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66章 恶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9

不可能,不该是这样的,我清徽宗的秘术,不该如此不济的!

望着那璀璨而来的剑光,在这一刻,羽抱朴的心中竟然已是没有了任何与之相抗的勇气,只觉得内心都已被迷惘所占据,他不明白,自己诛杀了羽抱真,距离清徽宗那张宝座,已经近在咫尺之后,为何那些雄心壮志,会在此时,划下句号。

难道真如他所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天在看吗?不,不对,就算是天在看,但又如何会去理会这些事情,不是因为天在看,而是因为天不管,而林白却管了!

噗!而就在他内心思绪变动之际,那如匹练般的剑光,已是倏然间冲袭到了他跟前,璀璨的剑光之下,恍若是有无数柄利刃在他体表划动,那种剧烈的刺痛,直叫他觉得在人世再多待一分一秒,都是无以复加的折磨,死亡才是解脱之所!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清徽宗的少门主,你若杀我,就是要与清徽宗为敌,我父亲会为我复仇的!”剧烈的刺痛下,望着提剑正在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林白,羽抱朴跌坐在地,内心惶急一片,喃喃自语不止,眼眸中已然没了此前的傲气,只有摇尾乞怜。

“你莫不是忘了,你们清徽宗,已经有一个少门主死在了我手下!再多一个,或者少一个,对我来说,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吧?”望着羽抱朴的模样,林白轻笑出声,淡淡道:“羽少门主,你放心的死吧,我保证,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不但有那劳什子老四老五老七老八老九陪你,你们清徽宗的人,也会一个个下去陪你的,包括你父亲在内!”

话音落下,羽抱朴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不断的滴血。此时此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犯下的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而且这个错误,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弥补的可能。

“不要杀他……”而就在林白眸光凛然,再懒得跟羽抱朴纠缠下去,准备一剑收割了他性命的时候,顺着那赤条条躺在地上,鲜血已经糊满了身躯的女人堆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那声音冷厉无比,不带有分毫人类的情感,直叫人觉得冷漠如鬼。

不杀他?!听到这话,林白不禁疑惑转身,向着那鲜血沾满了身躯,甚至把五官都已经完全涂满,根本无法看清面容如何的女人望去。他不明白这女人为何会说出此言,羽抱朴和他手下的这些人,已把她糟践成这幅模样,这种血海深仇,她怎能放下?!

“救我……救救我……”听得此言,羽抱朴只觉得自己犹如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挣扎着望着那鲜血糊满身躯的女人,眼中满是祈求之色,喃喃道:“只要你救了我,我清徽宗上下都会对你感恩戴德,我会给你厚报的!”

“你确定不杀他?”面带厌恶之色,向着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的羽抱朴淡漠扫了眼后,林白缓缓转头,向着那鲜血涂满了全身的女人望去。相较于自己而言,这女人才是真正的苦主,羽抱朴的死活,不该自己来判决,而是该由她来做出决断。

“你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他的命,应该由我来取!”凄厉的一笑后,那女人满是鲜血的面颊变得狰狞如厉鬼,凄厉的笑声在场内肆意徘徊不断,眸光更是森冷如万古不化的坚冰,死死的望着羽抱朴,寒声道:“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相信我,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就死去的,我会变成厉鬼,一寸一寸的把你身上的肉,尽数咬光!”

羽抱朴此时已是仓皇到了极致,不知为何,望着那已完全被鲜血涂满面颊的女人,他只觉得这往昔被他视作蝼蚁般的女人,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狰狞,几乎要比恶魔还要恶魔。

那一句句怨毒的言语,都如同一把把尖刀,猛烈的宰割着他的心脏;那一声声凄厉的笑容,犹如是厉鬼的索命之音,多听一声,便要叫人内心战栗一分!

“杀了我,你快杀了我,不要让我落到她的手里!”在这一刻,羽抱朴心中再没有任何的侥幸,直觉中,他觉得自己就算是被林白一剑杀了,也要比落到这女人手里更好!

“杀了你?你的血不配玷污我手中之剑!”林白闻言淡漠一笑,指尖微动,剑气骤然生出,直接冲入羽抱朴的经脉之内,瞬息间将他周身修为尽数除却,而后转头向那鲜血满面,容颜凄厉的女人望去,淡淡道:“他的狗命,现在是你的了!”

