是不自禁的朝下低垂了更多,连正眼都不敢看这年轻人一下,仿若在他眼中,这看起来容颜极为俊美的羽抱朴,不是什么帅小伙,而是像恶魔一样!

更准确的说,此时此刻羽抱朴在这中年人心中的形象,不是像恶魔,而就是不折不扣的恶魔!虽然当初在清徽宗的时候,他早就听过羽抱朴生性狠戾的传闻,但俗话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如今这年轻人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后,他才知道那些传言是有多谬误。

而每每看到这个年轻人那不动声色的面容,他就会不禁想起自己之前在清徽宗金陵驻地内,看到的那惨不忍睹的一幕。一柄锋锐的水果刀,穿透了羽抱真的咽喉,鲜血不但染红了那个清徽宗弃徒身上的衣衫,甚至连他身下的被褥,都被染成了血色。

即便是他,在进入那房间,闻到那浓烈得几乎化不开的血腥味后,都是忍不住有一种恶心欲呕的冲动,可是这年轻人竟然就那么好端端的坐在鲜血的边缘,静静的在那啃着一枚如鲜血般殷红的苹果,而在看到他进入房间后,更是随后一句‘丢出去喂狗吧’。

喂狗?!虽然在羽讷言的钧令发下之后,所有人都已知道,等待着修为被废,已成为清徽宗弃徒羽抱真的,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落得一个身死之后,还要被丢出去喂狗的下场!

就算羽抱真已经成了废人,已经被剥夺了清徽宗少门主的地位,还成了清徽宗的弃徒,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这羽抱朴的堂兄弟,脉络中留着同样的鲜血!

但就是这样的血亲,对他的处置,却是像处置一块渐渐开始散发出腐臭味道的猪肉一样,无足轻重的就将他捏死,然后直接丢出去喂给了那几头狼犬!

对待血亲都如此狠戾,那对待不是血亲之人,又该是何其残忍?!

“几位客人,不好意思,我们酒店的客房已经住满了,如果你们是要住宿的话,还请去别家看看,也许他们还有空余的房间。”望着这几人,前台那小姑娘突然开始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想到之前萧老板的话,她还是鼓足勇气,挤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温声道。

“小姑娘,你弄错了一件事情……”而就在听到前台小姑娘的话语后,羽抱朴脸上突然有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露出,淡淡道:“我们不是来住宿的,我们是来替你清理房间的!”

清理房间?!难道他们是萧老板新招聘来的工人?!可是没听萧老板走得时候说过这样的事情啊!听到羽抱朴这话后,小姑娘不禁一愣,眉宇间突然有疑惑生出。

而且不知为何,看着身前这年轻人脸上的那灿烂笑容,小姑娘竟是感觉,从这年轻人的脸上,根本感觉不到半点儿阳光的痕迹,反倒是觉得那种阴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

“不止是清理房间……”而就在小姑娘觉得疑惑不解的时候,羽抱朴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灿烂起来,向着小姑娘轻轻扫了眼后,道:“我是想让这大楼,变成一片白地!”

出事了!而就在羽抱朴这话落下的一瞬间,小姑娘心中的不妙感越来越强烈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伸手向着一旁的手机就摸了过去,想要在第一时间通知萧老板。

“要叫人吗?有些晚了……”但还没等到她的手伸出去,羽抱朴脸上的笑容却是陡然沉寂了下来,而后轻轻拨动了一下手指,淡淡道:“就让你成为引燃这污秽之地的火种吧,用你的血肉,来将此处曾经存在的耻辱,尽数都化作乌有吧!”

伴随着着话语的出现,小姑娘心中的不妙感越来越强烈起来,但还未等她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炽热起来,就像有无数的火苗突然在自己的身躯血肉之中陡然蒸腾而起一样,热意瞬息间将她笼罩!

就在残存的意识被烈火吞噬的最后一刻,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俊美年轻人,恍若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