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61章 当街杀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完了,被发现了!

林白此音一落,那中年人脸上原本仅存着的那一丝血色,已是尽数化作烟消云散,整个人更是变得如受了惊的兔子般,朝身周的人推搡过去,想给自己争取到一条逃生之路!

他之所以被羽抱朴留在此处,就是要他看看,等到墟市结束,林白回来之后,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模样。原本在他心中,还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思,你小子不是嚣张吗,不是觉得自己行事厉害吗,可如今你招惹到了我们清徽宗头上,倒霉的日子就要到了!

甚至于在林白冲进火海的那一刹那,他都觉得林白怕是已经死定了,但等到听闻身边人说赤天已是多半死在了林白手里,心中就已经开始有不妙的预感;而等到林白纵身从楼顶跃下,并且平平稳稳的落地之后,他心中的那种不妙,已然是达到了最巅峰!

“想走,你觉得你还走得了吗?!”望着那中年人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的逃离背影,林白眼眸微凛,手指微微抬起,向着那中年人的后心处轻轻一抓,寒声道:“给我滚回来!”

眼见得林白手抬出,诸人还觉得这小子未免也太托大了一些,但这心思刚一生出,却是只觉得顺着身周陡然滴溜溜一阵寒风袭过,而且那风声中似乎还带着极强的吸力!

听到林白此言,感触到那股吸力,中年人心中顿觉不妙,下意识的便刹住了脚步,然后脚掌牢牢的勾住地面,想要抵挡住那股吸力。

但没成想,他脚步虽然已经停稳,但等到那股吸引力袭来之际,却是直截了当的就斩断了他脚掌和地面的连接,整个人脚下一轻,在睁眼时,人已到了半空!

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啊!眼瞅着那中年人如今已是如个皮球般,被林白一巴掌隔着老远,直接就抓了过来,场内诸人均是恻目无比,心中喃喃自语不停。

“这是清徽宗的八弟子,看来这事儿还真就是清徽宗做的,他们也真是够肆无忌惮的,不但做出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还敢留在这里看,难道就不怕天理报应不爽吗?”

一看到那中年人的模样,当即便有人惊呼出声,一语道破那中年人的身份。

“报应,就算是有报应,还能报应到他们清徽宗头上?”此人的话一出,当即又有人冷冷发笑道:“我看今儿这事儿,最后怕是还要和解的多,说不好这小子还要向清徽宗陪个礼,道个歉,自己卸掉一条胳膊什么的,才能把这场子给抹平。”

“你是清徽宗的老八是吧?我今儿把你抓出来,就是想给你留个全尸的,不过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不介意让那火堆里面,再多一个亡魂!”对于周围人的话,林白恍若未闻,抬手将道一放在地面,一只手挽着她站稳后,淡淡的看了眼中年人,冷漠无比道。

“你要杀我?”中年人闻言眼中顿时有一抹戾色闪过,再想到之前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声,原本青白的面色陡然变得红润起来,底气也渐渐地足了起来,沉声道:“我是清徽宗的人,你杀了我,就是还要扫清徽宗的面子,下次等你的,要比现在更狠!”

说话的同时,中年人双手不为人所察觉的轻轻一动,登时便发出一道金元劲气,向着林白激射而去,想要出其不意的,给林白一个好看。

但就在那劲气堪堪要抵达林白面前的时候,林白却是陡然抬起手,如赶走一只苍蝇一样,轻描淡写的一摆,便把那金元劲气拨开,然后神情变得愈发冰冷起来,淡淡道:“下不为例,如果还有第二次,我不介意直接就把你扔进火海里面!”

“你竟然用手就拨开了我的金元劲气?!”在这一刻,中年人的神情终于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甚至于连他的身躯,都如同筛糠一样,在那颤抖不停。

虽说他在清徽宗里也算是见识过不少高手,也听说过有人可以无形之间,便将他人的手段轻易化解。但是如今他与林白相距如此之近,而金元劲气的施展,又是如此的出其不意,但这年轻人不但轻易的化解了自己的手段,还只是那么轻轻一拨!

就算是那些传说中的高手,怕是也无法如此淡然的做到这一步吧,他究竟是什么人?!

思忖间,林白的手轻轻一抓,一股凛冽的劲气陡然贴着那中年人的耳畔擦过,只听得铿然一声,顺着他头颅周遭地面,竟然如同被人用子弹扫射一样,直接击出了一个大洞!