话音落下,林白没有再多言半句,一脚将瘫软在地上,恍若是死狗般的羽抱朴,朝着那女人所在的位置便踹了过去,然后眼带怜惜之色向着那女人望了眼后,转身离去。

“杀了我,你快杀了我,不要让我落到她的手里……”望着那如游走在地的毒蛇般,带着狰狞笑容,一步步向着自己靠近的女人,羽抱朴心中已是慌乱到了极致,向着林白的背影惨呼连连,只恨林白刚才的剑出的为何不再快一分,可以把他的性命夺走!

“你不会那么快死去的……我不允许你那么快死掉……”而听着他那凄厉的嘶吼声,那鲜血满面的女人,笑声却是愈发的残酷起来,在那鲜血的辉映下,满口白牙愈发森冷,一字一顿道:“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撕下,用你的血肉,来祭奠我那些死去的家人!”

啊!望着那女人红白相间的面容,羽抱朴只觉得脑袋都快要炸裂开来了,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恶魔!

风雪中,听着别墅内传来的阵阵如杀猪般的嘶吼声,林白眉头微皱,饶是心神坚硬如他,此时此刻,面上都是忍不住有不忍之色露出。虽然如今双眼已经看不到屋内的一切,但他却很明白,在那别墅的屋内,如今正在发生着什么。

但不忍归不忍,林白却没有分毫要终止这一切的念头。一切的一切,都是羽抱朴咎由自取,都是他自己自找的。正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才让那些原本相夫教子,温婉无比的女人,变成了如今的凄厉模样,他打开了她们心中的恶,便要由他自己来承受恶果!

屋内如今发生的一切,与林白而言,如今都已没有了任何意义,风雪弥漫下,他的步伐坚定而又稳定,缓缓向着前方走去!羽抱朴的死活,与他而言,都已没有了任何关系,接下来他所要面对的,便是羽抱朴背后的清徽宗!

颤栗吧!颤抖吧!不因为其他,只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激怒了我心中的怒火!

血案!惊天的血案!

而就在别墅内的一切,告一段落之后,等到呼啸的警车赶来,清理了现场后,一个惊天的消息,开始缓缓在聚集在金陵城内的天人和炼气士之间流传开来!

“你们听说了没有,清徽宗在金陵城的驻地,已经被血洗了!据说当时派去勘察现场的,是一个金陵从事了三十多年命案刑侦工作的老刑警,但是那人在进入了别墅之后,却是捂着嘴跑了出来,不光是隔夜饭都全给吐了,甚至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特么的,你老兄是没见现场的情况,我当时是按捺不住好奇,偷偷跑去看了一眼,清徽宗的老四、老五、老七、老九,全都是身首异处,那血把雪地都染红了。不过他们那模样,和羽抱朴比起来,还算是烧了高香了,那小子的模样,啧啧,那特么叫一个惨……”

“怎么个惨法,难道比身首异处还更惨不成?你老兄快说说……”

“你们是不知道,羽抱朴那王八蛋是把他们清徽宗别墅周围的数家都全部灭口了,还把人家的女人都给奸污了,那个被奸污的女人,在羽抱朴修为被废后,一口一口的把他身上的肉给咬了下来,警察去的时候,那小子已经完全没人形了!而且要我说的话,那小子恐怕还特么不是因为失血过多,或者是因为致命伤死的,而是活活被痛死的!”

“不光是清徽宗的那些人,后来又有人去钟山,见到了赤天!可你们猜猜,赤天那老小子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和清徽宗的那些人一样,也是身首异处,被发现的时候,雪把身子都完全冻僵了,而且发现他的时候,那老家伙还是跪在地上的!”

“一样的手法,一样的手段,干净利落,干这一切的,恐怕除了那小子之外,就没有别的人了!赤天,羽抱朴,下一个,怕不是要轮到清徽宗了吧?!”

“等着吧,清徽宗那边的好戏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你们可别忘了,那小子当时可是立下了七天时间的约定,算算日子,怕也是没几天了吧!”

种种猜测,种种咋舌之语,在金陵城内的天人和炼气士中流传不止,有人胆寒,有人心惊,有人激动,但出乎一致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已集中到了清徽宗的身上!