就在这中年人只觉得七魄离体,三魂失守之际,耳畔又传来了林白淡然的声音,“我若是想杀你,不费吹灰之力。如果你还想给自己留一个全尸的话,我建议你不要再胡乱施为,我的耐心可没有那么好,若是再有下次,火海就在等你!”

“饶命!饶命!”话音落下,中年人已是完全失去了斗志,他在清徽宗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什么人没有遇到过,但在这一刻,他却是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让他从内心最深处,生出了一种不可战胜的畏惧。

他有一种直觉,一切真的都如这年轻人说的一样,自己的所有手段,在他的面前,都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摆设,假如再拿出来,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该死的羽抱朴,你为什么要让我留下来,为什么不是让其他人留下来,为什么要让我来面对这个煞星?!此时此刻,在中年人的心中,更是对着羽抱朴破口大骂不止。

别说是他,就连周围围观的那些人,在看到林白的这手段后,都是暗暗倒抽冷气不止,此时此刻,诸人已是无比笃定,恐怕赤天眼下真已是去见了阎王爷!

“前辈,只要您能饶我一命,不管您要我做什么,我都绝对半句二话都没有!求求您,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还有三岁的儿子,一家人还在等我养家糊口啊!”咚咚咚,中年人此时已是完全崩溃了,响头磕得震天响。在这一刻,什么清徽宗,什么羽抱朴,在他的心中,都已经无关紧要,只剩下一个念头,那便是不要违抗这年轻人所说的任何话语,争取能够让这年轻人给自己留下一条活路。

“我的要求很简单……”林白淡然向着如磕头虫般的中年人扫了眼,漠然道:“把你们清徽宗在金陵的据点给我说出来,也许我还会考虑考虑,饶你一条活路!”

要清徽宗在金陵的据点?!林白此言一落,场内顿时阵阵倒抽冷气之声传出,无数人望向林白的眼眸中,更是多了许多不可思议之色。这年轻人要清徽宗在金陵城的据点位置做什么,难道他是想要单枪匹马的独闯虎穴,把清徽宗的据点,连根拔起不成?!

先废了清徽宗少主羽抱真的修为,如今又要清徽宗在金陵城的据点位置,这年轻人难道是铁了心要跟清徽宗斗到底,可是惹上清徽宗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难道这年轻人他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他又是从哪来的底气?!

而在听到林白的话之后,那中年人脸上的神情,登时化作了死灰之色。连身为血亲的羽抱真,羽抱朴都能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而自己若是把清徽宗在金陵城的据点位置说出来,那羽抱朴还能放过自己吗?!

“也许你会觉得,若是你说出来,你清徽宗的人会杀了你,可是你不要忘了,现在我比你清徽宗的人,离你更近,杀你也更容易!”仿若是已经洞悉了这中年人的心思一样,林白淡漠一笑,向着中年人冷然扫了一眼,如漫不经心般,淡淡出言,杀机冷冽!

“前辈,清徽宗在金陵城的据点,就在金陵城将军大道别墅区的第三号!如今在金陵城主事的,是我清徽宗门主羽讷言的儿子羽抱朴!”林白话音一落,这中年人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没有任何迟疑,便把自己所知的一切尽数道出,然后向着林白连连叩头不止,喃喃哀求道:“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经告诉前辈了,还望前辈您能够高抬贵手。”

“清徽宗,羽讷言,羽抱朴?”林白闻言不置可否一笑,然后缓缓转头,向着萧老板扫了一眼,淡淡道:“老萧,这一次,酒店里面死了多少人?”

“酒店里没有出来的员工,总计四人,其中还有一名过完年才满十九岁的小丫头……”萧老板听到这话,老泪已是忍不住淌淌留下,泪水氤氲间,他只觉得自己仿若是又看到了前台那个正是豆蔻年华,哪怕生活困顿,都每日带着乐观笑容的小姑娘。

“四个人,刚刚好……”林白闻言淡然点头,而后指尖微抬,剑气陡然此刺出,倏然间便有皮肉开裂声传出,而后手轻轻一招,淡淡道:“死了四人,便断你四肢,也让你入那火海,尝尝烈火焚心滋味!放心,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清徽宗的人,很快就会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